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野是啰嗦的,草雉是多余的,一切都应该是简洁的

蓝色竖琴手 评论 嫌疑人X的献身 1 2008-11-02 21:36:42
欧阳杼
欧阳杼 (再起) 2008-11-02 22:17:25

个人觉得,就算新经典删去了很多东西,这本书也不至于只能打出一星的低分。

GFinger
GFinger 2008-11-02 22:28:47

这个有点小题大做了
删掉的部分固然会对细节的表现力有所影响,但至少如果对情节的理解没有影响的话,都不应该打出1星这样的分数的。

在有现成的译本下,我觉得“一字一句根据原文校对”这个对编辑的要求也太严格了吧……

风~.宿命's
风~.宿命's (毁誉听之于人,得失安之于数) 2008-11-02 22:30:52

确实不尊重作者...

蓝色竖琴手
蓝色竖琴手 (Blue Harper) 2008-11-02 22:36:08

欢迎楼上二位讨论。

东野我打5星,没说的,1星是给的出版公司的制作态度,他们毁了东野的好书。

我觉得,作为出版公司的责任就是排版,装帧,审查不符合法律的内容,另外改掉一些译者的失误。
而任意地删去原作作者的东西就是不负责任了。

凭什么删人家作者的东西呢?明明没有对照原文就去按照自己的想法去做,小题大作?我不觉得。

同样的,神舟7号,制造厂也可以随意删去总工程师设计的东西吗?
反正一小点,不影响大碍是吧。那就是宇航员的生命了。

我的原则是:删东西没问题,你要给理由。
像白夜行,你删床戏,可以,因为审查出版的问题;但是这些原著的东西你为什么要删?为什么要改?

不知道楼上两位是喜欢的是编辑的东西还是东野的东西。

蓝色竖琴手
蓝色竖琴手 (Blue Harper) 2008-11-02 22:44:08

TO GFinger 兄:

“一字一句根据原文校对”确实是不可能的。

可是编辑的工作应该是这样的:编辑浏览翻译文本,如果发现不通顺的句子或者病句,编辑去改,改的时候,看一眼原文,对照一下,这个是基本的吧?

当然了,事情不可能完美。编辑在以上的原则下,就算留下很多错误也是正常的,我也绝对理解。

但是,但是一个编辑不看原文,按照自己的喜好去乱改瞎改,这个是负责任吗?有条件的朋友可以去看三个版本对照,东野的东西真是被通篇的改啊,痛心...

河狸
河狸 (坚持就是胜利!) 2008-11-02 23:03:42

编辑不修改,体现不出自己水平啊,所以总是自以为是的胡乱修改一些自己认为更通顺的话

GFinger
GFinger 2008-11-02 23:32:54

我目前没办法看到新经典的这个版本,所以确实没办法比对,
但从看到你列出的比较来说,我觉得还不至于“毁了东野的好书”这么严重吧……

嘛,也许是我比较宽容吧。出版社的态度固然是要批评,但按我的标准大概只会在原有基础上扣1星吧。

蓝色竖琴手
蓝色竖琴手 (Blue Harper) 2008-11-02 23:42:26

这个评价就因人而异了吧 如果兄台是希望东野被更多人读的话,我给一星出来不会影响东野什么,倒是烂出版社把东野的东西乱改,不能以真正的东野示人这个事对东野的影响更大吧

我个人很喜欢东野的东西,很希望能有出版社正经八百地把它做好。

给这个书低分评价也是正常的吧,其他作者的东西不同版本的也有5星和1星的差距。

中国大陆版权不是永远归新经典,如果有出版商认识到东野的价值,过段时间就会买过来重新做吧。到时候见到真正的东野再给5星也不迟吧

方拾舟
方拾舟 2008-11-03 10:34:12

3楼“小题大做”兄硬是tm的高见
让我们高呼强奸作者万岁
一字一句翻译当然不现实,人家有翻译好台版的顺手拿过来一抄更是下流兼不入流,苏不知翻译大人文学之境界早登峰造极,没去申请诺贝尔只是当“虚名是浮云”而已,怎忍心让如此谦卑之“文豪”在翻译时看到不够文学处大笔改之?

无机客
无机客 (倒计时开始了) 2008-11-03 13:24:58

现在的关键是 大陆出版公司手头拿到的是一本台湾同行已经编辑得比较妥当的稿子,假如要修改,是否也要慎重一些呢?

吉林出版的卡尔是将台湾本奉为宝,对于并不流畅的译文视而不见,而新经典的编辑似乎有改稿强迫症。

难道就不能做到中庸一点么?

