逻辑之美

叶齐 评论 聪明的投资者 5 2010-11-12 09:09:28
白起
白起 (专注于能做的事。) 2010-11-12 13:53:48

不要轻易否定牛人,以后你会发觉自己的自大与幼稚。

叶齐
叶齐 (棠棣黄花发,忘忧碧叶齐。) 2010-11-12 14:37:10

没有否定,格雷厄姆是我的偶像。

辉太郎哟
辉太郎哟 2011-02-13 10:52:56

在这个领域,我还是个新手。正在学习中

大米
大米 2011-07-21 11:19:09

国内企业的报表有几个是可信的?

gospel111
gospel111 (www.gagahi.com/k/gospel) 2011-10-15 21:31:05

哪个企业报表有问题

shalongbasi
shalongbasi 2011-11-03 17:03:26

关于巴菲特的转变,他从伯克夏尔的教训中学到很多,开始考虑成长性和无形资产。在1989年致股东的信中,他总结前25年所犯的错误时有明确的描述。摘录如下:

前25年所犯的错误(简化版)

罗伯特.本奇里曾经说过,“从来没有一条狗可以教会一个小孩忠诚、坚韧,躺倒认输之前转三圈。”这就是说经验教训不容易传递下去。不管怎样,在下一个错误出现之前,回顾以前的错误总没有坏处。所以我们一起快速地看一下至少是前25年的。

我的第一个错误,当然要数买下伯克夏尔的控制权。虽然我知道纺织制造业务没什么前途,但我还是禁不住低价的诱惑而买下了它。在这之前,我用这种方法买股票取得了合理的回报,直到1965年伯克夏尔出现的时候,我开始明白这个策略其实并不理想。

如果你以足够低的价格买入一只股票,业务的波动通常会给你一些机会脱手,赚取体面的利润,即使从长期来说,这个公司的业务可能会很糟糕。我称之为“雪茄烟头”投资法。大街上捡的一个雪茄烟头只能吸一口,不能过瘾,但是它的意义在于“廉价”。

除非你是清算师,否则用那种方法买入企业就是傻瓜。首先,原来的低价可能不起作用,就像棒球中偷垒不一定成功。在一个困难企业,一个问题没解决完,另一个问题又会冒出来,俗话说厨房里不会只有一只蟑螂。其次,你原来的低价优势很快会被企业低回报率所侵蚀殆尽。比如,如果你花800万美元买入一个企业,它能以1,000万美元卖出或清盘,而且这两个过程都能在短期之内完成,那你可以实现一个高的回报。但是如果只能在10年以后以1,000万美元卖出,中间的过渡期只得到百分之几的收益或分红,那就很令人失望。时间是好生意的朋友,是平庸的敌人。

你可能觉得这个原则是显而易见的,但是我却是很艰难地通过几次失败学到的。在买入伯克夏尔不久,我又收购了巴尔的摩百货公司。我以账面价值打很大折扣买入,公司的人员是一流的,另外还有没入账的不动产价值,大量的后进先出的存货。这怎么可能还会失手呢?嗨,嗨,三年以后我侥幸地以买入价卖出了这个公司。结束了这段公司姻缘之后,我记得那个感觉就像乡村歌曲中所唱的,“我老婆跟我最好的朋友跑了,但我还是很想念我的朋友。”

如果需要的话,我还可以告诉你几个傻瓜式的“廉价收购”的例子,但是我肯定你现在已经明白了:用普通的价格买入一个出色的公司,比用出色的价格买入一个普通的公司要好得多。查理早就知道这一点,而我是后进生。现在,当我们买入公司或股票的时候,我们会寻找具有一流管理团队的一流企业。

叶齐
叶齐 (棠棣黄花发,忘忧碧叶齐。) 2011-11-06 17:18:44

有趣,上面那段没怎么看

god_tao
god_tao 2012-04-24 23:34:24

mark

日耳曼人
日耳曼人 (疯狂股迷) 2012-12-15 16:10:47

格雷厄姆的方法和费雪的结合起来会比较好

童乐益智园
童乐益智园 2014-03-19 10:59:24

是该找廉价普通股,还是投资平价成长股呢?

