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待莫扎特的荒原狼

预警者 评论 荒原狼 5 2008-09-29 15:08:32
[已注销]
[已注销] 2008-12-28 23:15:06

我觉得《荒原狼》很像我,所以我第一眼就相中了它

Parzival
Parzival 2009-02-26 11:52:59

旧文哈~

鲁西西
鲁西西 (心理咨询师一枚) 2010-01-07 12:40:16

文章长的有点累人,但确实是读懂了这本书,不像那篇令人崩溃的译者序。
生命纵使荒谬,也是有待体验的神迹。所以有了魔剧院体验的荒原狼开始和荒谬的世界和解。黑塞说面对这个扭曲的社会,这是一本治疗性而非批判性的作品,我深有同感。能同时把精神分裂者和享乐者的心情和感受写得如此精彩,细致入微,黑塞一定也曾有过这样的自我疗愈的经历吧。

幻灭
幻灭 (至少,他能一辈子记得我,够了) 2010-04-30 15:13:21

世界,真的是永远荒谬的吧。追索就是不断地解构和抛弃,而追索答案的尽头,什么也没有。而我们已经为了到达这里,离析和抛弃了这个一直“存在”着的自己。如果真的走到这最后的一步,还该如何安慰这绝望的心灵。

kenoma
kenoma 2011-01-31 12:58:12

写得真好

kenoma
kenoma 2011-01-31 13:41:31

不过观点过于悲观,也有点偏离作者的原意,比黑塞本人还要悲观。反过来看,黑塞倒是很中肯和客观的。

Adeptus
Adeptus 2011-02-02 01:30:40

同意楼上的意见
也实在是好文

oo海绵宝宝oo
oo海绵宝宝oo (阳光阳光阳光~~~~啦啦啦) 2011-10-08 23:01:52

目前豆瓣上《荒原狼》书评写得最好的一篇!

Emunah
Emunah (相聚如云,散别如风) 2012-02-08 20:09:48

写的很好

Worshipbai
Worshipbai (毫不利己 专门利人的现实主义者) 2012-04-04 18:55:28

很好很好...

皮革个
皮革个 (人到中年始读书) 2013-07-22 08:39:43

很好很有帮助

相生佑子
相生佑子 (素直は一番) 2013-07-31 18:24:35

感觉黑塞写的超神了>﹏<。
此文好长,回家再看

水若cloris
水若cloris (恩哪~) 2013-10-03 13:53:24

写得很好。

童年
童年 (读书 写字 足球) 2014-01-08 11:02:50

有点悲观了。但是确实是豆瓣上关于本书的最好的评论!

生命在于体验,黑塞用荒原狼解释了当代人身上所具备矛盾体:物质与精神的分裂;我们在生活的历练中寻找这个分裂的结合点,这个分裂会在不同的生活阶段变化,有时候裂缝突然变大,有时候会缩小,至于何时能够消融分裂,达成统一,每个人只有在生命的体验中在能找到答案。

夏至未至。
夏至未至。 (后会有期。) 2014-08-30 09:25:37

或许文学不能拯救世界,但是世界里一定会有人不断尝试用文学来拯救他。

rukia
rukia (低头看书看自己,抬头看云看星星) 2016-01-14 20:11:23

维拉的道是所有迈雅乐章的主题,迈雅以主题创造的世界也在细微处美丽动人,让人为它的博大而精密赞叹不已。而接受世界的多元化也是宽容成熟的表现。每个个体会把自己的价值想像得比其他存在的存在价值高的多,然而万物相生相克,多元化的存在才构成了和谐交织的瑰丽。人过了青年时的求索,奋起,抗争之后就会走到了成熟宽容和平和。这也是克里斯朵夫的心路历程。不经历不思考,就无法感受美丽。杀死自己的某一面,来求得的救赎可以说是走向成熟的一种比喻,但是我还不是很能理解所说的幽默是什么样的幽默,我理解为宽容的接受的微笑吧。所以我觉得和谐是一直存在的,而个体的求索和抗争又是编织你所谓和谐的必然。

Akai
Akai (逆境和厄运自有妙处。) 2016-04-17 20:44:37

有自己的影子。

同怀
同怀 2016-05-09 19:07:16

很客观 感觉是像对荒原狼的手术式解剖,但缺少更深的对本书的感性共鸣
就如同分析电影光分析了电影创作背景与拍摄手法,而忽略了对电影内涵的感受
很像教科书 适合在课上直接念给学生……

