删删删到几近残

默雨 评论 晚清七十年 5 2007-12-29 18:38:03
勇敢的大豆子
勇敢的大豆子 2007-12-31 13:58:55

本人正在看电子版,不知是否有删减.不过里面倒是有很多'口口'...

盲刺客
盲刺客 (废业中年,求睬若渴) 2008-01-01 09:37:22

买盗版台版吧。。虽然有错字 但是看得本来面目

lookout
lookout 2009-11-26 16:07:16

我对比过岳麓版和远流版,,删节并不严重,主要是一些过激的俏皮话,至于比例,不要说十分之一,就是二十分之一也不到,默雨说删掉三分之二,不对吧。可能默雨是按页码计算的,繁体字版字大行稀,页码当然远超岳麓版,另外,远流版第一册有几篇游离于主体之外的文章,岳麓简体字版也没有收,这样就给人的感觉是删节比较严重的印象。可以说,岳麓版删节不多,保证了原文的意思和风格,正因如此,岳麓社长下课了,这本书的编辑也离开了岳麓,好像去了江苏人民出版社吧。---至于说删书,的确不爽,但是,转念想一想,我们目前就处于这个初级阶段吗,如果太快、太急,还是和以前一样,要犯左倾冒险主义的错误,哦,现在名词变了,不叫左倾了,改名叫政治浪漫主义。民主是好东西,可惜我们现在的确难照单全收,你看农村的基层选举,搞了好几年了,还是自家人选自家人,哪怕是笨蛋、坏蛋,哪里是选贤选能啊!这与民主选举的原则背道而驰。------再过几十年,就用不着删书了,当然那时候我们也许见马克思老祖宗去了。
  回头说这本书,不错,值得阅读,但是,并不是学术著作,属于历史普及读物吧,象《明朝那些事儿》-----大家不要不高兴!一般认为,晚清史这一时段的书,入门最佳读物要数蒋廷敷《中国近代史纲》、李剑农中国近百年政治史(1840-1926),郭廷以《近代中国史纲》这三本了。如果再深入的话,就要读《剑桥晚清史》了。----最近翻阅了李守孔先生的《中国近代史》,近800页,学生书局的,也横好。可惜李先生后来又在三民出了简编本,不如原本。

默雨
默雨 (積ん読) 2009-11-27 00:00:08

我要声明的是
我不是比较页码,而是比较章节。
有些章节几乎是整章删掉。比如,关于太平天国的部分。
另外你说到的第二个问题,我想说的是,我们目前还无所谓对我们的呼告标上“主义”的标签。
我们只是在实现作为公民的政治诉求——我们不要看到被删节的书——如此而已。
这不是革命的喊打喊杀,也不会到“少奶奶的牙床上去打滚”,当然更不是“一个阶级对另一个阶级暴烈的行动”。
我只是在我的立场对我所认识到的东西,不断反复地争取。
如此而已。
民主只能解决民主能够解决的问题。反对在具体问题上的宏大叙事。我不过是要求不删书,或者你不如不出。如此而已。

通天犀
通天犀 (客路罕逢人眼白,暮山閑對佛頭青) 2009-12-02 15:59:42

这倒是滑稽了,明明可以喝到肉汤,却有人偏偏仰天大叫原来树叶子真是美味啊!什么初级阶段,可是一个读书有思想的人说的话?有些事情,比如思想,就需要一往无前的勇气,整的跟鹅卵石一般,铺地差不多,那里还有峥嵘奇绝的意气?
甚或这是故作含蓄之词?

lookout
lookout 2009-12-07 12:04:56

转帖:唐德刚的美丽与哀愁
作者:西风独自凉
来源:作者赐稿
来源日期:2009-12-5
本站发布时间:2009-12-5 10:02:56
阅读量:130次

  1986年5月,唐德刚于台北《中国时报·人间副刊》和《传记文学》发表《海外读红楼》,认为《红楼梦》“格调之高亦不在同时西方,乃至现代西方任何小说之下”,而“吾友夏志清教授熟读洋书,以夷变夏,便以中国白话小说艺术成就之低劣为可耻”,表现出“沉迷西学,失去自信、妄自菲薄的文化心态”。

  对英国文学五体投地的夏志清,当即写了篇火气十足的《谏友篇一驳唐德刚〈海外读红楼〉》,在台北《联合报》、《传记文学》和美国《世界日报》同时发表,以回应唐德刚“恶意的谩骂”。

  当年两位文坛大佬的这场论战轰动海外。窃以为,就《红楼梦》的鉴赏而言,夏志清不无商榷之处。如他认为潇湘妃子“刚同宝玉相会的时候应该很美,但不多久身体转弱,也就美不到那里去了,因之我在《红楼》章里特别强调她的病体病容,藉以纠正一般读者(包括德刚在内)对林姑娘所存的幻想”。总之,林姑娘失去了健康的身体,不值得宝玉去爱。

  然而,宝玉爱妹妹弱柳扶风,更爱她吐气如兰:不仅“心较比干多一窍,病如西子胜三分”、诗词在众姐妹之上,还是宝玉反抗死读书、读死书的知己。那个年代,大家公子能跳出“学而优则仕”的酱缸已属不易,女儿有这般见识堪称天人。中不如西的观念已深入骨髓的夏志清,虽每以“宝玉”自况,但对林妹妹究竟美在哪里,始终未窥门径。

