得救之道,不在刀锋--毛姆《刀锋》读后

玛特 评论 刀锋 3 2006-07-18 15:12:14
丝管
丝管 (Hör‘ ich nur diese Weise?) 2006-07-18 20:58:10

每次看你写书评都觉得戚戚,因此决心今后(盲目地)跟着你的口味读书,尤其自上一回看了别人的书评跟风去读《倒影》上了偌大一个恶心当之后....

边界
边界 (其实我最想做一个低调的女招待) 2006-07-19 10:30:51

无语了 ,,,,佩服,,,

malingcat
malingcat 2006-07-19 12:09:06

毛姆是现代的,至于奈保尔,已经受到后现代的熏陶了。
后现代对意义的解构,使大家都沦为幸福的庸众,倒是在拉里这样的现代人身上,有着“生活在别处”的精神,有着古老的悲剧英雄的影子。
喜不喜欢这部《刀锋》,无干是非之辨,完全是个人的选择。
我喜欢。

芝芝
芝芝 2006-07-19 12:15:35

髮條陳:
------------------------
 你生命的重心根本就不在追尋精神清明,... 何必看此書。
------------------------

哈哈, 髮條陳, 击节称赞,于我心有戚戚焉.

玛特, 你对于拉里的不理解, 就如同伊莎贝儿对于拉里的不理解一样. 拉里就好像 "某些人" 的一种理想, 可以是, 也可以不是真实的生活, 但是,那么真实,那么物质的生活就是我们想要的生活吗?

玛特
玛特 (微信公众号:MattXMN) 2006-07-19 12:33:43

祭出河马老大语录:
“当我是个大学生时,初看刀锋最吸引我的也是神秘的印度,后来我才看透他写的是欧洲或者说就是一点不神秘的俗世,毛姆的擅长是剖析而不是开药方,印度这副解药是那么虚弱,老头自己也未必当真。”

《刀锋》我也喜欢,“好的蹩脚作品”已经算不错的评价。以下是我说的:
我的意思是“拉里的方式并不特别值得推崇”,这是相对于毛姆的“人中麟凤”之誉,但我并不否认“人心的无限可能性”以及拉里之路也算路的一条。
《刀锋》在技术层面远远高于思想内涵,愚意它的“不高”就在于图方便,抄了一条经由印度通往“得救之道”的便捷之路。

木木丁
木木丁 2006-07-19 13:45:26

这让我想起了以前看的《禅的故事》(盗版,那时学校周末书摊上买得),要认清自己的本性,放下一切,悟空一切。在它的逻辑之内,当然有道理,而且还攻不破,而且,我记得当时还很喜欢慧能的禅道。不过我对那些要去某个什么超脱的地方神秘的地方,去清涤自己的心灵啊获得救赎啊之类的觉得有那么一点做作。我甚至觉得自己就这么吃喝拉撒的生活更得道。不过,什么都无所谓,高兴就好。

芝芝
芝芝 2006-07-19 13:45:37

玛特, 重要的并不是哪种之道才是"得救之道". 重要的是为什么要寻找"得救之道", 寻找"得救之道"的过程, 并且在找到自己的"得救之道"之后, 可以真的去走.

玛特
玛特 (微信公众号:MattXMN) 2006-07-19 14:19:49

不过我对那些要去某个什么超脱的地方神秘的地方,去清涤自己的心灵啊获得救赎啊之类的觉得有那么一点做作。我甚至觉得自己就这么吃喝拉撒的生活更得道。
--------------
:)

沙拉
沙拉 2006-07-19 14:42:24

我手里的《刀锋》是更老的一个版本,译者是同一个。
我很喜欢这本小说,看过三遍以上。主要是觉得阅读中可以不急不躁,还能停下来想想。最喜欢拉里独自在欧洲大陆上步行、打短工那一段,包括他与波兰矿工的交往等等。

malingcat
malingcat 2006-07-19 15:27:21

燕雀有自己的快乐,鸿鹄也有自己的快乐。道不同而已。

玛特
玛特 (微信公众号:MattXMN) 2006-07-19 15:48:06

在我看来,拉里离“鸿鹄”远着呢

malingcat
malingcat 2006-07-19 16:30:18

在我看来,拉里离“鸿鹄”远着呢
------------------------------------------

呵呵,是鸿鹄,才有权说别人是不是鸿鹄吧。

玛特
玛特 (微信公众号:MattXMN) 2006-07-19 16:36:01

呵呵,不见得是才有权说,也不见得就不是

芝芝
芝芝 2006-07-19 16:50:12

哈哈,对不起malingcat, 妄改一吓,

------------------------------------
黑猫有自己的快乐,白猫也有自己的快乐。道不同而已。
------------------------------------

这样可能易接受一些.

malingcat
malingcat 2006-07-19 18:04:45

还是忍不住要说。
在这个燕雀叽啾的庸众社会,中国人一直以老庄哲学式的精神自我教育:随遇而安、道在屎溺,鲲鹏那种高飞远举的生活离我们太过遥远。在这样的时代,中产阶级和小布尔乔亚走着相同的道路:“求学问、出人头地,以便将来买辆混帐的凯迪拉克”、“挣许许多多钱,打打桥牌,喝马提尼酒,摆臭架子、出入大饭店”——这是《麦田里的守望者》中少年霍尔顿所反对的世界,却是中国白领们孜孜以求的世界。在这样的世界里要是突然出现一只鸿鹄,燕雀们肯定受不住,或者奋力证明这不过是只伪鸿鹄疯燕雀,或者主观断定鸿鹄的生活也没有什么好。
上帝说,要走窄门,不要走宽门。智者说,得救之道是困难的。燕雀安知鸿鹄之志哉。燕雀安知鸿鹄之难哉。
将拉里的精神之旅局限于印度是个误解,说拉里是个伪东方迷就像日前的伪西藏迷一样,那更是个误解。所谓“拉里追寻的,我们许多人早就作到了:我们本就‘泯然众人’”,尤其是个误解。拉里读书,行路,思考,香格里拉其实是水到渠成的那个转折点而已。如果只看到这一点,而看不到通向这一点的漫长道路,就无法理解这种追寻的难度。与其说拉里悟性太差,不像我们大有慧根;毋宁说我们太小聪明、太讨巧,而忽视了身体力行。
在毛姆笔下,拉里与《月亮与六便士》中的主人公是一类人,他们被远方的生活所召唤,执著于自己的精神追求。他们不大像现实中的人物,因为他们的确凤毛麟角。固然,他们并非普渡众生的英雄,但是一个精神上的自了汉已属不易,我们中的多少人还葆有精神世界、遑言精神世界的自足自了!
这个世界已经不是鸿鹄的天下,但是燕雀们,还请不要妄评鸿鹄吧。



