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你一颗文化花椒

心猿 评论 送你一颗子弹 1 2011-02-13 18:23:46

这篇书评可能有关键情节透露

哼唧唧
哼唧唧 (这世界,唯知情知趣不可辜负啊。) 2011-02-13 21:00:21

虽然这本书我看着觉得还好,但确实,她剥离语境谈问题的确让人越来越难以接受

心猿
心猿 (下世纪再嬉戏) 2011-02-13 23:50:41

不靠谱的男性学者也不少,如果一定要拿性别说事的话,我是发现不少男学者男文青尤其是男权倾向的很推崇刘瑜,撇开政治立场不谈的话,个中微妙自不待言,这类平面化、通俗的、自觉不自觉对男权文化的迎合自然讨某些人喜欢了。不过在当今中国做女性学者确实不容易,男权视角会要求她们有点专业水平,思想独特但不要太独立不要锋锐的女权,最好还会做人,还要性感。。。。。。

半夏
半夏 2011-02-14 11:28:32

“欠缺女性主义意识的小女子情怀与世俗化的小聪明打底,加一点学术花椒、文艺/伪文艺鸡精,就乱炖出了知识结构破碎的所谓文化/政治随笔。”一锅大杂烩,有喜欢吃的,也有讨厌的东西。

心猿
心猿 (下世纪再嬉戏) 2011-02-14 12:06:03

起码波伏娃没有做到,他在生活和学术方面都过份依赖萨特了。阿伦特、桑塔格、尤瑟纳尔包括卢森堡可能是做到了,而且出色。国内的话或许戴锦华算是不错,她的成长就是不断战胜社会偏见的过程,而且把学术与私人生活分得很开。

soloelf
soloelf (~) 2011-02-14 13:06:22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局限性,学者无论男女也都一样。喜欢她的文笔,和政治无关

半夏
半夏 2011-02-14 13:17:25

为什么偏偏要拉那面大旗

心猿
心猿 (下世纪再嬉戏) 2011-02-14 13:51:11

对的,我还发现在好些有关刘瑜的帖子里,不少男人在辩论时最爱说一句:刘瑜这样的女人,我很愿意娶。真不知道这好不好算悲哀,对一个女学人而言。
阿伦特的事比较复杂,后来看崔卫平(个人觉得她在右派里还算比较讲理的)写阿伦特,有几分道理,阿伦特应该不算简单地依附于男性,她只是对于师者的感恩以及对自己内心嫉妒与恨意的超越,这个算是了不起的。而戴锦华因为个子高,从小就被身边的人说没女人味啦,要学会“做女人”啦之类的,事业有所成时,又有同事等好事之徒说没人要,谁敢要,拉拉之类的。但她本人是异性恋嘛,据说30多岁结婚,而且婚姻比较美满,我以为她老公肯定是个出色的男人,能够欣赏戴锦华这样独立且思维强大的女性的美好,确实不是流俗没品的男人可以做到的。

心猿
心猿 (下世纪再嬉戏) 2011-02-14 14:01:47

我想起曾经看到的陈染的一段话,大意是说她一个质素不错的男性朋友,对她的态度是:你深刻,所以你绝望,我懂得你,但是对不起,我要寻找轻松与肤浅。
反正我是觉得吧,现在即便是相对优秀的异性恋男人,对于女性的审美及要求还是和几千年前没啥大变化,他们恐惧与自己一样甚至更出色的高智商女人,他们再选择伴侣时还是要找一个自己在思想上压得住的,海月你看中外历史上那些所谓大家一般都聚了个精神不对等的保姆型的女人。

心猿
心猿 (下世纪再嬉戏) 2011-02-14 14:02:39

女人出色,老公就不容易,只有他能放下架子和面子,才能接受一个比自己更出名的老婆。
-----------
我马上想到了姚晨。我以为女人优秀的话女主外 ,男主内也是可以的嘛,分工不同而已。

照例
照例 2011-02-14 15:12:53

我看了一大半,刘瑜的书就是小品文而已,不用那么认真。看看一个大龄女青年的心声,她任性,独立,有点思想。如同看小说一样。切不可谈深度。

心猿
心猿 (下世纪再嬉戏) 2011-02-14 16:23:13

为什么不读了《民主的细节》再发表这种极端的评论?我想楼主一定是喜欢掉书袋的文法,那么多读读社科思政的论文不就好了吗?
---------
这位TX,刘瑜的博客文字、小说及这两本随笔集我都是读完了才敢发言的。请问你如何得知我一定喜欢掉书袋的文法?我以为无论是掉书袋还是所谓朴素冲淡的笔法本身都没问题,关键在于有没有质量有没有营养。对于所谓闲适或心情文字也应该有一定的审美标准是不是,我是不是可以选择有一定质量的,譬如张爱玲、周作人、黄碧云乃至伍尔芙、王尔德等等。再者,如你所言,我想如果把刘瑜此书放在通俗文化层面上来讨论似乎可行,我们或许可以在消闲、行路乃至入厕读读貌似问题不大,但同时即便是所谓毫不夹带意识形态的“纯文学、纯诗”乃至通俗言情这些文本其实也暗藏“意识形态腹语术”,潜移默化地构造着阅读者的价值观、构造着你的快乐、恐惧、欲望等等,而刘瑜TX在此书的轻松嬉笑或小资忧伤中传递的一些东西我个人表示厌恶。

树
(关怀...) 2011-02-14 21:26:51

不喜欢就不要读,我觉得楼主的评论比刘的文字花哨多了,我不知道刘有什么样的身份和学识,自己也没什么学术根基留学经验,只读了她这一本书,觉得她写的是自己的一些日常生活,没什么掩饰和夸张的东西,更没那么多标签和色彩要给并不喜欢她说话方式的人评论。