  胡适的关门弟子又岂是好撩拨的?鲁迅笔战猛字当头,而德刚行文之老辣、锋利,犹在鲁迅之上。一篇《红楼遗祸——对夏志清“大字报”的答复》,寓庄于谐,拳拳到肉,就夏志清的人品、文品、学识全面出击,认为“夏先生那种骄横的个性,和惟我独尊心态的养成”,乃至“崇洋自卑的心态”,是“学术界姑息养奸的结果”,并自我检讨“从‘爱人以德’的观点来看,也有对不起朋友的地方”。

  这一大巴掌扇下去,恰似晴空霹雳,夏志清顿时偃旗息鼓。

  唐德刚1952年发表《梅兰芳传稿》,即已名动四方。写兰芳飞黄腾达而不忘故旧:“每逢严冬腊月,当兰芳把孝敬他们的红色纸包儿(那里面的蕴藏往往超过他们几个月的收入)递过去时,你可看到那些老人们昏花的眼角内涌出丝丝的热泪,透过蓬松的白色胡须,滴到满是油渍子的破皮袍子上去。”传主的人格魅力穿透尘封的历史,令读者如沐春风。这样柔韧而力拔千钧的笔下功夫,曾不多见,为德刚“美丽”之所在。

  作家出版社1998年出版林彪儿媳张宁女士的自传《自己写自己》,唐德刚欣然提笔作序,融历史风云、红颜际遇于一炉,引花蕊夫人“十四万人齐解甲,竟无一个是男儿”,道尽美人和民族的悲哀。

  唐德刚对口述史学贡献卓著,去世之后,声誉日隆。《晚清七十年》、《袁氏当国》等大作,在大陆读者中间掀起的思想风暴,凸显一个优秀的“历史说书人”的素质,非“诸葛亮是个帅哥”、“文字狱维持了社会稳定”[1]、“清兵杀入关内掳掠,很难说悲,也很难说喜”[2]等百家讲坛的学者可比。

  不过,要说唐德刚是近代史大家,倒正应了那句老话:盛名之下,其实难副。资料越看得多,越觉得“叙述的方式和角度,往往比叙述的内容更重要,因为它们决定了叙述的内容”(田晓菲语),是多么的中肯和到位。

  周策纵为唐德刚《胡适杂忆》作序:“大凡文字写得最美最生动的,最难同时得事理的平实,因为作者不能不有艺术的夸张。德刚行文如行云流水,明珠走盘,直欲驱使鬼神,有时也许会痛快淋漓到不能自拔。但我们不可因他这滔滔雄辩的‘美言’,便误以为‘不信’。德刚有极大的真实度”。

  问题就在这里:唐德刚一旦“痛快淋漓到不能自拔”,就会“哀愁”丛生,忘了老师“有几分证据,说几分话。有七分证据,不能说八分话”的教训,“大胆假设”有余,“小心求证”不足。有时甚至满嘴跑马,硬伤累累。如《晚清七十年》:

  “自有其党派成见的共产党人则根本否定‘辛亥革命’之为‘革命’。”

  中共对辛亥革命向来坚持肯定态度,何来否定之说?毛泽东认为“辛亥革命有它的胜利,它打倒了直接依赖帝国主义的清朝皇帝。”(《毛泽东文集》第2卷,1993年版,第402页。)“民主共和国观念从此深入人心”(《建国以来毛泽东文稿》第4册,中央文献出版社1990年版,第546页。)辛亥革命以后,“谁要再想做皇帝,就做不成了。所以我们说它有伟大的历史意义。”(《毛泽东文集》第6卷,1999年版,第345~346页。)[3]邓小平、江泽民、胡耀邦、胡锦涛对辛亥革命和孙中山的评价亦非常之高。

  唐氏彻底否定太平天国和五四运动,极力推崇北伐、孙中山(“近代中国最高层领袖中,凤毛麟角的现代人,是真能摆脱中国封建帝王和官僚传统而笃信民权的民主政治家”),以国民党的“视角”观照历史,可议之处在在多有(参见袁伟时《近代中国论衡》)。

  关于太平天国,唐氏认为:“洪、杨一伙实在是我国历史上,第二次社会转型期中的第一批从事转型的先驱,只是这批乡下哥哥,草莽英雄,知识太低,他们不知道自己在中国社会第二次大转型运动中的历史作用,而做了个蚍蜉撼大树的造反小顽童罢了。”

  “洪、杨一伙”纵横十数年,一度占据半壁江山,摇摇欲坠的满清,不得不允许汉族军头(曾国藩、李鸿章)的兴起,为后来的洋务运动、北洋、辛亥革命打下了基础,称其为“蚍蜉撼大树的造反小顽童”,未免失之轻浮和武断。“洪、杨”固然暴虐,满清、“曾剃头”何尝是善人?