周六我要休息
周六我要休息 (Juliet) 2006-07-19 21:42:39

真有意思。
什么是燕雀,什么是鸿鹄?标准是什么?拉里是鸿鹄,老老实实过日子的黔首百姓是燕雀?
为什么燕雀不能妄评鸿鹄?标准又是什么?
拿出了自己的标准,就忘记了别人的标准?
还是不如这么说,各自有道罢了。

木木丁
木木丁 2006-07-20 09:16:55

一个卑微的身体后面也有一个巨大的灵魂,只是你看不到而已。
不要告诉我说,那些摆出高姿态的才是什么什么鸿鹄。
我是一只燕雀,就是那种茫茫天空群飞而过中的任何一只。我飞 翔,我停歇,偶尔会自不量力的思考,痛苦,欢乐。
然后有一个声音高深莫测地传来:你们是庸俗的!我惊然,羞愧。看着那个鄙夷的眼神,无力地低下了头。
屎溺也有高尚和卑微之分,懂么?
不懂。可是我要闭嘴。不然就是在“主观断之”就是在“妄评”“精神的自了汗”
PS:上中学时,偶还是很喜欢那篇燕雀鸿鹄什么的。

RickyBacker
RickyBacker (逗比。) 2006-07-20 09:31:02

仍然记得《晃晃悠悠》里周文在读《刀锋》。
阿弥陀佛。不知道拉里对于周文,是什么?

芝芝
芝芝 2006-07-20 09:51:45

木木:
---------------------------------
"偶尔" 会自不量力的思考,
---------------------------------

这样可是不太容易有"巨大的灵魂"的呀. 拉里读书,修行了十几年呢. 人和人的差别就在这 "偶尔" 和 "十几年"中吧.

木木丁
木木丁 2006-07-20 10:03:21

芸芸众生是罪恶的,是吗?
只有反复修炼,才可以圆满,是吗?
怎么越来越无趣。
PS:背个包游走各地,租个军大衣熬着红红的眼睛看日出看云海,想想就喜欢。不为修炼,只为喜欢。

木木丁
木木丁 2006-07-20 10:21:52

芝芝:
    "偶尔" 会自不量力的思考,
    这样可是不太容易有"巨大的灵魂"的呀. 拉里读书,修行了十几年呢. 人和人的差别就在这 "偶尔" 和 "十几年"中吧
----------------------------,------------------------
是啊,人和人的差别大呢,偶也就一蚂蚁,大师是用来敬仰的。

玛特
玛特 (微信公众号:MattXMN) 2006-07-20 10:25:09

有些话本不想说:
  “燕雀“、”鸿鹄”什么的,要到下一次6.4那样的考验才分得出来。
  拉里这样的,算个啥?
  周六我要休息问“什么是燕雀,什么是鸿鹄?标准是什么?”
  既然毛姆是英国人,我就在英国人里挑一个:乔治.奥威尔
  象《动物庄园》、《向加泰罗尼亚致敬》那样的书,我会毫不犹豫把所有敬意都给它
  《刀锋》嘛,通俗劝世小说而已
  看了这个就陪着拉里“悟”了,把"偶尔" 和 "十几年"的差别看得那么大...哈哈,那才“伪小资”呢

芝芝
芝芝 2006-07-20 10:44:14

玛特:
----------------------------------------
    《刀锋》嘛,通俗劝世小说而已
    看了这个就陪着拉里“悟”了,把"偶尔" 和 "十几年"的差别看得那么大...哈哈,那才“伪小资”呢
----------------------------------------

无知者无畏呀. 玛特,放下这本书吧.

玛特
玛特 (微信公众号:MattXMN) 2006-07-20 10:55:15

谢谢,已放下
是先放下才写书评的

木木丁
木木丁 2006-07-20 10:59:41

芝芝:
无知者无畏呀. 玛特,放下这本书吧.
------------------------------------------
有点吓人,感觉前面站着一位神。

独特奇侠
独特奇侠 2006-07-20 23:04:57

每个人都可能在看到某本书的时候感到像“开天眼”般的霍然开朗,这就是悟到了,每个人接受的方式的不同,经历不同,自然悟到的时间和启发他的东西也会不同。朝圣之路人人不同,世间万般,无不是悟道之基础。

周六我要休息
周六我要休息 (Juliet) 2006-07-24 22:08:38

唉! 我的意思是,
其一,鸿鹄和燕雀在每个人心中的定义会有不同。所以,这个很难讲。那么每个人面对生活的方式也不相同。
其二,为什么“燕雀不能评价鸿鹄?“这也是一个标准?这个标准有没有道理?当然也是个人标准不同。
其实我要说的,无非是个人看事物的方式不同。并非要人“闭嘴“;多岐为贵,只取互相尊重而已。
没想到。。。引起争论。

danver
danver (日常及非日常都鄙视abe的龙) 2006-10-24 14:41:05

果然是萝卜青菜……
世界上,有以为拉里完全没有价值的人,也有我这种,以能够看书思考,能够按照自己的兴趣潜心思考为最大幸福的人。
《刀锋》是我的理想,十三年前如是,至今仍如是。

