柏克论政治联合

varro 评论 美洲三书 5 2014-02-05 17:56:44
[已注销]
[已注销] 2014-02-06 06:14:49

"虽然柏克经常引用西塞罗和塔西佗等罗马作家的作品,但他所中意的政治联合并非属于共和主义这一罗马传统,而是盎格鲁—撒克逊土壤之果。"——伯克有点神似马基雅维利啊。同样追随老马,同样呼唤人民出场,卢梭竟然走向另一个极端,费解。

罗马共和传统在近代曾经被基督教(加尔文主义)洗礼过,搞得非常激进血腥,原来的贵族气荡然不存。文艺复兴文人们修完经典以后,灌注了基督教精神的共和革命就像H7N9一样蔓延欧洲大陆,卢梭可能染的就是这个病,伯克有海风吹着,本身可能也有抗体,没关系。

这篇有大气势。拉帮结派不可恨,可恨的是为一己私利拉帮结派,更可恨的是所谓“君子不党”这种犬儒杂碎文化。

varro
varro 2014-02-06 10:47:59

天下的水要聚在一处,哈哈。

马基雅维利的思路值得单独说说。《佛罗伦萨史》中,通过吉贝林派和圭尔夫派的血腥斗争,老马意识到党争不可能被消除,同时他也很清楚,在古往今来的共和国里面,党争既是灭裂之因,也是生命力之源。唯有在共和秩序中,不同的人类气质之间的冲突斗争才有可能得到表达,而且必须被表达。在《李维史论》中他就说,“罗马若想铲除骚乱的根源,它也会失去扩张的原因。”

问题在于,罗马的党争和当时佛罗伦萨的党争不太一样,后者是纯粹的火拼,无休止的自我吞噬。马基雅维利试图给出一套方案,但很难,尤其是“大共和国”的党争问题,一直到美国模式出现才算解决。

[已注销]
[已注销] 2014-02-06 11:06:11

你观察的非常精准,具体而言,佛罗伦萨的党争受制于外部强大势力(教皇和法国),结果像半吊子七伤拳,拳拳伤了自己心窝子。罗马的党争没有外部干涉势力,它自己独大,所以力道是向外挥发,基本算是良性党争,但是共和后期完蛋了,才有屋大维跳出来收拾残局,来个大一统算球。我的问题:未来天CHAO如果不得不开放党争,那么它的dynamics会是什么?是佛罗伦萨式的受压于外部势力?还是罗马式的寻求外部扩张?一个被动,一个主动,后果命运天壤之别。

[已注销]
[已注销] 2014-02-06 11:10:26

的确,美利坚之前的老欧洲,“大共和国”几乎是mission impossible,“自由”和“帝国”这对互为悖拗的事物的共时存在太难了,伯利克里宣称他的雅典做到了,没几年就被西西里远征和三十僭主毁于一旦。。。

varro
varro 2014-02-06 14:49:38

你说的问题比较复杂,普通的政党理论在这里不适用,因为这里的政党更像一种治理形态而非竞争性的政治单元。而从派系(Fraction)的角度看,至少在十四大(1992年)之前,是从来不缺少山头之争的。这些大大小小的山头经过此后十年的市场化冲击和刚刚过去十年的官僚化进程,形成了新的游戏规则和追逐目标。在可以观察到的中下层官僚那里,郭京毅案是典型之一种。至于未来的发展,目前还看不到有任何可以称得上Dynamics的东西,相反,从大的走势来看,短期内会反向加强它的封闭和集中。言尽于此吧,再多就出不来了。。。

[已注销]
[已注销] 2014-02-06 21:13:34

明白。。。
顺便纠正,派系:faction

varro
varro 2014-02-06 22:09:25

汗。。。没留神

LOZY
LOZY (无远弗届) 2014-02-17 20:12:37

休谟也讲政治联合,同样是为了解决党争,不过是党派间的联合(Of the coalitions of parties),奇怪没有人民的出场。

varro
varro 2014-02-18 01:13:03

对,我注意到休谟的这个论述了,不过对他没那么熟,说不出更多的道道,@LOZY 可以多讲讲。在殖民地时期的美洲政治思想竞技场中,休谟常常是和博林布鲁克一道被引用的,但就政党问题而言,休谟的贡献不如后者。而且,他们俩可能并不像引用者所认为的那样激进。

LOZY
LOZY (无远弗届) 2014-02-18 13:11:53

休谟是批评博林布鲁克的,他俩关于党派的论述在英国的语境中与当时关于政体、商业的争论是一体的。只注意到麦迪逊的讨论,等你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