  唐氏认为鸦片战争推动了中国从帝制阶段向民治阶段的转型,那么,对极大地削弱了满清统治基础的“洪、杨一伙”,除了理性的批判,亦当如是观之,何厚此薄彼?对农民起义的评价,从一个极端走到另一个极端,未为可取。

  孙中山辞去临时大总统,史学界普遍认为是因为革命党人的幼稚和软弱,让袁世凯有机可乘。唐德刚《袁氏当国》亦人云亦云:“‘论革命历史,论海内外声望,论建国学理,则应属孙文’,就是凭这三条,孙文当选为第一任中华民国临时大总统”,“孙之让袁,治史者平心而论之,实旨在为国为民”。

  事实上,孙不是“让位”,而是被迫“还位”于袁。武昌起义爆发后,革命党人从开始酝酿到具体筹组民国临时政府,自始至终都把临时大总统一席定给了袁世凯。由“反正归来”的袁世凯出任民国总统,是黄兴、汪精卫等革命党人,以及立宪派、新军、知识精英的共同愿望和要求,可谓:人心所向,大势所趋(参见陈一容、张国镛《孙中山“还位”辨正》,《史学月刊》,1997年第3期)。我们不能因袁世凯后来复辟帝制,就抹杀其历史地位和在转型过程中的巨大贡献。

  唐氏《毛泽东简传要义评述》:“毛泽东那几杆破枪,居然把蒋介石的美式配备的四百万大军打得片甲不留。指挥数万至数十万大军的国军主帅在阵前被活捉的,如王耀武、杜聿明、黄维、宋希濂等至数十人之多。这不但是中国战争史上无此先例,世界史上,亦未尝一见!”

  果然“痛快淋漓到不能自拔”。可是,“德刚有极大的真实度”,又要打一个大大的问号。小米加步枪打败蒋军的神话,海外亦有市场,教人情何以堪?

  中共东北野战军最困难的时期,朝鲜方面支持了2000多车皮日军留下的战略物资,有的是无代价支持,有的是通过物资交换取得[4];苏联向中共东北野战军提供步枪约70万支,机枪约12000—14000挺,各种炮约4000门,坦克约600辆,汽车约2000多辆,另有弹药库679座,800余架飞机和炮艇若干,“从而极大地缩短了中共中央原先预计的彻底战胜国民党的时间表”[5]。

  唐德刚先生那些“美丽与哀愁”的作品,对人们拓宽视野、打开思路,有相当之价值。若与袁伟时等学者的近代史作品对照阅读,相信读者在为唐氏文采叫好的同时,对其笔下“事理的平实”亦会有一个崭新的认识。

  注释:

  [1]2005年10月18日,《兰州晚报》记者:“雍正大兴‘文字狱’是不是影响了社会的发展?”阎崇年:“雍正的这一做法对于清王朝国家的统一、减弱诋毁政权还是起到了积极的作用。”(《满学专家破解清史“疑案”》,2005年10月20日兰州晚报)

  [2]阎崇年:皇太极5次带兵杀入关内,有一次掳掠“人牲97万头”,对于当时新兴的清政权来说当然是喜剧:扩大了影响,为入关增加了经济基础;对中原百姓来说肯定是悲剧:妻离子散,家破人亡。历史是在多维中发展的,很难说悲,也很难说喜。(《阎崇年:我赞成修改历史教科书》,2006年11月05日晶报)

  [3]杨燕华《中国共产党对辛亥革命的评价及其意义》,《上海党史与党建》,2002年第4期。

  [4]刘统《解放战争中东北野战军武器来源探讨――兼与杨奎松先生商榷》,《党的文献》,2000年第4期。

  [5]杨奎松《毛泽东与莫斯科的恩恩怨怨》,江西人民出版社,1999年3月。

大米™
大米™ 2009-12-21 00:20:12

长篇大论,胡搅蛮缠。
--评lookout的评论

亿万露电
亿万露电 2010-03-15 18:57:51

他者且不論,人家那明明是ZT!
你說那文章是胡攪蠻纏,請給個理由,好么?
-----------------------------------------
2009-12-21 00:20:12 大米™
  长篇大论,胡搅蛮缠。
  --评lookout的评论

小熊猫优家
小熊猫优家 (寻找自己) 2010-08-11 10:07:34

唐德刚没有按照共产党的观点讲历史难道就是按照国民党的视角讲历史?这篇文章非此即彼很不唯物辩证啊

一曲微茫
一曲微茫 (不说挺委屈一说就矫情) 2010-10-14 09:28:48

不管删了多少,删了就是删了,而且删掉得那“一点儿”往往是很说明问题的,之前看新出的台版蒋介石传,说实话里面绝大部分东西我们都可以从“官方”渠道获得,关键是剩下的那“一点儿”。部分的真实是真实么?

老玉米
老玉米 (谁记得一切,谁就感到沉重.) 2010-11-02 11:06:09

@[已注销],你扯远了吧,一本书而已什么民主不民主的,有那么严重吗?现在有多少人读书?有多少人读完这本书会变成民主斗士?

退一万步说,一部说100多年前事的书里有点不同意见都要删干净,怎么开启明智实现民主?