无机客
无机客 (倒计时开始了) 2008-11-03 13:27:14

2008-11-02 23:03:42 河狸
  编辑不修改,体现不出自己水平啊,所以总是自以为是的胡乱修改一些自己认为更通顺的话

~~
你道出了真相啊。

蓝色竖琴手
蓝色竖琴手 (Blue Harper) 2008-11-03 13:34:51

吉林出版的卡尔是将台湾本奉为宝,对于并不流畅的译文视而不见,而新经典的编辑似乎有改稿强迫症。
~~~~~~~~~~~~~~~~~~
改稿强迫症......

碍国有罪蔡姨淋
碍国有罪蔡姨淋 (不买地方债滴孩柱都要吸入易纲) 2008-11-03 15:04:57

那个……当然,未经授权修改是不尊重作者。

但说句不好听的。

我觉得改写版读起来更好。草薙的主观视觉怪怪的,8舒服。

蓝色竖琴手
蓝色竖琴手 (Blue Harper) 2008-11-03 15:21:37

回 迷案纪实 兄:

小弟不能同意你的看法。兄台认为现在的好估计也可能有先入为主的看法,可能这个石神的特写视角更好一些,但是,但是他再好,也不是东野的表达啊。

东野不是万能,小说里面很多可以改得更好地方,每个读者心里说不定都有自己的改法呢。但是都由着编辑们这么改,都改了,作者还能写是东野圭吾吗?

Rock
Rock 2008-11-03 16:18:37

恩 读了几段对比 比较倾向谜案兄的看法

当然,先入为主的看法会有的 视觉的选择也是因人而异的 但至少 一些改动是出于负责任的态度和良好的意愿的......

当然,其实...... 翻译本身也有再创作的因素在里面了,引进后自然会有另一次的改动,所以现在看大陆出版有些地方会感觉像听八卦一样,一传十,十传百,最后看到的有些已经面目而非——我想这是文化差异和引进制度下无可避免的悲剧......不过 这里说得是群像 至少《嫌》的大陆版在我看来还不至于扭曲了作者本身的意图

其实 我比较囧的是当年模仿犯的翻译 很多句式都太日文化了......虽然原汁原味了 但却感觉像是看草稿一般......所以翻译这种东西本身也就费力不讨好了

蓝色竖琴手
蓝色竖琴手 (Blue Harper) 2008-11-03 16:37:33

回 Rock 兄:

我同意Rock兄的一些看法。大陆的出版东西限于目前的制度当然进来会有瑕疵,这个没办法。我对这样的错误也是包容的。

但是Rock兄的一句话,小弟不能完全同意。
“但至少 一些改动是出于负责任的态度和良好的意愿的...... ”

这个确实有,比如小弟列出的比较段落的第一句里,日语原文的警官,台译译成警员,新经典改成警察,我觉得改得就比较合适。但是,话说回来,这个工作是应该的吧,这个应该是编辑的本职工作吧。

小弟大致通篇对照了全文,我有十足的把握说,负责本书的新经典编辑,绝对没有对照过原文,胡改乱改之处比比皆是。小弟我大胆地猜一下吧,恐怕负责本书编辑的新经典翻译全都不懂日语吧,有关系的朋友可以去问问新经典的人,验证一下,看我猜的对不对。

Rock兄所说的模仿犯,我觉得是翻译本身的问题,不通顺的语句,一看都不像中国话的东西,编辑不改就发出来确实有问题。但是,在台版的译文明明比较流畅比较准确的情况下,你编辑完全不参照原文自己乱改,是不是不太应该啊-------------这个跟引进制度就没关系了吧,没记错的话,嫌疑人 里面连个KISS的镜头可都没有啊!这种态度问题能简单地归咎于大环境吗?

Rock
Rock 2008-11-03 17:15:35

这个 我觉得 就纯是个人理解问题了.....其实兄台也承认 其中一些改动是本着负责人的态度和善意的 而有些改动可以接受 有些不可以的就免不了会有牢骚——其实这点和翻译一样 我们都希望看作者原汁原味的书 但翻译过程中也免不了加入翻译者自己的理解和改动 编辑也是如此而已——真的翻译的完全原汁原味了 也免不了会有文化差异的情况出现 这点放到编辑上也是一样......众口难调而已
当然 我不否认某些出版社的态度......不过 也不要都一棍子打死就是了

蓝色竖琴手
蓝色竖琴手 (Blue Harper) 2008-11-03 17:34:24

恩 楼上兄台放心 小弟的信念就是说话讲证据,绝对不会凭空骂人的。

風來
風來 2008-11-04 13:19:03

我都没舍得拆封……

拔刀诀
拔刀诀 2008-11-04 15:32:39

既然如此还是看台版的好了。最恨乱改稿的编辑。

彬
2008-11-05 13:42:17

虽然个人同样不赞成乱改,不过个人觉得这句话改的并不影响全文的质量。当然如果有人实在觉得花了20多买少了一句无关剧情的话,大可以扔掉大陆版的并从此不看内地引进的作品或者更严重的去法院告出版社。

蓝色竖琴手
蓝色竖琴手 (Blue Harper) 2008-11-05 14:32:38

ls兄台你好
  
  兄台是不是太过于较真于小弟回帖中的那一句话了呢?我是因为他删了一句话就彻底否定了这个版本了吗?
  有空兄台可以仔细看看小弟的两个帖子,或者自己找来三个版本看看,到底删了多少句?
  我可以告诉兄台小弟的通篇看过的结论----很多很多词,很多很多句。如果小弟最近有幸能被单位开除的话,我倒是想作个通篇对比,统计下有多少无辜句子被编辑删掉。届时,我想这个数目一定会高的惊人,呵呵。
  
  还有啊Ls兄台在东野小组里回帖中的这句:
  “同时,或者LS也可以尝试指出哪本国外小说翻译进来后是一个词也没删除过的?”
以及上面那句“个人觉得这句话改的并不影响全文的质量。”
  
小弟极为佩服,和兄台的宽宏大量比起来我觉得自己真是小家子气 。
  没错,删呗,都删了,就跟有的朋友说的是的“有的看就不错了,挑啥错啊”
  没有原则的删,自己高兴着来,编辑大人们,你们随便地删,开心地删去吧~~~
这样显然不成吧。
     
  总而言之,小弟认为,通篇的没有理由地乱删胡改,就是对作者的强奸,对读者的犯罪。这确实不是啥大事,不过这代表着一种做事的态度。同样的,小弟认为不能因为别人的做事态度不对,别的出版社做得不好,就能给自己找个做得不好的理由。这个理由是荒谬的。
  
  兄台对待作者原文被无辜删除如此宽宏大量,实在让小弟觉得和兄台的理念不合,无法找到交集。
  
  当然了,小弟护东野心切,言语多有得罪。如果小弟言语中有开罪兄台之处,望兄台当同样以对待编辑大人之宽宏大量对待小弟,不要跟小弟计较。

彬
2008-11-05 14:48:19

并非说我有多宽宏大量,你不觉得几乎每本引进的推理小说都是如此吗?不是这里有点问题就是那里有点问题。那你说该怎么办呢?全部去抵制出版社然后去买台版的?
至少我感觉这次并没有产生太大的足以影响全篇质量的问题。
这类问题的根本不在于某个出版社某个编辑的问题,而是在所有的出版社从根本上没把卖不出去的推理小说当回事。

碍国有罪蔡姨淋
碍国有罪蔡姨淋 (不买地方债滴孩柱都要吸入易纲) 2008-11-05 17:31:22

啊,其实我是先看了台版的.所以先入为主也是台版给我印象比较深刻.
东野的后期作品我不太喜欢,但是他的文字叙述是一流的这个我赞同.随意修改作者原著也是不妥当的.
不过,个人感观总是不一样的.
当然,我还是很赞同你反对修改原著语言的观点.毕竟好的坏的,喜欢不喜欢,也应该由读者自己来做出判断.呵呵.

[已注销]
[已注销] 2008-11-08 19:01:41

每个字句都是作品的灵魂。顶楼主。
那些说有的看就好,少点东西无所谓的人完全就是为了看个故事情节,是不会注意作品的灵魂的。

-
- 2008-11-10 01:08:21

評分一星不大人道。
但是編輯做法更爲不妥。
沒料到還有現代的林紓先生。
私以爲,翻譯上的略加增刪是點煩。編輯上的增刪出於尺度問題,兩者不能對等。
而現在完全看不出縮略的目的是爲了什麽。編輯好歹該對讀者負責。

旭仔
旭仔 (的波波池) 2008-11-11 01:36:52

其实也没什么差啊, 大家还是关注整个犯罪手法和推理过程比较多吧,像这样弄成跟剧本似的根本没必要。

懒懒想睡觉
懒懒想睡觉 (过着平静的生活) 2008-11-11 13:04:50

这个我支持你,整句的缺失就问题大了。是否是校对的过失?期待翻译者能和大家讨论一下。

愚了个杰
愚了个杰 2008-11-26 11:56:19

如果你没看过原版,甚至不知道有原版!
第一次见到这本书,买下来,读完,然后感觉如何?只能打一颗星么?
改稿的确会让读者不爽,但是并不妨碍阅读!

蓝色竖琴手
蓝色竖琴手 (Blue Harper) 2008-11-26 13:53:07

不妨碍阅读这话说的太不负责任了。

随便改了原稿,只要上下文流畅,也不妨碍阅读。
随便删几段,只要连接处改流畅了,也不影响阅读。

但是 改完了是东野的作品吗
不是东野的作品,不是刘子倩的译作,打着东野作品、译者译文的旗号出版、让喜欢东野的人去花钱买,这种行为不值得打一颗星吗

愚了个杰
愚了个杰 2008-11-26 20:31:20

改完了当然不是东野的东西,台版改完了就是东野的东西了么?当然也不是。只有日文原版是东野写的。
但是改完了并不妨碍这是本好小说啊

这是个仁者见仁的问题,我只是说说我的想法

蓝色竖琴手
蓝色竖琴手 (Blue Harper) 2008-11-26 21:36:17

楼上兄台怎么尽说糊涂话?

1)台版是翻译的版本 如果有不妥的地方那是翻译的问题——翻译工作很辛苦,小弟一般对译者很宽容,但是人家这个台版确实翻译得很好

2)新经典版根本没有自己的译文,就是拿着台版的译文,在不看原文的基础上,逐句乱删乱改出来的。这个不是翻译的问题,是编辑态度的问题。

楼上兄台,你明白了吧,这根本是两个完全不一样的问题。
人家台译是原创,怎么能说是改的呢。

兄台你竟然说“改完了并不妨碍这是本好小说”,真是笑话了,好小说难道是编辑不尊重作者和译者,自己改出来的?

郭敬明之流的小说是“改”人家的作品,那叫抄袭
国内部分专家教授“改”人家的论文,那叫学术流氓

新经典的编辑乱改人家东野的作品,依我看就是工作态度的问题,就是对读者,作者,译者的不尊重。

愚了个杰
愚了个杰 2008-11-26 21:50:16

我只是说我的想法,你不同意可以反驳,但不要鸡冻

所谓郭敬明之流该改人作品是以自己名义发表,所以叫抄袭。按你的话说就是“楼上兄台,你明白了吧,这根本是两个完全不一样的问题。”
至于新经典的《X》是在不看原文的基础上,拿着台版的译文逐句乱删乱改出来的我觉得不大可能,而且你也没有什么证据证明。
台版的我没看过,也许比大陆版翻译的好。但是我看完大陆版的依然觉得这是本好小说,还不够么?

蓝色竖琴手
蓝色竖琴手 (Blue Harper) 2008-11-26 22:59:15

 至于新经典的《X》是在不看原文的基础上,拿着台版的译文逐句乱删乱改出来的我觉得不大可能,而且你也没有什么证据证明。
  台版的我没看过,也许比大陆版翻译的好。但是我看完大陆版的依然觉得这是本好小说,还不够么?
  ~~~~~~~~~~~~~~~~~~~~~~~~~~~~~~~
  楼上兄台明鉴,白夜行,嫌疑犯X的献身两本书,新经典逐字逐句地修改过这个事实已经是豆瓣上的共识了,无论是推理小组出版界业内人士提供的消息,还是我们这些拿着日版、台版、新经典版三个版本挨着对照的出来的结果,都证明了这个事实。
  
  况且小弟我又不是平白无故乱说话,我拿着三个版本挨个对照过了一遍,绝大部分句子都有明显乱改的痕迹,我上面的帖子里面也列出了很多,真不知道兄台你为何选择性地无视。

还请兄台仔细参阅本帖和小弟我另外一个帖子,或者自己找来三个版本来对照下,一对便知。
  
  还有,小弟我再啰嗦一遍,兄台请记住,根本不存在台版大陆版翻译哪个好哪个不好的问题,因为根本就是一个版本,就是台版的刘子倩翻译的,新经典就是拿着人家的版本乱改的,哪里能称得上是版本。
  
  这么乱改一气的东西,分明已经在细节上偏离了东野的原著。一部好好的作品,把它全部润色一遍,按照自己的话说出来,虽然大体情节不变,你能说这是个好小说吗?
  