Napo River
Napo River 2006-12-01 10:50:27

我个人觉得得救之道在哪儿并不重要,吠陀也好,上帝也好,都无所谓,只是想要知道为什么,这样一种纯粹的对智慧的追求和渴望,令人感动。
回纽约开出租也并不是矫情,和当证券经纪人有着本质的区别,书里边有提到关于斯宾诺莎的体力劳动的一段话,可以为佐证。
当然,拉里令人震撼,但并不意味着其他人就庸俗,毛姆并没有以拉里的“道”否定别人的“道”,大道无形,具体而微,也不过就是个人的人生认知而已。

AtelierWM-M
AtelierWM-M 2007-02-07 12:55:47

互联网就是这样,把不在一个层面上的人可以聚合在一起对话.而且争论不休,绝对没有结果.
玛特对于拉里的评价令我有些惊诧,惊诧于这种理解与我的偏差.转而又释然,大千世界嘛.每个人都对自己的世界有个满意的答复.
不过还是要说一点,拉里的隐身与纭纭众生是不同于我们大多数人的隐没于社会,境界是全然不同的,而这种东西不同层面的人是很难讲清楚的.

王尐波
王尐波 2007-02-12 18:38:33

这么简单的东西说这么复杂干吗
我都替拉里窝心

鸿雁
鸿雁 (边活边想) 2007-03-27 08:52:30

拉里的生命历程代表了人类可以选择的另一种方式不是吗?总有些人既不想在某个社会中占据某个地位,也不想要一个固定的家庭之类。
不过我喜欢玛特的评价。

eva
eva 2007-05-21 19:26:36

拉里追寻的,我们许多人早就作到了:我们本就“泯然众人”

----------------------------------------------------
拉里提到一滴水流如大海,“我”随即问到个性的失却。我们何曾甘心泯然众人?这恐怕正是拉里追寻的。

EMS包通关
EMS包通关 2007-07-09 12:50:51

人心本来隔肚皮
一个人的环境际遇造就了一个人
造就了不同的人

明白的人自然明白了
不明白的人,不明白地好好的

laputa
laputa (矮人看戏何曾见,都是随人说短长) 2007-09-29 02:35:55

我看到的不是思想的碰撞,而是阶级感情的碰撞
人为了保持自己的优越感和平衡感真是费心
拉里那种状态之所以吸引人也是由于他对这种状态的超越吧

小龙
小龙 2007-10-24 17:22:23

真是扯淡的很。“现代汉语中的‘矫情’,是指故意违反常情,以示高超或与众不同”,照这个标准,尼采是矫情了,鲁迅也是矫情,加谬是矫情,甘地当然也是矫情了……很不幸几乎每一个可能与“伟大”“超群”或者“不凡”这类词语有可能沾边的人物都是矫情。很显然,在我等凡胎俗子眼里看来,他们是“故意”违反常情以示高超或与众不同。

我忘记了中国古汉语里是否有这样一个典故了。一头凤凰落在了乌鸦窝里,乌鸦们觉得这头凤凰矫情得让它们如此不堪忍受,于是一拥而上拨光了凤凰的羽翼并且替它“好心”地涂抹上乌黑的油彩。看来对于芸芸众生来说,“齐头的平等”不仅仅是物质上的要求,精神上也同样如此(顺带说句,楼主居然还推崇乔治奥威尔,我觉得如果乔治奥威尔能够重新从地底下爬出来的话,他肯定是要说愧不敢受的)。

是不是合理的生活,就是所有人都必须把物质当作第一要义,而精神不过是小资阶级们物质之余装点门面的一点可有可无附带,就像一顿美满的晚餐之后如果再能来上一点甜品,那就是圆满了?否则就是矫情,或者是不可信的扯淡?这对于楼主当然不是问题,可对于我依然是个问题。

毛姆在《刀锋》里依然不过只是提出了问题,至于印度,那是拉里的答案,这个答案只是文本的需要,至于毛姆的答案,他并没有给出。否则小说的名字也不会叫做“刀锋”了,小说扉页也不会来上那么一句开场白了。抓住这一点不放,不知道值得可笑的是毛姆还是何人。

玛特
玛特 (微信公众号:MattXMN) 2007-10-25 01:11:43

呵呵
燕雀鸿鹄、乌鸦凤凰
你们讲来讲去不外是鸟类比较
:)))

小龙
小龙 2007-10-25 16:29:18

那不过是因为这确实是个合适的比喻。你实在不愿意听鸟的比喻,那和你推崇的乔治奥威尔大概应算是“一头的”王小波,有另外一个比喻。或许你已经知道的一个比喻。他把它称为“反熵”。如果人人都进入趋利避害的熵增过程,随大流而下,最后准会在一个低洼地汇齐,“挤在一起像粪缸里的蛆”。所以总需要一些在楼主眼里看来那是相当矫情、非常不靠谱地扯淡些什么个人信仰、终极真理的反熵人士的存在。按王小波的话说,文明的过程就一个反熵的过程。我想楼主大概不会赞同这种说法。

我觉得楼主其实应该相当庆幸的是,你能够赶上了这样一个时代。是的,干净的客房、舒服的热水澡,居然还能读读《刀锋》,顺带闲扯上几句伯林。虽然上头还坐有一个虎视耽耽的专政者,但是在个人自由的大旗下,大概也没几个人够胆指责你犬儒主义的了。我很想知道如果换作了另外一个时代,远些的比如庄子的时代,近些的比如鲁迅的时代,你是否还能心安理得或者还有闲情雅意以相当真理在握的自信姿态非议那些不那么愿意随遇而安、扯淡地妄求些什么人生真谛、个人信仰的矫情人士们。

