丰子恺版 vs. 林文月版

pengchengzou 评论 源氏物语 3 2009-01-26 21:31:15
JOKT
JOKT 2009-01-28 21:54:47

丰子恺的有点看不下去

D
D 2009-03-29 07:19:32

我觉得丰版的略胜半筹。文字更平实但有味道,林版在“雅”上做得太过了,细腻雕琢有点儿台湾风。
翻译就是各花入各眼了~

微神
微神 (个子高的 财运好的 成熟的 正缘) 2009-04-10 20:41:31

没看过林文月的,只读过丰子恺的。非常喜欢封译的风格,文字古雅可爱。有时候不是为了看故事,倒纯是为了看这文字了。

历下琴
历下琴 (老爷你坏死了) 2009-04-17 11:06:07

丰译现在读来古雅,那是因为六十年代的文风跟现在不同。如果民国时期著作看得多,就可以发现丰译实际上是很口语化的,周作人评为“茶店说书”,不无道理。
林文月版的应该找来看看。

一诺
一诺 (享受孤独) 2009-04-30 21:29:41

林版较之更细腻,且精简,但在某些表达上(比如楚辞写法)不如丰版

wyvern
wyvern 2009-05-10 20:15:59

个人感觉,7句试读,丰林比4:3,丰版略占上风啊。

youngpf
youngpf 2009-07-18 21:39:14

个人觉得林版的用楚辞反而更胜一筹,日文和歌看上去并不太对仗的。

豆子
豆子 2009-07-19 15:45:28

各有所长,各有千秋,各取所需,无必要非分出高下。

多多不高兴
多多不高兴 (世界别为我担心。) 2009-08-06 12:15:33

不喜欢林版,好像为了雅而雅,很造作。

下官
下官 (一生慣住娑婆,不願超佛越祖。) 2009-08-13 23:45:09

毕竟230块。还是丰先生译版价格比较大众,期待林老师的版本尽快在大陆出版社出版··

予矛
予矛 2009-08-24 21:47:48

这几个例子中大多林译的较好,但这句难以判断谁更好些:
“苍茫暮色蓬山隔,遥望安知是夕颜?" vs"夕颜华兮芳馥馥,薄暮昏暗总朦胧,如何窥得兮真面目?"
七言PK骚体,前者言辞淡定,后者华丽婉约。

晏子颜
晏子颜 (子颜,子颜……声声唤) 2009-10-20 00:26:48

更欣赏丰这一版的

猫猫
猫猫 2009-10-29 00:38:57

没看过林的,但是我一直很爱丰版~~ 非常古朴清雅的感觉

小克
小克 (能自在的看书不用干活儿就好了) 2009-11-10 12:12:06

就LZ贴出来作对比的这些来看..我更喜欢丰的风格~

农夫果园.
农夫果园. 2009-11-13 22:14:16

  A: "源氏公子渐觉世路艰辛,不如意之事越来越多;"
  B: "世事纷扰,烦恼愈多。"

至少这句, 不如意之事越来越多 比 烦恼越多 意蕴深长

悠然
悠然 (2011,我来了。) 2009-11-15 08:15:44

欣赏丰版的,文字之间有一种古雅悠长的感觉。

我家有只狐狸少爷
我家有只狐狸少爷 (一树夏风) 2009-11-17 23:22:30

还是丰版有味道啊,比较传神

我家有只狐狸少爷
我家有只狐狸少爷 (一树夏风) 2009-11-17 23:23:53

话说源氏物语原本就是雅中之冠,就是这样只怕也雅不过原文那种独特语境下的含蓄美,何来过雅之说

知识怪@昆明
知识怪@昆明 2009-11-23 20:42:57

有朋友说丰子恺版文字古雅,我到觉得恰恰是因为那份“平实“。
像”萧瑟的秋风吹来了“”不如意之事越来越多“这些句子,都是及其生活化的语言,但也正因了这分朴拙不雕饰,反而生出难言的美来。
林文月版没读过,不敢乱评。但就这贴出这几句来看,反而有点为雅而雅的感觉了。