  丢了那么多句子、段落,兄台你还硬要说是好小说,我也无话可讲。
  
  兄台如果认识新经典的编辑,可以问问他们,是不是逐字逐句地改了这两本书,如果兄台你要硬是给新经典帮腔的话,小弟我也没啥话可说了,只希望若兄台你认识新经典的编辑,便好声劝劝他们,把东野的剩下几部作品做好,千万别再乱删乱改了。

愚了个杰
愚了个杰 2008-11-27 10:24:37

白夜行修改是必须的,因为里面一些内容假若不删大陆是没法出版的。这跟《X》是另外一回事,所以暂且不谈。

我也从来没说什么陆版没删改,我否定的是“在不看原文的基础上”

台湾的一些语言习惯和名称跟大陆是有区别的,所以改是肯定要改,关键就是量度的问题。翻译本来就是众口难调的事

因为丢了那么多句子、段落,所以你主观印象里这就是次品,就算改的再好也是次品,但客观事实是全书情节内容紧凑,并没有什么语言瑕疵,除了最后一段个人觉得不删改更妥以外,其他的都无伤大雅。假若你不知道有什么台版,全书读下来不失为一本好书

还是那句话,我并非要改变你的观点,只是提提不同看法罢了。所以多说无益,那就此打住吧

哦,我不认识什么新经典的编辑,貌似跟海南出版社隔的还有点远,所以……抱歉抱歉

cosico
cosico (啊呜。) 2008-11-29 22:20:26

于是以后可以忽略大陆出版社直接投靠TW出版社了嘛=___,=

单凭几句话就来评价东野的小说,是对东野负责还是对独步负责?XDD

一星不该打在这里,南海出版社的引进小说又不只这一本,多负点责所有的都打一星才对嘛~

蓝色竖琴手
蓝色竖琴手 (Blue Harper) 2008-11-30 12:10:30

单凭几句话就来评价东野的小说
~~~~~~~~~~~~~~~
限于帖子篇幅,小弟只在两个帖子里选了两段作对比。
兄台不信,可自己拿来三个版本,一对便知

ILM
ILM 2008-11-30 21:37:25

顶LZ的认真,前段时间,国外都批评中国产品的质检问题,我们身在国外,只能恼怒却无奈的无话可说,在这里,别的不用多说了,只顶LZ的“认真”二字

Mouse On Mars
Mouse On Mars (gonna bury that weight) 2008-12-03 20:41:30

当初看了最后的那段不禁浑身颤抖
推理小说感情能写到如此的地步真是十分可贵
台版的翻译的确很不错,大陆的么……
看的是台版的电子书,一位好人在博客上一个一个字打出来的
不知要好过某些不认真的翻译多少倍

ローザ
ローザ 2008-12-11 21:28:01

果然。

我看嫌疑人X的献身的时候,就总觉得有种诡异的简洁。。。。。。

woody
woody ((重上3000)) 2008-12-29 16:46:21

读者大可以马马虎虎将就点,译者编者可不能

态度决定一切

小题不小

有村 孬
有村 孬 (断片的に不明 東京都のゴースト) 2009-01-07 21:33:59

还好我看的是台版的。
那个新经典的结局真是= =#太过分了。

白夜行者
白夜行者 (十年之前,你不认识我我不认识你) 2009-01-08 15:24:02

警员跑过来,想要制止他。
“别碰他!”汤川挡在他们的面前,“至少,让他哭个够……”
汤川从石神身后,将手放在他的两肩上。
石神继续嘶吼着,草薙觉得他仿佛正呕出灵魂。

這是個多么好的電影片段,“至少”兩字突出的是湯川對石神的惋惜和無奈,但這并不是說湯川否定了石神這個人,大陸版的文本里把“至少”刪去減少了惺惺相惜的氣氛,湯川化身成義正詞嚴的警官冷眼斜睨著罪犯石神的懺悔,很英雄,很中國!再者刪掉第三句毫無道理,這一細節決定了湯川對石神的一種情誼,純粹的安慰。當然,嚴厲的警官是不會這么做的,所以,刪!好,繼續,文章最後一句只能說大陸電影人不強,爲什麽這種地方一定要用特寫?!我國古代的山水畫都比新經典的這句翻譯強——“踏花歸去馬蹄香”,只要畫幾個馬蹄印旁邊落幾片花瓣,空中幾隻蜜蜂飛舞,就能明確地突出此意,根本不需要真正的主體出現。這裡草薙只是個媒介,連一個外人都能體會石神撕心裂肺的痛苦,比他自己哭出來要好得多。所以最後的影片應該是這樣的:當湯川將兩手放在石神肩上的時候,畫面變焦,拉向草薙,近景——面部特寫——眼睛特寫——反光中隱約看到痛哭的石神——(畫面暗)

結束
  
  
  

[已注销]
[已注销] 2009-01-19 18:41:49

lz,您就别争了,我发现这出版社很多托。

晶霞
晶霞 2009-02-03 15:33:26

2008-11-30 21:37:25 ILM  
顶LZ的认真,前段时间,国外都批评中国产品的质检问题,我们身在国外,只能恼怒却无奈的无话可说,在这里,别的不用多说了,只顶LZ的“认真”二字
~~~~~~~~~~~~~~~~~~~
+1

说句话,最看不惯楼上的有些人,说啥“改得很流畅就算好书”。
中国,特别是学术界现在就是缺点这种较真的劲头

白夜
白夜 2009-02-04 13:18:28

支持楼主!
“一字一句根据原文校对”自然做不到,但决不能乱改小说的意思。翻译的确很不负责,上当买了新经典,晕!
好像上海没买台版的小说,唉!
不知道《白夜行》是不是也被乱改很多。

蓝色竖琴手
蓝色竖琴手 (Blue Harper) 2009-02-04 14:49:21

谢谢楼上朋友支持,白夜行当然也是咯...

请朋友移步到白夜行那页,有人总结了关于所谓床戏的删除段落

蓝色竖琴手
蓝色竖琴手 (Blue Harper) 2009-02-04 14:52:42

刚看了,那个帖子被删了...

