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集体到个人角色认同

Sada 评论 路西法效应 5 2010-07-08 18:27:36
芒种
芒种 2010-09-07 12:49:10

囚犯们设计的叛变失败了,有人开始产生妄想,狱卒回家之后开始对家人大吼大叫,金巴多正为自己的成功设计沾沾自喜,当一位囚犯的母亲对兼任典狱长的他诉说亲儿的神色不佳,情况堪忧,金巴多便以「典狱长」的角色自清,把皮球踢回来,暗示对方的孩子可能本来就有精神不稳的情况,监狱没有任何问题。这令我想到,有些孩子被同学欺负,家长到学校问老师,老师却暗示那个孩子自己本身就有问题,企图保护自己扮演的角色。

突然联想到了富士康跳楼事件

六字真言
六字真言 (他没有标签。) 2010-10-30 22:20:40

“情境效应”:一套制服一个身份,就轻易让一个人性情大变。

从“集体”到“个人”角色认同。全都是“无意识”在作祟。

Aeble
Aeble (Able to dream) 2010-12-23 18:25:17

我们不也是从德国人那学会用各种"阶级"的面具套在自己与别人身上,进行残酷斗争?!
若把面具当真理,则人就成了物。

Sada
Sada 2010-12-24 18:22:16

我覺得人或許在表面上選了一個很不符合道德的決定,但是他的靈魂上知道這將會刺激其他人不一樣的成長,所以階級、職位都不過是這場扮裝遊戲的設定條件,但人還是可以成為自由的。

无印娘
无印娘 2011-11-06 07:23:19

好人是如何变成恶魔的

无印娘
无印娘 2011-11-06 07:23:59

何其震撼

flo
flo 2011-12-29 00:00:01

所谓的集体无意识吗?个人融入集体,就会获得力量感,丧失责任感,无论做出任何无底线的事,也觉得自己无需对此负责。唯有始终保持个人独立的价值判断,才能从这梦魇中清醒过来。

jpeng
jpeng 2012-01-06 19:38:37

太深奥了,我感觉自己得多看点关于心理学的案子。

alice
alice 2012-06-30 01:04:19

因为要制造囚犯的无力感又不能殴打他们,狱卒们想出各式各样的花招,叫囚犯半夜起床、动辄要求囚犯跟着他们的台词念诵咒骂不合群者的口号,或者,命令无意义的肢体劳动,不准正常进食,来加强囚犯的无力感,说到这里,你想到了军队中的情境吗?

alice
alice 2012-06-30 01:06:57

当囚犯克莱忿忿不平地质问最残暴的狱卒赫尔曼为何这么做,对方则回答:「这是我的小实验,我想要看看在这样的情况下,人们可以承受言语辱骂到什么程度才开始反击或反抗。而这也吓到我,因为没有人出面来阻止我...他们只是接受我说的每一句话。...(他的眼睛中泛着泪光)大家在我开始虐待他们的时候,为什么不说些什么呢?为什么?」

alice
alice 2012-06-30 01:08:26

 金巴多探讨系统架构(或权力架构)如何影响一般人抉择,好人也可以轻易为恶,因为在情境中只要剥削了个人独特性,为恶非常容易,不然为什么军队需要制服呢?即使为恶,大家都穿着一样的衣服,也不认为是自己杀人放火,只消说句:「我只是奉命行事」就可以撇开责任,纳粹军官受审时也是这么回答的。

alice
alice 2012-06-30 01:10:07

金巴多又提出了裸检事件的案例。在美国有数十家餐馆经常接到假装是警官的人来电,从店副理口中套出某位年轻有魅力的女员工之名,然后推说对方有窃盗嫌疑,若不想送警局,就必须由自己人搜索全身,一边用电话操控店员行动,最后女员工往往一丝不挂,连私处都必须检查,白白满足了这些窥淫癖者的成就感,最夸张的一则例子则是,这位假装是警官的仁兄居然唆使女员工自慰,并且帮另一位进行裸检的男员工口交,搞得乌烟瘴气,受害者也身心受创。那些权威是谁给的权力?不就是乖乖受骗的小绵羊吗?
  

alice
alice 2012-06-30 01:17:02

我写这篇文章,并不是要大家去做见义勇为的傻瓜,只是,很多时候,我们为了保护自己的角色,不得不去说、不得不去做的事情,从长远的眼光看来,也许是愚行;有一些正确的事情,在你去做的时候,不一定会得到他人的认同,许多人害怕别人不认同自己的想法或理念,为了得到别人的认可,便从事不合道德的事情,反过来说,利用怕被排挤的恐惧感操纵他人,对一个自信满满的权威者来说是多么容易啊!

Lee Wu
Lee Wu (Do it perfectly) 2012-10-22 22:52:00

身处系统里面,如何才能控制自己不被系统影响?系统的可怕性在于同化作用,温水煮青蛙,变麻木了也不知道!庆幸有这些伟大的书籍助我们客观正确的地了解自己!谢谢!

薄荷绿
薄荷绿 (逆风如解意,容易莫摧残) 2012-10-23 10:52:31

lz 分析的很好,谢谢分享啦。

张杰
张杰 2018-06-16 08:54:35
我写这篇文章,并不是要大家去做见义勇为的傻瓜,只是,很多时候,我们为了保护自己的角色,... 我写这篇文章,并不是要大家去做见义勇为的傻瓜,只是,很多时候,我们为了保护自己的角色,不得不去说、不得不去做的事情,从长远的眼光看来,也许是愚行;有一些正确的事情,在你去做的时候,不一定会得到他人的认同,许多人害怕别人不认同自己的想法或理念,为了得到别人的认可,便从事不合道德的事情,反过来说,利用怕被排挤的恐惧感操纵他人,对一个自信满满的权威者来说是多么容易啊! ... alice

刚刚加了s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