[已注销]
[已注销] 2009-12-21 22:30:58

提政治是叶渭渠的事,这和丰子恺有啥关系了。

雨潇
雨潇 (破万卷书籍,品帝王将相。) 2010-01-02 09:47:25

没有读过林版的,丰版的还没读完,不敢妄加评论,但就以上七句而言,感觉还是丰先生的略好一些。

提琴
提琴 2010-01-22 10:37:24

提政治是叶渭渠的事,这和丰子恺有啥关系了。
+1

樱桃子
樱桃子 2010-01-26 23:51:59

个人更喜欢丰的译本。感觉林的译本温婉有余,大气不足。想来源氏物语虽说是女性写的小说,然而描写的毕竟是那样古老幽深的年代,所以似乎译本更应该多些气场。不过译本这种事,也是仁者见仁,各有千秋吧。

戯忘天
戯忘天 (Flamenco is in our blood!) 2010-03-20 21:09:47

林氏斧琢痕迹太明显了些
近来想重读一遍 换了林版 的确不似两年前看的丰版那么让人痴迷呐~

小勺
小勺 (清悦和醇) 2010-04-04 23:27:20

丰子恺更能翻译出一种白居易的气质啊~这又是书中常常见到的风味了。

阿豆
阿豆 (为学日渐,为道日损) 2010-04-13 22:03:21

还是喜欢丰子恺的

浅草
浅草 (鸿雁几时到,江湖秋水多。) 2010-04-25 15:30:34

只读贵丰子恺的。。。所以只能根据现有的几句作比较啦,我喜欢丰老的一些。因为不可能读懂日语的原文,所以不知道到底是谁的翻译更加接近些,林文月是女性,更有优势也不一定

esHse
esHse 2010-05-20 23:56:51

文字古雅可爱
深有感触
我很喜欢丰子恺老先生的译本,因为小时候看书不知道爱惜,书都散页了。
日本人的文字本身都是很淡的哀愁,过于雕琢的文字是没有风味的。按理,我不应该在此妄评,但还是表达一下我对老先生的憧憬之心,以及少年时对此人的谢意。

[已注销]
[已注销] 2010-05-21 16:20:00

试读后,还是丰子恺先生的文字更雅致,毕竟文学修养不能同日而语啊~~

阿右
阿右 (離れていても繋がってるよ) 2010-06-05 16:15:18

对比着看 丰子恺先生的馒头更适合我
话虽简 却有韵味

流光
流光 (慢慢) 2010-06-21 13:21:43

看楼主举例,各花入各眼,个人倒觉得丰版更好,平白但有味,似乎更当得起古雅二字。
说到源氏物语的翻译,个人其实觉得钱稻孙先生的最好。多年前在大学语文教材上见他译的第一章“桐壶”,惊艳万分啊,可惜的是他命运多蹇,没有译完的

果然
果然 (三宅一生……) 2010-07-09 11:37:53

A: 叶渭渠写的前言,5页半。其中提到"政治"6次,"阶级"6次。
  B: 林文月自己写的"洪范新版序"(4页),修订版序言(27页)。

楼主太可爱了。想想62年的国内。

张米茜
张米茜 (颜控) 2010-07-10 19:34:00

丰版多了感慨,多了意蕴。楼上很多人都提到了,林版为雅而雅,其实反而俗了。

yucynan
yucynan 2010-07-24 12:13:49

比较喜欢丰子恺翻译的,平实但很有味道。

弱
2010-07-26 22:16:18

林版的大陆根本没有售啊
和歌还是喜欢杂译的,同规规矩矩的七言比,更有意境些

iceblade
iceblade 2010-08-10 23:21:41

没看过书 单看楼主帖的这几句 要喜欢A的多 B套语太多 语言节奏不好

MY_GERMANY
MY_GERMANY (有生之年,狭路相逢) 2010-08-11 21:58:50

只看过丰子恺翻译的,当时觉得已经非常好,后来晓得林文月也翻译了的,当时听说她的译文更有女性的味道,一直想看一看,不过一直没能看到。个人觉得,丰先生的译文已经很不错了。

