耗费机器与拉狗屎

沙织 评论 大天使昂热丽克及其他诗 2 2017-09-04 16:21:24
沙织
沙织 2017-09-14 10:07:59

添加:关于巴塔耶的三个结论


1、临床批评——尼采的精神疾病,没有人可以医治(因为没有任何医术能配上他的苦难);巴塔耶的精神疾病则是用于发作的而不是用于医治的。

2、太阳的作用是设定界限(如赫拉克利特所说),而不是取消界限(如巴塔耶所见)。“普遍”也许是有的,但不是人想要的那一个,人得到自己想要的,也并不见得好。

3、日与夜并不对立——但太阳是绝对界限。这是那一普遍。例如哈姆雷特同时既生又死,他无法选择其一,即便自杀他也不能选择死,这不是界限打破而是绝对界限在起作用;同理,死后之事(死后的活动)是无法想象的。绝对界限之为绝对界限,是因为它是绝对无法打破的,它是绝对无法打破的,恰恰是由于只有界限是绝对敞开的。有趣的是,赫拉克利特的时代没有精神分裂一词,这位哲学家的状态如此之好,如此精炼,乃至于他不知道自身正经历着一种在今天被某些人视为和"危机"有关系的东西……他知道他截然不同,但具体与什么不同(在今天,人们会说这种状况是与资本主义截然不同),他没必要知道,因为他与一切截然不同。资本主义就是什么都没有发生。但“什么都没有发生”不仅包括资本主义,除非资本主义是与生俱来的,那么“什么都没有发生”也就是与生俱来的。不可能有一个针对没有发生的东西的策略——哲学(这种艺术)不是为反资本主义而生。然而巴塔耶之后人们将一切并置在资本主义一旁发展。这种并置就是资本主义, 这显示了,在人们心中,什么处于首要,即统领一切的地位。“现代”这个词的意思就是将……置于首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