心猿
心猿 (下世纪再嬉戏) 2011-02-14 21:34:56

照LS的逻辑,你看不惯看不懂你更可以从我这里绕道了,刘瑜给自己帖的政治标签可多了,她就是不加思索地宣扬自由主义,我进行批判也是我的权利,我个人觉得刘瑜太烂了,就这样

心猿
心猿 (下世纪再嬉戏) 2011-02-14 21:40:10

欢迎讨论,但某些不学无术之徒要人身攻击的话直接删除,不解释

半夏
半夏 2011-02-14 21:42:02

各有所爱

一步一生
一步一生 (倚天照海花无数,流水高山心自知) 2011-02-14 21:50:00

我觉得读这本书还是以轻松的心情和态度来读好些,这本书又不是正儿八经的论文,只是随笔。

菜园小饼
菜园小饼 2011-02-14 22:33:17

其实每个人读书都有不同的感悟,求同存异就好,楼主的个人看法也仅仅是一家之言,读书读自己喜欢的就好,谈谈看法也无可厚非,不要太较真。

风细细™
风细细™ (问世间是否此山最高) 2011-02-14 22:42:40

看了LZ的书评想去看这本书了,要有不同的观点以及辩论我们才能看得更清楚不是吗,

THX LZ。

[已注销]
[已注销] 2011-02-15 00:15:06

我想说,刘瑜这种学者我很喜欢,因为对于普罗大众,诘屈聱牙的民主与自由显得板滞,而刘瑜却可以用“柴米油盐酱醋茶”式的语言娓娓道来,又有何错?至于你说她不是自由主义,我想您多虑了,如果你看过她的讲座,你就可以知道她绝非拉虎皮,扯大旗之辈,而是一个公共知识分子。她的文章至少很多篇都在谈多元社会与自由主义,她本人亦承认是自由主义者。哈,至于《子弹》,这就是一本女文青的牢骚之作,就像什么心情随笔,看过就行,don't be serious

心猿
心猿 (下世纪再嬉戏) 2011-02-15 00:19:43

LS同学,我从来没说她信仰的不是自由主义,而我个人的立场是反对自由主义,尤其是80年代撒切尔以来的新自由主义的铁血逻辑。自由主义从来不代表不等于自由,而刘瑜也仅仅是自由主义的入门级。

晴明君速来降鬼
晴明君速来降鬼 (你命好 感动了天) 2011-02-15 00:40:38

我买了还没来得及看完,风景说的我都不敢看了,不过,对于公共领域的话题我没发言权,权当开开眼界,看看众人对这个世界的认知,我自己的认知(或许更深刻的理解)还在不断的建立,当然不期望多高,毕竟我没钻研这个东西,欢迎百家争言嘛。

晴明君速来降鬼
晴明君速来降鬼 (你命好 感动了天) 2011-02-15 00:41:30

说错了,我没买这本,我当时翻了下,的确和民主细节比较,太随性。

爱学习的小琪琪
爱学习的小琪琪 (不成套的片子不是好片子) 2011-02-15 00:57:35

各有所爱的事,有什么好争的。
伪和不伪又有什么区别?

心猿
心猿 (下世纪再嬉戏) 2011-02-15 09:50:42

说错了,我没买这本,我当时翻了下,的确和民主细节比较,太随性。
--------------
她小说,就是那本《余欢》相对好一些,放在通俗小说的层面考量,算是一本还行的小说,即是说在“说书人”的层面她及格了。
《民主的细节》就令人恶心了,我记得某个评论说,这类美化美利坚,欠缺扎实的学术功底的政治随笔,美国大兵没做到的事,她做到了。

心猿
心猿 (下世纪再嬉戏) 2011-02-15 10:46:42

比较同意的一个评论是“刘瑜,穿PHD马甲的小女人文学。”没人说她水平不高就是花钱买的,请不要二元对立非此即彼,谢谢。
专业水平不是念了某某学校,贴了某某名校的光就一定有的 ,她这些平面化问题、带点儿机智和小聪明的文章说好听点让中国特色的自由主义者们意淫下想象中的美国,说难听点完全胡说八道断章取义的东西

心猿
心猿 (下世纪再嬉戏) 2011-02-15 10:50:23

刘女士自己也承认没有这方面的学术天赋和兴趣,只是误打误撞拿了offer去学了这个,当然读了这么多年书,可以写写科普文章,顺便闹些风花雪月。
能拿学位从来与有没有思想,有没有思维的能力是两码事,哈佛剑桥等名校回来的2B譬如薛涌之流也不少了,那还真不说明问题。问题是这些小文胡说八道,夸大美国式民主的优越性,对好多问题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这根本不是一个学者做学问的态度。那个神马博文《底线》胡说八道已经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她写文章不能做点功课么,简直妖言惑众

半夏
半夏 2011-02-15 10:56:54

看她书的时候,没有去想她是PHD,也没去想什么自由主义,就是一个作家,对生活点点滴滴的絮叨。忘记她是一个女人,但当看到女人特有的细腻和敏感时才有的文字时,想起她是一个女人,小女人。或许是自由主义者们的意淫,甚至是胡说八道的断章取义。但我们都得承认,当你在自由后面加了“主义”,你就不再自由。被自由束缚。
作为《送你一颗子弹》的读者,我就比较喜欢她的那些小聪明,和生活的点点滴滴。

心猿
心猿 (下世纪再嬉戏) 2011-02-15 10:59:32

LS同学,我大概明白你的意思,问题在于不是你去想不想主义或者意识相态,就可以不受影响的,我相信一个人终究会被其所看所“吃”之物喂养。当然,你有你的视角和你喜欢的权利。

半夏
半夏 2011-02-15 11:10:01

吃的不只是一种食物。
接受思想也并不是只有一种。当遇到对同一事物的不同观点时,你自己的思想自然会“打架”,引发自己的思考,以至不停的探索……
所以,吃东西和读书还是不一样的,LZ.