这样的说法,只是循着楼主的物质逻辑,和扯淡的精神、真理、上帝等等所有这些不靠谱的问题无关。

玛特
玛特 (微信公众号:MattXMN) 2007-10-25 21:33:43

我不记得拉里上头也坐着个“虎视耽耽的专政者”
更不记得他因此反抗过什么
关于鸟类比较,我说了:
“要到下一次6.4那样的考验才分得出来。”
小龙小盆友,你还早着

piece
piece 2008-01-12 17:59:39

“拉里追寻的,我们许多人早就作到了” ???
还是很赞同这句:
“我们中的多少人还葆有精神世界、遑言精神世界的自足自了!”

raulkaka
raulkaka 2008-05-24 19:11:01

毛姆的<月亮和六便士>里,思特里克兰德说:"一个要在跌进水里,他游泳游得好不好是无关紧要的,反正他得挣扎出去,不然就得淹死。"

我觉得拉里也是这样。他无愿做鸿鹄,也没想着当别人的表率,只是走一条自己认为能自救的路而已。没有像他那样掉进水里可能是幸运,但也肯定理解不了他的痛苦。

hlm
hlm 2008-09-15 20:12:45

lz的感觉都一分一毫的在阅读时体会到了:看到后面拉里的“寻找”愈发玄妙,不免有不耐烦之怨念。
然而反过来思考,我并不是从头就这样的,起先他那种追寻的勇气,与常人相异的勇气,都是让我从好奇到敬佩都有一点的。可是到后面,他的无为又未免让我感到受骗的愤慨。可是正可以如此理解:毛姆阐述的主题是探求一条为人类创新的不俗之路,但是他选择的是一个材质平凡的主角,他本预备要写的就是这个平常人的注定的失败。这些人太缺乏关注了,然而并不是他们不值得关注。

简单来说,这是普通人寻求真理而失败(?)的小故事,虽然结局是失败了,但是其过程仍然令人钦佩,并有其意义。即使毛姆本人的才智限制他写出更有深度的内容,他仍然忠实的叙述了一个能反映出现实的有价值的故事。

可是说了这么多,还是赞同“好的蹩脚作品”的评价,他的长篇真的是显示了他的不足,还是短篇比较适合他。

[已注销]
[已注销] 2008-11-10 23:49:18

剃刀锋利,越之不易
智者有云,得渡人稀
---伽陀奥义书

这个译法好多了
---摘自秭佩先生的译本

一盎司
一盎司 (磨难,不如学会和它一起玩耍) 2009-03-30 13:26:27

又在讨论这些形而上的东西了

进行曲
进行曲 2010-01-23 12:05:40

“毛姆其实已经接近了真理,但是他的自信不足,因此急着把敬意献给一个早早继承了遗产、有三千块年金的空想家。”

——这篇评论与我对《月亮和六便士》的感觉基本一样,在那本书里,毛姆的态度也表现为一种犹疑,所以只能含含糊糊地向那种他本人所不是的东西表达一种模棱两可的敬意。所以我觉得可以不用去读《刀锋》了。

青螺
青螺 2010-02-09 16:44:26

 一把刀的锋刃不是用脖子去越过;就像你说毛姆其实已经接近了真理,但是他的自信不足。每个人都有不能克服的缺陷罢了。

G
G 2010-04-11 00:47:31

我开始粗读这篇书评的时候,惊异于作者的视野,准备反思我对拉里的迷恋是否过于盲目。细看到后来,最让我疑惑的是,在没有 报酬的情况下,一个伊莎贝儿为什么要写这么多字(这篇书评)想要澄清拉里的“假象”。此外,看到从拉里居然能争论到“燕雀鸿鹄”,这样的自娱自乐我还真是无话可说。
  
  毛姆花这么大功夫,对拉里的描述保持着张力却一直保持着距离,是因为他也没有答案--他描绘了越过刀锋不易的可能性,但并未宣告越过之后是什么,只不过确定了越过是“困难的”。

腐眼看人基
腐眼看人基 (也无风雨也无晴) 2010-05-26 10:09:43

楼主还是框制于他的价值观里,我可以想到,艾略特、伊莎贝尔也会如此对拉里说:得救之道,何必通过刀锋?
所以不能指望任何文本或圣者有一个普遍的绝对教义,你看了,就看了,然后你影响自我。

渊君
渊君 2010-06-15 17:33:16

毛姆花这么大功夫,对拉里的描述保持着张力却一直保持着距离,是因为他也没有答案--他描绘了越过刀锋不易的可能性,但并未宣告越过之后是什么,只不过确定了越过是“困难的”。
--------------------------------------------------
我也以为,毛姆老头没有无聊到向大众灌输一个简单的解答,树立一个带着神秘性的榜样,或说偶像。
拉里始终是虚的,而他的背景是实的,如同把相机的对焦点放在后面,意虚掉主体。至于读者专注于什么,那就是个人造化了。
老头写得是讨巧一点,但我不觉得如LZ所言”因为作者的智商就到这里了“有哪个小说家是试图在作品里探讨他自己的终极答案呢?
别忘了,老头是剧作家出身 --- 让我们如痴如醉的一部小说,不过是他搭起台子讲的一出戏。
至于刀刃那边是什么,仍旧看个人造化。谁也没权给出个标准答案,毛姆不能,LZ也不能

苹果树
苹果树 2010-07-23 00:23:01

不矫情,不舒服。

笨鸟慢飞
笨鸟慢飞 2010-08-06 19:49:33

小说家只是提出问题而不能解决问题
拉里一直是我的理想型,希望以后也是。
malingcat的评论深得我心。呵呵

[已注销]
[已注销] 2010-11-11 01:06:15

人和人是生而不同的

生之无常、死之狞恶、命运之诡异、“to be or not to be”,以及类似的重大命题,如果不算独自蹲在马桶上那次,我一般在早晨翻报纸和晚上看本地新闻时都会思考两次

你是这样我也是这样,大多数人都是这样,所以走了格雷,伊莎贝拉或是艾略特的路
但对极少数人来说,这些问题不是每天例行思考几次,而是像一条鞭子每时每刻都在抽打他,那么出于本能,他也只能走上拉里的路
拉里是小说虚构的人物,然而这样的人在现实中是存在的
不想说高贵或卑贱,本就没有高下之分
但对于这样的人,不可不表示出我们的敬意

初醒
初醒 (时过境迁) 2010-11-16 10:55:09

马克

lhz
lhz 2011-03-01 22:58:49

6.4的人都是圣徒么?