蓝色竖琴手
蓝色竖琴手 (Blue Harper) 2009-02-04 14:57:59

我找到了豆友 蹴边露伴?俺は誰だと思う 帖子的存档了,把这个贴出来让大家一起看吧,这位朋友只总结所谓“床戏”被删的地方,但是仍然是惊人的,请大家参考。

最后向 蹴边露伴?俺は誰だと思う 朋友致谢,感谢他的劳动
~~~~~~~~~~~~~~~~~~~~~~~~~~~~~~~~~~
2008-11-04 12:38:35  
来自: 蹴边露伴☑俺は誰だと思う?(南京)

  一边在读南海版,然后看到有疑似床戏被删改的地方就找出来进行比对。
    
  暂时发现几处,继续搜索中。
  
  第三章 第3节
  
  原文
  
  友彦はポニーテールの女の中で二度射精した。一度目は何が何だかわからぬままの出来事だった。だが二度目には少し余裕を持てた。マスターベーションでは味わったことのない快感に全身が包まれ、大量の精液が吐き出される感覚があった。
  
  南海版
  
  友彦两度高潮。第一次他浑浑噩噩的,第二次就稍微有点知觉了。自慰时从未体验过的快感将他完全包围,有一种做梦的感觉。
  
  区别:最后一句,应该是“感觉到大量精液外泄。”
  
  简评:这句都改,有没有问题啊!
  
  第三章 第4节
  
  原文
  
  「出してみろよ」奈美江の顔を両手で挟み、ペニスをその前に突き出しながら彼はいった。「手でも口でも使《つこ》てみい。下の口を使《つこ》てもええぞ。すぐに出ると思てるんやろ? そしたら出してみろよ」
   彼のペニスはみるみるうちに勃起し、脈動を始めた。血管が浮いているのがわかる。奈美江は両手で彼の太股を押し、同時に顔をそむけようとした。
  「どないした。子供のちんぽにびびってるんか」
   奈美江は目を閉じ、呻《うめ》くようにいった。「やめて……ごめんなさい」
  
  南海版
    
  “有本事就来啊!”他双手捧住奈美江的脸,“你以为我撑不了多久?你试试!”
  奈美江双手推着他的大腿,同时头使劲后仰。
  “怎么?被小孩吓到了?”
  奈美江闭上眼睛,呻吟般地说:“别这样……对不起。”
    
  区别:第一、二自然段被删节
  「出してみろよ」奈美江の顔を両手で挟み、ペニスをその前に突き出しながら彼はいった。「手でも口でも使《つこ》てみい。下の口を使《つこ》てもええぞ。すぐに出ると思てるんやろ? そしたら出してみろよ」
  “有本事就来啊!”他双手捧住奈美江的脸,就在她眼前,掏出了阴茎。“用手还是用嘴?用下面那个也行啊。你以为我撑不了多久?你试试!”
  彼のペニスはみるみるうちに勃起し、脈動を始めた。血管が浮いているのがわかる。
  他的阴茎转眼勃起,开始脉动,血管都曲张起来。
  
  简评:这一段彻底体现了东野描写的冲击力,可以说我第一次阅读阉割版毫无感觉,看到原文震惊了几分钟。
  
  第三章 第5节
  
  原文
  
  友彦は彼女の細い身体を抱きしめた。そして若さに任せ、執拗《しつよう》に責め続けた。今度いつ会えるかわからないから、思い残すことがないよう、全身のエネルギーを彼女の身体にぶつけた。彼女は何度か絶叫した。その際には身体を弓のように後ろへ反らせ、両手両足を伸ばし、痙攣《けいれん》させた。
  
  南海版
  
  友彦抱紧她细瘦的身躯,一想到下次不知何时才能见面,他便把全身能量都释放在她身上,不留一丝遗憾。
  
  区别:删节
  友彦は彼女の細い身体を抱きしめた。そして若さに任せ、執拗《しつよう》に責め続けた。今度いつ会えるかわからないから、思い残すことがないよう、全身のエネルギーを彼女の身体にぶつけた。彼女は何度か絶叫した。その際には身体を弓のように後ろへ反らせ、両手両足を伸ばし、痙攣《けいれん》させた。
  友彦抱紧她细瘦的身躯,只顾年轻气盛,执拗地一再进攻。一想到下次不知何时才能见面,他便把全身能量都释放在她身上,不留一丝遗憾。她不知尖叫了多少回。高潮之际身体犹如弯弓一样向后翻转,绷直四肢,不断痉挛。
  
  简评:夕子的死亡在南海版里非常平静而且莫名其妙。从这段删掉的内容看出,原来是有前因后果的,友彦的过于激烈也是很大的原因,而我在南海版里只觉得友彦非常无辜。痉挛那段充分说明了从量变到质变的过程。此删节让前后逻辑出现了大问题。
  
  第六章 第5节
  
  原文
  
  「三年前からおばさんっていうこと?」
  「いや、そうじゃなくて……」
   奈美江がベッドから出る気配がした。数秒後、友彦のベッドの中に彼女はもぐりこんできた。
  「生まれ変われるといいな」と彼女は友彦の耳元でいった。
  
  南海版
  
  “你是说,我三年前就是欧巴桑了?”
  “不是那个意思。”
  他感觉奈美江下了床。
  几秒钟之后,“但愿能够重生”,她在友彦耳边说。
  
  区别:删节,改写
  奈美江がベッドから出る気配がした。数秒後、友彦のベッドの中に彼女はもぐりこんできた。
  他感到奈美江下了床。几秒种之后,她就钻进了友彦的被窝里。
  「生まれ変われるといいな」と彼女は友彦の耳元でいった。
  “但愿能够重生。”她在友彦耳边说。
  
  简评:又是一个不知所谓的删改,上个床怎么了?2人都在各自床上,奈美江下床是为什么?她又是怎么到友彦耳边说话的?
  
  第九章 第4节
  
  原文
  
  「それはともかく、こっちに来ないか」
  「あ、はい」雪穂は自分のベッドから抜け出て、するりと誠のほうに滑り込んできた。
   誠は枕元のスイッチを操作し、明かりの光量を絞った。それから彼女のほうに身体を寄せ、白いネグリジェの胸元に手を入れた。彼女の乳房は柔らかく、見た目よりもずっと量感があった。
   今日こそ大丈夫だろうな、と彼は思った。じつはこのところ、ある理由から、うまくいかないことが多かったのだ。
   しばらく乳房を揉んだり、乳首を吸ったりした後、彼はゆっくりとネグリジェをたくし上げ、雪穂の頭から抜いた。そして自分もパジャマを脱ぎ始めた。彼のペニスは、もう十分に勃起《ぼっき》していた。
   全裸になってから、改めて雪穂の身体を抱いた。弾力のある身体だった。腰のあたりを撫でると、彼女は少しくすぐったそうにした。抱いたまま、首筋に口づけしたり、乳首を噛《か》んだりした。
   誠は彼女の下着に手を伸ばした。それを膝《ひざ》の下まで下げると、後は足を使って一気に脱がせた。いつもの手順だった。
   それから彼は、ある期待を持って彼女の茂みに手を当て、ゆっくりと中指をその下にもぐりこませていった。
   軽い失望が、彼の胸に広がった。彼のペニスを受け入れてくれるべき部分が、全く濡れていなかった。彼はクリトリスを愛撫《あいぶ》することにした。だがどんなに優しく指先を動かしても、潤滑液は殆ど分泌されなかった。
   誠としては、自分のやり方に問題があるとは思えなかった。少し前までは、これで十分に潤いが生じていたのだ。
   やむなく彼は膣口に中指を入れてみようとした。しかしそこは固く閉ざされていた。それでも無理にこじ入れようとしたところ、「痛っ」と雪穂が漏らした。顔をしかめているのが、薄闇の中でもわかった。
  「ごめん、痛かったかい」
  「大丈夫。気にしないで入れちゃって」
  「だけど、指でもこんなに痛がってるのに」
  「平気。我慢するから。ゆっくり入れるとかえって痛いから、一気に入れて」雪穂は先程までよりも心持ち足を大きく開いた。
   誠は彼女の足の間に身体を入れた。それから自分のペニスを持ち、先端を彼女の膣口に添えると、腰を前に突き出した。
   あっ、と雪穂が声を出した。歯を食いしばっているのが見えた。誠は、それほど強引なことをしているつもりはないので、戸惑うしかなかった。まだ先端さえも入っていないのだ。
   しばらくそんなことを繰り返しているうちに、雪穂が妙な唸り声をあげ始めた。
  「どうしたんだ」と誠は訊いた。
  「おなかが……痛くなってきちゃった」
  「おなかって?」
  「だから、子宮のあたり……」
  「またか」誠はため息をついた。
  
  超长啊!
  
  南海版
  
  “这件事就说定了,你来不来?”
  “啊,好。”雪穗起身,轻巧地滑进诚的床。
  诚调节枕边的按钮,把灯光转暗,接着靠向她身边,手伸进她白色睡衣前襟。今天应该没问题吧?他想。最近因为某种原因,经常发生夫妻生活不协调的状况。
  他缓缓撩起她的睡衣,从头部脱下,然后脱下自己的睡衣。他已经兴奋起来了。
  他满怀期待,然而微微的失望在他心中蔓延,应接纳他的部位十分干燥。诚不认为自己的做法有问题。因为不久之前,这样便足以产生充分的润滑。
  “疼!”即使在昏暗中,也看得出她皱着眉。
  “抱歉,很疼吗?”
  “没关系,别介意,来吧。”
  如此反复了好几次,雪穗开始发出原因不明的呻吟。
  “怎么了?”诚问。
  “我肚子……疼。”
  “肚子?”
  “就是子宫那边……”
  “又来了啊。”诚叹气。
  
  区别:大量删节,改写
  我直接粗略翻译一下,有台版原文的同学拜托给个好一点的译文。
  
  “这件事就说定了,你来不来?”
  “啊,好。”雪穗从自己的被褥起身,轻巧地滑进诚的床。
  诚调节枕边的按钮,把灯光转暗,接着靠向她身边,手伸进她白色睡衣前襟。她的乳房如此柔软,比看上去更加有手感。
  今天应该没问题吧?他想。最近因为某种原因,经常发生夫妻生活不协调的状况。
  揉抚了一会乳房,吮吸过乳头一阵后,他缓缓撩起她的睡衣,从头部脱下,然后开始脱下自己的睡衣。他的阴茎已经充分地勃起了。
  全裸相见以后,他再次抱起雪穗的身体。这身体充满弹性。爱抚了一会腰部,她似乎些许被挑逗起来了。他抱着雪穗,亲吻她的脖子,噬咬她的乳头。
  诚把手伸向她的内裤,把它褪到膝盖以下之后,然后用脚一下子把它脱尽。轻车熟路了。
  接下来他,满怀期待地把手移动到她的丛林深处,用中指缓缓地潜入进去。
  微微的失望在他胸中蔓延。应该接纳他阴茎的那部分,完全没有湿润。他改为爱抚阴蒂。然而再温柔地移动指尖,还是没有分泌润滑液。
  诚不觉得自己的做法有问题。因为不久之前,这样便足以产生充分的润滑。
  不得已,他只能试着把中指插入阴道。然而那里坚固地紧闭着。而且硬是要进入的时候,“疼!”雪穗轻轻吐露。即使在昏暗中,也看得出她皱着眉。
  “抱歉,很疼吗?”
  “没关系,别介意,来吧。”
  “但是,光手指就已经这么疼了……”
  “没问题。我忍着。你越慢进来我反而越疼,一口气进来吧。”雪穗比刚才把腿张得更开了。
  诚挤身进了她的两腿之间。接着握着自己的阴茎,一伸入她的门口,就把腰挺向前。
  “啊!”雪穗叫出了声。可以看见她已经咬紧牙关。诚想,明明根本没有那么强硬,真是莫名其妙。连前端都没进去。
  如此反复了好几次,雪穗开始发出原因不明的呻吟。
  “怎么了?”诚问。
  “我肚子……疼。”
  “肚子?”
  “就是子宫那边……”
  “又来了啊。”诚叹气。
  
  简评:这段删改得我心服口服。
  
  第十二章 第1节
  
  原文
  
  「濡れたのか」
  「少しだけ。でも大丈夫」
