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有一天﹐人們會為圍棋只用來競賽而感到可惜

天山 评论 境界-关于围棋文化的思索 4

2010-07-30 17:08:51

孤独的行者
孤独的行者 2010-07-30 18:08:46

围棋就象人生,但是围棋可以重来,人生没办法重来。

所以,有时候不敢下围棋。在意的东西太多。

青碗养两只金鱼
青碗养两只金鱼 (call me 万年不改懒人大王~) 2010-08-14 11:42:43

现在什么都是用来竞赛。。。

天山
天山 (和其光,同其尘) 2010-08-14 12:14:06

"圍棋永遠是一種很美很美的游戲,享受其中的美﹐是要有好心情的。 "

青碗养两只金鱼
青碗养两只金鱼 (call me 万年不改懒人大王~) 2010-08-14 21:34:28

有许多许多事情都应当是享受~

但都渐渐面目可憎~

eger
eger 2010-09-23 20:47:59

不管是比赛还是平时的对弈, 我所享受的是两位当局者体验交流的过程, 暗涌角逐的回味或者力求平衡的把持.

magemagic
magemagic (扯远了,忘了从哪扯得) 2010-10-23 09:05:44

竞赛是人的本性,不过竞赛的确让围棋远离群众,

围棋和其他棋类不同之处是能被看做艺术,思想的艺术

应当让更多人去欣赏围棋,了解围棋,普及围棋任重道远!

停云
停云 (十八九) 2010-10-24 00:34:52

所有的东西广义上都可以被看做艺术。棋类也不例外,围棋被没有什么不同。
至于一般来说附会到围棋上的从天圆地方到阴阳转化以至于和谐圆通争与不争,这一切思想都有一个特点,即:都不是从围棋上第一次推导出来的,而是从已有的思想体系里搬到围棋身上来的,围棋存不存在,丝毫不影响这些思想的存在与魅力。
同时往往还有人坚持其他棋类不存在这些形而上的东西。这点,倒常常是我国国粹的一大通病。诸如中华武学有武德文化天下独步,至于洋鬼子骑士精神或简单点的如技击中的自信、拼搏、尊重对手等等精神一概可以视而不见。

顺便一说,真要普及围棋,恰恰要抓住围棋的竞争性。说“竞赛让围棋远离群众”的,实在是无话可说,既要出来卖,还想装贵族,什么时候发廊里流行清倌人了?不知道是不是觉得电视直播一下在倍儿有文化味的棋室里的本因坊战慢棋比大盘讲解三国擂台赛更为群众喜闻乐见了。

天山
天山 (和其光,同其尘) 2010-10-24 11:36:38

围棋是天然有竞争性的,这一点谁也不能否认;但同样不可否认的是,很多人并不是为了争胜负而去下棋的。
如同诗词歌赋,当然有不少人喜欢各种“赛诗会”,把诗歌当作竞技游戏;但同时也有很多人写诗读诗,只把诗歌当作一种爱好、一种情绪上的宣泄手段、一种朋友唱酬工具,并不用来竞技的。
普及围棋,抓住围棋竞争性是一条路,现有的所有围棋平台,除无争网外,走的都是这条路;有些甚至走得更远,如弈城等,以彩棋为主要盈利方式,这已经是将围棋当作赌博的工具了。无争网走的是完全不同的另一条路。
以足球为例。踢足球是很开心的,但当绿茵场成为“赌球”的工具时,虽然参与的人很多很多,但恐怕真正喜欢足球的人,都会觉得这是对足球的一种侮辱。
我做无争网,就是出于这种心态:回归纯粹的围棋。没有积分,没有升降级,没有限制每局用时,甚至不限制你一定要下完一盘棋,对局者可以随意取消对局——完完全全的自由。
再以足球为例:并不是每次踢球,都一定是足球竞赛;你踢到一半觉得对方让你不爽,那就退场,找其他人踢。赢了当然开心,但踢输了球也没啥:真正的球迷,喜欢的就是在绿茵场上奔跑、流汗、欢呼的感觉。

停云
停云 (十八九) 2010-10-24 20:08:10

首先,一方面、另一方面,因此百分一和99%可等量齐观…这是最无赖的辩论法了。事物有两面辩证,同样有主有次,围棋的本质即是竞争,一切不争都是建立竞争本质上的修正。何况既然有两面,围棋和其他棋不同的所谓艺术本质这结论从何而来?

停云
停云 (十八九) 2010-10-24 20:12:59

至于赌博云云,是外化的贪欲,和竞争是两回事,太低级的错误了,不解释。而所谓足球场上拼搏的快乐,都是建立在小到一对一大到球队表现好的竞争上的,这是一切竞技游戏本质,用多说艺术、境界、回归、纯真这些好词也掩盖不了的,你踢踢球就知道了

佩刀天使
佩刀天使 2012-06-21 01:11:56

个人觉得,日本古代的门派制度和赛制,某种程度上为高质量棋局的诞生提供了保证。
前面看了LZ日记中“历史性的一局棋”(很怀疑是否是金庸先生的手笔),似乎对“打挂”颇有微词,认为不公平云云。但这正是日本古棋一贯的做法。如果能穿越并问及那时的棋手,我想他不会认同我们的观念。当对方一步妙手摆在他面前,他不会去关心这是否是对方通宵研究所得,他只关心自己的应对。那时的棋手其实是以神作为自己的对手,并由此创作出一盘盘波澜壮阔的棋局。
在说一句,古棋里还真没见过劣势下捣鼓死棋,浑水摸鱼的。如今很常见。

天山
天山 (和其光,同其尘) 2012-06-21 09:12:30

TO:佩刀天使
“历史性的一局棋”乃金庸散文名作,在写副刊“三剑楼随笔”时的作品。
打挂本身是很好的制度,金庸之所以认为它不公平,是因为这是一项特权,仅棋品高者才能使用。也就是说,秀哉可以随意打挂,吴清源是没这个资格的。
另外,据了解,认为这个制度不公平的并非金庸一人,在下这一局棋的时候,就已经有人在质疑,而这项制度后来不久就被废除,代之以木谷实他们提出来的封手制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