心猿
心猿 (下世纪再嬉戏) 2011-02-15 11:18:43

嗯,对于同一事物确实有不同观点,遇见价值观悖论的东西的时候,也可能会“打架”,但是我总觉得抛开立场,认同多元价值观的话,我们也可以做到对阅读的文本有一定质量要求是不是

心猿
心猿 (下世纪再嬉戏) 2011-02-15 11:20:12

但当看到女人特有的细腻和敏感时才有的文字时,想起她是一个女人,小女人。
----------------
从我的立场看来,细腻和敏感从来不属于某一个性别,更不是女性的专利
就写作而言思想而言,我不太考虑世俗的“性别特色”,我个人比较关注质量和层次

半夏
半夏 2011-02-15 11:31:31

但就反反复复的在强调她是一个女人
对于质量和层次,专业的人要求可能就很高;你讲究的是准确严谨,质量。
目前来说,我比较注重阅读的乐趣,呵呵。
对于一个一无所知的事物,只能用感性来判断。
很明显,我目前是处于感性阶段,LZ是理性的评判。

半夏
半夏 2011-02-15 11:42:38

@北海月
你真强大,什么东西你都可以联想到淫荡
呵呵

烧梦人
烧梦人 (一个人要像一支队伍) 2011-02-16 11:39:46

希望楼主能说得再细一点,能不能具体和细化一些刘瑜的错误,也让我这样愚笨之人长进长进。

Lavender Rhino
Lavender Rhino 2011-02-16 16:55:27

并没有说一个人扯到这些热点问题 提出一定看法 就一定要有可以去和一坨政治家批评家对峙的能力 就一定要有非常完好的博士标准和考证 说到底 读这种小说的人是属于怀着休闲与乐趣的态度去完善生活 并不是要追究真正的政治问题 也不是什么民主意识的启蒙。它作为一种闲谈类的小品杂文 体现一种细腻的思维 如果被一种带有性别歧视的人用极为刻薄的手段去追究 到有点牛头不对他饥饿地需要到处用自己道听途说的经验来批评以显示莫名权威性的马嘴了。所以个人 认为 楼主的这种评论观 用在这本书上 是不恰当的

厶乙
厶乙 2011-02-16 16:59:27

2011-02-15 10:31:03 鱼翅海狮
    缺乏扎实的学术功底。。。她这个哈佛博士后看来是花钱买的了,或者,美国大兵的文化水准太高了,若是这样,美利坚在人文政治上的水平,就不得不被美化一下了。
——————————————————————————
这位TX真是胡搅蛮缠,“美国大兵没做到的事”怎么能理解成这样?分明是指美帝没有能通过军事手段向中国输出其价值观,敢情这位TX是传说中的美分党?

小旺长大后
小旺长大后 (重建。) 2011-02-16 17:21:05

此书只是她作为一个女性的碎碎念,而作为一个修政治经济学专生当然免不了会无意有意地夹带点政治观点,何必看得这么严肃呢。而且,所谓的学术一定要板着脸说才正统么?

心猿
心猿 (下世纪再嬉戏) 2011-02-16 17:23:07

说过了,不是风格问题,是水平问题,是思考的深度和广度问题
即便是心情小文字,质量也不够,说个不好听的,刘瑜就是学术圈的安妮宝贝儿
具体哪些不好,明儿慢慢举例说

amway
amway 2011-02-17 00:06:16

妈的,劳资就觉得这本书挺靠谱的,写深度了你丫又说不是写给你们这帮破人看的。要是他妈的大学政治学老师讲的这么由浅入深、简单易懂、并且让你思考思考你现在在豆瓣上自由发帖的权利就是不争取不能保障的事,你丫就懂了什么叫剥离语境、真正的自由、生存方式多元、吾国吾民着想等等云云

田木
田木 2011-02-17 05:39:34

楼上的回应真叫精彩。

To LZ: 淡定点吧... 人就是写着玩,咱就是看着玩。哪里要神马学术了,哪里扯神马政治了

心猿
心猿 (下世纪再嬉戏) 2011-02-17 09:45:37

本来就是博客摘录,多半是个人的碎语罢了~ 况且,某天走出国门,你才会真正体会这种脑子里不同文化激荡下产出的碎语~才有共鸣
--------------------
每个人对阅读的要求不一样,建议多读书,读好书
博客碎语成书是不是太仓促,对自己的读者也不负责任?至于你后一句观点,我觉得很好玩,现在跨出国门也不像80年代是什么稀罕事,只是很多人不会像暴发户一样去个东南亚或者美利坚之类的地方,就把照片贴到博客或某某网页上,还用英法德乃至古拉丁文标注。
照你的意思,只有出过国才能对这本书有共鸣,才能读懂这本书,那么刘瑜女士以后写书就针对海龟儿得了,甭给您所谓的土鳖看,呵呵。再者,洋垃圾般的海龟儿我是见过太多了,这个不说明问题。真正东西方文化激荡或者贯通中西的读物有质量也有趣的不少,但绝不是这本。

