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宜过度推尊

子非我 评论 儒学五论 4 2017-05-07 20:18:24
来自豆瓣App
▁ ▂ ▃ ▄ ▅
▁ ▂ ▃ ▄ ▅ 2017-06-17 10:00:42

本来因为先有一篇胡吹的评论,我也想写一篇稍加矫枉。但我不觉得蒙文通在内圣外王这个论点上有什么问题,蒙文通对内圣外王已割裂在先,实可难,其子知其可难,他自己也知道可难(至于他硬凑的理由,是不是他作为今文派始终对儒家政治的论述不死心呢?我觉得严格来说此类都是臆测),但儒家向来都是用这种理想的割裂来说明问题的,越割裂越有作用。所以后来“新儒学”完全转入道德领域。我比较看重蒙文通一二两篇中论点,对本书来说,所谓内圣外王,我看不出是个重点,我觉得蒙文通在文体中高度凝合了儒学论述、考据记诵、历史批评,实在是近代罕见的奇文,这一点弥足可贵,瑕不掩瑜。理想既是符合自身的,是美的好的,所以既然需要实现,可能实现,有实现的条件,为什么不实现,他正是想发出一种寄言,却不想几乎成了遗言。而这种悲剧性既然已经引起我们的注意,又何必过分执着思想史语言中权衡的得失呢?

▁ ▂ ▃ ▄ ▅
▁ ▂ ▃ ▄ ▅ 2017-06-18 16:48:00

再补充一下。内圣外王经世致用的观念不绝对等同于执导实践的概念,也不是思维上的推理,而是实践的构成。举个例子,《关雎》旧说谓阐述正常的恋爱观,求之不得不怨不艾,存其善心,然而这无助于实践,因为这样永远也追不到女孩,可是一旦抛开《关雎》的观念,其所谓实践便是进取的占有欲,它包含并认同行为实践过程中施受的损害作用,而非对实践的有益构成,其所谓实践实际上不构成符合对象的有效实践,而《关雎》的观念却能准确构成实践,而不是自以为一种实践的去破坏实践。但是在一般观念上,执退不进与实践及其技术似乎无法相融,可是二者一旦形成矛盾就质疑了实践本身的目的,实践目的空洞无物,所以必须存在构成实践的作用,否则实践始终受到威胁。另一方面,本书并非要消除疑似的矛盾,而是要展现矛盾,改善矛盾,所以以为得其矛盾便破坏了均衡是文不对题的,需在进一步在实践的构成中找到改善矛盾的统一性,而非将矛盾视为不可转变的对象。

子非我
子非我 2017-06-18 17:51:34
再补充一下。内圣外王经世致用的观念不绝对等同于执导实践的概念,也不是思维上的推理,而是... 再补充一下。内圣外王经世致用的观念不绝对等同于执导实践的概念,也不是思维上的推理,而是实践的构成。举个例子,《关雎》旧说谓阐述正常的恋爱观,求之不得不怨不艾,存其善心,然而这无助于实践,因为这样永远也追不到女孩,可是一旦抛开《关雎》的观念,其所谓实践便是进取的占有欲,它包含并认同行为实践过程中施受的损害作用,而非对实践的有益构成,其所谓实践实际上不构成符合对象的有效实践,而《关雎》的观念却能准确构成实践,而不是自以为一种实践的去破坏实践。但是在一般观念上,执退不进与实践及其技术似乎无法相融,可是二者一旦形成矛盾就质疑了实践本身的目的,实践目的空洞无物,所以必须存在构成实践的作用,否则实践始终受到威胁。另一方面,本书并非要消除疑似的矛盾,而是要展现矛盾,改善矛盾,所以以为得其矛盾便破坏了均衡是文不对题的,需在进一步在实践的构成中找到改善矛盾的统一性,而非将矛盾视为不可转变的对象。 ... ▁ ▂ ▃ ▄ ▅

