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的问题是组织问题吗?

黄金马桶骑士 评论 中国大历史 3 2012-05-06 19:25:10
请注册
请注册 (喜欢度假,不喜欢旅游) 2013-01-25 11:35:27

我倒觉得提倡数目字管理 恰是这本书最为伟大的地方

載酒江湖
載酒江湖 (工作随时努力,生活随遇而安。) 2013-02-01 13:47:56

已朝代论,历代开国者既是奠基者,也是继任者迈不过去的禁锢者;概因统治的合法性全系于开国者个人人格。
以朝代论……盖因统治的……

黄金马桶骑士
黄金马桶骑士 (不可徒受他的恩典) 2013-02-01 22:06:14

多谢指正

載酒江湖
載酒江湖 (工作随时努力,生活随遇而安。) 2013-02-02 00:33:46

不敢当不敢当,就是看到了提醒一下,谁都有疏忽的时候的。

再见列宁
再见列宁 (执拗的低音) 2013-03-08 15:12:31

“要使中国能在数目字上管理,先就要提出真实的数字。”P.337

strong
strong 2013-03-22 16:13:07

中国历史源远流长,有太多的历史事件来佐证用微观历史法则看待历史的人的左右两方观点。我想大历史的概念只不过用一个新的角度来看待中华之过去。多一种历史观挺好。

悍犬
悍犬 (做一个透漏着2B的普通文艺青年) 2013-08-12 16:26:58

LZ怕是不太懂经济和地缘政治,如果我告诉LZ:文化和思想很大程度上是那两样东西的衍生物,不知道LZ能否接受。这本书的分析方法是比较正统的宏观史学的思路(不过黄先生似乎对于“历史偶然性”并不认同),LZ的几点感想,我简单的回应如下:
1、对,不多说
2、不至于,有很多组织也很成功,我Party的“成功”有天才的发现,有一定的必然性,也由很多特殊性
3、我前面就说了,文化和思想在一定程度上是经济制度和地缘政治的衍生,之所以你这么想,是因为那两个决定因素千百年来没有根本改变,尤其是地缘特征。
4、国内有个东西叫“审查制度”
5、地方政府发债是没有任何问题的,与通胀无相关性关键问题不在于是否发债,而在于发债的机制、承销的方法和还债的方式……这个涉及到宏观经济学,一两句话说不清楚,有兴趣可以学些经济和金融就能明白。
6、不认同。政治的合法性一直是政治学的一个重要研究部分,古代一般以神权来解释这个问题。“人权革命”的产生打破了神权,“代表民权”成了政权合法性的核心,与开国者有关,但是关系不是那么简单,建议你从这个角度去思考下,你会发现一些新答案
7、个人认为,黄先生这样做是想体现地缘特征等因素造成的近似“宿命”般的宏观史论
以上皆为个人意见,LZ或是诸位即使不认同,也请勿喷

黄金马桶骑士
黄金马桶骑士 (不可徒受他的恩典) 2013-08-12 17:54:49

LS是被喷怕了么? 放心,如是认真的回复,不喷。

3. 我说的是黄仁宇先生的“士大夫”情怀,而不是对本书内容的评论。士大夫情怀对学者来说会影响立场和判断力;但是我理解老一代经历国破家亡的学人的感情,算是吹毛求疵了。
4. 不同意。杨小凯很多有见地的作品国内也可以出版啊。
5. 我这段是黄仁宇书里的观点,我觉得很能反映当下。您真心觉得地方不自治,财政无地方代表监督的政府会是负责人的债权人吗?
6. 我也是引述黄仁宇的观点。深以为然也。
7. 您这是像在说鲁迅先生门前的两棵树了。我只说个人读感,不敢揣测黄先生的用意。

个人意见,感谢讨论。

悍犬
悍犬 (做一个透漏着2B的普通文艺青年) 2013-08-12 21:12:14

感谢楼主的认真回复,就几个有兴趣的问题再说两句
4、关于出书,没错,杨小凯可以出,但是和杨小凯有同样思路的国内学者却不一定会出,为什么?因为审查制度的存在,没人知道到底什么是底线,杨先生写书,要是不给发表,也就不发表了,无非是“没过审查而已”,他毕竟是澳大利亚人(我记得是),但是如果是一个国内的学者呢?楼主明白我的意思了吧,审查制度本身不是最可怕的,最可怕的是这个东西背后带来的不确定预期,有的人可以冒险,有的人不行。
5、我不记得黄仁宇在书里说地方发债券会引发通胀,有时间我再翻翻看,确认下。不过我个人认为发债券与通胀无相关性,而且我非常支持和赞同地方政府发债券,因为债券本身的实际利率就是对政府最好的约束。但是,我非常反对现行的发行制度、承销方式、还债方法等等,所有的经济和金融产物,必须在合理的背景要求和合理制度下才能体现作用,否则一定会扭曲原有的效用。楼主会说这不是和我的意思一样吗,我想说的是,不完全一样,因为这些不是地方政府是否自治、财政是否有监督的问题,而是左边的人不认同被市场力量反过来去决定政府行为(不能再多说了)。而且,我认为现在地方政府的自治权已经不是弱,某些城市,特别是一部分有能力发债的城市反倒是有些过强了。