皮皮_周泽成
皮皮_周泽成 (站在梦的外面) 2010-11-19 18:46:47

谁掌握了现在,就掌握了过去
---
顶。

lookout
lookout 2010-12-07 17:14:26

思想可以浪漫,行动必须现实,一点一点的前进!
今天和30年前相比,进步可以说天壤之别。
-------晚清七十年方面的书,最近读了陈恭禄先生的《中国近代史》,上海书店1990年影印的,值得推荐。

一叶
一叶 2010-12-27 15:31:27

哪里能买到未删版

局外人
局外人 (此身,此时,此地!) 2011-01-04 19:34:20

网上能下载完整版台湾版,\(^o^)/~

一叶
一叶 2011-01-06 21:49:55

无奈,去网上下了,还是喜欢纸书

印心石人
印心石人 (大道至简) 2011-01-11 20:43:20

不至于删残

霁月难逢
霁月难逢 (20111220) 2011-01-24 11:37:42

明朝那些事儿-怎么可以和此书相提并论!
明里面有哪个观点是交待了出处的? 只不过是读了几本书,就街边巷口的说书而已,ookout同学不了解口述历史,不要乱说。

谷子和季节
谷子和季节 (岁月是一把杀猪刀) 2011-02-24 09:49:24

对历史解读每个作者可能观点都不一样,难道一定要和天朝一致?
一本历史书硬生生的扯到民主了,还初级阶段,一副既得利益者的嘴脸,党国太需要这种人才了
那个lookout还真是个人才,这里不是逼组,你进错地方了

阿拉驴
阿拉驴 2011-03-04 14:32:08

你们都是从哪里看到这本书的啊?我遍寻无处。。。

lookout
lookout 2011-03-24 18:52:51

陈恭録先生的《中国近代史》,上海书店影印的,写的也很好,值得推荐。-----再次向岳麓书社致敬,在1999年能出版《晚清七十年》,是个奇迹。当然,他们为此付出了代价。

覆育列国英明汗
覆育列国英明汗 2011-03-31 04:06:20

不要引用这种低水平的烂文...

  --评lookout的评论

翩翩老子
翩翩老子 2011-03-31 17:08:01

俺通常是买来阉本,然后对照从网上下的全本自己用笔补上,很有意思。比如萧公权先生的回忆录《谏学思往录》,俺就是以黄山书社为底本,用网上下的补充完整的。

冷月无声
冷月无声 (无花无酒锄作田) 2011-05-10 09:44:05

读禁书的人怎么都跟文革小将似的,lookout只不过提了一点不同意见就被拍砖无数,有几个真正认真读过人家转载的文章的?抬高太平天国固然是某党的无耻伎俩,难道把太平天国贬低至蚍蜉撼树就不是个人主观了?可知中国为何难以实现真民主了,高喊民主的人个个都干的是专制的事,一边喊着要自己的自由一边打压别人说话的权力,一旦有点权力不知道滥用成什么样子

lookout
lookout 2011-05-19 11:10:03

http://gift05.bokee.com/4087814.html
淘《晚清七十年》记
  
   去年(2001年)11月,一位熟人知道我要在第二天去上海,便委托我去上海福州路——最大的图书市场购买两本《晚清七十年》。
    熟人的托付,乃是信任,何况是助人之举,我当义不容辞,便欣然应允。
    由于每次都是利用双休去上海,在上海停留的时间总是很短暂,家里人很有意见。家里亲人多,相互之间总有讲不完的话,父母,兄长,还有我那96岁高龄的老奶奶。
    这次身负重托去上海,不免想提早离家逛书市,可硬是被奶奶的眼泪阻止了。我便将购书一事委托给了兄长。
    一个星期后,兄长来电说他不仅跑遍了福州路所有的书店,还在其他各大小书店数十家都去找过,没有这本书。
    购书的事就此搁浅。
    
    一天,一位经常联系的朋友来访,言谈之间与他说起购书之事。他告诉我,他的一个很好的朋友,是江苏最大的书商,或许能帮我解决这个难题。当即,他给朋友去了电话,让他马上来我的办公室。
    约莫十五分钟左右,他朋友来了。在进行了一番相互介绍和寒暄之后,未及我细细打量对方,朋友的话已切入正题:
    “让你来,请你帮个忙。”
    “说吧,什么忙?”
    “找本书,《晚清七十年》。”
    “哦,这是禁书。现在,国家有关部门对它封锁得很严,我存放在苏州书库的都已经被查封了。不知南京书库是否还有,我得去找找。”
    来去几句话,给我莫大希望。我一下子握住他的手“谢谢你,真太谢谢你了!”
    象吃了颗定心丸,这段时间我那一直悬挂的心,此时终于落定。
  
    三天后,这位朋友从南京来电:“已经翻遍了在南京所有书库,没能找到。印象中的三本,不知怎么也失踪了。”,
    为了不让我失望,他接着说,“曾有一文化局长买过此书,我去向他借出来给你。”
    又过一天,电话里的他语调迟缓、沮丧:“对不起,看来我帮不上你这个忙了。那文化局长无论如何都不愿借。”
    希望又一次破灭。
    
    没想到,一本《晚清七十年》竟被封锁得如此严密。
    据一位知情者说,书中有篇文章的矛头有所指向。这让我大有非读不可的欲望。我发誓:不达目的,誓不罢休!
    