   彼女の声は男の耳には入っていないようだった。彼は手を彼女の首筋から肩に移動させた。ニットの生地を通し、典子は強い握力を感じた。
   そのまま彼女は抱きすくめられた。男は彼女の耳の下を吸った。彼は彼女が感じる部分を熟知している。唇と舌を荒々しく、そして巧みに操った。典子は背中に電気が走るのを感じた。立っているのが辛くなった。
  「立って……られないよ」喘《あえ》ぎながら彼女はいった。
   それでも男は答えない。座り込もうとする彼女を、強い力で支えていた。
   やがて彼は腕の力を緩めると、くるりと彼女の身体を後ろ向きにさせた。そのままスカートをまくりあげ、ストッキングと下着を引き下げた。膝下までずらした後は、右足で踏むようにして一気に下げた。
   男が腰を抱いているので、典子はしゃがむこともできなかった。彼女は身体を前に折り曲げ、ドアのノブを両手で掴んだ。ドアの金具が軋《きし》み音をたてた。
   彼は左手で彼女の腰を拘束したまま、最も敏感な部分を愛撫《あいぶ》し始めた。快感のパルスが典子の中心を突き抜けた。彼女は身体をのけぞらせた。
   男が慌ただしくズボンと下着を下ろす気配があった。固く熱いものがあてがわれるのを典子は感じた。圧力を受けると同時に、鋭い痛みが広がった。歯をくいしばって耐える。この姿勢ですることを男が好むことを彼女は知っている。
   男のものが完全に挿入された後も、痛みはまだ去らない。男が動き始めると、その痛みは一瞬増幅された。しかし苦痛のピークはそこまでだった。典子がぐっと奥歯を噛みしめた後、急速に快感が迫ってきた。痛みは嘘のように消えている。
   男は彼女のニットをたくしあげた。ブラジャーを上にずらし、乳房を両手で揉んだ。指先で乳首を弄《もてあそ》んだ。典子は彼の息づかいを聞いた。彼が息を吐き出すたび、首のあたりが暖かくなるような感じがした。
   やがて遠くから雷鳴が近づくように絶頂の予感が迫ってきた。典子は四肢を突っ張った。男の律動が激しさを増した。その動きと快感の周期が、彼女の体内で共鳴を始めた。そして雷が典子の中心を貫いた。彼女は声を上げ、全身を痙攣《けいれん》させた。平衡感覚が狂い、視界がぐるりと回転した。
   典子はドアのノブから手を離した。立っているのは、もう無理だった。足ががくがくと震えた。
   男は彼女の膣《ちつ》からペニスを抜いた。典子は床に崩れ落ちた。両手を床につき、肩で息をした。頭の中で耳鳴りがしていた。
   男は下着とズボンを一緒に引き上げた。彼のペニスはまだ屹立《きつりつ》したままだったが、それに構わず彼はズボンのファスナーを閉めた。そして何事もなかったかのように、パソコンの前に戻っていった。胡座をかき、キーボードを叩く。そのリズムからは、些《いささ》かの狂いも感じられない。
   典子はのろのろと身体を起こした。ブラジャーを戻し、ニットを下ろす。そして下着とストッキングを右手に掴む。
  「晩御飯の支度、しなきゃ」壁に寄り掛かりながら、彼女は立ち上がった。
  
  南海版
  
  “你淋湿了?”
  “一点点,没关系。”
  男子仿佛没有听见。手从她的脖子移到肩膀。透过针织布料,典子感觉到一股强大的握力。
  就这样,她被紧紧抱住,无法动弹。男子吸吮她的耳垂,他熟知她的敏感部位。他粗野却又灵巧地操纵这嘴唇与舌头,典子感到背后有如一阵电流窜过,使她无法站稳。“我……站不住了。”她喘息地说。
  即使如此,男子依然不作答。用力支撑着想往地上坐的她。不久,他放松了手臂的力道,把她的身子转过去背向他。接着撩起她的裙子,把丝袜与内裤往下拉。褪到膝盖下方后,右脚一踩,一下子全部脱掉……
  不久,如浪潮由远而近般,她再也站立不住,双腿猛烈颤抖,跌坐在地板上,双手撑地,双肩上下起伏,喘着气,脑袋里阵阵耳鸣。
  男子拉上长裤的拉链,然后宛如什么事都不曾发生过一般,回到电脑前,盘腿坐下,敲击键盘。从他手指的节奏里,感觉不出丝毫紊乱。
  典子无力地撑起身子,穿好衣服,“我去准备晚饭。”她扶着墙站起来。
  
  区别:大量删节、改写
  
  继续粗略翻译。
  
  “你淋湿了?”
  “一点点,没关系。”
  男子仿佛没有听见。手从她的脖子移到肩膀。透过针织布料,典子感觉到一股强大的握力。
  就这样,她被紧紧抱住,无法动弹。男子吸吮她的耳垂,他熟知她的敏感部位。他粗野却又灵巧地操纵这嘴唇与舌头,典子感到背后有如一阵电流窜过,使她无法站稳。“我……站不住了。”她喘息地说。
  即使如此,男子依然不作答。用力支撑着想往地上坐的她。不久,他放松了手臂的力道,把她的身子转过去背向他。接着撩起她的裙子,把丝袜与内裤往下拉。褪到膝盖下方后,右脚一踩,一下子全部脱掉……
  男子拦腰抱住她,典子连蹲下都不能做到。她身体向前弯折,双手紧抓门把手,门上的金属环吱吱嘎嘎地响了起来。
  他用左手锁紧她的腰部,开始爱抚她最敏感的部分,快感的脉冲穿透了她的全身,她禁不住身体后仰。
  男子匆忙地脱下内裤。典子感觉到那东西坚硬灼热。承受压力的同时,尖锐的疼痛也扩大了。典子咬紧牙关忍受。她知道男子喜欢这个姿势做。
  男子完全进入之后,疼痛还是没有减去。男子一开始动,那疼痛就在一瞬间增幅了。但痛苦也到此为止了。典子使劲咬紧臼齿之后,快感急速地袭来。痛苦如谎言般消失不见了。
  男子撩起了她的针织衫。他向上挪开了胸罩,两手揉搓乳房,用手指玩弄她的乳头。典子感受着他的气息。男子每一吐气,就感到脖子周围一阵暖和。
  不久,高潮的预感如同雷鸣,由远及近地袭来了。典子猛然伸直四肢。男子的律动越来越激烈了。这律动连同快感的周期,开始在她的体内产生共鸣。终于,惊雷贯穿了典子的全身。她大声呻吟,全身不住痉挛。她的平衡感开始歪斜,视野一片颠倒回旋。
  典子的手从门把手上松开了。想要站住,但是已经十分勉强。她的双腿禁不住颤抖。
  男子从她体内出来了。典子瘫倒在地板上,双手撑地,双肩上下起伏,喘着气,脑袋里阵阵耳鸣。
  男子把内裤连同长裤一起拉上来,他的阴茎仍然屹立着,但是他还是拉上了长裤的拉链然后宛如什么事都不曾发生过一般,回到电脑前,盘腿坐下,敲击键盘。从他手指的节奏里,感觉不出丝毫紊乱。
  典子缓缓地支起身子,穿好胸罩,拉下针织衫,右手抓着内裤和长袜。
  “我去准备晚饭。”她扶着墙站起来。
  
  简评:同上
  
  第十二章 第3节
  
  原文
  
  それでも一度だけ、口と手を使ってみてくれないかと彼のほうからいったことがある。もちろん彼女はいわれたようにした。濃密に舌を絡ませ、指を蠢《うごめ》かした。ところが彼のペニスは勃起しても、一向に射精する気配を示さなかった。
  「もういい。やめてくれ。すまなかった」彼はいった。
  
  南海版
  
  有一次,他问典子愿不愿意用嘴巴和手试一次。她当然照做,却仍然失败。
  “算了,别弄了。抱歉。”他说。
  
  区别:删节
  
  濃密に舌を絡ませ、指を蠢《うごめ》かした。ところが彼のペニスは勃起しても、一向に射精する気配を示さなかった。
  
  她用舌头细细缠绕,用手指挑逗。即使他勃起了,还是完全没有射精的迹象。
  
  简评:我也败给你们了。
  
  原文
  
  彼のペニスは典子の掌の中で、すっかり萎《な》えてしまっていた。
  
  南海版
  
  他完全疲软了。
  
  区别:删节
  
  在典子的手心中,他完全疲软了。
  
  简评:我也完全疲软了。
  
  至此基本扫描完毕,我自我陶醉一下,也给了大家一些参考,至于翻译方面的问题,我写得不好或者有错尽管提出。
  
  最后
  
  为什么写床戏?我也想了一下,东野应该不见得是爱好而写。但是为什么呢?我们可以看见。雪穗的性交障碍和桐原的迟泄,显然是一对呼应。
  2人的心理过程都是用一些描写蜻蜓点水地带过了,但是他们的心因影响到生理上的变化,始终没有办法欺骗他们自己,也不能欺骗读者。
  我认为,东野是这么构思的。同时,没有看到床戏并不是什么损失,不明就里才是最大的损失

Kahve
Kahve (狮羊虎熊一家亲) 2009-02-08 17:47:39

楼主那么爱东野,居然只因为出版公司的原因就给了他的作品一星
我觉得你还是更爱新经典一些

蓝色竖琴手
蓝色竖琴手 (Blue Harper) 2009-02-08 19:12:40

楼上兄台说的差矣。

一个你喜欢的作者,被一个不太负责的出版社不完整的出版,难道应该无条件地打出5星,还写书评把它捧上天不成?

我确实爱东野啊,所以我推荐大家尽量去买完整的台版,如果过段时间,国内的东野版权易手,或者新经典能重新出一个完整的版本,不再改了,那么我也会毫不犹豫地去支持它,打5星。

倒是兄台的逻辑很奇怪,好像在暗示我不在乎东野如何如何,我对比三个版本,提出实在的证据,这些努力都只是为了黑新经典而已。

很遗憾,兄台的猜测是错的。如果我不在乎东野,就不会台版日版新经典版都买了(由此我才对比出新经典出的很烂,我呼吁大家在乎东野的还是买台版好);如果我不在乎东野,就不会管它的作品被乱删了啥的了。

兄台,新经典不会因为我的书评而怎么样,他们的这本书卖得很好赚了不少钱(从当当卓越的销售榜上就能看出)。虽然他们依然无视读者的呼声,其实只要新经典好好出书我也会大力支持,这一点我也是一直在强调的。

倒是兄台无视我提出的实际证据,回复中间接给新经典帮腔来得奇怪得很。如果兄台觉得我提出的证据哪条不对、或者有问题请您指出来;如果您是新经典公司的朋友的话,我希望您能转告他们,请出个不乱删改的版本,好好做,书出来后我个人会第一时间写书评来支持东野的作品。另外,请不要犯了错误还嘴硬不承认————我写这个书评的原因就是因为新经典的人居然在豆瓣上吹嘘自己的删改版本比人家原版翻译的好得多————错误可以犯,但是不要犯了错误不承认,倒打一耙说人家原来正确的版本不好则更是不对了。

Kahve
Kahve (狮羊虎熊一家亲) 2009-02-10 18:08:42

兄台你个囧,性别认错的家伙
刚才那个贴子我就说了不会再跟认错我性别的人继续说话了
到此为止吧,一切你的观点我都不以为然,不用再回复了,我不会看的

反正我又不是恶心的男人,点叉出贴,你一个人在这里继续GC吧

蓝色竖琴手
蓝色竖琴手 (Blue Harper) 2009-02-10 18:42:28

呵呵 楼上朋友随意 称呼您兄台了不好意思了^%^
  
您的回复除了硬给出版社帮腔我确实看不出什么意义来,有观点还是请您提出证据来吧 就像橡皮灵魂那位朋友那样
  
您对我摆出的实实在在的证据完全可以不以为然,可以无视东野的作品继续被删改,可以继续为出版社说话,您完全可以随意,只要不是人身攻击,我都会接受的,因为这是您的自由。

但是请不要在我的帖子里再对我对东野的喜爱来提出质问了,谢谢
  
再一次在此因为对您使用了敬称“兄台”而给您带来的不快表示歉意。

蓝色竖琴手
蓝色竖琴手 (Blue Harper) 2009-02-10 18:53:31

反正我又不是恶心的男人,点叉出贴,你一个人在这里继续GC吧
~~~~~~~~~~~~~~~~·
其实我倒想这位豆友回复我提出的问题,或者仔细看看我的帖子再评论。

