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脑如何思维

ztl 评论 大脑如何思维 4 2017-07-13 21:02:25
saintdump
saintdump (Ghost in the Shell) 2017-07-14 09:17:47

哈哈哈,看到“不稳定结构”,似乎是我短评里说的呢。但是最近我在看《我们赖以生存的隐喻》,莱考夫认为我们的认知即是由隐喻建构的,隐喻实际上遍布我们的概念,是没法剥离的,很大程度上,“理解”也来自于认知中的隐喻,比如你在说“细致分析推进问题”,实际上是在把“问题”视作一个实体which可以“施加力量让其往前移动”,这里借用了“推进”在身体经验中的寓意,人就是这么思考的,交流起来也没毛病。所以有时一些“花哨”的语汇,除了表达的力度,还有出于理解方面的目的(就是我说的自己习惯),当然也有激发想象、显示权威等目的,这个东西有利有弊。

saintdump
saintdump (Ghost in the Shell) 2017-07-14 09:25:51

不过你写的总是很开阔思路,比如第10点,戴维斯在《真实世界的脉络》中说过类似的话,就是生命/智能意识是不能被无限还原的,不能还原到几十亿个神经元的活动。还有12点,戴维斯也说过真实是靠一种反冲机制得以确认的,大致就是对你活动的反馈。

ztl
ztl (夜正长,路也正长) 2017-07-14 11:14:31
哈哈哈,看到“不稳定结构”,似乎是我短评里说的呢。但是最近我在看《我们赖以生存的隐喻》... 哈哈哈,看到“不稳定结构”,似乎是我短评里说的呢。但是最近我在看《我们赖以生存的隐喻》,莱考夫认为我们的认知即是由隐喻建构的,隐喻实际上遍布我们的概念,是没法剥离的,很大程度上,“理解”也来自于认知中的隐喻,比如你在说“细致分析推进问题”,实际上是在把“问题”视作一个实体which可以“施加力量让其往前移动”,这里借用了“推进”在身体经验中的寓意,人就是这么思考的,交流起来也没毛病。所以有时一些“花哨”的语汇,除了表达的力度,还有出于理解方面的目的(就是我说的自己习惯),当然也有激发想象、显示权威等目的,这个东西有利有弊。 ... saintdump

我反对的不是比喻、类比。比喻、类比是创作,比如文学作品。但是比喻、类比不能用来做学术,因为类比、比喻无法构成argument。

saintdump
saintdump (Ghost in the Shell) 2017-07-14 13:01:08
我反对的不是比喻、类比。比喻、类比是创作,比如文学作品。但是比喻、类比不能用来做学术,... 我反对的不是比喻、类比。比喻、类比是创作,比如文学作品。但是比喻、类比不能用来做学术,因为类比、比喻无法构成argument。 ... ztl

问题在于,metaphors已经深植于我们认知的底层,并结晶在我们的日常语言中,在我们说“你的argument基础在于XXX”,我们实际上已经把argument当做建筑,说“从XX思想中创造出新关系来”时,我们实际上把思想当做一种容器,可以从中取出东西,甚至说“指出”、“在康德前”、“看到你观点的不足”,我们都或多或少地借用了身体、方位的经验,这种借用反映了跨领域的映射,是从具象的经验到抽象的概念化,因此metaphors不只是语言上的,而是认知的基本模式。——这是莱考夫的观点。

ztl
ztl (夜正长,路也正长) 2017-07-15 15:25:28
问题在于,metaphors已经深植于我们认知的底层,并结晶在我们的日常语言中,在我们说“你的ar... 问题在于,metaphors已经深植于我们认知的底层,并结晶在我们的日常语言中,在我们说“你的argument基础在于XXX”,我们实际上已经把argument当做建筑,说“从XX思想中创造出新关系来”时,我们实际上把思想当做一种容器,可以从中取出东西,甚至说“指出”、“在康德前”、“看到你观点的不足”,我们都或多或少地借用了身体、方位的经验,这种借用反映了跨领域的映射,是从具象的经验到抽象的概念化,因此metaphors不只是语言上的,而是认知的基本模式。——这是莱考夫的观点。 ... saintdump

我一直提及的是有效性,你谈的是nature,对不对。

saintdump
saintdump (Ghost in the Shell) 2017-07-18 11:18:33
我一直提及的是有效性,你谈的是nature,对不对。 我一直提及的是有效性,你谈的是nature,对不对。 ztl

你的观点“比喻、类比不能用来做学术,因为类比、比喻无法构成argument”,我对此引用了莱考夫的观点,意在说明,metaphors是nature,我们无法离开它进行思考,包括进一步的“构成argument”,事实上,在使用日常语言比如“指出”、“基础”、“反驳”、“博弈”时,我们就在使用一些基本隐喻(实际上是隐喻的约定俗成结果),我认为在这个层面提及有效性是无关的,因为人就是这样交流的,没有偏差。当然,我get到你的意思大概是指一种对比喻、类比的滥用,比如“东北社区像东北人”,这种被莱考夫称为新隐喻,因为它可以创造新的理解,which确实存在很多“不准确”。

ztl
ztl (夜正长,路也正长) 2017-07-19 19:23:24
你的观点“比喻、类比不能用来做学术,因为类比、比喻无法构成argument”,我对此引用了莱考... 你的观点“比喻、类比不能用来做学术,因为类比、比喻无法构成argument”,我对此引用了莱考夫的观点,意在说明,metaphors是nature,我们无法离开它进行思考,包括进一步的“构成argument”,事实上,在使用日常语言比如“指出”、“基础”、“反驳”、“博弈”时,我们就在使用一些基本隐喻(实际上是隐喻的约定俗成结果),我认为在这个层面提及有效性是无关的,因为人就是这样交流的,没有偏差。当然,我get到你的意思大概是指一种对比喻、类比的滥用,比如“东北社区像东北人”,这种被莱考夫称为新隐喻,因为它可以创造新的理解,which确实存在很多“不准确”。 ... saintdump

你谈的是思考的纤维层面,基本元素,所以是本质问题,因为只是在谈及构成元素,就好像谈人体是分子构成的。我谈及的是表达的有效性问题,涉及在statement和argument层面,就好像人体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