[已注销]
[已注销] 2010-08-22 01:56:48

还是更喜欢丰译

桉
(雾里看花) 2010-09-02 10:51:10

最初看的是丰子恺版的~已有心理定势 感觉言语清丽可人 很有紫式部女子的感觉~~
不过今天看来林文月版也很不错 尤其是那句 人生如寄~~

小城鱼太郎
小城鱼太郎 (小斋竟日兀营营) 2010-09-05 14:11:09

喜欢丰子恺版的
娴静流丽

一花一木
一花一木 2010-09-13 19:52:30

我读的是丰版的,译得非常好。但是,叶渭渠那个前言,多多少少影响了我对于源氏的公正评判。

溪碧
溪碧 (下定决心) 2010-09-19 19:51:32

丰子恺的比较平实,有种古拙美,读起来比较容易,是好事啊…

果然
果然 (三宅一生……) 2010-09-27 16:43:15

在细读人文社版的三本《源氏物语》,丰子恺译的,还没有机会看到林文月的,但丰版的已是典雅韵藉。题外话说一句——紫式部写此书,1000年前的文笔与叙事能力,怎么就这么成熟完美?当时的中国文学里叙事文学成就还了了。志怪、变文、野史、笔记,一路子走下来,要多少年!
源氏物语受中国影响太深了,比如白居易,害得我要看白氏全诗了,还有,源氏物语的西传史,应该比较有趣味。有时候怀疑曹雪芹在创作红楼梦的时候,是否读过源氏物语?

韩里林
韩里林 (ok) 2010-10-19 12:59:09

有道理

Peano
Peano (请叫我轩哥) 2010-12-10 11:18:17

摆出来的对比不正是丰子恺的更胜一筹吗
《源氏物语》本来就是一千多年前的作品
丰译更有“古感”,林译有点像琼瑶

苏摩梨伽
苏摩梨伽 (精致生活,下流人生) 2010-12-12 20:31:10

我觉得各有千秋,但是林文月的整体感觉比丰子恺更加贴近原著写,不过楼主所选的这几个例子……丰版看起来更胜一筹。

臭虫
臭虫 2010-12-25 09:02:40

前七条对比,除了第一条难说到底谁更好之外
余下六条,明显丰译强过林译

良小
良小 2010-12-25 14:35:10

b更好。林文月的版本目前我们大陆这边好像没有出版啊。

苏摩梨伽
苏摩梨伽 (精致生活,下流人生) 2010-12-25 14:50:23

只有台湾出版过。。。

Tracy
Tracy (热爱生活。) 2010-12-28 13:14:18

我喜欢简短的句子表达深远的意蕴。所以,林胜。可惜买不到啊买不到……

[已注销]
[已注销] 2011-02-18 14:37:39

我买了这个书吗?回家看看去……台湾的就。算。了。买起来。好麻烦。

漫雾
漫雾 2011-02-21 11:38:49

丰子恺是工作翻译,林文月是业余翻译。从译文上来看,还是林文月的更符合原著。不仅仅是性别,心态和情致也很相似
不过你所列出的几个句子其实很难体现出译本的差别。

摸索具
摸索具 (批评之前先学会欣赏) 2011-02-21 23:46:30

林文月貌似和连战是亲戚啊~~可惜这版看不到啊~~

鱼
2011-02-28 23:00:17

周作人不喜欢,俺喜欢。丰子恺的意境很美。林的没看过,以后看看再作评论。

karaeterna
karaeterna 2011-03-23 15:20:06

A: "请放在这上面献上去吧。因为这花的枝条很软弱,不好用手拿的。"
B: "把花儿放在这上面带给他吧。枝叶蔓生,不好用手拿着呢。"
    
这一段看前半句时没感到太大差距,但是看到后半句,就这么一句,个人以为丰子恺完胜。不过林文月翻译的《枕草子》倒是很喜欢,一见钟情。

左手小九
左手小九 2011-03-24 17:08:38

林版实在是。。。紫式部是女人就应该女性笔触翻译?

戯忘天
戯忘天 (Flamenco is in our blood!) 2011-03-24 21:49:11

林版有一種台灣承自民國的斯文氣 很特別的味道

[已注销]
[已注销] 2011-03-25 12:01:45

沒有看過林先生的版本不敢妄加評論,,不過以前看過丰譯的一些選段,,,傾倒不已~~~
今天看到這篇對比,最近有事可做了~呵呵~

孙智正
孙智正 (玩真的。) 2011-04-28 22:25:17

从对比来看,更喜欢丰,简朴有味

蔡辣辣
蔡辣辣 (不愿立地成佛,宁愿走火入魔) 2011-05-29 08:48:47

林文月先生看得更为舒适很多,毕竟紫式部是个女人,用词还是在于女性化的口吻更甚。

[已注销]
[已注销] 2011-05-29 19:39:53

钱稻孙第一,丰林差不多,各有特色。

拉维克
拉维克 (莫怨东风当自嗟) 2011-06-13 13:47:15

 A: "请放在这上面献上去吧。因为这花的枝条很软弱,不好用手拿的。"
  B: "把花儿放在这上面带给他吧。枝叶蔓生,不好用手拿着呢。"

