激荡,激荡 30 天

zhou 评论 激荡三十年(上) 3 2009-06-22 17:36:47
空空
空空 2009-06-26 08:38:20

昨天下午和吴晓波一起聊天,给我感觉他是比较严谨且虚心的文人、学者。他比较客观(起码写出来的比较客观),善于把复杂问题总结成简单明白的话。

楼上的火气挺大哈,呵呵,可能不属于这本书的针对人群。

Dimmi
Dimmi (柳条红鸢) 2009-06-27 12:06:16

大概2、3个月前买到了《激》,到现在零零碎碎才看到2004年那章,但已经收获颇多了。《激》给我的最大观感是“客观全面”和“通俗易懂”,正适合我这样既不是专业经济人士也不是文艺圈儿里的人。

先谈“客观全面”。吴晓波在前言里这样谈自己写书的初衷“在这样的沟通中,我深感中国企业研究的薄弱,我们不但缺乏完整的案例库和可采信的数据系统,而且还没有形成一个系统化的历史沿革描述,关于中国公司的所有判断与结论往往建立在一些感性的、个人观察的,甚至是灵感性的基础之上,这已经成为国际沟通最巨大的障碍。于是,如何为零碎的中国当代企业史留下一些东西,成为了一个忽然凸现出来的课题。”在很大程度上,缺乏思想上的深入和系统能力,和行为上的随意与不可靠,是相辅相成的。《激》忠实的践行了吴晓波最初的想法,补上了中国的一块短板。

再谈“通俗易懂”现在已有不少好玩的企业史或人物传记面世,也有不少关于改革的学术著作,但缺少一本介于学术和通俗读物之间的“大众学术图书”,帮助对国家发展和经济走向有兴趣的外行人去透视,去思考,去行动。《激》正是这样一本书,它有力量在巨大的人口和辽阔的幅员内广泛的催生出化学反应,对国家和民族的推动作用是无法简单衡量的。

《光》里楼主颇为欣赏的“草根”视角,我倒是觉得《激》也已经具备了,只不过没有用楼主欣赏的写作方法。企业只是一个更为广阔的社会生态中的一部分,它与一个国家的政治经济体制、社会习惯、思想传统以及人的性格骨肉相连、互相作用。为了全书的系统性和历史感,吴晓波选择了将笔墨集中在政治经济体制、社会习惯上。由此带来的微观感不足和断代文体所造成的叙事断裂感,则尽可能用每年章后所附的“企业史人物”来弥补了。

读完这本书(其实还差点儿没读完),我倒没有感觉到哪个企业家有多么卓尔不群,更多的是意识到资本原始积累的残酷和国家经济制度上的种种缺失。对于史玉柱的描述如果前后连缀起来,更让人感到唏嘘而不是崇拜。吴晓波是怀抱写史的使命和态度去写作的,而不是写人物传记。

最后,这本书的受众不是商学院的学生,而是芸芸众生。从政者读可以为鉴,企业家读可以谋略,学生读可以明目。世间之事多在人为,凡人之事凡人可为。天才决定论飘渺如烟,我等凡夫俗子但信华罗庚老人家的一言“神奇化易是坦途,易化神奇不足提”。

蕙田
蕙田 (人不知而不愠,不亦君子乎) 2009-07-02 13:08:11

看完大败局,正要去看。喜欢吴晓波,不苍白,有趣。

雷欧
雷欧 2009-07-05 14:04:04


吴晓波的激荡三十年以叙事的方式讲述了我们这个国家的政治与经济的发展变革,言语中简单不缺乏激情又不参杂太多的个人观点。他让我们这个时代的人再次深入的感受我们经历的这个时代。这个伟大的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