龍助
龍助 (永遠の嘘をついてくれ) 2011-05-27 16:01:09

可惜已经找不到你的踪影。

Aran
Aran (Be better me) 2011-08-25 23:26:37

很喜欢拉里,也很喜欢lz的文章

忘了在哪里看到的,理想主义很容易陷入虚无主义。但是我觉得,每一种生活方式都是应该得到尊重的


也许反对lz的朋友们到了lz的年纪,超越了他的阅历,才能去反驳他吧

Adiós
Adiós (I'M THE SK8ER BOI.) 2011-11-02 11:44:59

vogel flieg

AS
AS 2011-11-02 22:12:44

楼主道出了我看完<刀锋>后的感觉和想法.

拉里希望通过结婚让索菲过回正常生活以及保住性命,和当初众人劝说拉里过正常人的生活有何不同?拉里执意于自己的追寻却要索菲放弃她所希望过的(即便是死亡也是索菲所追寻的),不是自相矛盾吗?

墨
(在黎明之前 踏着露水 回到人间) 2012-02-17 06:03:33

2011-11-02 22:12:44 AS  楼主道出了我看完<刀锋>后的感觉和想法.
  
  拉里希望通过结婚让索菲过回正常生活以及保住性命,和当初众人劝说拉里过正常人的生活有何不同?拉里执意于自己的追寻却要索菲放弃她所希望过的(即便是死亡也是索菲所追寻的),不是自相矛盾吗?

这是一种救赎,就像拉里治好格雷的病那样,索菲过的这种类似嬉皮士的生活只是一种病态的生活,就像当年垮掉的一代那样,没有接触过毒品你不知道那短暂的幸福感后的空虚是多么的痛苦,只能一次次的加量,他们的领军人物最后也是在达摩流浪者里表明了另一种追求自由的方式而不是沉浸在酒精毒品中。
而文章的最后也表明了索菲只是在一场刻意安排的诱惑中没有把持住自己而已。

自由的鹰
自由的鹰 2012-03-11 22:46:03

虽然这本书的主角是拉里,但是我想作者并不是主张我们向拉里一样,不注重物质,把生活的重心放在追求生命的“绝对”。小说中描述的几个主要人物都各具特色,每个角色都有不可爱的地方,也有不可爱的地方,作者并没有对某个角色表现出特别明显的厌恶。
我觉得这本书是要让我们多去思考生活,寻找什么是适合自己的生活,然后努力的去追求,而不是告诉我们书中的某个方式是错的,我们要嗤之以鼻,某个方式是对的,我们有加以模仿。

mc707
mc707 2012-05-18 10:33:17

对于此篇影评,我想说一下对人生历程的一些感悟,人来到这个世界首先都不认识自己,懵懂的精神世界,被世间很多实物和某些道理牵引,在这样一种状态里的人应该属于无我,有一些人停留在这个状态度过一生;
第二个状态,经过无我后,发现需要精神的满足,对自我进行认识,并寻求自我肯定,这种自我认识和价值实现需要一个载体,是名、是利或是感情,这样一种状态属于自我,有很多人都会羡慕在这个状态里取得自我实现的人。
第三种状态就是忘我,当一个人从无我再到自我价值实现最终忘我,心如止水,平静如初的隐于世间,我想这样的内心安宁必然经历风雨、经历纷扰、经历世俗;也许这就是“拉里”的一种状态。
这三种状态无非对错,也无非好坏,一颗包容的心应该都接受各种人的生活状态,只是向往精神的人更会理解“拉里”的平淡多么来之不易。

拉里
拉里 (Life is a Package.) 2012-06-25 09:56:53

这篇书评本身就是作者的概念里的“矫情”吧。
我绝不反对作者仍旧每天坐在马桶上闲来无事时想几秒钟的人生难题,然后出门在俗世泥潭里滚一身泥而不自知。哪怕住着豪宅,开着靓车,搂着美女,心里的污浊仍旧污浊,并不令人羡慕。但对大家说:“拉里的得道之途不值得提倡”就不太懂,那么什么才值得提倡?你的生活才值得提倡?