这两句明显信息有差啊 一个是“枝条很软弱”一个是“枝叶蔓生” 分明两个意思 就看原文是什么样了

酒能递刀
酒能递刀 (▄︻┻┳━ ·.`.`.`.) 2011-06-17 19:31:50

虽然没有看过原著,但应是林版译的更准确一些。喜欢源氏物语的一定要读林版。

但从文笔来看,明显是丰子恺先生略胜一筹。

暖阁
暖阁 (幸福是糖,甜到发胖。) 2011-06-28 17:05:16

单说“苍茫暮色蓬山隔,遥望安知是夕颜?" vs"夕颜华兮芳馥馥,薄暮昏暗总朦胧,如何窥得兮真面目?"
我觉得前者好。
后者是楚辞体?念起来的感觉怪怪的。我印象中的楚辞体就是“若有人兮山之阿,被薜荔兮帶女羅”的这种,比林氏的念起来上口。
所以单从这句看,我倾向于丰氏的译笔。易懂。哈哈。

快意刀
快意刀 (一刀斩到你桃花开) 2011-07-14 15:15:48

明显是丰

之彼岸
之彼岸 (告別尤利西斯,奔向瓦爾登!) 2011-07-14 17:15:33

這裏面有幾個人說,一定要讀林版,且認定林版强於豐版。
這種人百分百是追求一種姿態,平常可能會在網上購買一些台版書讀,明明大陸也有同樣的版本也還要用過高的價格購入台版的同樣的著作。

語言不可譯,豐版也好,林版也好,都是從日文譯介的。如果你没有讀過原文,你無法斷定誰是誰非?況且翻譯會有很多的不同選擇,直譯、意譯也是大不相同的。誰好誰不好,再把這漢語的版本翻回日文的,再和原作對比,你就知道了是怎麼一回事?

八咫兔
八咫兔 (胜败皆是相负) 2011-07-14 18:01:57

A: "但觉用这把扇子的人的衣香芬芳扑鼻,教人怜爱。"
  B: "那上面微微染着一股物主的香泽,难免教人心旌摇荡。"
  
  A: "苍茫暮色蓬山隔,遥望安知是夕颜?"
  B: "夕颜华兮芳馥馥,薄暮昏暗总朦胧,如何窥得兮真面目?"
除了这两句,其它的都比较喜欢林版的。

堪堪
堪堪 (人生若尘露,天道邈悠悠) 2011-07-14 20:30:19

我喜欢丰子恺先生的版本。个人觉得后者有些造作了。

细雪
细雪 2011-07-15 11:59:07

 A: "这里的板垣旁边长着的蔓草,青葱可爱。草中开着许多百花,孤芳自赏地露出笑颜。"
  B: "通风的木板围墙上爬满了青青的蔓草,几朵白色的花得意自在地开着。"

显然是丰的翻译功底更扎实
不过对翻译此著作的两位,无论如何都表示敬意,翻译是很辛苦的活,一句看的人评价起来容易,译者背后不知做了多少推敲

沧海一声笑
沧海一声笑 (改签名只是因为前一个好久没改了) 2011-07-15 13:25:32

林版有一種台灣承自民國的斯文氣 很特別的味道
——————————————————————————————
这话用来批现在国内的某些翻译家还是可以的~

但丰子恺,那就是民国过来的人,也是写白话散文的一绝!要说林文月比他更有“民国的斯文气”,你确定吗?

沧海一声笑
沧海一声笑 (改签名只是因为前一个好久没改了) 2011-07-15 13:30:05

虽然没有看过原著,但应是林版译的更准确一些。喜欢源氏物语的一定要读林版。
  
  但从文笔来看,明显是丰子恺先生略胜一筹。

————————————————————————————————
为什么觉得这话的逻辑好奇怪啊~没看过原版,怎么知道谁的更准确啊?
然后准确的文笔又不好?这意思是不是词不达意的却更加出色啊?