晴明君速来降鬼
晴明君速来降鬼 (你命好 感动了天) 2011-02-17 14:31:29

风景赶紧给我推荐。

心猿
心猿 (下世纪再嬉戏) 2011-02-17 14:44:45

推荐也谈不上,说说点小意见吧。稍远点可以读林语堂嘛
近点的话,我想到了黄碧云。有点不厚道地说,从学术界的安妮宝贝儿——刘瑜换到黄碧云,真有耳目清净,唇齿盈香之感,更不必说对生命的深刻体认,对第三世界底层的关注与悲悯乃至艺术的审美体验等等,根本不是一个量级的。黄碧云自然也担不起大家,但和她一对照——小说、散文、政治/文化随笔一比较,刘瑜就是等而下之的垃圾生产者。
但两者比较起来很好玩,都有海龟儿经历,学者+小说家,从小说到政治随笔,或从政治/文化随笔到小说。一个生于60年代香港,一个70年代内地,一个是政治学博士,一个是犯罪心理学硕士,履历可以百度下,不赘言了,呵呵。一个是自由主义者,一个是受过西方马克思主义操练同时又对共产主义有所质疑与反省的准新左翼,一个宣扬西方式民主,一个质疑并批判西方式民主。当然撇开这些标签不说,两个人的写作和思想质量,对于生命的热诚严肃态度,差距是相当大的。
散文对读:黄碧云《我们如此很好》《扬眉女子》——刘瑜《子弹》
政治/文化随笔对读:黄碧云《后殖民志》——刘瑜《民主的细节》
小说对读:黄碧云《烈女图》、《媚行者》——刘瑜《余欢》

半夏
半夏 2011-02-17 14:51:56

哈哈,谢谢推荐

心猿
心猿 (下世纪再嬉戏) 2011-02-18 09:15:09

既然LS认同刘瑜出书是为了赚钱,而且她有写个博客就有人找出书的资格,那就清楚了嘛,我也大概明白郭敬明之流为毛还那么多人追捧,也不足为奇了
只是这个世界上确实有不少人的书写不是为了赚钱,我敬重这样的人

心猿
心猿 (下世纪再嬉戏) 2011-02-20 20:36:59

社会逼着你拿文凭控来看人,能有什么办法。她能拿到我拿不到,人家就比我厉害嘛。管她怎么拿到的,走后门拿到的,人家也牛拜了,因为我连后门都没有
----------------------------
说实话,小妹妹你又得说我敏感了,呵呵。我真的蛮期望刘瑜TX的粉们能带来些有水平的牛B的批判或者喷喷我,但是看到现在,大多数讨论都无法在一个层面上进行,我也希望,看刘瑜的应该不是这样的水平,这帖子里发言的最好不代表刘粉的普遍水平。
比如这个小妹妹吧,我不知道你在哪国念书,念到神马程度。按理说长期在海外生活,眼界和思维广度应该开阔了些,怎么还是这种文凭的、拜金的或者说成功论的一元价值论调。我的确感到遗憾

狗尾巴花
狗尾巴花 2011-02-23 04:49:22

呵呵,lz从书本跨越到对我个人的评价,思维跳跃之快是我不曾想到的。文凭拜金什么的,我从没看重。谁也不能改变且必须承认的是,社会大多数观点的趋向,就如同这本书的综合评分。如果lz认为自身层面很高而大多数讨论无法在您的层面进行,我也无话可说,毕竟lz总能抛开书本找到反驳我的理由,看来问题不是出在书上,而是我身上。语文没学好书读的也没lz多,手贱回应了您的评注,让您贱笑了。刘瑜的粉丝低水平的只有我这么一个,完全不能代表多数。lz可别因为对刘瑜的个人看法和对我的个人看法而否定了与之相关的所有。我宁愿谦虚的说话,也不想把看过的几本烂书中的人名一一列举让他们斗争让lz迷惑让旁人迷惑,虽然散发蛮高深的气息。说实话,lz的评注我真读不懂,难怪lz对我感到遗憾了。不过lz又怎能凭借几个评论,断定一个人的水平高低呢。您说这书不好,有人看完您的评注真正明白哪里不好了呢?如果明白了,就不会有人跟贴问了吧。衷心希望lz可以补充全面,好让低水平的人有醍醐灌顶之感。对一本书好坏的意见怎能升华到对人的评论上呢,lz的眼界如此开阔此时却成井底之蛙了。我不想上来就回应说lz掉书袋了,虽然有人这么回应,也不想说评注过于花哨文艺故作高深,虽然也有人这么回应。深以为lz总有过人之处,我应谦虚学习之。不过现在看来,lz的自负着实让我震惊。“一不小心流露出来的,才往往是一个人的真实想法”我表示赞同。lz如此高调展示自己水平,我敬仰。lz从我的几句话中就确定了我的价值观和个人水平,书本在lz眼中想必也有同样遭遇,那么作者的真情实感多少都被lz曲解了而lz不自知,我也大概明白与lz交错在哪些层面了。作为我个人某个角落的价值观,lz的评注什么时候能深入浅出放弃复杂文艺辞藻及生僻名词,忽略对作者个人看法且沉稳低调一番,才是真正的牛B和高水平。又或者,简单的讲,让<有用>票数大于<无用>,才是最公正的评判,也让lz的“层面”少一些自负浮躁与自我吹捧之感。鉴于lz的回应,怕我这个俗人手贱的评论入不了您千年的法眼,遂删除之,剩下的还请手动清理,好让我再收不到lz关于“水平”方面令人反感的质疑。其余时间我会好好反思,说共鸣被扣上海龟控,说该向作者学习被扣上文凭控拜金主义,词不达意的毛病经常犯,必须要改进了。

心猿
心猿 (下世纪再嬉戏) 2011-02-23 10:06:27

哎哟,LS,除了人身攻击之类的,我一般会让这些话留着,不管神马水平,不管说到了点子上没有,不管是否贻笑大方。

拿有用没用票数说事也很搞笑,我要在乎这个的话就更可以采取轻蔑无视刘瑜的姿态,干脆不说了。我写了这篇也会对刘粉的反应有所预计,就像一本烂书可以打到9分,就像刘粉书托在短篇阅读小组上串下跳那般,就像郭教主的粉不管有多烂还要NC追捧,诸如此类。

还有,我自认为水平也很不够,在求知的道路上也差得很远呢,但我这样的水平就看出刘瑜TX有多么烂了,当然纯属个人判断,刘TX抛开潜移默化灌输的一些廉价价值观外,其文中屡屡出现的常识错误真是令人震惊。