    十二月初,我再赴上海探亲。我比往常提早一天去了上海,这次我抽足了时间,抱着一丝的侥幸,在福州路上硬是泡了六个小时。最终败兴而回。
    
    由于工作原因,我常去省城开会。省里,有一些我很好的朋友和同事。其中与我联系最多、关系最为密切的是小洵,她是南京军区司令员的女儿。同时,她还是一个民间读书会社社员。每次去南京,她总会骄傲地拉着我去参观她的书柜,偶尔,还让我和她一道去参加晚间读书社活动。
  
    今年元月初,我去南京开会一周。我俩一见面,很自然地又谈起了读书和购书。知道我要找的书,她拉着我就走:“找我爸去!”
    “找你爸能有用?”
    “他们有军需处嘛!”
    “这书是军用物资么?”
    “管它呢,总会有办法的。”
    我们相视而笑。
    经过一番周折,结果未能如愿。
    第二天晚上,她仍不甘心地拉我去了读书社,拜访了她的一些朋友,并逐一打探此事。仍无果。
    
    到此,购书之事多少有些让我心灰意冷。
    第三天晚上,送走了来访的客人,感到百无聊赖,想起购书无门,顿生丝丝阑珊之意。突然想起有位在广州工作的好友,是位历史学者,或许他能有办法。我拨通了他家的电话....购书的希望越来越渺茫。
    
    第四天早上用餐,刚自选完食品,挑一个僻静的角落坐定,听得身后传来乡音:“请问,我可以坐这里吗?”
    抬头一看,是我市组织部X部长。
    我起身、握手、让座:“当然可以!”
    他在我对面坐下,似想起了什么:“你什么时候回苏州?我带着车,可以等你一起走。”
    “不必了,我这边会议还要二三天才结束呢。”
    “哦。我用过早饭就可以回苏州了。今天上午,我打算去南京长三角书城转转。”
    听说他要去书城,我来了兴致:
    “啊!去买书?”
    “买书、看书!”他微笑着说。
    过去,我曾耳闻这位部长靠笔杆子打下半壁江山,还听说,他有一流的篆刻技术,很多人前去向他求石刻印章,据说,都不太容易。
    这么看来,他也爱书。
    “那今天上午我请假,陪你去书城如何?顺便,我也想去淘我的书。”
    “你淘什么书?”他问。
    “《晚清七十年》。”
    “ 那可是禁书呀,好!一言为定!”
  
    我们驱车来到长三角书城。书城共有三层,每一层都很大。书城内,集聚着数百家来自全国各地的书店和出版社的售点。
    看到这情况,我俩觉得不宜同时挨着次序去找书。经过合计,遂采取分工合作的方式 :他包三楼,我包二楼,然后在一楼会合。
  
    我快步跑上二楼,每到一个售点,就直奔主题。当我俩把三个楼层跑完再回到车上时,彼此都已感觉上气不接下气了。随后,我们又去了临近的十来家书店,还是没能找到。我几乎已不抱什么希望了。
    
    南京有一位旧友,在省人大工作,前些日子刚迁住新居。10月份我去南京时,他就邀我去他家一聚,但由于白天事忙,晚上应酬多,一直没能挤出时间前去拜访,心里总觉得对他有颇多的歉疚。
    第四天的下午,会议结束较早,我便主动与他联系。
    不多会,他赶到我的住所——省委西康宾馆。我们一起去了餐厅。
    几杯酒下肚,话便多了起来。闲谈之中,淘书当然是个不能不说的话题。
    “你要找什么书?”他问。
    “哎!别提啦!很冷门的书,却哪里都没有啊!”我漫不经心地说。
    “说来听听!”
    我报了书名,顺便补上一句:“你不会有的。”
    “谁说我没有?我有!”他回答很坚决。
    我惊异地看着他,见他面带微笑,满眼真诚,一副认真的表情,不象在开玩笑。
    “真的....?”我半天才吐出这两个字来。
    “我什么时候骗过你?”
    我很快控制住自己喜悦的情绪,问他,“那能否借我一读?”
    “不借!”仍然很坚决。
    我一愣,无言。停顿了一会,他看着我说,“我想送给你。”
    闻此言,我不禁为之一颤,“那不成,我不能夺人所爱!”
    “我给你寄过去。星期一你上班就能收到!”他说得是那么平静。
    从心里讲,我非常想得到这本书,但是,我怎么能……“我不要,我不能要……”我不断地重复着这句话。
    
    星期一,南京开会回来的第一个工作日,按照平时工作习惯,上班的第一件事便是打开电脑收发电子邮件。信箱里有一封主题为“暂时找不到书”的新邮件,是前面提到的那位广州朋友发来的,内容如下:
    如虹贤弟:
    《晚清七十年》一书我在广州没找到。真不好意思,有负所托。
    此书的状况,我将与我朋友的来往信函同时发与你,你便得知,也不用我说了。以后再问问我朋友看能不能在香港市场买到它。因书这是台北前些年就出版的书,按香港书店之周转速度,不一定有了。而大陆版的应是不会出现在香港市面上的。
     ……
    