只不过很遗憾,您完全把心思放到其他方面了。

不知道上面这句算不算新一代人的骂人话,但是让人看了确实觉得不太舒服。

最后,虽然您是位MM,但是说话也请礼貌一些。毕竟脏话和冷嘲热讽不会让一位女士显得更有魅力。

对因为跟您用了兄台这个敬称的词汇给您带来的不快我再次表示歉意,同时也请MM您注意用词,加强个人修养。

晶霞
晶霞 2009-02-10 18:56:46

楼主好认真啊...顶
真正喜欢东野人确实应该仔细看看这个帖子

昨非
昨非 2009-02-11 22:12:09

最后的几句话如果细读的确改得变了味道了
出版社引进大家想看的书值得肯定,但是这种莫名其妙的删改确实不应该,也看不出有任何必要

Kirin
Kirin (月が綺麗ですね) 2009-02-12 15:03:42

嗯 楼主认真的很好 国内的出版物就是这个问题大 幸亏我看的电子版不是这个版本

兔子
兔子 2009-02-18 17:44:37

刚刚才买回来的《嫌疑人X的献身》就迫不及待立刻看完了~

个人感觉还是挺好看的 这是我第一次看东野的作品算是个新人(之前只看过日剧版的《神探伽利略》这个应该不算)