黄金马桶骑士
黄金马桶骑士 (不可徒受他的恩典) 2013-08-12 21:45:34

不谢。讨论继续。
4 、杨小凯的书读下就知道了,审查的边一点不挨。在澳洲主过几年真心不能算澳大利亚人吧,人家还是文革的风云人物呢。这个问题真没什么好讨论的,不行就是不行,恐怕国内学界也没什么人好意思拿杨小凯的国籍说事儿吧。
5、黄仁宇在本书里说的是各朝代财政破产的死循环,其实就是所谓黄宗羲定律。发债是我说的本朝的新思路。古代当然不用发债,撑不住了直接破产改朝。至于政府债会不会引起通胀和本书无关,而是本人愚见。发债和通胀理论上没有必然关系,但我说的是本朝。简单说,谁借债都不会引起通胀,除非你掌握了印票子的权利,而且没人管得了你。底特律发债就没事儿,大不了政府破产。破产还是印票子,您猜我朝会作何选择。到此为止,好像快到审查官的G点了。其实我说的是反动的国民党政府在49年干的事儿。




黄金马桶骑士
黄金马桶骑士 (不可徒受他的恩典) 2013-08-13 06:28:38

P.S. 关于地方自治再啰嗦几句,地方长官中央任命,中央考核;地方财政靠中央转移支付;地方民意代表约等于零... 您说呢?地方政府权力大恰恰是地方不自治的表现,因为现体制下的地方政府与地方无关,只是积累政绩的资本而已。举个例子,如果日本人占领了某地,只怕该地政府的权力会更大,按您的逻辑该地自治了吗?

悍犬
悍犬 (做一个透漏着2B的普通文艺青年) 2013-08-13 11:24:55

关于发债和地方自治,还是和楼主再讨论两句:
其实您说的都对,实际上和我的观念也不冲突,我觉得是角度有不同。
不代表民意、分税制、央行不独立等等这些都没错,不过我试图表达的意思是“现实”而不是“理想”。我当然也希望本朝能直接如何如何,但是现实是,现有的政权无论如何都会在很长一段时间内继续他的统治,那么如何在不进行休克疗法和不造成大范围动乱的情况下往我们共通的理想前进呢。从这个角度,我非常支持地方发债,但是还是老话,不支持现行的发债制度。
至于地方自治,我觉得还是我们的角度不同,您认为自治要代表民意,我说的地方权力大是指的政治博弈。原意是说在现行状况下,想要完成改革,必须有一个开明、统一且强有力的中央政府,而不是允许部分地方在路线和方法上捣乱。您举得例子和我的原意有点冲突,我就不解释了,不过我也想举个例子:我问过一些重庆人,他们中的好多都认为前任地方政府好,“代表了民意”,可您真的觉得那位先生的政府行为是我们想要的吗,是我们的理想吗?
我觉得在矛盾丛生的情况下,仅仅依靠“民意”,有的时候并不是完全靠谱,而这正是知识分子存在的重要意义。

黄金马桶骑士
黄金马桶骑士 (不可徒受他的恩典) 2013-08-13 22:17:53

好吧,不得不建议您去维基百科查一下"地方自治"和"民意代表"是什么意思。

http://zh.wikipedia.org/wiki/地方自治 中文条目实在简陋
http://en.wikipedia.org/wiki/Self-governance

http://zh.wikipedia.org/wiki/民意代表 英文如下。
http://en.wikipedia.org/wiki/Legislator

悍犬
悍犬 (做一个透漏着2B的普通文艺青年) 2013-08-14 00:42:47

我不知道是不是我表达的不清楚。我还是那句话,我非常赞同你所说的“理想”,我也期盼它有一天会实现,但是我更关注“现实”。感谢让我有一个契机知道了地方自治和民意代表的具体含义,我确实没有去仔细看过这两个的具体定义,更多的只是模糊的认识。不过我依然坚持我个人愚见:民主集中制和某党专政在很长时间内都必然是我们的唯一的被迫选择,在这个框架内去思考才更具有现实意义。三权分立也好,地方议员监督也好,这些都是好东西,不过我真的觉得这些不是短时间能够有进展的,在积怨甚多,矛盾激化的今天,路线之争还没有尘埃落定的今天,自上而下的进行渐进性改革我觉得才更有现实意义,不知道您觉得如何?就好像,我们都知道美国股市正规,中国股市圈钱,但是在现有的全部条件下,普通投资者要么就不要碰股市,要么就在这个圈钱市里面研究怎么操作,以及在现有制度下努力的推动它逐步正规。不知道我这么解释是不是清楚了一些,当然前提是我希望我没有误会你的本意。