    (下面是他委托朋友买书的信)
    老兄:
    有一事想请老兄帮忙。我想找唐德刚的《晚清七十年》一书,这是岳麓书社1999年版的(买台北版的),但在广州找不到。有私人书店的店主说,唐德刚的书不给卖了。我想老兄在湖南也是个有点名气的文化人,在岳麓书社应有个把认识的人,可否帮忙问问还有没有这本书。有的话帮忙弄一两本。如能弄到的话,我再汇书款去。拜托。
     ……
    
    (他朋友的复信)
    老弟,你好:
    信见。唐刚德的《晚清七十年》早已查封。编辑因此受到处分,社长撤职。我早有耳闻。且想买此书,但省委宣传部严令禁止此书的外流。你的要求只能说抱歉。长沙的书市比广州天河那边的书城大,个体书商很活跃,折扣书也很多,有些是精品。你适时抽空到湖南走走,我陪你逛逛书市。岳麓书社我也不是没有熟人,《晚清七十年》一书,我抽空再打听打听。有消息再告。
     ……
    我深深地感动着。
    
    中午,单位的收发员交给我两个邮包:一个来自于南京的特快专递,厚厚的篮色信封里,凭直觉就知道这里面装着一本书;另一个是由市直机关交换信箱转来的。我先打开它,内有一个小方盒,还有一页薄薄的信纸,信纸上寥寥数语:
    小赵:
    难得女子那么爱书。
    休息日为你刻制了一枚书章,不成敬意。
    希望你能喜欢。
    
    一股暖流沁入心底。再打开南京寄来的特快专递,里头也有一封信:
    小赵:
    书送给你作个纪念。我知道你喜欢它,需要它。
    不要再推辞了,如果你实在过意不去,那权当是我长久存放在你那里的我们共同的物品,这样,你就可以心安理得了。
    
    二个多月的淘书经历,这本让我魂系梦牵了多少个日日夜夜的《晚清七十年》,终于摆放在了我的书桌上。此刻,我的心情丝毫都不觉得轻松,没有成功后的兴奋、幸喜、欣慰。看着眼前这本书,我百感交集,热泪纵横……
    
    书是得到了,不久,我还将给委托我买书的熟人寄去,不为别的,仅仅是为了“与人交往,应以诚信为先”的做人原则。由此,我恳请这位熟人读完后一定原物奉还。我非常珍爱它。在我看来,她已经不是一般意义上的读物了。
  
    淘书的过程远比得到这一本书的意义和价值来得更加深远,就让书留住这段美好的经历,成为永久的纪念吧!
    
    在此,谨向这些帮助过我的朋友们表示深深地敬意和谢意。

默雨
默雨 (積ん読) 2011-05-20 11:39:34

这故事倒颇感人。使我想到了高华先生的一本书(我因为提到这本书名,已经被豆娘折腾过多次了,你们懂得~)的出关记,也是同样曲折

默雨
默雨 (積ん読) 2011-05-20 11:46:36

2011-05-10 09:44:05 冷月无声
  ……“高喊民主的人个个都干的是专制的事,一边喊着要自己的自由一边打压别人说话的权力,一旦有点权力不知道滥用成什么样子”……
————————————————————————————------------
另,算是我咬文嚼字吧,冷月无声这段话,我觉得有两点问题:第一,民主与专制并不矛盾,二者不是互斥关系,“高喊民主的人”完全可能做“专制的事”;第二,“一边喊着要自己的自由一边打压别人说话的权力”,这里的“权力(power)"恐当是”权利(right)“。

MYWAY
MYWAY 2011-07-23 01:31:46

发表观点是一回事,扣帽子是另一回事,扣帽子真是可耻卑鄙的行径。

阿提卡
阿提卡 (这东西可不好说~~) 2011-09-11 16:03:04

2011-05-20 11:39:34 默雨居士™
  这故事倒颇感人。使我想到了高华先生的一本书(我因为提到这本书名,已经被豆娘折腾过多次了,你们懂得~)的出关记,也是同样曲折


紅太陽么?我這裡已經用word文檔打印出來了,裝訂得很不錯。哈哈

阿提卡
阿提卡 (这东西可不好说~~) 2011-09-11 16:05:53

現在的審查,比10年前可是嚴多了。沒辦法啊。越來越覺得把英語學好是個挺重要的事情,有些書真得找代購了。譯本總是難逃被刪的命運。

炼金术士
炼金术士 2011-10-08 15:11:17

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按革命遗址、石窟寺、古建筑等次序排列,所以故宫等当然不是第一,而天字第一号也不是金田,而是三元里

默雨
默雨 (積ん読) 2011-10-08 15:32:55

对,一批一号是三元里,这里我说天字一号确有不准确之处,虽然金田是一批二号。但是你的那个当然未必这么理所当然,为什么排列顺序就一定是革命遗址在前呢?这看似随意,背后有根深蒂固的意识形态。

炼金术士
炼金术士 2011-10-09 12:42:46

我是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的爱好者,每到一地必看,但基本上只看“石窟寺”;“古建筑及历史纪念建筑物”,偶尔看看石刻,当然有些革命遗址也是古建筑。譬如南京,我看的是(大致按次序):明孝陵,中山陵,灵谷寺,南大,南师大,中华门,甘熙宅第,瞻园,夫子庙,总统府(含天王府,两江总督府),鸡鸣寺,玄武湖,明功臣墓,栖霞寺和舍利塔。他定他的,我看我的。

默雨
默雨 (積ん読) 2011-10-09 14:26:35

这倒是,兄遍游各地令人羡慕啊。我倒是一直想去山西看看唐代建筑。

wangerna
wangerna 2011-11-27 00:30:38

作为读书人,总是不愿意看“太监版”的。。。。。。。

Bigwild
Bigwild 2012-03-02 18:29:11

大天朝万岁 和谐中国!