暖阁
暖阁 (幸福是糖,甜到发胖。) 2011-07-15 14:35:03

同意楼上那句哇!!
林少华粉丝也爱这口,没看过原版,但觉得林少华翻出了村上的味道云云。
我就orz了。。。

酒能递刀
酒能递刀 (▄︻┻┳━ ·.`.`.`.) 2011-07-15 21:40:28

   为什么觉得这话的逻辑好奇怪啊~没看过原版,怎么知道谁的更准确啊?
  然后准确的文笔又不好?这意思是不是词不达意的却更加出色啊?
  -----------------------------------------------------------------------------------
没看过原著,并不等于连一眼都没瞧过,也不等于不知道日本人的习惯用语。
  
翻译本就有忠于原著的语法派,和便于本土人士理解的意译派。
  
如果你还不理解,可以参考裴多菲的《自由与爱情》:

Life is dear,

love is dearer.

Both can be given up for freedom

这首诗有很多译本,而人们传诵得最多的是译得“词不达意”的那一版。
  
  生命诚可贵,
  爱情价更高;
  若为自由故,
  两者皆可抛!

当然,如果你们想往紫式部脸上再贴一层黄金,说她不屑写日式和歌,只写楚辞风情,我就没什么好说的了。

[已注销]
[已注销] 2011-07-15 21:40:50

我倒觉得钱稻孙那才是茶店说书体。也许周启明当年听到的说书与今不同吧。

酒能递刀
酒能递刀 (▄︻┻┳━ ·.`.`.`.) 2011-07-15 21:45:55

另外我从来没说过林的文笔不好,只是说认为丰的更胜一筹。这位荷尔蒙散发的刺鼻气味闻着好熟,还同一时间拉帮结派地出没。难道说连隐居豆瓣都躲不过掐货逆袭?