Adeptus
Adeptus 2012-08-08 23:37:32

楼主,你难道不知道毛姆是对乔治奥威尔有很大影响的作家之一吗……

切梦刀
切梦刀 (好啊!真好!) 2012-08-18 14:17:02

个人觉得楼主的评价有些偏颇,虽然我很赞同楼主的生活态度,以及对“远方”等等的看法。
私以为《刀锋》终究是一本以讲故事为主的小说,至于拉里学到的印度哲学,正如在文中所言,是不可能在一本小说里得到充分表达的。而所谓的“得救之道”,也应该是在问题出现之后再去解救。很多人会以为自己的人生非常完满,已经享受到了生活的所有乐趣,这样固然是幸福的,因为没有碰到“真正的问题”,自然也无需去寻求得救之道。但是总会有些人很不巧发现了些问题,比如拉里。拉里亲眼看到了自己的好伙伴的生命就这样没了,进而便开始思考“恶”的原因,我觉得,这样的过程,很容易让他陷入对于“善”的思索,而善和恶的本质,是很容易就能将人拉进哲学考察内的,这样作为拉里寻求得救之道的动机,并没有任何突兀。
哲学的目的,不必说的很玄乎,就是寻找真正的幸福。而对于此,斯宾诺莎在《知性改进论》一书的导言,即“论哲学的目的”中便有很详细且极其优美的论述(依我看,此篇导言正如叔本华所说,是所有悲观者的福音和清泉),而在小说中,也写到了拉里在巴黎求学时读到斯宾诺莎时的兴奋状,而斯宾诺莎常常强调的,正是要获得真正的知识,并且身体力行,完善自我本身,方能得到真正的幸福(这样的观点已经很接近佛学中小乘佛法的观点了,都要求人自身境界的提高)。而在《刀锋》中,也详细讲述了拉里为此做出的努力。书中还提到,拉里曾经研究过神秘主义,也体验了天主教,但最终接受了印度犬吠陀哲学,其实在我看来,这是非常自然的过程,不过私以为,拉里的哲学经历,更接近于佛学(一家之词)——拉里首先由善恶之分开始思索,进而完善自身以自我解救,近于佛法之谓“小乘”,继而希望帮助世人获得真正的幸福,又近于佛法所言“大乘”。我对于犬吠陀教义所知甚少,但印度宗教之间的渊源密切,或许,其和佛教哲学亦有相似之处吧,那么拉里几十年的苦苦追寻,也不应该很难理解吧?
总而言之,拉里此类的人异于常人之处,正是其可悲之处,谁叫他碰上了人生大问题?谁叫他开始思考哲学的?与其说是好伙伴的死亡,倒不如说是命中注定。而其可喜之处,却又在于他终于找到了答案,以及安身立命之道,于是《刀锋》中拉里的经历,不正是走在一把刀的锋刃上吗?(值得一提的是,中文小说开头说“越过”一把刀的锋刃略失恰当,原版中应该是沿着锋刃行走)
最后,我还是很赞同楼主的最后一句的,我们本就“泯然众人”,无需去刻意寻求得救之道。但是,这不应该成为《刀锋》的不足,事实上,这本小说只是描述了一个普通人拉里,碰到了大麻烦,为了解决这个大问题所做出的努力。而对于“泯然众人”,谁又真正体会到了这些大麻烦呢?理解这一点,我想,对于拉里,我们只能更加同情,并且为之欣喜。而推崇,则又何从谈起??
于是,楼主的做法,比之毛姆,则更加狡猾,却不够深刻。
PS:我对于哲学,尤其是佛学和犬吠陀,得知甚少,其观点必然有不足,欢迎指正。

霁月轩客
霁月轩客 2012-08-26 10:48:33

相比起来,我更尊敬亨利.马图林,作为股票经纪人,“他的那些小户头,有固定收入的寡妇,退休的军官等等,过去听他的忠告,从来没有损失过一个铜板,这件事他一直引以自豪,现在为了不使他们受到损失,就自己掏腰包来弥补他们的空头账。他说,他准备破产,他可以重新挣一笔家财,但是,如果让那些信任他的人变成赤脚,他就永远抬不起头来做人”,
==================================================

马图林这个人,原著说过,他这样做不过为了虚荣心,为了自己的声誉,目的还是为了赚钱。而且这个原则并不适合大户头。最后,由于他投机而扔弃“原则”,大户小户全被他拖进了经济危机的泥潭。

[已注销]
[已注销] 2012-09-03 12:55:44

看完了of human bondage和moon and sixpence,这本还没看,

但我很同意LZ和某楼的话:
不过我对那些要去某个什么超脱的地方神秘的地方,去清涤自己的心灵啊获得救赎啊之类的觉得有那么一点做作。我甚至觉得自己就这么吃喝拉撒的生活更得道。
==================================================
我觉得菲利普同学最后的结局就证明了这一点。
另外,月亮和六便士里面,最后有一位Captain Brunot,就是和他的妻子在另外一个岛上开辟了新生活的,他说I, too, in my way, was an artist. I realised in myself the same desire as animated him. But whereas his medium was paint, mine has been life.
我把这句话理解为Strickland寻求救赎的方式是画画,而我们寻求的方式就是生活本身,在日常的生活中完全可以。
这个意思跟中国的出世和入世有点像,大隐隐于市也有点微妙的相似。




Karintou
Karintou (←∩O∩社长的鳄鱼) 2012-12-23 23:27:31

【拉里追寻的,我们许多人早就作到了:我们本就“泯然众人”,】,绕个弯子得到的和本就“泯然众人”是非常不同的。很多东西,也许自己没有体验过,没有经历过,但却是存在的,不过不相信这些东西的存在也没什么,XD

蓝倪
蓝倪 (1-1-1) 2012-12-27 18:50:09

我真的觉得不怎么样,那些看透拉里从他身上“升天得到”的人,我不知道精神世界是有多缺乏。这本来就是一本通俗、简单、有点精神论点的小说而已。还不准别人说了。

糖水
糖水 2013-01-01 21:32:02

我读出的是毛姆并没有对拉里做什么评判 他只是叙述了这样一个故事 提出了一个人生选择上的问题 所以没有所谓的答案 每个读者都是哈姆雷特
在我看来拉里的选择无所谓好与不好 就像毛姆说的 在满足功利和自我修行之间拉里选择了后者 而这个选择 也只是存在不同而已
我对拉里的喜欢和不解几乎是一样的 但是不管怎么说 他从看山是山的第一种境界走到了第三种 当然或许还要继续这种上升循环
至于拉里的局限 那也是必然 因为在很多事情上我们永远不可能同时得到两方面的好处 此心安处是吾乡 拉里寻得了心安 所谓局限那只是不懂的人所认为的了

苏州地产周刊
苏州地产周刊 2013-01-22 12:48:56

“拉里追寻的,我们许多人早就作到了:我们本就‘泯然众人’,也读书,也思考。”