[已注销]
[已注销] 2012-04-11 22:26:25

偶看过剑桥晚清史,不过认为没有这本收获大,严谨论证是少了点,但观点够颠覆马派史学的,图书馆居然有2011年原版的,偶也!!给力!!

木卫四
木卫四 2012-05-31 15:01:43

最近看的岳麓书店99年简体字版,50万字,网上下了远流版本,50万2000字,真不知道删的什么地方。从内容看,扯到毛、周、林、四人帮、邓等人也是嬉笑怒骂,对反右、文革、五三五也是全点到了,写太平天国时连推背图这些玄学内容都上了,LZ得出这版删到残的结论,真是很不公允。

阮玲玉
阮玲玉 2012-06-15 19:28:22

有三分之二么?如果真的删到这地步,读书的时候不可能读不出来,必然有大块大块的缺失,犹如电影被剪,肯定有些情节前后对不上。但是读起来并没有这种感觉。

浮光三色
浮光三色 2012-07-22 14:41:00

我在看kindle版的,确实言语淋漓尽致,我不知道这是不是删节版的,感觉好像还好。如果有人要,我可以email.

[已注销]
[已注销] 2013-01-17 15:20:02

岳麓版哪里有被删三分之二?

拉波哀西
拉波哀西 2013-07-16 17:24:37

lookout的评论真是很无语,看本不删减的书竟然和什么初级阶段、民主联系到一起了,如果自身要求这么低,你何必还要看书呢?有吃有喝便好嘛。

lookout
lookout 2013-07-17 08:39:21

希望拉波哀西兄注意一点:岳麓版删节不多,远流繁体字版,50万2000字,岳麓99年简体字版,50万字,这样足以保证了原书的意思和风格,正因如此,岳麓社长下课了,这本书的编辑也离开了岳麓,----------再次向他们致敬!

拉波哀西
拉波哀西 2013-08-01 18:04:44

我看到的远流版好像是五册(目测不薄),岳麓的似乎只有一册,真的是删节不多吗?两个版本都没有入手,如果lookout了解的话请解答一下

lookout
lookout 2013-08-02 21:10:04

我是先买的远流版,后来偶遇岳麓版。

拉波哀西
拉波哀西 2014-02-05 21:18:05

用了1个月将远流版五册全部看完,只想说,“唐氏散文”擅长以古鉴金,毛、周、蒋、李(登辉)、江(泽民)经常随手捏来,甚至提及胡锦涛,我想在岳麓版根本是看不到的吧,那岂不是妙趣全无?
严肃的说,唐德刚教授关于“历史三峡”的转型理论本身就牵扯到了时下,如果就史论史,还是找些“大纲”类的书看吧(无贬义)