还是那句话,我们每个人在阅读和思辨的过程中都会有所反思及自我批判,但是阅读应该有所选择有点鉴赏力,否则就真如同某文说的,天天读烂书,迟早变成猪。再次感谢你的批评。。。

烧梦人
烧梦人 (一个人要像一支队伍) 2011-02-23 10:15:01

楼主 说来说去 就那么几句 可不可以拿出点凭据。。 就是 刘瑜的东西 到底哪个篇目哪个段落有问题。 具体怎么发现的。

你们吵了好几天了 什么结果都没有

其实LSS 也就是这个意思 连沟通都做不到 还能讨论出什么。

心猿
心猿 (下世纪再嬉戏) 2011-02-23 10:17:51

那个狗尾巴草小妹妹把自己之前的言论都删除了啊,不知是否心虚
稗说者稍安勿躁,上班间隙得空慢慢说刘瑜的问题,虽然觉得她不值得多说

沐
(做人如水,做事如山) 2011-04-02 17:01:37

作者本来也没说这是本政治随笔吧,跟政治有嘛关系?人家是政治PHD就非得写政治的东西?穿PHD马甲的小女人怎么了?人爱穿什么马甲穿什么马甲,她从来也没说自己不是个小女人,这本来就是一本关于生活点滴感受的小品文。

心猿
心猿 (下世纪再嬉戏) 2011-04-02 17:04:19

2011-04-02 09:55:37 燕七  她其他的书不敢恭维,大多流于空洞无病呻吟,但是有一本书非常好,《素素年锦时》,干净,有力量
-------------------------
好干净好有力量啊====神句啊。。看来LS是安粉又是刘粉,果然这两人本质差不离啊

沐
(做人如水,做事如山) 2011-04-02 17:31:21

说实话我最看不上就是你这种自己没本事,成天批评这个批评那个,自己有能耐自己写去啊,人家写了书也没拿刀子逼着你看吧?《素年锦时》你看不懂是非常正常的,狗也看不懂。当然,我这个评论一发,我知道您血压会升高,心跳会加快,很有可能撕下读书人的面具破口大骂,但是这样显然有失水准,所以根据我的判断你会把一堆人身攻击夹杂在一堆不知所云全无逻辑的论证中。不过呢,我不介意,因为,鄙视一个人最好的方法,就是不理他,不理他,不理他。其他的兄弟姐妹也不要回这个帖子了,让楼主发癔症去。拜拜了您呐

心猿
心猿 (下世纪再嬉戏) 2011-04-02 17:54:51

安妮BB的粉丝果然素质像您这般,非常高啊,令人震撼滴高
  你不理你还啰嗦了这么一大堆,你前后矛盾的姿态就不极品吗?继续看安妮BB吧,亲。你还YY我血压升高,你是我肚子里的蛔虫么亲?
  
  说实话,我觉得你的逻辑很流氓,你们看了那么多安妮BB,连她的凛冽、蛋定都没有学会,你还看什么安B?我肯定要看了才发言,我不看我怎么知道她们写的是不是一坨屎呢?这种扭曲青少年心智的垃圾读物,我自个儿不喜欢批评下也不管您事。更遑论安妮BB抄袭,你们这些安粉还有点道德底线没有啊?抄袭了还要叫好?抄袭了还不能让人说话?你们是言论警察还是流氓啊?
  再次,谢谢安粉刘粉书托的诋毁攻击,你真的太重要了,我太需要你看得上了,哈哈

云外水滴
云外水滴 2011-04-03 09:21:13

这是一本随笔,记录了瞬时而来的灵感。此书本来就是整理的散片,并且是几年的散片,散片里面是分散的想法,包含各个方面,当然是破碎的。文中很多部分讨论了社会,讨论了民主,鄙人认为大部分观点还是很对的。而整篇绝大多数篇幅在写自己的生活,写恋爱,个人感觉平实自然,甚是有趣。
而楼主偏要断章取义的上升到主义,给人带帽子,打棍子。
作者从未说是自己写的是文化/政治随笔,这是楼主给带上的帽子,然后楼主痛骂之。
文中表达出什么是受自己思想所影响的,每个人读出的东西不同,楼主读出了自由主义,然后就给人戴上了“打着自由、民主旗号”的帽子,然后又痛击之。楼主的戴帽子本事着实厉害。
文章讨论的是民主、社会,特比如说如何既保持民主又维持秩序,这些都是社会学所研究的。本文讨论的不是自由,更不是自由主义,还望楼主细读再谈。楼主硬着头皮读下来,本身就是带着消极思想的,有偏见。

心猿
心猿 (下世纪再嬉戏) 2011-04-04 12:27:58

LS还是郭敬明郭教主的粉丝啊,失敬失敬;原来不止安粉刘粉一家亲,还有郭家啊,赶紧一起组粉丝团三人行得了。
这帖子里的刘粉安粉还真多啊。。。
第一,我在知识的路途上还差很远,第二有没有修养不是你说了算,当然你一个郭敬明的粉丝的判断我也就只能笑笑。第三,发言前请先参见这L里的讨论。
看来读安妮BB的和读郭菊花的都是一个德行!你的逻辑还能更不要脸一点么?你们看了这么多刘瑜JJ,你们不是受过她所谓的自由民主的洗礼了吗,结果还搞独裁不让人说话啊。我看不看我发言不发言还用不着你来操心,你就是流氓逻辑,我不看我怎么知道她写的东西是不是一坨屎?对这些垃圾我想批就批,视我心情而定,你们要被污染荼毒我也管不着,总之,我发言不发言也关你P事。
  要想在我这里来装B的,先把自己的B嘴管好了。
  再者,刘瑜JJ即便是人民币,哦,不对,即便是美元,也不见得人人都要喜欢她。

