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七八糟的翻译

豆苗 评论 一个中国人在中国的遭遇 3 2010-06-05 14:02:50
姚绵绵
姚绵绵 2010-06-10 15:20:48

哈哈,最后一句是亮点

秋芸
秋芸 (自然宫样,远山欲笑,新月如钩) 2010-06-12 20:08:40

囧,我只能说译者不够了解中国文化。

像《红楼梦》被翻成“Dream of the Red Chamber(红色阁楼之梦)”,以及《水浒传》被翻成“Water Margin (水边)”,迥异的文化背景增加了译者翻译的难度,更何况同一种事物在中西方有不同的叫法。当然我不是为译者说话,毕竟里面出现的一些属于低级错误。

瞬间收藏家
瞬间收藏家 2010-08-13 14:03:54

“让我们两颗心向牡羊座和天琴座一样始终相连”,那牛郎织女是啥啊

简直就是笑话书啊!

扒了崩
扒了崩 (Life is Tough but I’m Tougher) 2010-09-14 13:08:02

非常同意你的观点

LipingTaBaBa
LipingTaBaBa 2010-09-26 22:53:42

满族人不是鞑靼人,用鞑靼称呼满族人,有贬义,这个不能算是译者的问题,应该算是凡尔纳的问题

R
R (中国人的Country Roads在哪里?) 2011-01-02 17:22:10

看看插图,应该说翻译有点冤枉

neocon
neocon 2011-03-23 12:10:31

最后一句笑了

不过technically speaking,牛郎星是天鹰座的

天行者SMAP六只
天行者SMAP六只 (今日もrock rock rock) 2011-10-16 20:57:54

看到那个鞑靼人和帕斯卡三角车我也愣了

Raine
Raine 2011-12-31 20:26:00

遗憾!你买到的应该是盗版吧?

Jane
Jane (the winner takes it all) 2012-01-01 19:35:11

恩恩,最后一句笑死我了,我看的时候也在想一个中国寡妇再怎么有文化也说不出这样的话吧,哈哈哈哈!

豆苗
豆苗 (去铜川路吃了龙虾刺身泡饭) 2012-01-02 11:34:00

2011-12-31 20:26:00 Raine
  遗憾!你买到的应该是盗版吧?
--------------------
盗版你妹啊

贰零零玖
贰零零玖 2012-02-07 13:53:02

关于鞑靼人的问题,书中应该有相关的引注。
另,此书读时切勿矫情,满篇的译制体的“中国”故事非常不是件新鲜的感受。

。赵四小姐
。赵四小姐 2012-03-06 23:48:35

不小心笑喷了~~~

jakdan
jakdan (当时只道是寻常) 2013-05-17 23:25:58

我也非常好奇什么是“南鲁拉语”,而且居然是中国北方的官话。是译者没有翻译好,还是凡尔纳的杜撰?

詹补
詹补 (但愿,永远有期待~) 2013-05-22 10:57:14

南鲁拉语 也许是 mandarin?

我是李格
我是李格 (生活很美好~) 2013-07-06 22:20:48

其实我倒是觉得真实还原了一个外国人眼中的中国。。。

tapir
tapir 2018-01-16 23:45:56

原文写的确实就是“衙门”,这是作者用错了,不是翻译的问题。客观说很多音译过去的词确实不太容易还原,一方面当时汉字的拉丁化没有标准化的方案,另一方面有些中国文化的名词当代国人已经不那么熟悉,译者能认出Pan-Hoei-Pan是班昭我觉得已经够用心的了。

梅静
梅静 (与每一个字较真) 2018-02-05 18:48:43
原文写的确实就是“衙门”,这是作者用错了,不是翻译的问题。客观说很多音译过去的词确实不... 原文写的确实就是“衙门”,这是作者用错了,不是翻译的问题。客观说很多音译过去的词确实不太容易还原,一方面当时汉字的拉丁化没有标准化的方案,另一方面有些中国文化的名词当代国人已经不那么熟悉,译者能认出Pan-Hoei-Pan是班昭我觉得已经够用心的了。 ... tapir

Pan-Hoei-Pan这种词可以根据威妥玛拼音反查,然后再印证史实

夜X
夜X 2018-09-20 20:03:39

从你举的几个例子来看,译者应该是刻意保留了当时西方人一些习惯性的误用,以保持这种文化隔阂感,比如把满人称呼为鞑靼人等。比如“松饼”,应是表明原文用了英语“松饼”(muffin)做描述,并在直接引用中用了音译“馒头”(mantou)。
另外从你不知道清朝有大洋来看,自己的历史知识还不过关,最好不要轻易嘲笑人
并不是袁大头才叫大洋,清朝末年有所谓龙洋,而在那之前很早,就曾流通墨西哥的鹰洋等,并且使用广泛,有与银两之间的固定比值。

总之,固然近年来阿猫阿狗都在写书,但是写书译书的人中还是大部分都在文化素养上达到了相当水平的,指摘探讨当然可以,但轻易怀疑人犯了低级错误,未免容易反被人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