北极星
北极星 2016-03-28 23:04:59

改比删更***
岳麓版:http://book.douban.com/subject/1069724/
远流版:http://book.douban.com/subject/2160404/
看了豆瓣“lookout ”回应“默雨居士”的评论,特别是lookout说“岳麓版删节不多,保证了原文的意思和风格,正因如此,岳麓社长下课了,这本书的编辑也离开了岳麓,”一冲动,花了200淘了本99年岳麓初版一印的唐书。书一到,就迫不及待的翻开看,第一章一下子就跳到第二章了,粗略对比,回想评论,觉得有必要讲一讲:
第一,删的字数是几分之几?lookout说“我对比过岳麓版和远流版,删节并不严重,主要是一些过激的俏皮话,至于比例,不要说十分之一,就是二十分之一也不到”后面有评论还提到“岳麓版是50万字,远流版是50万2千字”。我想问,真的有读过远流版吗?何来只删了2千字的说法?单是删原版开篇宏文《告别**五千年》就将近万言了(9730字)。此外,原版第一章总共十一节,岳麓版只保留了三节(中国国家转型论提纲、论帝国主义与晚清外患、论“转型期”与“启蒙后”),删了8节,87194字,加上序言9730字,那就近十万字了。第二章之后,大致对着目录看了下,删的没第一章大,但具体删多少没来得及、也没精力精确考究。原版并没标明具体字数,岳麓版标的字数是50万字,单从第一章来看,删了几分之几,大家自己算。
第二,删的文章在不在主体之内?lookout说“远流版第一册有几篇游离于主体之外的文章,岳麓简体字版也没有收”。当真?大家看看删的8节名称:“一、中国现代化运动的各阶段 ;三、外交学步与历史转型 ;四、论***落后问题的秦汉根源;五、中国郡县起源考(附跋)--兼论封建社会之蜕变 ;六、论帝国与民国之蜕变 ;九、胡适的大方向和小框框 ;十、中国近现代史的拓荒者郭廷以先生 ;十一、中国近代目录学的先驱袁同礼先生”。”第一“到”第九“的关联性如何,一看便知,需要指出的是“第十”和“第十一”两节,看似无关,其实其影响最深、作用最大,因为一方面,他反映了作者治史的史观、方法,虽是一家之言,但其学风、文风是尊重历史的;另一方面,讲2个先辈大家治学治史事迹,影响甚至熏陶的后世学人、史家,岂止2个?
第三,删节影响全书么?看评论,包括lookout在内,不少人有个观点,“删的是些过激的内容,并不影响全书”。我想说的是,只是删还罢,但比删更应警惕的是,还改“良”了,改成了所谓的主流形态!这个是最大的问题!怎么个改法?截头、改尾、凑中间——开头不同的声音截掉了,中间把一些细节重新组合,末尾时就得出了一个“主流”甚至更为和谐美好的结论。高明就高明在中间的那些细节拼凑,只组合,不删,让人误以为保留了原著的客观叙事、新颖分析,然后自然而然地就相信了删改者的“主流”结论。有兴趣的自己印证,大框架看看原版和岳麓版目录,具体地可看岳麓版第一章最后一节“转型期”与“启蒙后”,可见。
第四,是学术著作还是历史普及?lookout说“回头说这本书,不错,值得阅读,但是,并不是学术著作,属于历史普及读物吧”。我不是专作研究、考证的学者,不知lookout所说或者方家眼中什么样的著作才能称得上学术著作?个人觉得,一本书,能让人读了有新的启发、新的思考、新的怀疑,甚至去查资料印证的,那就是有学术价值了。回到这本书,初始,我也不喜欢甚至怀疑作者带感情的叙事、评析,但是,结合耳闻目见的一些情况,作者所言,确实发人深省,特别是被删改的的那些章节,真读了原版的,扪心自问。不全信,但是给了我全新的视角!个人觉得,作者的视野宏大,不下于黄仁宇。最先看到唐书,是当当网上文史出版社的《从晚清到民国》,里边摘录有五口通商、太平天国的部分内容,唐论从“一口通商”到“五口通商”的影响,站的更高、格局更大,一下子吸引了我。或许是我资质愚钝吧。
第五,急?快?慢?冒险?浪漫?还是**?多亏lookout转帖他人评论郭廷以关于清代学人重“考据之学”事由。“统观清代的统治策略,一切以集权、防范、压制为尚。……汉人之热中利禄者,但知讲习八股;英拔才智之士,因恐触时讳,不敢谈民生利弊,论时政得失,惟有致力于考据之学,以求远嫌免祸……大臣闒茸以保富贵,小臣钳结而惜功名’”。转帖人祈求“中国永远不要再有以**为代价的金石考据辉煌成果。1999年,岳麓版删改了十万言,还有50万字;20年后,文史版只剩下38万字。lookout 转帖在2007-3-14,评论于2009-12-07,今天是2016-3-28。回溯,是急?快?慢?冒险?浪漫?还是哪个词更恰当?诸位各自思量。我读郭著,更为触目惊心的是前文转帖所引上一段:“康熙、乾隆二主又尝举行博学鴻儒科。……《四库全书》规模之大,尤为前所罕观。表面是为了便于流传,实际上是为了统一学术思想。凡有乖经术的诸子百家,异端稗说,概予摒弃。不利清室,有碍于世道人心、君臣名分的著述,分别禁止、销毁或删改。文字之狱更是对于学术思想的直接迫害,文人笔墨如少有不当,即指为诽谤,动加刑戮,株连至广,而以雍正、乾隆两朝烈。”
清国破灭,非兵不利、战不善,弊在**,始于康乾,早于盛世!
愿后世诸位莫再只怪道光、慈禧!
题外,多谢lookout所列近代史书单。个人首推陈恭禄、蒋廷黻、郭廷以,次之李剑农、唐德刚(郭、蒋学生)。陈恭禄《中国近代史》序言,感人肺腑,其“不应煽动仇恨”的近代史观,理性超于时人,远见超于后世;蒋廷黻关于“林则徐实在有两个”的分析、郭廷以关于“清的统治”的论述精辟至极;李剑农(诸人中最长者)著《中国近百年政治史》,(1942年中文初版,1956年曾在国外出有英文版),即使写自己曾领导的“联治运动”也不偏不倚;唐德刚,《晚清七十年》行文感情浓了点,但从其重兴口述史,特别是李宗仁口述、唐德刚整理考证的《李宗仁回忆录》,足见唐是个尊重历史、力求史实的学者。还有两人,李守孔(台学者,郭廷以学生)、徐中约(民国生人,留美学者),尚未看过,只是稍微查了下资料,据说是所著近代史每页一一标出引文脚注的。
多余的话,我爸总觉得他是对的,然后只要我们凡事按他说的去做就行了!我也总忍不住提一些意见建议。难道说,我提意见是为了反对我爸吗?会因为处事待人不同,就不认我爸吗?了解、甚至提出不同的意见,只是为了这个家能更加好而已。幸好,我爸是虽然坚持己见,不听我的,但他并没骂,知道我是出于好心的!

巫山情圣
巫山情圣 2018-12-12 11:16:52

学界现在对太平天国评价都不怎么样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