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类战犯叫参谋》—武夫害国

罗兰-文 评论 有一类战犯叫参谋 4 2010-12-23 00:21:13
Grant
Grant (能者作智,愚者守之) 2010-12-23 12:50:19

首先,我认为这些参谋们反映的是日本人的地缘民族性和社会架构模板,并不是特定时期的特别个人的特别例子;其次,日本人并不恨他们的思想,只是很他们不成钢,不成事;第三,现在的日本将来的日本都还会有这样的人和事,只不过表现出来的的不一样罢了。这是历史的轮回,从战国的武士,到新选组,到石原莞尔,再到前原诚司和那个外泄录像的家伙,他们都一样。

罗兰-文
罗兰-文 (一切对我都成为寓意) 2010-12-23 14:23:42

民族性和文化有可能通过体制得到纠正,补充和改良,不良的或者有缺陷的体制助长了不良性格和文化,并朝极端方面发展,参谋为害东亚,和但是日本政治体制上的重大缺陷密不可分。
如你所言,日本人恨他们是因为他们太短视,太盲目,葬送了大日本帝国的前程,作为美国小弟的今日日本自然更加指摘他们疯狂的前辈。
历史和事实证明,日本民族历来不是从一而终,始终如一的民族,他们的民族性可塑性很强,能够极快转换,外力的作用尤其明显,就看是何种外力。

Grant
Grant (能者作智,愚者守之) 2010-12-23 15:01:01

3000年来岛国根性始终如一,这是内在的地缘民族性,极难改变,加之我们所见的日本之变化仅仅是表向上的,日本民族本就是个内向的性格,并不轻易向谁开放,他们的学习是有选择的学习,外力所及从未触及传统根本,整个社会组成元素的个体模板依然如此,他们始终是抱着双手的。举个最近看到的例子,他们的媒体从来不接受权力中心泄露的任何秘密,甚至是有关战后密约的秘密也如此,来源一定会被举报,最终遭致毁灭。

罗兰-文
罗兰-文 (一切对我都成为寓意) 2010-12-23 17:15:10

日本有文字可靠的信史不足2000年,2000年中的不少历史还来自大陆佐证,岛国形式上的统一则更晚。与此相应,岛国文化和民族习性的变更更是眼花缭乱,大陆对岛国的民族性形成外力,岛国民族性一直随着大陆影响而改变,魏晋之于倭奴、唐之于圣德、宋之于平安和南北朝、明之于德川幕府,不同时期的日本都显示出差异较大的性格,这是大陆影响造成的,认为岛国民族性是始终如一,并用近现代日本民族性指代2000年日本性格,不太妥当。
说到社会根本,其实日本的社会体制一直在剧烈变化,完全不同于中国自周代以来只是循环和补充。

Grant
Grant (能者作智,愚者守之) 2010-12-23 21:41:15

日本人都自认有3000年历史。另外,目前的社会架构和社会形态里面的个人的模板从室町之前就已经大致成型,从语言、举止、到人与人之间的关系,至今基本未见太大变化,这是由日本的地理位置和自然环境所决定的,艰困的条件决定了日本人之间必然的等级关系(除非他们能变身日不落大英帝国)。对这本书而言,觊觎傻瓜前辈出人头地的意图从来都是所谓后辈聪明人(就像新选组的土方岁三和书里的石原莞尔之流)的难言之隐,往往把自己的个人实现假借于虚妄的大义(其实很小甚至大错),在重大历史时刻造成巨大损失。

罗兰-文
罗兰-文 (一切对我都成为寓意) 2010-12-24 08:39:07

最后一点说得很贴切:日本许多所谓的“有识之士”就是借助虚妄甚至违背历史发展进程的“大义”来实现个人发展,实现的手段极尽残酷。
日本人把他们奉为英雄,大肆供奉。
这点可以窥见日本人性格中的一个极端,可以放大大民族整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