Miss.Loop
Miss.Loop (一场好梦) 2013-02-04 22:56:08

未曾追寻过就夸夸其谈的如何能泯然一笑

孤岛酱
孤岛酱 (乃伊组特) 2013-04-07 16:54:58

拉里可能也是每个人心中的一种冲动,对终极人生的一种思考,或偶然、或持久。他始于生死之思,经历过“自了汉”的追寻,甚至也升华到希望通过帮助别人(索菲)给人生意义以解答,最后又归于“不急躁,对人随和,慈悲为怀,丢掉一个我字,不近女色”以及“通过知识获得解放”的安耽。无所谓鸿鹄燕雀的优劣,而在于对于内心真诚和执着,从这一点上,拉里这个角色依然光彩熠熠。目的是真诚生活,其他的手段萝卜青菜吧。
ps.自了汉,指无利他之念,唯图自身利益的人,也就是独善其身主义者。佛教禅宗中,常称只顾自己修行而丝毫不存济世利人或教化他人之念的人为“自了汉”。也有大乘佛法的修行者用此语来称呼小乘佛法的修行者,与大乘菩萨“众生无边誓愿度”的精神形成强烈的对比。《碧岩录》第十一则:师曰:“请渡。”彼即褰衣蹑波,如履平地,回顾云:“渡来!渡来!”师咄云:“这自了汉!”这样看,个人任务拉里曾经是个自了汉而已,之后还是不动神色地升华了嘛。

饭团
饭团 2013-05-15 19:25:33

楼主说的每一句我都不同意,可又不知道怎么反驳
楼主推崇的64,奥威尔,似乎是说只有涉及政治才有永恒价值,
我不这么看,我觉得诗经比论语更有传世价值,
很多政治家都消失在浩瀚的历史潮流中了,只有美术,音乐,哲学才是永恒的
永远不退流行,可以千载万载流传下来
拉里对世俗的东西不感兴趣,他追求永恒的精神生活,我们的佛陀也是这么过来的,而他的精神流传数千年,类似的还有耶稣,你会说这些人矫情吗?

饭团
饭团 2013-05-15 20:05:34

 “我很重视,”我直率地回答他。“要知道,你一直有钱,而我并不如此。钱能够给我带来人世上最最宝贵的东西——不求人。一想到现在只要我愿意,我就能够骂任何人滚他妈的蛋,真是开心之至,你懂吗?”
 ========================================================
你觉得这段毛姆道出了真理,可讽刺的是,他晚年被女儿告上了法庭,为了遗产,钱也使他失去了最宝贵的东西:亲情。

光脚旅行的男人
光脚旅行的男人 2013-05-16 11:08:10

终是一死,如果死之前这一生都是葬礼的仪式,你怎么安排!

光脚旅行的男人
光脚旅行的男人 2013-05-16 11:25:01

我们都是被按一定规则培养出来的个体或是一类人,所以在这之后行的路也就画上了一种“冥冥之中”或说“必然”,连带着我们的思考方式和方向。但总有人试图挣脱这束缚,真的很难,总也有人挣脱了,真的好少。呵呵无论你选择哪条路都值得一试。

gorbinster
gorbinster 2013-05-21 10:13:21

「上士闻道,勤能行之;中士闻道,若存若亡;下士闻道,大笑之。」
拉里,毛姆,楼主是也。

SixSense
SixSense (creation) 2013-05-24 17:08:43

伪命题是也~没什么讨论的,LZ其实是想说老人家不合他胃口。

母鸡会下蛋,也会拉屎。如果说毛姆笔下的拉里只是普通的一只母鸡,那么LZ大个是觉得毛姆总是描写下蛋而不写拉屎而觉得矫情?于是跳出来说其实我们都是需要拉屎的,很蒙田啊!蒙田的"反矫情式矫情“也是一种哲学。所以LZ大可以效仿之!

小诃德
小诃德 (Be Cooler) 2013-06-22 10:03:46

“拉里绕的弯子,既然不是做作,那就是还不能随遇而安。”点中命脉。这书读着依然流畅,但读完怅然若失。

请爱我皱纹
请爱我皱纹 (过去的不再过去) 2013-07-08 18:04:44

道行深的人都在这里啊

然后就没然后鸟
然后就没然后鸟 (一人の戯言~) 2013-07-25 08:55:18

「上士闻道,勤能行之;中士闻道,若存若亡;下士闻道,大笑之。」

=============================================================
想点个赞~~

如果LZ所说的不矫情就是在物欲横流的物质社会中摸爬滚打,那何须要有精神的突破,难道人生的意义就在于不绕弯子拿来主义获取所谓真理?

离上帝最近的YoYo
离上帝最近的YoYo 2013-09-30 10:04:50

看了这些评价,赶紧回头重新读一遍。。。我承认我没完全读懂

High
High (我是伪君子,伪读书人) 2013-10-27 21:23:00

拉萨是藏民的圣地,是近年来国人标榜个性争相旅行流行之地。但嘲讽一下并无坏处,去实地亲身去体验再来嘲讽更来的有力道。藏民不是都穿着脏兮油腻的藏袍,毕生只是为了养牦牛,藏地也不是都只有成天穿着冲锋衣追赶潮流的“背包客”。去感受未知和敬畏,对于人来说并不是坏事。

毛姆写拉里,及其身边众多的人物,虽然文字流露很明显的褒奖和嘲讽,其实所作的事情和你写这篇评论一样,都想对大众推崇的事物表达下不同的观点,显示下自己与众不同的个性和思维。通篇的文字,到让我感觉,像是毛姆借伊萨贝尔之口,来对毛姆写拉里故事的反驳和嘲讽。

刀锋,给尘世切开一个口子,让我们以旁观者去冷眼看我们的生活。大多数人是格雷,伊萨贝尔,还有艾略特,这依然阻挡不了有人要成为拉里,人全了,各自行驶,这才为这个世界。

