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历史与写故事

半隐 评论 中国皇帝 4 2007-08-26 23:27:03
山阴九十客
山阴九十客 (让克里斯宾也发出了狂呼) 2010-10-24 21:09:59

 作为一名研究中国的学者,丝毫不通汉语是史氏的硬伤,所以他对《清实录》等史料的引用常有失实之处(如本书中译者/编辑就加注指出过两三处)

丝毫不同汉语大可商榷。

半隐
半隐 2010-10-24 22:04:23

我的本意是,不能亲自阅读汉语文献,接触、运用的多是第二手资料。当然这也是出自道听途说,或许也不准确。

roja
roja (凡是你排斥的,就是你所要学习的) 2011-06-30 10:41:34

我不是专业研究学者,只是爱好者,刚看完第一章,我觉得是一个蛮新的视角,虽然从汉学家那里又翻译回中文,行文上有点别扭,但是还是能感受到史景迁大师的功力,他从西方史学研究者的研究思路和方式上把康熙还原了,且用白话的方式表达出来。而不只是像中国史学家那样资料堆砌。

司马文岚
司马文岚 2012-02-07 20:38:17

远东出版社的翻译水平是太差了,仅举一例。
原文“Lasi and Cangseo said that they knew that in the lands to the west of China, though there was no drought such as we have, yet hardship came in other ways. Sometimes the grains turned into insects and flew away, and at other times when the grain was ripening the kernels filled with blood. (p69)” Emperor of China: Self-Portrait of K’ang-Hsi, by Jonathan D. Spence
那什和桑色说过,他们了解中国的西部情况,虽然没有我们遇到过的严重干旱情况,但还是有其他种的灾害。有时庄稼遭到昆虫和飞蝗的践踏,而丰收的庄稼也是充满了劳动的心血。(第106页)《中国皇帝:康熙自画像》,吴根友译,上海远东出版社,2001年版。
此段原文“策妄阿啦布坦处,尽是水田,所以全无水旱之灾。惟或一年,榖米变蚊而飞,或榖熟时,穗内全然成血,此则彼处之灾也。此事太仆寺卿喇锡、侍郎常绶知之。”见《圣祖实录》卷201,第48页,中华书局,1985年版。
大家可知道这书翻译质量之低劣。事实上这中译本里的人名,除去极个别有名的人物是正确之外,其他八九是错误的,所以误人子弟啊。大家一定要读广西师范出版社的新版,文笔优美,史实正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