旧时明月
旧时明月 (則為你如花美眷,似水流年。) 2011-07-16 05:19:12

两个版本都觉得不错,各有千秋。

王二小
王二小 (日暮现残骸) 2011-07-16 11:22:38

丰子恺的好一点吧

[已注销]
[已注销] 2011-07-18 07:25:27

在看英译版的来打个酱油~

暖阁
暖阁 (幸福是糖,甜到发胖。) 2011-07-18 13:43:17

生命诚可贵,
    爱情价更高;
    若为自由故,
    两者皆可抛!
~~~~~~~~~~~~
请教高人,这个版本“词不达意”吗??

暖阁
暖阁 (幸福是糖,甜到发胖。) 2011-07-18 13:49:02

另,@忆知重
很负责的告诉你,如果只有语法派和意译派两种的话,从楼主举的那些例子就能看出来,林丰二人绝对都是意译派。

[已注销]
[已注销] 2011-07-18 18:47:36

意译各有理解,各有标准,很难统一,争也白争

暖阁
暖阁 (幸福是糖,甜到发胖。) 2011-07-19 15:32:30

@楼上
我的那个结论是用排除法推出来的,即,如果二选一的话,林丰二人不属于语法派。
呵呵。

灯芯绒的细埭
灯芯绒的细埭 2011-07-22 18:30:54

果断是a嘛,主要见此项:
  A: 约90万字
  B: 约110万字

風和樹的聲音
風和樹的聲音 (自从离别久,不觉尘埃厚) 2011-07-29 22:50:02

丰译我更爱。

neil
neil 2011-07-30 16:51:47

林文月汉语水平不如丰子恺,毕竟是以日语为母语。余光中就暗暗指出林译受日语语法影响太深,算不上很好的汉译。

miao
miao (不好意思,我确实是懒更新了) 2011-07-31 17:32:03

译文如同嚼过的馒头··说到底,要是我会日文就好了··

天道近
天道近 (居闲食不足,从仕力难任。) 2011-08-04 12:07:19

谁说林文月汉语差的?读读她的散文集就知道了。林先生大学就读中文专业。老实讲,论汉语功底,台湾林先生这一辈文人都比大陆同时代人深厚得多。

[已注销]
[已注销] 2011-08-04 21:46:12

林文月汉语真不怎么样。散文最多三流。翻译的源氏物语,无非更接近原文,但是,算不上雅。丰子恺,呵呵,和林文月各有千秋,也不怎么样。钱稻孙第一。可惜就一帖。

水沐洛书
水沐洛书 (好像有点儿饿了) 2011-08-11 11:25:16

叶渭渠写的前言,5页半。其中提到"政治"6次,"阶级"6次。
  B: 林文月自己写的"洪范新版序"(4页),修订版序言(27页)。
这个。。。lz果然可爱。。

白银米店
白银米店 (半铺白银半铺人) 2011-08-12 21:35:06

 老版丰 三缺一 没有收全 永远的遗憾

果然
果然 (三宅一生……) 2011-08-22 09:55:55

实话看了林文月几本散文的感觉,是散文真的很一般。是因为作研究一定要严谨刻板?还是她本人有那么一点乏味?很多好题材,也许是写的故意克制、节制?

老司机带带我
老司机带带我 (老司机带带我) 2011-09-02 21:24:48

现在林版的大陆也有售了,就是价钱比丰版的贵太多……
我总觉得和歌翻译成骚体怪怪的……

lonelyplanet
lonelyplanet (弄花香满衣) 2011-09-18 11:26:45

看了翻译,明显丰子恺的要更合我的口味。
林译的 也就那句 人生如寄 不错

索
(die to 18 years old) 2011-09-21 21:35:04

个人更喜欢丰先生的译本

李熙钟
李熙钟 2011-10-02 14:08:03

丰子恺的译文平实有余味,用白体翻译里面的诗句更加允当,林用骚体(纯粹加了个兮)可谓不伦不类。

伊丽莎白斯
伊丽莎白斯 (人间失格) 2011-10-06 20:38:08

我喜欢丰版,文字凝练,意境悠远。和歌的话,还是丰子恺翻译的更到位~也许是个人更偏爱朴实的文字吧...

向山白
向山白 (奥雷里亚诺,马孔多在下雨。) 2011-10-07 17:16:40

更喜欢丰子恺的翻译。

海边圆圆
海边圆圆 2011-10-12 16:51:56

还是更喜欢丰子恺的,林文月的翻译雕琢太过,反倒露了小家子气。尤其是用楚辞体来翻译和歌,她的功力不够强行翻译,差太远了。

拉维克
拉维克 (莫怨东风当自嗟) 2011-10-19 23:53:38

仅凭几句是有失偏颇的,不如整段录入比较一下:

丰版:一日,下了整天的雨,黄昏犹自不停。雨夜异常岑寂,在殿上侍候的人不多;淑景舍比平日更为闲静。移灯近案,正在披览图书,头中将从近旁的书橱中取出用各种彩色纸写的情书一束,正想随手打开来看,源氏公子说:“这里面有些是看不得的,让我把无关紧要的给你看吧。”头中将听了这句话很不高兴,回答说:“我正想看不足为外人道的心里话呢。普通一般的情书,象我们这种无名小子也能收到许多。我所要看的,是怨恨男子薄情的种种词句,或者密约男子幽会的书信等。这些才有看的价值呢。” 源氏公子就准许他看了。其实,特别重要而必须隐藏的情书,不会随便放在这个显露的书橱里,一定深藏在秘密地方。放在这里的,都是些次等的无足重轻的东西。头中将把这些情书一一观看,说道:“有这么多形形式式的!”就推量猜度:这是谁写的,那是谁写的。有的猜得很对,有的猜错了路子,疑惑不决。源氏公子心中好笑,并不多作解答,只是敷衍搪塞,把信收藏起来。随后说道:“这种东西,你那里一定很多吧。我倒想看些。如果你给我看了,我情愿把整个书橱打开来给你看。”

林版:有一个细雨连绵的夜晚,殿上的人都不知到哪儿去了,宿直的桐壶殿显得比往常安静得多。源氏独个儿在灯旁翻阅着书籍。头中将又照例来陪伴,他看到书橱中放着各种颜色的信函,央求源氏让他看看内容。源氏为难地说:“无大碍的可以给你看看,其中也有一些见不得人呢。”但是头中将却耍赖道:“不,我就是想看看那些所谓见不得人的。如果只是普普通通的信,像我这般人也常常会收到的。怨恨薄幸啦,黄昏的密会啦,这些具有特色的信才有意思呢。”其实,真正秘密的信件,为了防备万一,早已经被源氏不知收藏到什么地方去了,这些书橱中的都不过是无伤大雅属于二流的东西。中将却不知就里,喜滋滋地读下去。他还自作聪明地瞎猜道:这封信是这个人写的,那封信又是那个人写的。其中有几个被他猜中,有的却凭空胡思乱想,全然不对。源氏心里暗自好笑,表面上却敷衍着,把信件一一都收回来。“你倒是应该收藏着不少女人的信吧?真想拜读一下。然后我就答应让你看完我这儿全部的信。”

<前页 1 2 3 后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