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版与林版的一点对比

暖阁 评论 世界尽头与冷酷仙境 3 2011-01-12 15:48:45
暖阁
暖阁 (幸福是糖,甜到发胖。) 2011-01-24 19:00:53

谢谢指正。
也就是说现在网上流传的台湾版其实是香港版吧。
我看的时候,还老嘀咕赖版这里啰嗦那里废话的呢,呵,大概冤枉她了。

不过日本出版的那本收录了村上作品翻译讨论会内容的书,我看了。
因为叶惠和赖明珠都参加了的缘故,两人的一些翻译文本也被收录了进去。
看的感觉是,因为都忠实于村上原著的缘故,叶版和赖版差别不太大。
有些无伤大雅的小出入,大概是跟两地的文化和语言习惯有关。

原著里本没有绿子这名字,那个人物叫"小林绿"。
也没有木月这个名字,那个人物的名字是“キズキ“(发音是kizuki)。
这个名字可以用各种汉字去表示,但是村上用了日式的片假名,只表发音。
这个发音可以让读者产生各种联想。
比如“キズ(kizu)”跟日文的“伤痕”同音。
再比如“キズキ”(ki zu ki),你正着读跟倒着读都是一样的。
很好玩。
这就像一个小小的文字游戏。
而中文里没有片假名这个东西,但是赖明珠极力的想向原著的设定靠拢,所以写成“kizuki”。
我这么说,是因为赖明珠参加讨论会的时候,说过面对这类片假名的翻译时是怎么想的。
所以,如果依你所说,赖版的木月叫kizuki的话,大概也是因为上述缘故。

如果去看“木月”这个名字,是很难产生上述那些联想的。

暖阁
暖阁 (幸福是糖,甜到发胖。) 2011-01-24 19:23:31

我又想到一点。
“木月“的发音是kizuki没错,但是如果用片假名写出来,应该是“キヅキ“。
而不是“キズキ”。

所以,汉字如果用“木月”的话,怕也是不大妥当的。

阿姜姜
阿姜姜 (Change.) 2012-06-28 17:38:47

啊-0-其实我是觉得林少华自己的语言已经成了一种风格,就像是【“‘擅长烹饪?‘我问。” 】这个,林少华似乎所有的翻译都有这样一种感觉,但是我觉得看看上下文的话也倒是不影响阅读,读多了就更觉得这么翻译也有那么一种特殊的味道。还有【这次的三明治刚好触及我既定的标准线。】怎么说,我觉得品味起来也没有失去原有的意味啊……
个人观点而已= =

丶顺其自然
丶顺其自然 2015-08-10 18:50:55

我看的外文的不多,对这种问题不太注意.但就村上来说,我个人比较习惯于林少华的翻译,看其他人的总有种乖乖的感觉,感觉不像是村上写的.

踢欧欧
踢欧欧 2016-06-15 00:54:37

林少华那些随找随是的误译以及口语成语化就像歌词古文化的译法有时确实难以忽视 但偏偏还是喜欢他某些省略化的译法因为日语本身有时确实就是那种感觉 咳 总结就是 还是看原著吧… Ps:看台版那种几乎是直译的脑子里会直接开始蹦猜测的日文原文 根本停不下来…

低端友邻牛百叶
低端友邻牛百叶 2016-12-26 08:58:03

可惜不懂日语。然而就阅读体验来说,《挪威的森林》《世界尽头与冷酷仙境》等的英文译本都比林少华的比起来流畅、自然得多。林少华的译文里总难免一种奇怪的堆砌辞藻的毛病。比如随手想起来《挪威的森林》里描述直子的“眸子”,林少华不厌其烦地将其翻译为“眸子”,我一直不满地认为,翻译成“眼眸”难道会有损眼神的风韵吗?

波布神马
波布神马 (可怜人) 2017-09-28 22:40:13
啊-0-其实我是觉得林少华自己的语言已经成了一种风格,就像是【“‘擅长烹饪?‘我问。” 】... 啊-0-其实我是觉得林少华自己的语言已经成了一种风格,就像是【“‘擅长烹饪?‘我问。” 】这个,林少华似乎所有的翻译都有这样一种感觉,但是我觉得看看上下文的话也倒是不影响阅读,读多了就更觉得这么翻译也有那么一种特殊的味道。还有【这次的三明治刚好触及我既定的标准线。】怎么说,我觉得品味起来也没有失去原有的意味啊…… 个人观点而已= = ... 阿姜姜

认同你这个感觉

oscar
oscar 2018-03-14 16:59:29

多年以后终于有机会看了3个版本,可能是年纪的关系,我彻底原谅了林先生一些翻译事物,考虑到林先生的年纪书中的很多东西在他翻译时可能都不怎么流行,所以有很多名词翻译的怪怪的。而香港版和台湾版的用词之粗糙让人看不下去,原文并不是那么没有美感的,尤其是港版的几乎不是文学了。这可能和不同地区说话的习惯不同有关吧。而在看了部分原文之后觉得还是林先生的译本值得看,至少现在是这样认为的,唯一的问题就是那些带有时代色彩的名词,无论如何也适应不了,唯有理解一途。
另外我觉得很重要的一点就是无论春上在外漂泊多少年,他还是日本人的思路,相对来说台湾人比较接近这种思路,所以赖明珠的直白的赖明珠适合台湾人看,而大陆人看的话虽然明白了字面意思却很难理解作者真正想表达的内容,林先生的版本却解决了这个问题,当然或多或少的带入了他自己的想法。春上的作品绝不是看文字的表面意思的,不然你会完全看不懂他在说什么。

vanillynn
vanillynn (Love is a wizard.) 2018-07-02 20:48:57

“”这个在日语的语境下,看起来很自然,但是换成中文就不自然。如果想表达清楚,肯定要补上那些被省略掉的东西才行。

十分同意这点

我觉得翻译的最高境界就是让人分辨不出source language是哪一种语言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