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人何必相轻?对《译一本 毁一本》的回应

玄鸟 评论 泰阿泰德 4 2017-05-19 13:16:15
学无常师小阿肥
学无常师小阿肥 (玩于戏) 2017-05-19 23:19:18

看到原帖删评论,吓得赶紧跑来这里了。
平心而论,学术乃天下之公器,而绝非一家之玩物。
笔者曾读过《智者篇》部分译文,可惜因时间所限而未能遍阅。然所见处,引证详实,说理邃密,确为上乘佳作,想来《泰阿泰德》也不会差。在我们受制于某些具体情况而不得不泛览流观时,但取其某几处引证、说理,难道不是判断一本著作好坏的常识吗?而所谓的差的作品,在这两方面一般都会存在着较大缺失。
另外,学术本无分古今,否则今人何以为继?今人在前人的基础上推进学术的进展,乃是一种必然趋势,故大师虽然值得敬重,却也不可只厚古而单薄今。然观读书客所言,则似乎醉翁之意不在酒,什么厚古薄今?分明是在借古薄詹!在当下尚未有新译本的情况下,便假想出一些由海归学者在未来时所作的优秀作品,这难道不该三省吾身一下——这个书评究竟是私心所致,还是说确有其事?吾惴矣?吾往矣?
私以为,学者做学问,亦做人品,而唯独不学做人。当今报道出来的禽兽之师何其之多?其做人若不圆滑,若不八面玲珑,岂能隐藏多年而为显赫者所庇护?然学者之品格,断不能与之同流合污,故真学者孤独而常自立,这乃学人的尊严与傲气。人格之独立,乃学问之基本。故而说,学者做学问,做人品,而不学做人。
读书客所言,不知真假,若占座一事确为真,那么有过则改无则加勉。然而背古希腊文句,岂能作为批评的理由?难道与会者都要以卖弄低能为荣?难道不晓得对于原文的掌控需要付出多少艰辛努力吗?这不过是为了方便听众而已。
再者,有些派别的某些人真是天生嘴贱。学术本公器,研究方法也各有优劣,何必上来便怒斥对方偏离正道,并硬要装出一副痛心疾首的样子?话说我真想问,您是演员吗?好似天下研究学问的就你们一家是正宗。你说你研究西方传统是正宗,勉强还有点道理,因为是用西方人研究西方人,但你拿一西方人来研究中国传统文献还敢硬说自己是正宗,而其他都偏离正道?别人若问为啥其它西方学派不行,这群人立马就开始在那玩绕口令——这还真就是厚颜而忍垢了。
事实上,我们不愿只看理想国,我们还想看泰阿泰德,巴门尼德,智者等篇章,并且不会只读某个版本,而是会遵循版本学的要求去选择不同版本比较着阅读。读书客,读书人何必强求读书人?

a—letheia
a—letheia 2017-05-20 11:25:35

原帖竟然删评论(´⊙ω⊙`)惊呆

来自豆瓣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