红豆
红豆 2016-09-20 12:03:33

昨天刚看完此书,从刚开始的读不下去到静心宁神的读完,探索询问,发现自身的问题去寻找问题的源头....这篇评论写得太好了……

预警者
预警者 (游走在文字碎片里) 2016-10-17 09:11:58

这么多爱看荒原狼的呀

Enigman
Enigman (柯布西耶想當畫家,卻念了建築!) 2016-10-21 18:33:40

十九世纪上半叶,人类历经了两次毁灭性的战争,同时资本的力量越来越强,商业气息无孔不入,身在其中的欧洲作家们的精神世界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洗礼。

应为20世纪上半叶

丐帮教主浮士德
丐帮教主浮士德 (热爱大地) 2016-12-13 13:30:38

亲,写文章之前先做点功课好吗?"十九世纪上半夜,人类经历了两次毁灭性战争",1800-1850年人类经历啥毁灭性的大战了?另外,《荒原狼》1927年出版,离二战开始远着呢,随口把它放到二战后的序列里,不好吧?
另外,前面夸好的人,你们到底有仔细读么

预警者
预警者 (游走在文字碎片里) 2016-12-19 16:26:09
亲,写文章之前先做点功课好吗?"十九世纪上半夜,人类经历了两次毁灭性战争",1800-1850年人... 亲,写文章之前先做点功课好吗?"十九世纪上半夜,人类经历了两次毁灭性战争",1800-1850年人类经历啥毁灭性的大战了?另外,《荒原狼》1927年出版,离二战开始远着呢,随口把它放到二战后的序列里,不好吧? 另外,前面夸好的人,你们到底有仔细读么 ... 丐帮教主浮士德

感谢楼上两位回应并指正,的确应为二十世纪上半叶,不过随口这个词就有些轻率了,一战与二战短暂的和平中间是黑塞深切思考的间应该隙,您还是应该读读原著

丐帮教主浮士德
丐帮教主浮士德 (热爱大地) 2016-12-20 13:19:05
感谢楼上两位回应并指正,的确应为二十世纪上半叶,不过随口这个词就有些轻率了,一战与二战... 感谢楼上两位回应并指正,的确应为二十世纪上半叶,不过随口这个词就有些轻率了,一战与二战短暂的和平中间是黑塞深切思考的间应该隙,您还是应该读读原著 ... 预警者

谢谢,原著我高中就读过。当然,一战二战之间的和平阶段肯定是黑塞思考的重要节点,但引发他思考的不是二战,而是一战,所以我说您将他“放到二战后的序列里”是错误的,这点没问题吧(这里需要注意的是,一战和二战具有完全不同的思考向度,这一点从战争态势和战后影响就能看出来,所以不要说一战和二战能等量齐观或对一战的思考就是对二战的思考,即便提升到对战争的思考的程度,这一命题也必然地需要进行历史化),如果您说这是基于黑塞对于一战的思考,我绝不会认为您有错

预警者
预警者 (游走在文字碎片里) 2016-12-20 13:37:44
谢谢,原著我高中就读过。当然,一战二战之间的和平阶段肯定是黑塞思考的重要节点,但引发他... 谢谢,原著我高中就读过。当然,一战二战之间的和平阶段肯定是黑塞思考的重要节点,但引发他思考的不是二战,而是一战,所以我说您将他“放到二战后的序列里”是错误的,这点没问题吧(这里需要注意的是,一战和二战具有完全不同的思考向度,这一点从战争态势和战后影响就能看出来,所以不要说一战和二战能等量齐观或对一战的思考就是对二战的思考,即便提升到对战争的思考的程度,这一命题也必然地需要进行历史化),如果您说这是基于黑塞对于一战的思考,我绝不会认为您有错 ... 丐帮教主浮士德

十九世纪上半叶,人类历经了两次毁灭性的战争,同时资本的力量越来越强,商业气息无孔不入,身在其中的欧洲作家们的精神世界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洗礼。那些从一战与二战那短暂的和平中得到喘息的人文主义者们,他们看不到真正的艺术以及对战争的忏悔,反之,他们每天都被迫观看混乱舞台上各类小丑们毫无良知的作秀、毫无价值的辩论、毫无同情的侃谈,整个社会变成巨大的名利角斗场,人们不再理解艺术并彻底放弃真诚,构成社会的大多数心灵都在扭曲变形。这种背景下那些精神隐者们只能如堂吉柯德般无助的挥舞着长矛,试图寻找内心神灵的痕迹,而在这个不断寻求内心良知的过程中,诞生了一系列伟大的文学作品。赫尔曼&#8226;黑塞及其小说《荒原狼》正是其中的代表之一。