不过看了LZ所列举的例子以后的确感叹 台版更好一点 虽然被“简洁”了的也许都是些细节部分 在编辑看来也许觉得是可有可无 然而若是纵观整部作品 汤川学最后那几个动作和语言细节 应该是更能表现出他对石神的情感

高中时期有个同学曾特地拜托朋友帮忙带回台版的日本小说 现在更能理解她的用意了

看着楼上如此之多的讨论 过后我会去把台版的找来看看

另外,虽然还是学生 但以后是希望能从事编辑方面的工作 十分赞同保有作者原意的原则 这是最起码的尊重

[已注销]
[已注销] 2009-02-24 18:30:59

不支持乱篡改~~恶心啊,虽然看得时候根本晓得,原来出版社也有剪刀手。

似水微『澜』
似水微『澜』 2009-03-06 09:35:37

支持楼主,南海出版社确实不像话!
请问楼主,应该在哪里可以看到像样的翻译版本呢?电子版又在哪下载呢?

蓝色竖琴手
蓝色竖琴手 (Blue Harper) 2009-03-06 09:47:11

回楼上

台版肯定是比较像样的,但是贵点

电子版的话我就不太清楚了,电驴上或者东野小组搜下,可能会找到^^

哈雷希撒一世
哈雷希撒一世 (卡菲迪利亚大公国=。=) 2009-04-13 22:24:09

非常奇怪的是。。。珠海出版社的金田一系列(比较老那套)。。。里面的性爱描写非常详细。。。。
怎么到了21世纪出版这些小说反而删减得更加厉害了

妖夜慌踪
妖夜慌踪 2009-04-15 13:51:46

怪不得~我怎么读到最后觉得不对味,像掺了大量白水的酒,单薄,虚弱无力。你眼力好!佩服

一刀平五千
一刀平五千 2009-04-20 10:21:58

嫌疑犯的献身如果只有这么点删节,我觉得还是可以接受的。
而且我更喜欢简体版的结尾,很有力度,干脆地斩断,比较震撼些。

当然,出于职业操守,我还是赞成LZ的说法,编辑不应该擅自删除作者原文的。

天才丫丫
天才丫丫 2009-04-28 14:46:54

一字之失 ,一句为之蹉跎 ;一句之误 ,通篇为之梗塞

sunny
sunny 2009-05-12 16:54:58

我实在没想到原来出版社也有剪刀手啊……之前曾听别人说如果要看文章还是要看原著,不要看翻译版,我那时还反驳人家来着,现在发现,似乎……真的……是……这么回事。

《白夜行》那里,我能够给予20%的理解……

可是《X》的结局,我能够给予的理解是 -100%

mickey
mickey 2009-06-13 11:26:58

台版其实译得有些白话,可能有些时候简洁的东西意味更好。
不过因为学过一点日语,再接着往下看。。。。。。就很无语了。这就是大陆的文化控制。
看完楼主的文之后我产生了很大的继续学习日语的愿望,希望能自由自在地欣赏没有删减的原作。

宝康
宝康 (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 2009-06-18 00:49:46

原来是这么回事,妈的,新经典的看到最后我还以为掉了几页还是怎么回事,这也算完了?

戈弋
戈弋 (平常人,平常心,平常事) 2009-07-06 20:37:04

谢谢楼主分享,打消了我买国内版的念头。。。我还是买本台版看吧,始终还是不太习惯看电子书。

七瞳
七瞳 2009-08-16 11:24:47

俺一直觉得东野很喜欢“创造诡异气氛”,其实结果也就那么回事儿。很多对话啊描写啊什么的都不必要,说起来,他比宫部还啰嗦。

猫绿-
猫绿- (一想到未来,我就心慌意乱。) 2009-09-22 20:21:39

最后一句问题倒是不大 但是把汤川的戏份删了我就很不满意了= = 我喜欢汤川和石神的暧昧... 读到结尾的时候还找呢 汤川哪去了?

蜉蝣
蜉蝣 (苦乐小妈妈) 2009-10-31 01:37:14

体会一下,“至少”一词的删减绝对影响了这里的语境。

Helios
Helios 2009-11-01 17:09:49

有病吧。

多芽君
多芽君 (all a matter of timing) 2010-01-02 21:48:31

你太严苛了,怎能因为翻译的失败,就用一星否定小说本身的精彩
不过还是谢谢你的纠错

蓝色竖琴手
蓝色竖琴手 (Blue Harper) 2010-01-02 21:54:35

呃 回楼上:
请你仔细看看帖子再说吧
我说的不是翻译的问题,而是编辑的问题

西野 司
西野 司 (...if not...) 2010-01-10 13:30:41

本来就是日本作家写的东西
要追求完美地理解作家本意的话只有学日语去看原版咯
不过就算学了日语 没有日本的成长环境
我想这理解还是会有些偏差
所以说,作为异国人的我们去吹毛求疵
“还是在事实的真相外打转”

LZ不要鸡冻
理解你喜欢东野的用心
但精彩的作品不会因一点小缺失就散掉光芒
大陆版做这个引进本身是件好事
可以让更多像你一样的人来喜欢东野

如果回复我不要叫我兄台。。。我好怕TOT

蔡宁汉
蔡宁汉 (萨鲁法尔大王万岁!) 2010-01-12 14:20:42

我买的新经典2010年第一版(平装版)中,楼主所说的问题已经修改了,改成和台版一致了。

深深深_Shen
深深深_Shen (再也没有那样的人) 2010-01-14 20:02:56

仔细看了作者的分析 个人是觉得有些小题大做了 恐怕连原作者本身都没有这么考究用词 其实很多东西都是读者自己的理解 也不见得我们的理解就是对的

风之子
风之子 (最自由的时光,最孤独的时刻) 2010-01-27 14:47:44

我倒觉得新经典的翻译得好

徇齐
徇齐 (没人能取代记忆中的你) 2010-01-29 22:09:42

拜托楼主不要在这里卖弄你的日文了,即使你日文再好你也写不出这么优秀的作品!打一颗星只能证明你的愚昧和无知,无他!

蓝色竖琴手
蓝色竖琴手 (Blue Harper) 2010-01-29 22:19:18

to 西野司 wuli SQ kinyue 这三位朋友:

请看清我帖子里说的事情。我没有说南海版翻译差,我说的根本就不是翻译问题,而是编辑问题。

蓝色竖琴手
蓝色竖琴手 (Blue Harper) 2010-01-29 22:21:31

2010-01-29 22:09:42 询齐  拜托楼主不要在这里卖弄你的日文了,即使你日文再好你也写不出这么优秀的作品!打一颗星只能证明你的愚昧和无知,无他!
  ~~~~~~~~~~~~
这位朋友,请在开口骂人之前看清我帖子说的事情。
另外,我并没有在卖弄,比我日语好的也多得是
  
最后,请你注意加强个人修养

徇齐
徇齐 (没人能取代记忆中的你) 2010-01-30 13:56:32

有修养的人不会在这里吹毛求疵,打个一星吸引眼球。不用这种欠扁的手段你这种书评绝对没人看!!你就是没事找扁!!!

蓝色竖琴手
蓝色竖琴手 (Blue Harper) 2010-01-30 14:36:40

2010-01-30 13:56:32 询齐  有修养的人不会在这里吹毛求疵,打个一星吸引眼球。不用这种欠扁的手段你这种书评绝对没人看!!你就是没事找扁!!!
~~~~~~~~~~·
无缘无故地破口大骂说明了您的素质和水平。另外,也可能说明了藏在您id后面的立场。

我再和您说一下,对于这本作品我打五星。我打一星只是说,出版社的编辑无故阉割了作者原作的作品。我说的不是翻译问题,更不是原作。

另外这本书新经典出了未阉割的新版,那个版本我打了五星。

最后,不管您的目的是什么,都请您加强您的个人修养。谢谢。

蜉蝣
蜉蝣 (苦乐小妈妈) 2010-01-30 16:23:58

原来已经出新版了啊,远目= =

另外,lz的立场已经很清楚了,也言之有物。某些人不要再咄咄逼人了,真是的。

徇齐
徇齐 (没人能取代记忆中的你) 2010-01-30 17:16:48

另外这本书新经典出了未阉割的新版,那个版本我打了五星。

既然如此,你又何必在这里多此一举???如果你想抨击该书的编辑甚至是该书的出版社,我举双手赞成!而且这个出版社的书绝对不止这么一本,出现楼主所谓的阉割现象我想也一定数不胜数,但是请你不要发在这本书的书评上!因为LZ所谓理直气壮的行为恰恰是与本书所传递地精神背道而驰的!!!