zhaozhao
zhaozhao (看清这个世界,然后爱他。) 2011-04-04 13:14:43

看了一些lz的评论和回复我有点感想:你实在是有点太“学术”了吧!这只是一本随笔,是刘瑜的一些主观的生活体验和感想,而且整本书都是用轻快、调侃、幽默的风格写成,你非要把这样一本书提拔到“中国前途、吾土吾民”的高度来解读,少了点娱乐精神吧?
每个人都有喜欢与不喜欢的权利,但对什么东西都上纲上线的进行批判,你不觉着这是文革才有的思维方式吗?
如果你真的这么喜欢学术,就不该只读刘瑜的畅销书和博客,应该去读读她的博士论文,然后再对刘瑜这个人进行评判才更有说服力点。

zhaozhao
zhaozhao (看清这个世界,然后爱他。) 2011-04-04 13:22:08

另外还有一条建议,lz性格中的攻击性非常强。真正的知识分子在我看来首先是虚怀若谷并有包容的品格,而不是居高临下的优越感,如果你真的关注“中国前途,吾土吾民”,先收敛一下性格中的攻击性,没有必要对每个不认可你的人都锱铢必较。

心猿
心猿 (下世纪再嬉戏) 2011-04-04 13:34:28

先谢谢LS的建议,首先我还是要说作为一个读书享乐主义者我离那些优秀高格的知识分子还差得很远;再者对于好好说话的人,我一般倾向于说理;而对于那些过来胡说八道搞人身攻击或者装B的,那么不好意思,爷就要祭出打狗棒了。我这人蛮随性的,该无攻击性时就无,该有时就有。每个人是有自身喜好的权利,话虽如此,不过我们也需要有界限意识。什么叫界限意识?那就是爱憎分明。什么叫爱憎分明,那就是鲁迅说的,一个也不饶恕。鲁迅是偏执狂吗?不是,他是战士。不敢自况鲁迅,但认同其说法,对于垃圾,不好意思,我宽容不了。

再者,你要想描述我或者针对我的评论想说点什么,请先把这个帖子读完再发言,你上面质疑的问题我回帖中基本回答了。不过的确“中国前途”之类的批判对于刘瑜的著作作总体性的评判要恰当些。至于这本,我以为即便是最平面化的通俗读本也在传递着相应的意识形态,而刘瑜TX在此书的轻松嬉笑或小资忧伤中传递的一些东西我个人表示厌恶。

HarveyOne
HarveyOne (嘿,好久没见。) 2011-04-04 15:18:40

我笑了 摩羯座还真是爱憎分明啊

妃暄
妃暄 (弃捐勿复道,努力加餐饭。) 2011-04-04 16:20:58

你是唯一的,江江,326篇书评里一星的就唯独你一个,微斯人~~~~

妃暄
妃暄 (弃捐勿复道,努力加餐饭。) 2011-04-04 16:52:08

http://www.douban.com/group/topic/17931786/

——对对对,那个台湾女作家跟刘瑜根本不是一个水平!!!

万恶的某些出版业界,吃人的大部分书商,找学术女星来炮制畅销书的后果就是突击生育了一批目中无人,见识短浅,没能耐对着偶像摇尾乞欢也只能耍耍护犊子的“障目”书迷

瞽也

不带这么先坑爹再坑娃的~

心猿
心猿 (下世纪再嬉戏) 2011-04-04 16:59:55

万恶的某些出版业界,吃人的大部分书商,找学术女星来炮制畅销书的后果就是突击生育了一批目中无人,见识短浅,没能耐对着偶像摇尾乞欢也只能耍耍护犊子的“障目”书迷
  ==========
  猫亲我看了,真的是,这得有多SB啊,刘瑜的水平和苏伟贞对谈,刘瑜她也配?某些刘粉的思想水平真的不敢恭维

妃暄
妃暄 (弃捐勿复道,努力加餐饭。) 2011-04-04 17:09:42

我很好奇在于为什么非得顶一个踩一个?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我相信对谈的换成另外大部分对刘瑜书迷而言陌生的台湾女人都会被踩!
这里面暗含这样一种逻辑:
A:聪明的,见解独到,人文价值,反省评判精神的内地新一代知识魅力女学者(阳性,超越的,高等的)
B:文艺腔的,小女人,表达含混的,由于其女性化倾向导致其见识智力不足的台湾某母开山怪(阴性,保守的,低等的)


黄碧云和苏伟贞也对谈过,没有见过两者的书迷谁踩谁,反而有惺惺之感

心猿
心猿 (下世纪再嬉戏) 2011-04-04 17:15:23

 黄碧云和苏伟贞也对谈过,没有见过两者的书迷谁踩谁,反而有惺惺之感
==============
刘瑜TX她有本事和黄碧云对谈去,立马打回原形,苏伟贞言谈不是那种急于表现自我表明观点的人,比较婉转。刘瑜找黄碧云去试试嘛,不过她这种学术圈的安妮宝贝还真的不配

心猿
心猿 (下世纪再嬉戏) 2011-04-04 18:10:57

装逼犯对照记

礼仪之邦—————刘瑜
  
  每次回国,最大的逆向culture shock就是中国人顽强地拒绝对陌生人微笑。
  
  我曾经习惯性地对大街上目光交接的人微笑一下,但很快遭到内心深处那个“中国人”的鄙夷:有病啊你?这里是中国,别那么矫情好不好?在迅速克服了这个毛病之后,看到陌生的小孩子,还是忍不住微笑:他们是孩子啊,没准他们还不知道对陌生人微笑有损民族文化尊严呢?但是街上的小孩子们都非常有“国格”,一个一个严厉拒绝了我的微笑。
  