日耳曼人
日耳曼人 (疯狂股迷) 2014-03-19 11:48:27

平价成长股好,这个收益远超廉价普通股的。

台风
台风 2014-08-23 01:17:24

Benjamin Graham的东西是真正的理论体系,逻辑严密,观点的认证过程非常严谨。看他的书让我联想到物理 数学教科书。

失笑
失笑 (2011) 2015-01-26 15:10:09

写得不错,只是后面刚刚要展开,怎么突然就结束了?

六月寒
六月寒 2016-04-25 00:36:05

其实你的第一句话,就是读这本书的感受那种逻辑之美,我很有认同。相同的经管类书籍,读来有这种感觉的不多,国富论算另一本。我想你是真的懂他的,因为具体的理论都有它的时代背景,但是思想永远会散发光芒。我也没觉得巴菲特在根本的逻辑上改变了,真的和你读来有同感,巴菲特在具体的技术操作手法是吸收了别的东西,不过那些东西并没有和这本书的根本思想说是矛盾的。还是看看他最好的学生巴菲特对他的评价吧:“关于格雷厄姆在自己专业领域所拥有的支配地位,最突出的一个方面在于,这并不是从全神贯注地关注某一个目标的狭隘思维活动中取得的。相反的……我从未见过思维如此广泛的人”他是授人以渔,以前也授人以鱼。

Mindhunter
Mindhunter 2016-05-09 13:10:34
关于巴菲特的转变,他从伯克夏尔的教训中学到很多,开始考虑成长性和无形资产。在1989年致股... 关于巴菲特的转变,他从伯克夏尔的教训中学到很多,开始考虑成长性和无形资产。在1989年致股东的信中,他总结前25年所犯的错误时有明确的描述。摘录如下: 前25年所犯的错误(简化版) 罗伯特.本奇里曾经说过,“从来没有一条狗可以教会一个小孩忠诚、坚韧,躺倒认输之前转三圈。”这就是说经验教训不容易传递下去。不管怎样,在下一个错误出现之前,回顾以前的错误总没有坏处。所以我们一起快速地看一下至少是前25年的。 我的第一个错误,当然要数买下伯克夏尔的控制权。虽然我知道纺织制造业务没什么前途,但我还是禁不住低价的诱惑而买下了它。在这之前,我用这种方法买股票取得了合理的回报,直到1965年伯克夏尔出现的时候,我开始明白这个策略其实并不理想。 如果你以足够低的价格买入一只股票,业务的波动通常会给你一些机会脱手,赚取体面的利润,即使从长期来说,这个公司的业务可能会很糟糕。我称之为“雪茄烟头”投资法。大街上捡的一个雪茄烟头只能吸一口,不能过瘾,但是它的意义在于“廉价”。 除非你是清算师,否则用那种方法买入企业就是傻瓜。首先,原来的低价可能不起作用,就像棒球中偷垒不一定成功。在一个困难企业,一个问题没解决完,另一个问题又会冒出来,俗话说厨房里不会只有一只蟑螂。其次,你原来的低价优势很快会被企业低回报率所侵蚀殆尽。比如,如果你花800万美元买入一个企业,它能以1,000万美元卖出或清盘,而且这两个过程都能在短期之内完成,那你可以实现一个高的回报。但是如果只能在10年以后以1,000万美元卖出,中间的过渡期只得到百分之几的收益或分红,那就很令人失望。时间是好生意的朋友,是平庸的敌人。 你可能觉得这个原则是显而易见的,但是我却是很艰难地通过几次失败学到的。在买入伯克夏尔不久,我又收购了巴尔的摩百货公司。我以账面价值打很大折扣买入,公司的人员是一流的,另外还有没入账的不动产价值,大量的后进先出的存货。这怎么可能还会失手呢?嗨,嗨,三年以后我侥幸地以买入价卖出了这个公司。结束了这段公司姻缘之后,我记得那个感觉就像乡村歌曲中所唱的,“我老婆跟我最好的朋友跑了,但我还是很想念我的朋友。” 如果需要的话,我还可以告诉你几个傻瓜式的“廉价收购”的例子,但是我肯定你现在已经明白了:用普通的价格买入一个出色的公司,比用出色的价格买入一个普通的公司要好得多。查理早就知道这一点,而我是后进生。现在,当我们买入公司或股票的时候,我们会寻找具有一流管理团队的一流企业。 ... shalongbasi

感谢补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