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无产阶级的统治及超越阶级的可能性

战鼓声 评论 路易·波拿巴的雾月十八日 5 2009-01-02 00:13:14
待清退
待清退 (日暮途远,倒行逆施) 2009-01-03 13:38:39

没错,其实ZG的历程何尝不也是流氓无产阶级的胜利

但是波拿巴那种个人英雄主义的统治和一个集团统治还是有很大区别的,君主统治,它的制衡源于内心;威权集团的制衡力量复杂的多

不过问题总归还是,就算我们承认了流氓无产阶级对国家的领导,如何制衡这种权力?
市民社会发发育固然是一部分,但是绝对权力者很轻易的可以毁灭市民组织而获得巨大利益,那么市民组织也不过是一群养肥的猪而已

王荣欣
王荣欣 (低/端人/口之后无社会学。) 2010-02-09 00:01:03

写得不错

apollo
apollo 2010-07-02 11:07:35

历史是有一定偶然性的,马克思的理论在于用一个简单的模型(阶级分析)分析复杂的历史现象,这在西方人文及理工,当时都是极潮的,这种模型在分析历史时以其清晰的轮廓加之优美的文笔可以获得很多人的好感,但事情的本质描述是很难的,诚如楼主所言,这个无往不利的模式解说势必被自己限制,其对路易波拿巴当政之后的预言便难以服众。政治无所不用其极,如果仔细研究无产阶级运动,成功了的无不是以比路易波拿巴更为人不耻的手段胜利的。其代言人之学术道德越低成功可能越大,为历史证明。至于所谓流氓无产阶级,只是停在纸面上的概念,流氓无产者何尝能够组成一个阶级,只能附庸在其他阶级罢了,利用这些人改变自己状况的动力成就事业,可能是历代政治家的权术。

美洲狮的诺言
美洲狮的诺言 2016-01-06 20:20:55

LZ大体上写的不错,关于无产阶级专政后内部的分裂,我想这里有些误解。如果从社会主义实践来看,从来没有呈现出马克思书中所写的美丽场景,但是如果这一矛盾只是归咎于马克思预言错了,是否已从心里认定他应当是个出色的预言家。那么无产阶级到底会不会形成内部分裂?如果从理论来讲,无产阶级本身要消灭自身,消灭存在阶级对立的基础,如果还存在阶级那就是革命尚未成功。因此认为SL、ZG就是马克思笔下纯粹的社会主义,是不是自己犯了本本主义的毛病?再者,阶级是分析模型,它有简洁的表达方式,但这也是它的弊端之一,所以《雾月十八》才能如此受人重视,彻底打破了庸俗决定了的观点。至于认为马克思对法国走向预测不准,这完全是站在认可资本主义发展的立场,老马对此并不关心,而恩格斯之后补充了波拿巴执政时的成就。至于国家能够具有超阶级性,这要看是何种意义上的国家,所谓去阶级性无非是去政治性。中国现在努力进行的现代国家治理能力的建设不妨看做是一种尝试,国家不再是传统意义上垄断暴力的主体,而成为一个服务社会的机构,但是在这个社会准备好自我管理之前,各群体(或者说阶级吧)冲突还会存在,那么国家必须要代表某个或某些阶级去维护秩序,否则它不是虚假的就是无能的。

tg912
tg912 2016-01-09 19:51:08

楼主可以看看福柯《规训与惩罚》对这一问题的阐发

涛涛宝贝
涛涛宝贝 2017-06-26 17:00:50
LZ大体上写的不错,关于无产阶级专政后内部的分裂,我想这里有些误解。如果从社会主义实践来... LZ大体上写的不错,关于无产阶级专政后内部的分裂,我想这里有些误解。如果从社会主义实践来看,从来没有呈现出马克思书中所写的美丽场景,但是如果这一矛盾只是归咎于马克思预言错了,是否已从心里认定他应当是个出色的预言家。那么无产阶级到底会不会形成内部分裂?如果从理论来讲,无产阶级本身要消灭自身,消灭存在阶级对立的基础,如果还存在阶级那就是革命尚未成功。因此认为SL、ZG就是马克思笔下纯粹的社会主义,是不是自己犯了本本主义的毛病?再者,阶级是分析模型,它有简洁的表达方式,但这也是它的弊端之一,所以《雾月十八》才能如此受人重视,彻底打破了庸俗决定了的观点。至于认为马克思对法国走向预测不准,这完全是站在认可资本主义发展的立场,老马对此并不关心,而恩格斯之后补充了波拿巴执政时的成就。至于国家能够具有超阶级性,这要看是何种意义上的国家,所谓去阶级性无非是去政治性。中国现在努力进行的现代国家治理能力的建设不妨看做是一种尝试,国家不再是传统意义上垄断暴力的主体,而成为一个服务社会的机构,但是在这个社会准备好自我管理之前,各群体(或者说阶级吧)冲突还会存在,那么国家必须要代表某个或某些阶级去维护秩序,否则它不是虚假的就是无能的。 ... 美洲狮的诺言

去阶级性的中性国家理论,在历史上发端于古典政治经济学德基本假设。这里吊轨的问题是,在经济学中的一个基本假设为什么最终会发展成现代政治意识形态追求的政治价值之一。马克思认为不存在中立国家,这是不是说强调国家的服务功能掩盖了阶级统治的本质与现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