请您再看看这段话,除了您指出的十九世纪这一明显错误之外,那里能体现此文将黑塞置于二战之后的思考呢,您说的没错,引发思考的正是一战以及一战之后政客们迫切发动二战的心情,迫切开动战争机器的种种演说,他的思考正是在这个基础上进行的,您觉得有错么

预警者
预警者 (游走在文字碎片里) 2016-12-20 13:39:02
谢谢,原著我高中就读过。当然,一战二战之间的和平阶段肯定是黑塞思考的重要节点,但引发他... 谢谢,原著我高中就读过。当然,一战二战之间的和平阶段肯定是黑塞思考的重要节点,但引发他思考的不是二战,而是一战,所以我说您将他“放到二战后的序列里”是错误的,这点没问题吧(这里需要注意的是,一战和二战具有完全不同的思考向度,这一点从战争态势和战后影响就能看出来,所以不要说一战和二战能等量齐观或对一战的思考就是对二战的思考,即便提升到对战争的思考的程度,这一命题也必然地需要进行历史化),如果您说这是基于黑塞对于一战的思考,我绝不会认为您有错 ... 丐帮教主浮士德

同时,仍然对您喜爱荒原狼这一小说深表钦佩

丐帮教主浮士德
丐帮教主浮士德 (热爱大地) 2016-12-20 14:41:38
十九世纪上半叶,人类历经了两次毁灭性的战争,同时资本的力量越来越强,商业气息无孔不入,... 十九世纪上半叶,人类历经了两次毁灭性的战争,同时资本的力量越来越强,商业气息无孔不入,身在其中的欧洲作家们的精神世界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洗礼。那些从一战与二战那短暂的和平中得到喘息的人文主义者们,他们看不到真正的艺术以及对战争的忏悔,反之,他们每天都被迫观看混乱舞台上各类小丑们毫无良知的作秀、毫无价值的辩论、毫无同情的侃谈,整个社会变成巨大的名利角斗场,人们不再理解艺术并彻底放弃真诚,构成社会的大多数心灵都在扭曲变形。这种背景下那些精神隐者们只能如堂吉柯德般无助的挥舞着长矛,试图寻找内心神灵的痕迹,而在这个不断寻求内心良知的过程中,诞生了一系列伟大的文学作品。赫尔曼&#8226;黑塞及其小说《荒原狼》正是其中的代表之一。 请您再看看这段话,除了您指出的十九世纪这一明显错误之外,那里能体现此文将黑塞置于二战之后的思考呢,您说的没错,引发思考的正是一战以及一战之后政客们迫切发动二战的心情,迫切开动战争机器的种种演说,他的思考正是在这个基础上进行的,您觉得有错么 ... 预警者

您现在的解释,我觉得是说得通的。但是如果只从您的文字表述上看,我之前对您的理解,恐怕不是空穴来风。比如“十九世纪上半叶,人类历经了两次毁灭性的战争,同时资本的力量越来越强,商业气息无孔不入,身在其中的欧洲作家们的精神世界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洗礼。那些从一战与二战那短暂的和平中得到喘息的人文主义者”这句,您先提二十世纪人类经历了两次大战,作家们的精神得到洗礼,如果没有具体解释,这句话在很大程度上就能被理解为作家经受的是“两次大战”的洗礼,而不仅是“一战”的洗礼,这里的作家即容易被理解为暗示黑塞。所以您接下来的补充就很关键了,但您的表述是“从一战与二战那短暂的和平中得到喘息”,这句话不能说有确实的问题,但有歧义应该没错,“一战和二战之间短暂的和平”和“一战与二战那短暂的和平”还是有区别的,前者明确是两次大战之间,后者则将二战纳入考量并在某种程度上使得“短暂的和平”呈现了更宽泛的理解。当然,这句表述如果单独写出出来,或许还能理解您的本意,但如果加上前一句话已有的“两次大战”的暗示,让人理解为“两次大战”之后,恐怕就不全是读者的原因了吧。当然,这也是对我的提醒,应该更准确地辨识您的意思,但您将“十九世纪”与“二十世纪”混同,让我有了先入为主的看法,认为您恐怕也混淆了两次大战,固有此想。这点我表示反思。