符烁
符烁 (认真地度过当下的每一天。) 2013-11-02 12:21:48

其实精神突破的人还是会走向世俗的,因为世俗本就是这个世界的一部分。但同样是世俗生活,两者的心态是不一样的,一个是习惯和盲从,一个是体验和验证。

一清
一清 (伏久者,飞必高。) 2013-11-27 16:15:58

有的人 一开始就明白自己 想要什么。有的人一辈子都在想自己到底要什么?这就是区别,也许拉里到了弥留之际才能突然悟道也许他一辈子也悟不出,老子在家里悟道,孔子在列国悟道,孙子在兵车战书悟道,拉里同志不幸还没悟道,毛姆同学恰巧也是迷茫了。呵呵,就这样。

孩子们
孩子们 2014-01-03 15:01:09

楼主的这篇评论我觉得写得不错,能理解楼主所说的意思,所谓的矫情指的是什么。总得来说刀锋很一般,也许好的蹩脚作品这个评价和合适,艾略特和伊莎贝儿,女模特这些人物还算有趣,但是拉里这个人物实在过于苍白,因此整部小说都是站不住脚的。
看到拉里说钱与自由的时候,我想到了几年前新闻里面一个因为没有钱给孩子看病而把孩子丢弃在医院的父亲,这样的故事太多太多了,但是拉里不会成为这样的故事的主角,因为他没有孩子,他没有执迷于任何人或者事,除了世界的真理,他不会像艾略特那样临死前因为没有被邀请而那样心痛,不会像伊莎贝尔那样因为耿耿于怀的爱恋设计赶走素菲,也不会像苏菲那样因为孩子和丈夫的死而自毁,因为他太超脱了,超脱得不再有执迷,所以也不会有痛苦,忧虑,恐惧。。。所以他真的不需要钱。我理解很多人把拉里看作理想的生活方式,因为我们大多数人都在恐惧和颤栗中挣扎,姿态一点也不优美,我们的眼睛能看到远方但是我们身上背负着执迷,也许丢掉执迷我们也能像拉里一样一身轻松的奔向远方,但是也许这只属于浪漫的想象吧,也许我们会发现身背重负时我们更接近真理,因为我们还有爱,还有切肤之痛。真理或者不是天边的云彩,而在我们各自脚下的路,我们的各式各样的重负在路上压下的脚印,我们的深爱的人,对死亡的恐惧,我们的责任,我们天性里的虚荣,我们的可鄙的欲望,在与它们对抗的过程中我们理解生活和我们自己,绕开生活不见得能得到终极问题的答案,真理不是仅用冰冷的理智可以参透的,只有经过痛苦之火的煅烧才可能成为划开虚假强有力的利刃。
一直对老庄和佛教智慧存疑,它们太淡然了,能在某些时刻点醒人但不能没有支撑整个生命的力量,毛姆的刀锋也就止于此了。

[已注销]
[已注销] 2014-01-19 17:12:54

精神世界和物质世界平衡就好,anyway,我还是喜欢拉里。至少没有多少人敢这样子去做吧。我们生活在现实中,内心能做到那样的宁静便好。这个世界太吵了。

反动派大桃子
反动派大桃子 (老板加个面) 2014-01-21 17:18:47

John Mill说,宁愿做痛苦的苏格拉底也不愿满足的傻瓜,因为前者对双方的情况都很清楚,而后者却只知道自己那方面的情况。
不容易被承认的是,引用这句话的人往往会不由自主地认为自己是痛苦的苏格拉底―更有甚者,认为自己是满足的苏格拉底。

路灯
路灯 (万物有本然,终不为他者。) 2014-03-21 23:43:21

毛姆原话说:当你决定离开常轨生活时,这是一种赌博,许多人被点了名,但是,当选的寥寥无几。
这篇评论是篇好评论,但是,我们在评价一件事物的时候应当尽可能听从维特根斯坦的劝告:对于我们无法了解的事物,我们应该保持沉默。

蓝色狂想
蓝色狂想 (过之吾幸,挂之吾命,认命,赌幸) 2014-05-03 01:38:26

我一直因为没有信仰而感到悲伤,看来我楼主,我感到更悲伤了

硝
(废话连篇) 2014-05-09 19:30:43

对于不同的价值观。它们都是相互鄙视着的态度 。呵呵

心有戚焉
心有戚焉 (从28岁开始认真做自己) 2014-05-27 11:03:41

书中提到“许多人被点了名,但是当选的寥寥无几”,拉里和伊莎贝尔的区别在于,拉里别点了名,所以他必须努力当选;没有被点名的,安心过自己的生活就好了,如此而已。

bigv0
bigv0 2014-06-09 03:56:48

我们常常会发现追寻和探索了很久最后回到原地。在别人看来你一点也没有改变,你总是试图否认,因为不想承认自己白忙活了很久。选择生活在自己的世界里和别人的目光下是每个人自己的事,自己喜欢就好。

metal
metal 2014-08-11 19:21:18

如果他是那样的人他就只能走那样的路,内心才能获得平静

Yann
Yann (赤子之心) 2014-08-22 08:34:13

可是拉里是回到平凡,终究还是跟原地不走的人有差别。

闻人林
闻人林 2014-08-27 20:00:04

拉里获得的原文中只是“happiness”。

玛特
玛特 (微信公众号:MattXMN) 2014-09-04 17:44:20

@武陵人远 谁说别人没走了?

Yann
Yann (赤子之心) 2014-09-05 14:43:21

拉里绕的弯子也许对于他来说是必须要绕的。让拉里一开始就做出租车司机他肯定不愿意。

4567321_
4567321_ 2014-09-11 14:35:06

大三的时候以为第一篇书评最好,工作之后感觉这篇最好。

Seymour_An
Seymour_An 2014-09-12 00:54:48

看了这些争论,也感到受益匪浅啊。

<前页 1 2 后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