  好吧,入乡随俗,不向陌生人泛滥微笑。但是邻居呢?根据“一回生、二回熟”原理,邻居是那个必然要跟你从陌生人演变成熟人的人,所以微笑作为一个迟早会发生的事件,应该说顺理成章。既邻之,则安之,小笑不如大笑,晚笑不如早笑。
  
  这个暑假,我大部分时间住在一个住户密度较小的小区。作为一个喜爱热闹、热衷串门、怀念祖国的“人情味”的“游子”,我刚住进来,就开始热切地盼望认识邻居。半个月后,我终于得以认识第一个邻居。我们认识的过程是这样的:
  
  有一天早上,我家的可视对讲机响了。一位女士喊了一声:“门口这是你家的车吗?挡住过道了!”我走到对讲机边说:“我们家没有车!”该女士愤然道:“没车你也没必要这么横啊!”我愕然,走到楼下问:“这位大姐,你刚才为什么那么说我呢?”“谁让你说话那么横!”“那怎么能叫横呢?你问我一个问题,我回答你的问题,横在哪里呢?”大姐白了我一眼,跟她身边的旁人叽里呱啦说话去了。
  
  哦,我忘了,中国是个礼仪之邦。我不应该直接说“我们家没车”,而应该说:对不起,不好意思,鄙人家里暂时还没有购置任何可以挡住过道的大型交通工具,实在抱歉了,我代那个挡道者向您赔个不是了!沙有娜拉!
  
  我和第二个邻居的照面是这样的:我刚打开单元的大门,一位中年男子正拎着垃圾袋走出电梯。我准备好了一个热情洋溢的微笑,准备向他撒去。结果他一低头,躲开了我的目光,我只好收回那个微笑。见他手里拿着垃圾袋,我假洋鬼子的劣根性又发作了——在门口为他把住铁门,等了他三秒钟,让他通过再松开门。该中年男子显然非常错愕,狐疑的看了一眼我,嘀咕了一声“谢谢”,当然仍然面无表情。
  
  我和第三位邻居的碰面则是这样的:我在一楼等电梯,电梯门开了,他们(一对夫妇)出来,我进去。因为近到几乎脸贴着脸,我抱着“看你们往哪里逃”的心态对他们张开一个大大的笑脸,结果二位好像我是隐形人一样从我身边飘了过去。
  
  今天则格外值得纪念——因为今天我终于碰上我对门的邻居啦!我想楼上或者楼下的邻居毕竟还隔着一层,对门的邻居则是那个可能向你家借一头蒜、一把梯子、一个老虎钳、一个灯泡的人,他们家要是有人突发心脏病,没准还要靠我打112呢!我们的邂逅过程却是这样的:
  
  我正要下楼倒垃圾,在家门口看见一位中年妇女大包小包的从本层电梯里出来,我想终于有人搬进106了,便欢天喜地地盯着她,就等她看我一眼,然后送上一个“远亲不如近邻”里那个“近邻”的笑容,结果该女士眼皮都不抬一下,从我身边半尺处擦肩而过。
  
  然后我走到一楼,看见一位女青年(估计是106家的女儿)大包小包的走进一楼电梯,我想这位可能会看我一眼吧,便欢天喜地地盯着她,就等她看我一眼,然后然后送上一个“远亲不如近邻”里那个“近邻”的笑容,结果该女青年眼皮都不抬一下,从我身边半尺处擦肩而过。
  
  然后倒完垃圾回家,走到我家门口,看见一位男中年(估计是老公)大包小包的从电梯里出来,我想无论如何这位不可能也完全对我熟视无睹吧,没有那么巧吧,不可能一家人就如何对待邻居这个问题召开过大会通过过决议吧,便欢天喜地地盯着他,就等他看我一眼,然后然后送上一个“远亲不如近邻”里那个“近邻”的笑容,结果人家眼皮都不抬一下,从我身边半尺处擦肩而过。
  
  事实证明,不但他们家人,很可能全国人民都就“如何对待街上、楼道里那些可疑的陌生人”达成过协议,并写进了宪法,很可能在外国人加入中国国籍的考试中就有这么一道考题,放在“老子是谁的爸爸”这道题后面,“春晚是不是春天的晚上”这道题前面。选项A是“微笑”,选项B是“引爆炸弹”,选项C是“就当没有看见”。如果你不幸选择了A,那么移民办公室会叫你滚回美帝去,如果选择了B,那么请回到伊拉克的怀抱,如果选择了C,那么,北京欢迎你!在太阳下分享呼吸!在黄土地刷新成绩!
  
  为什么中国人总说自己是礼仪之邦呢?这里的礼仪是指“让奶奶或姥姥给孙子做免费保姆”的礼仪?“让领导先走”的礼仪?在形式各异的强奸面前保持沉默的“艺术”的礼仪?据说“孔子学院”已经开到了世界各地。我很想知道“孔子学院”里面都教授些什么课程,《如何抵制陌生人的微笑》这门课值多少学分。
  
  当然也有人对我微笑,那可是排山倒海、气势如虹、艳若桃花、绵绵不绝的微笑。它们分别来自于商场导购、小区物业办公室的收费人员、餐馆里的服务员以及“盼盼法式面包”广告里的蒋雯丽。
  
  我很想知道这种顽强地拒绝微笑的“传统”是从哪朝哪代开始的,这朵瑰丽的民族奇葩究竟是谁种下的,孔子?韩非子?汉武帝?朱元璋?蒋?毛?是谁塑造了那种足以申请“世界文化遗产”的表情?满脸的漠然,满眼的茫然,躲闪的目光,疑惧的神情。我认识的大多台湾同胞、香港同胞都没有这样的表情,虽然我不知道这是因为他们保存了我们更早的传统,还是因为他们创造了一个新的传统。
  
  去年年底在英国搬到新家时,一楼的一个英国老太太给我送了一张卡片,上面写着“欢迎你搬进X社区”。为了走到三楼送这张卡片,这位已经93岁的老太太据说 “走了十分钟”。另一个同一层楼的老太太,则给我买了一束鲜花。当然,根据我们“一切比我们更美好的东西都不可能是真诚的”认识原理,这样的行动除了“伪善”,什么都不能说明。我们礼仪之邦的文明早就超越了伪善,走向了赤裸裸的冷漠,赤裸裸的恶意,我们的冷漠和恶意如此真诚,我们直接把大楼盖成了豆腐渣!直接往牛奶里加三氯氰胺!直接把人锁在黑窑里当奴隶!瞧你们穿得人模狗样的,脱光了衣服最真诚!
  