预警者
预警者 (游走在文字碎片里) 2017-04-01 09:41:13
您现在的解释,我觉得是说得通的。但是如果只从您的文字表述上看,我之前对您的理解,恐怕不... 您现在的解释,我觉得是说得通的。但是如果只从您的文字表述上看,我之前对您的理解,恐怕不是空穴来风。比如“十九世纪上半叶,人类历经了两次毁灭性的战争,同时资本的力量越来越强,商业气息无孔不入,身在其中的欧洲作家们的精神世界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洗礼。那些从一战与二战那短暂的和平中得到喘息的人文主义者”这句,您先提二十世纪人类经历了两次大战,作家们的精神得到洗礼,如果没有具体解释,这句话在很大程度上就能被理解为作家经受的是“两次大战”的洗礼,而不仅是“一战”的洗礼,这里的作家即容易被理解为暗示黑塞。所以您接下来的补充就很关键了,但您的表述是“从一战与二战那短暂的和平中得到喘息”,这句话不能说有确实的问题,但有歧义应该没错,“一战和二战之间短暂的和平”和“一战与二战那短暂的和平”还是有区别的,前者明确是两次大战之间,后者则将二战纳入考量并在某种程度上使得“短暂的和平”呈现了更宽泛的理解。当然,这句表述如果单独写出出来,或许还能理解您的本意,但如果加上前一句话已有的“两次大战”的暗示,让人理解为“两次大战”之后,恐怕就不全是读者的原因了吧。当然,这也是对我的提醒,应该更准确地辨识您的意思,但您将“十九世纪”与“二十世纪”混同,让我有了先入为主的看法,认为您恐怕也混淆了两次大战,固有此想。这点我表示反思。 ... 丐帮教主浮士德

文本写出来之后,就是读者的了,而这种互动正是某种补充,文本的解读千变万化,感谢兄台评论。

黑色coco
黑色coco 2017-07-25 23:57:17
十九世纪上半叶,人类历经了两次毁灭性的战争,同时资本的力量越来越强,商业气息无孔不入,... 十九世纪上半叶,人类历经了两次毁灭性的战争,同时资本的力量越来越强,商业气息无孔不入,身在其中的欧洲作家们的精神世界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洗礼。那些从一战与二战那短暂的和平中得到喘息的人文主义者们,他们看不到真正的艺术以及对战争的忏悔,反之,他们每天都被迫观看混乱舞台上各类小丑们毫无良知的作秀、毫无价值的辩论、毫无同情的侃谈,整个社会变成巨大的名利角斗场,人们不再理解艺术并彻底放弃真诚,构成社会的大多数心灵都在扭曲变形。这种背景下那些精神隐者们只能如堂吉柯德般无助的挥舞着长矛,试图寻找内心神灵的痕迹,而在这个不断寻求内心良知的过程中,诞生了一系列伟大的文学作品。赫尔曼&#8226;黑塞及其小说《荒原狼》正是其中的代表之一。 请您再看看这段话,除了您指出的十九世纪这一明显错误之外,那里能体现此文将黑塞置于二战之后的思考呢,您说的没错,引发思考的正是一战以及一战之后政客们迫切发动二战的心情,迫切开动战争机器的种种演说,他的思考正是在这个基础上进行的,您觉得有错么 ... 预警者

一战和二战不应该是发生在二十世纪上半叶吗?作者那些写错了吧

在下李星辉
在下李星辉 2017-07-31 17:37:38

剖析的太精彩了,一万个佩服。
和丐帮帮主的辩论也很精彩,看来都是热爱文学之人。

chenchen787
chenchen787 2017-09-09 11:49:26

请把“十九世纪上半叶”改为“二十世纪上半叶”?这样能让真正想看的人有心思看下去吧

建筑工地🐶
建筑工地🐶 2018-05-19 23:34:06

当哈里遇到赫尔米娜,那种不断的自我相遇,自我狂欢,自我矛盾,自我嘲笑……真的看的很爽。身为读者,我真的感觉它在写我自己,在写每一个人。看到这我忽然想到当年在看 搏击俱乐部 这部电影时它给我的震撼,是像一把尖刀那样直插你心灵的感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