黄金马桶骑士
黄金马桶骑士 (不可徒受他的恩典) 2013-08-14 15:18:44

你可能真的误会了。

如果你翻看前面会发现我没说过所谓“理想”。我所说的只是就黄仁宇的书,以及一些历史和现实的对照。纯粹学术范围的感想和讨论而已。至于什么政治体制适合我国我根本没提。

我想我们的争论主要在于财政危机的那一段。我重复一下我的观点。
1. 黄仁宇在本书论述的历朝历代的财政危机的恶循环。是所有主流历史学家的共识。他书中描述的现象和当下的情景很像而已。而且病因在于吏治这一点都类似。连李总都要约法三章,习总要抓作风。这应该没什么争论吧。

2. 而财政危机的解决之道,我写评论的时候前一任热议的是地方债。现在李总各地大摸底,清查银行表外资产和地方政府融资平台。恐怕已经足够清醒了。

3. 政府尤其是地方政府发债带来的隐患是个简单的逻辑判断问题。和你所谓的“路线之争”无关。换种说法,我不在乎什么路线,但是在现行体制下我不会借钱给地方政府。

总而言之,历史和现实的对照在于,王朝或政府作为一个组织要能够运营的下去。扯什么虚头把脑的路线是没用的。您就是路线再自信也练不出吃风屙烟的本事啊。


悍犬
悍犬 (做一个透漏着2B的普通文艺青年) 2013-08-14 16:25:11

我基本明白你的意思了,不过可能受限于我的表达能力,我似乎对一些问题一直没能准确解释,不过不要紧,这些不是关键。
其实我完全不认为我们之间有“争论”,实际上对于历史上的财政危机,我们的态度并没有任何本质不同。真正有一些不同想法的点是:是否应该赞同今日政府的发债(特别是地方债)。我们也都知道政府还债的方式有问题,你认为由于政府利用通胀等方式间接让全民承担债务,所以不赞同发债;而我认为不光是还债的问题,发债的审批和承销方式的问题才更为直接,但是我依然赞同发债,因为目前没有更好的办法。因为我们都知道的那些解决这些问题的办法我们现在实现不了,因为决定未来经济走向的那群人的内部博弈暂时也解决不了,我之所以说我只考虑“现实”,就是这个意思,在没有更好的办法的情况下,我们只能继续,然后尽可能的把它往好的方向改,无论如何发债总比直接印钞票和批贷款来的好那么一点点。
至于我说的路线……在网上不方便多说,我和许多懂经济和金融的人都聊过,很多都提出过一个疑问:“为什么上边有时候会做出那么傻的决策”,我一直认为答案就在你认为“虚头巴脑”的路线之中,的确,在任何一个成熟的市场经济国家,所谓路线都是那么的扯淡,但是别忘了,我们的立国基础就是意识形态,历史上对外和对内的意识形态争论已经重复多次,并且不断对经济运行施加影响,在我国不考虑“政治”,就无法真正的讨论经济(个人观点)。要不为什么我们的经济要叫“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呢。

[已注销]
[已注销] 2013-09-01 15:15:55

老兄读史,能跟现实结合起来,不人云亦云,确实是真正读史真正思考的人。

黄金马桶骑士
黄金马桶骑士 (不可徒受他的恩典) 2013-09-01 19:41:54

惭愧!门外汉的愚见而已。

icchhp
icchhp 2014-01-02 19:27:24

中国的"地方自治"只不过是封疆大吏的自治吧.

sanye
sanye 2015-09-01 19:17:39

1、国民福祉,即生活过得好不好,看政府做了什么,跟强不强力没太大关

系。例如希腊(不够强力,已经破产),美国(美国其实也很强力,可惜

近十年也在吃老本,不过底子很厚),日本(吃了几十年老本),新加波

(政府强力,国民过的挺好)等。
2、赞同。
3、以现在的情况多几个士大夫挺好的。
4、没读过他的书,不予置评。
5、以中国的国土,人口数量,官僚队伍不庞大才奇怪。低效,好吧,我看

到很多国外媒体评价中国政府是全世界最有效率的国家之一。后半段的评

论估计都是媒体得来的吧。地府政府负债大部分都很健康。
6、合法性全系于开国者个人人格。不赞同。如果是,中国历史上怎么会有

这么多朝代。我认为合法性主要来源于民众生活过的如何。
7、不予置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