  和150年来的很多中国人一样,我经常思考一个问题:中国得花多少年才能赶超英美?在参观了北京上海的高楼大厦之后,我可以自信地说:5年没问题。在观察了一番我国的政治运作方式和过程之后,我可以吞吞吐吐地说:也许50年?但是再凑近了,看到满城满街那样漠然茫然的表情时,我却完全没有了答案,唯有一身冷汗。在谈及“传统文明”的断裂时,很多人不约而同地指向文革。但是在鲁迅笔下,那个远在文革之前的年代里,围观屠杀的人群就有那样的神情,“只见一堆人的后背;颈项都伸得很长,仿佛许多鸭,被无形的手捏住了的,向上提着。”将近100年过去了,这一堆人还是那一堆人。也许几千年来,从来就只有一堆人。
=======================
这篇SB文出来后有网友回应如下:
大日 [125.34.210.*] @ 2011/3/1 5:36:51
那天我下班回家,在一楼电梯那儿碰见一个老阿姨出来倒垃圾,她打扮地像要去奥斯卡领奖,脸上写着「我是英国归来的游子」的字样。她死死地盯着我看,期盼着我向她请教剑桥的秋天有多美,那灼热的目光让我胃里很不舒服,所以我避开她的目光,低头快步从她身边闪过去了。后来,我才知道她叫刘瑜老师,而且因为我们家怠慢了她,她很不高兴。不光写了文章《礼仪之邦》来教育我们一家要对她热情微笑,还把我们家的门牌号也公布在周末画报上了。我们很委屈,她这样的装B犯我们在微博上见的太多,早就没有喜感了,谁还能笑的出来啊?

心猿
心猿 (下世纪再嬉戏) 2011-04-04 23:30:10

针对刘瑜在《礼仪之邦》中的极品表现,友邻如此评价:

青蔷天:刘估计是特别不招人待见吧!
  
  我最近回国,上海北京海口都在安置新家。海口电梯里碰上的一家就是对门,超热情,后来彼此到家里参观了。
  
  上海的对门,我到了没几天就把钥匙忘家里了,人家不仅接待我进屋坐着,还帮我爬了窗户。昨天搬去了另一处房子,有点感冒,问了电梯里的新邻居药店在哪,人家甚至说:现在药店关了,要不来我家拿点药吧。
  
  北京也是一样,电梯里碰上的邻居都很和蔼。
  
  刘姥姥到底住到了什么样一个独特的小区,感觉好像是她臆造出来的孤岛。。。。
http://www.douban.com/online/10749511/photo/928708191/

大LUNA
大LUNA (with your tender voice) 2011-04-08 17:51:22

乃们看本书也这么严肃干嘛啊 文笔不错啊

心猿
心猿 (下世纪再嬉戏) 2011-04-08 17:52:56

乃最好把讨论看完再发言,看这个人有多恶心写得有多烂

大LUNA
大LUNA (with your tender voice) 2011-04-09 08:47:20

...书啊看完了 你评论我也看完了 结论是。。你跟她文笔都不错 :)

地里头
地里头 2011-04-14 00:32:16

评论基本都是人身攻击, 互相指责,没有什么包容性,就是互相瞧不起,鉴定完毕

心猿
心猿 (下世纪再嬉戏) 2011-04-14 09:26:14

LS还不辞劳苦披个马甲来啊。。。。。你的态度只能说是法西斯哦亲

nicolas
nicolas (小舟从此逝,江海寄馀生。。。) 2011-04-20 20:49:53

参差多态,才是幸福之本源。。。

心猿
心猿 (下世纪再嬉戏) 2011-04-20 20:58:57

LS这话是罗素说的吧,但是要结合语境。有人的幸福是建立在践踏压迫他人基础上的,只要还存在阶级存在压迫存在种种性别性向阶层种族的歧视,这种参差多态就不会带来幸福

nicolas
nicolas (小舟从此逝,江海寄馀生。。。) 2011-04-20 21:17:31

只是觉得,拥有可以讨论的环境,可以倾听不同意见的声音,就可以当做是一种幸福。。。不管摆出的姿态是如何!

心猿
心猿 (下世纪再嬉戏) 2011-04-20 21:20:35

我明白你的意思,我当然不反对。但你会不会觉得在一方面要求言论ZY的呼声下,一方面网络上充满了喧嚣,一种众声喧哗的失语,一种谵妄,现在豆瓣甚至出现了号称清洗社会主义者的反法左拔刀队。。。观点一多,好些人要不是被这种要不是就被那种洗脑。。。独立思考还是难能可贵。我喜欢有质量的思考,有营养的交流

nicolas
nicolas (小舟从此逝,江海寄馀生。。。) 2011-04-20 21:33:13

的确,独立思考对于当下的我们来说是多么必须!我把以上您带有调侃的评论理解成您对此真实内在的焦虑,不知道是否恰当?但我更期待自省的力量。。。

zeuce
zeuce (努力不精分) 2011-04-22 20:39:03

两个左家帮在互捧臭脚,掩鼻而走。

<前页 1 2 后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