徇齐
徇齐 (没人能取代记忆中的你) 2010-01-30 17:30:12

“达摩”石神为了自己的爱情默默的,作出了最残酷、最沉重的牺牲,让我深深的感受到了大爱无言的力量。
如果可以做个类比的话,对于我来说,这本书所给我带来的震撼和力量以及它所要传递的这种精神才是“达摩”所向往的爱情,而所有的文字叙述以及翻译和编辑等等则是“达摩”本身!取其义,舍其身,这就是达摩的答案!

蓝色竖琴手
蓝色竖琴手 (Blue Harper) 2010-01-30 17:30:58

既然如此,你又何必在这里多此一举???如果你想抨击该书的编辑甚至是该书的出版社,我举双手赞成!而且这个出版社的书绝对不止这么一本,出现楼主所谓的阉割现象我想也一定数不胜数,但是请你不要发在这本书的书评上!因为LZ所谓理直气壮的行为恰恰是与本书所传递地精神背道而驰的!!!
~~~~~~~~~~~~
不好意思,我从不乱说话,我说的话全都有凭有据。而且这个版本确实有严重的阉割行为,可以说全书都有。这早已经是很多人的共识了,并不是我一个人的说辞。

我发在书评里自然有缘由,请您仔细看我的另外一个帖子,里面有详细的说明。

另外,您所说的本书的精神和我指出阉割的行为有什么联系吗?抱歉,我实在不明白您的逻辑。

您理直气壮地说脏话,对我破口大骂,难道您的行为就和本书的精神相符吗?

您的目的已经在您的气急败坏之中显露出来了。
最后,我只能说,如果我的评论让您的薪水受到了影响,那我只能说抱歉了。

蓝色竖琴手
蓝色竖琴手 (Blue Harper) 2010-01-30 17:34:18

2010-01-30 17:30:12 询齐  “达摩”石神为了自己的爱情默默的,作出了最残酷、最沉重的牺牲,让我深深的感受到了大爱无言的力量。
  如果可以做个类比的话,对于我来说,这本书所给我带来的震撼和力量以及它所要传递的这种精神才是“达摩”所向往的爱情,而所有的文字叙述以及翻译和编辑等等则是“达摩”本身!取其义,舍其身,这就是达摩的答案!
~~~~~~~~
但愿您所说的是您的心里话。

我愿意相信,相信您是一个“情绪激动,失去理智”的读者,而不是一个“满口脏话,泛着铜臭”的书托。

徇齐
徇齐 (没人能取代记忆中的你) 2010-01-30 17:37:21

诚如LZ所言,我是一个没有素质和修养的人。但是,对于这本书,我可以自豪的说:“我读懂了,而LZ你没有。”。这,就是隐藏在我ID后面的立场!!!

蓝色竖琴手
蓝色竖琴手 (Blue Harper) 2010-01-30 17:47:35

2010-01-30 17:37:21 询齐  诚如LZ所言,我是一个没有素质和修养的人。但是,对于这本书,我可以自豪的说:“我读懂了,而LZ你没有。”。这,就是隐藏在我ID后面的立场!!!
~~~~~~~~~~~~~~~~~~
和您开句玩笑:如果一个人读懂了一本东野的小说就可以随便骂人,那我真不知道那些读懂尤利西斯的人会做出什么样反应 ^^

我不敢妄言说您没读懂,我十分相信您能读懂;反过来,我读懂没读懂,也不是您说了算的。

如果您只是一位“激动”的读者,我只是说,我希望我的评论对您有用。我希望我的帖子,对您选择版本有一定的帮助。在完整的东野和阉割的东野之间,我希望您能读到完整的版本。

我只是希望所有真正热爱东野的人,能读到完整的东野。仅此而已。

所以我觉得一个真正热爱东野的人,是不会对维护东野的帖子破口大骂的。不管您是不是一时激动,我希望您能思考您的立场:

您是爱东野,还是爱“这个版本的利益相关人”?

徇齐
徇齐 (没人能取代记忆中的你) 2010-01-30 17:58:01

您的目的已经在您的气急败坏之中显露出来了。
    最后,我只能说,如果我的评论让您的薪水受到了影响,那我只能说抱歉了。
   我愿意相信,相信您是一个“情绪激动,失去理智”的读者,而不是一个“满口脏话,泛着铜臭”的书托。
  
   读到这样的好书,楼主还能想到书托,真是有境界!

蓝色竖琴手
蓝色竖琴手 (Blue Harper) 2010-01-30 18:00:48

读到这样的好书,楼主还能想到书托,这是有境界
~~~~~~~~~~~~~~~~~~~~~~~~~~~~~~~
因为您自己做出了过激的行为,才让人产生了这方面的“联想”。

我的帖子有利于读者选购更完整的东野,完整的东野才是真正的好书。
在我明确指出有更好版本的情况下,您依然不依不饶,破口大骂,让人很难不起疑心。

我希望您是一位热心读者,希望您能通过这个帖子收益,买到同一出版社出版的“无阉割”版本,欣赏到“完美的好书”。

徇齐
徇齐 (没人能取代记忆中的你) 2010-01-30 18:02:39

LZ对我的怀疑让我想起了前段时间很多道貌岸然的记者和教练对“李承鹏出书打黑”的怀疑,似有异曲同工之妙,当然我不及“李大眼”万分之一!

徇齐
徇齐 (没人能取代记忆中的你) 2010-01-30 18:12:44

我希望您是一位热心读者,希望您能通过这个帖子收益,买到同一出版社出版的“无阉割”版本,欣赏到“完美的好书”。

很不幸,我买到了阉割版,但依然让我震撼不已!

蓝色竖琴手
蓝色竖琴手 (Blue Harper) 2010-01-30 18:18:32

2010-01-30 18:02:39 询齐  LZ对我的怀疑让我想起了前段时间很多道貌岸然的记者和教练对“李承鹏出书打黑”的怀疑,似有异曲同工之妙,当然我不及“李大眼”万分之一!
~~~~~~~~~~~~~~~~~~
您的比喻我不能赞同,我发这个帖子,非但没有像足协一样捞到钱,还莫名地挨了不少骂。

这个社会上有很多人,平白无故骂完人之后自己还有理,还给自己脸上贴金。

相信您不是那种人。

蓝色竖琴手
蓝色竖琴手 (Blue Harper) 2010-01-30 18:19:10

很不幸,我买到了阉割版,但依然让我震撼不已!
~~~~~~~~~~~~~~~~~~~~~~~~~~~~~~~~~~~·
很遗憾,您没有体会到真正的震撼。

徇齐
徇齐 (没人能取代记忆中的你) 2010-01-30 18:43:37

你挨骂那是应该的,因为你是在用一种不道德的手段来达到自己所谓道德或正义的目的!从法律角度来说,这叫程序错误!即使你的目的再正义,还是你错!从LZ身上就不难知道为什么在当今的中国,“法治”依然任重而道远!

蓝色竖琴手
蓝色竖琴手 (Blue Harper) 2010-01-30 18:51:24

看来我高估了您的教养和素质,我错把您当成一个热心的读者了。我好心好意地给您发豆油介绍东野和推理小说,换来的还是您这种污言秽语。

您这回是不是又自己把书托的帽子戴上了呢?
至少,您是一个没有道德的小人,是一个以怨报德的小人。
您这种人居然还在大谈特谈法治建设,真是可笑之至。

我真是为您的家人感到悲哀。

<前页 1 2 后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