非常感谢您的批评。当时因为读该书自序及题辞的缘故,将此书重塑儒学内圣外王这一体系的意图夸大了,您说看不出是个重点,我虽不能完全同意,但目前读该书所收尤其前两篇文章的雏形(即原刊《论学》第四期的《儒家哲学思想之发展》以及《非常异义之政治学说》《非常异义之政治学说解难》并同《儒家政治思想之发展》讲义本),以及所拟另一份并未采用的自序(这几篇具见《甄微别集》),我的确更倾向于将这种内圣外王的自觉性看成是旧文重编时的一种策略。二者的割裂蒙文通已能见之,这一点几无可疑,但就蒙氏后来思想转变来观察他在儒学五论中阐述的观念,我个人认为还是有一定有效性的,虽然这一点严格说并不是入室操戈。但您在第一点中说到理想的割裂为儒家自为,以及蒙文通并非要消除疑似矛盾,并就内圣外王与实践关系的发论,不知能否就此书作更切实的论发?事实上我对儒学及今文学整体的批评并非书评的重心,只是希望就蒙文通本身抽象出来的范型省视,因此更希望专就此书讨论…总之非常感谢您的认真批评!

来自豆瓣App
子非我
子非我 2017-06-18 17:57:16
再补充一下。内圣外王经世致用的观念不绝对等同于执导实践的概念,也不是思维上的推理,而是... 再补充一下。内圣外王经世致用的观念不绝对等同于执导实践的概念,也不是思维上的推理,而是实践的构成。举个例子,《关雎》旧说谓阐述正常的恋爱观,求之不得不怨不艾,存其善心,然而这无助于实践,因为这样永远也追不到女孩,可是一旦抛开《关雎》的观念,其所谓实践便是进取的占有欲,它包含并认同行为实践过程中施受的损害作用,而非对实践的有益构成,其所谓实践实际上不构成符合对象的有效实践,而《关雎》的观念却能准确构成实践,而不是自以为一种实践的去破坏实践。但是在一般观念上,执退不进与实践及其技术似乎无法相融,可是二者一旦形成矛盾就质疑了实践本身的目的,实践目的空洞无物,所以必须存在构成实践的作用,否则实践始终受到威胁。另一方面,本书并非要消除疑似的矛盾,而是要展现矛盾,改善矛盾,所以以为得其矛盾便破坏了均衡是文不对题的,需在进一步在实践的构成中找到改善矛盾的统一性,而非将矛盾视为不可转变的对象。 ... ▁ ▂ ▃ ▄ ▅

另外一点需要介绍的背景是,之所以多陈矛盾,是因为有激于社科院张志强的一篇文章,而且蒙文通也有被当世今文学利用的危险,所以有为而发,同样走向偏颇了。这一点望您具察

来自豆瓣App
▁ ▂ ▃ ▄ ▅
▁ ▂ ▃ ▄ ▅ 2017-06-18 18:29:34

儒家通过割裂理想来说明问题是我的看法,《论语》中这个意思已经很明显了,孔子自认丧家犬、自认知其不可为而为都是这一方法原则,后来例子太多了,凡为名儒必在这种理想的割裂中刺激产生作用。这不单纯是史学文论的领域,必须联系道德哲学,这个线索很重要,可以连接解决另一个问题,就是所谓疑似矛盾,蒙文通一开始就讲了,他求道多年最后重新发现并回到陆九渊,契合贯通了孔孟的思想,因而更为合理辨证出朱熹和王阳明的问题,这是个自始至终的改善过程,矛盾也就不是矛盾,而是讲学的线索。君既然有心为学,特意参校,当能采取更宏通的立场,而非仅依据材料采取较孤立的思想史演绎。

▁ ▂ ▃ ▄ ▅
▁ ▂ ▃ ▄ ▅ 2017-06-18 18:36:32

我是觉得“今文学”这个说法太标签化了,当然我不想说是过时的,但一定有害正确的探讨分析,像周予同搞了那么多年古今文派的研究,最后说其实没什么可分的,因为他分析多了,对象已经解体了,结果根本不存在什么今古文。其实他说的全是废话,这种结论用不着分析那么多年都能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