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维铮:顾颉刚改日记

玄武湖畔不读书 评论 顾颉刚日記(全十二卷) 4 2009-02-01 12:47:04
asian
asian (黄昏是我一天中视力最差的时候) 2009-02-01 19:42:13

很吃惊。。。

玄武湖畔不读书
玄武湖畔不读书 (活得匆忙,来不及感受。) 2009-02-02 17:11:03

是啊。所以对有些学者不加分辨地以日记为信史,我是不敢苟同的。作者本人的作伪,有意识地为后人写日记,整理者的删削甚至窜改,日记的史料问题真的多了去了。茅盾日记的删、朱自清日记的删,不管数量多少,但凡删去的,都有更值得咀嚼的历史意味。引用龚育之先生《漫谈口述历史》里一个发现:



还有日记。再现整理出版前人的日记或者自己从前的日记,越来越多了。当事人当时写的日记,要讲史料价值,那是比较高的。后来的回忆,相隔时间越久,记忆越容易有差错。但是日记的发表,如果经过整理,这整理者会不会由于种种考虑而隐藏了一些真相,那就是需要研究者仔细考察的事情了。宋云彬先生有一本日记,后人把它题为《冷眼红尘》给出版了,颇得好评。这好评是该得的,的确是一本很有历史价值的书。但是,一个偶然的机会,使我得知书上的文本同他原始稿子的文本有一些差别。我曾经关心建国初救国会的解散,写过两篇文章。对为什么解散,只看到解散时宣言的所说的原因,不知还有什么深层的原因。别人给我提供了一点深层的材料,也还是弄不清楚它的来龙去脉。文章发表后,收到上海市委统战部的一位年轻同志的信,他说,在宋云彬日记里曾记载召开新政协期间,周恩来、李维汉到北京饭店,跟救国会的几个代表谈话,提到一种设想:将来留一个民革,一个民盟,一个民建,其他民主党派就不要单独成立了。宋云彬日记曾经在《新文学史料》上发表过到北平准备开新政协的这一段,里面记载了这个材料。在现在出版的《冷眼红尘》中,把这一天的日记删去了。我不知道整理者为什么要删去这个材料,没有什么政治忌讳嘛,只是一段历史嘛,只是几十年前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人曾经有过的一种设想嘛。当时,救国会解散了,与国民党有历史关系的几个党派也合并为一个民革了。只是后来思路改变,其他民主党派的解散或合并才被阻止。我觉得宋云彬日记的这一条,恰恰是非常重要的史料。幸亏日记两度发表,被细心的读者把被整理者在出书时删去的地方看了出来。如果过去没有发表过,读者只能看到《冷眼红尘》,就不能从这里知道这段历史了。这种加工,我看完全没有必要,损害了史料的价值。

asian
asian (黄昏是我一天中视力最差的时候) 2009-02-06 10:29:45

我想,做史料研究者,恐怕也不是不知道这个问题,只是有时候由于材料不足,只能以此为佐证。。。也是无奈之举。

asian
asian (黄昏是我一天中视力最差的时候) 2009-02-06 10:33:51

所要批评的,恐怕倒在于整理者,不该以己之好恶及时代之变迁而任意删改。。。不过,说到底,又有多少人能做到这一点呢?

黄小仙
黄小仙 (三月的小雨) 2009-02-07 17:52:12

无法删除的是生命的终结

墨墨
墨墨 2009-12-17 16:11:56

兄言极是。日记、自传、回忆录等一切史料均可作如是观。不可尽信。也许日记避免整理者删改的最好办法是影印吧?

玄武湖畔不读书
玄武湖畔不读书 (活得匆忙,来不及感受。) 2009-12-18 22:12:35

呵呵,影印好是好,就是成本太高了,买的时候也心疼啊

阿古
阿古 (大花狗-小黄狗-大黄猫-小黄猫) 2010-02-28 15:53:17

嗯 长见识了

鱷魚飛行曹亞瑟
鱷魚飛行曹亞瑟 (微信公众号:迷楼) 2011-05-19 12:54:37

没想到顾的日记里也有那么多猫腻~
知道《吴宓日记》大加删改后我就没买,这套又能省钱啦!

乱看书
乱看书 (乱看书,看乱书,看来看去) 2011-05-19 13:10:00

看来顾先生有生之年就准备好出版日记的,做过扎实的功夫

[已注销]
[已注销] 2011-05-19 13:10:07

有图有真相是多么重要啊!

鱷魚飛行曹亞瑟
鱷魚飛行曹亞瑟 (微信公众号:迷楼) 2011-05-19 13:13:05

是啊,很多重要人物的日记都得辨伪,他们是有预谋地写的;比如蒋介石日记;最典型的是越缦堂日记,就是当著作写的。

王荣欣
王荣欣 (低端人口之后无社会学。) 2011-05-19 16:18:47

《红尘冷眼》,不是《冷眼红尘》

好喝的黄油啤酒
好喝的黄油啤酒 2014-11-17 16:23:35

这位玄武兄引用的书评毫无根据 单从“月薪五百万”这样的说法 就知道评书者根本是没读过顾先生及其相关的书 道听途说就这里枉加评论 真的可笑

玄武湖畔不读书
玄武湖畔不读书 (活得匆忙,来不及感受。) 2016-12-03 11:55:59

因为豆瓣抽风,今天才看到好喝的黄油啤酒质疑我转的这篇书评毫无根据。
下面仅就“月薪五百万”作一点回应。关于顾颉刚进京后“月薪五百万”的说法,除了顾自己的日记记录外,也可见周恩来《关于科学院工作的几个问题》,文见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编《 周恩来文化文选》,中央文献出版社1998年2月版,.下面的引文在第526页。



科学家的待遇问题,要好好研究一下。对科学家不能按行政人员的等级来评定待遇。对研究工作有贡献的、生活困难的,应该待遇好些。我们的科学家人数不多,这是种子,要爱护,如果损害了他们的健康,是我们的损失,一个做研究工作的副所长和一个做行政工作的副所长,同样待遇,从形式上看很公平,其实不公平。如果前者是一个研究有成绩的,年纪较大,就可以待遇高些;如果后者是一个共产党员,搞研究工作年限很短,负担少,就可以待遇低些。比如顾颉刚先生,一家十八口,他要求每月薪给五百万元,我们就要给他,他现在是科学院的研究员,研究员一般只有二百多万元,但他要求五百万元,我们就给他五百万元,比副所长的薪水都高,但可以这样,我们允许一个研究员比一个副所长的待遇高,不能平均主义。顾颉刚先生有长处,青年人要把他的长处学了来,把好的东西吸收过来,并把它发扬光大。待遇问题,希望科学院好好研究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