魂,叫与不叫,其实无差

晓星沉 评论 叫魂 4 2018-02-12 13:18:25
青琅轩
青琅轩 (此心安处,便是吾乡) 2018-02-12 14:43:12

1、看了《叫魂》以及孔飞力教授的另一本小册子《中国现代国家的起源》,结合自己其它的阅读和思考,觉得社会变革的现实进程绝非人力可改变,核心利益群体的识见、智慧和领导力,决定了他们是否能继续待在社会阶层的顶端。他们如果没有认识到,或者没有意愿,或者没有能力改变天平的配重,那天平就会借助其它力量实现改变,他们也会被取而代之。社会潮流,浩浩汤汤,顺之则昌,逆之则亡,诚非虚言。
2、理性与科学是帮助人类开辟未知之路的路灯与剑戟。但人们需明白,路灯只能照亮眼前,剑戟只能扫清数步,而未知之路没有尽头。另,与科学相比,历史走回头路是很自然,也很常见的。因为推翻物理定律只需要一次成功的实验,且绝不会有人凭借被推翻的物理定律造机器,但要无数人头脑中的旧观念改换成新思想,要让无数人手中的体制私利变成梦幻泡影,一定是艰难的,且他们都会转头回去拥抱那些令其身心舒适的观念和私利。
3、叫魂应该也是一种有出处的说法,虽然不尽符合soulstealers的愿意,但是种种偷魂索魂的妖术行为中,不可避免有画符念咒的场景。既然画符念咒往往是偷魂索魂妖术行为中必不可少的环节,那用叫魂来形容这些特殊的画符念咒行为,进而指代偷魂和索魂,我觉得在中文语境里的含义差别不大,而且比直接用偷魂和索魂两个词翻译更郎朗上口,更有画面感,也更有趣味。
4、古代的法律体系和道德评价体系都是统治阶层统治术的一部分,所谓道之以政,齐之以刑。道之以德,齐之以礼。道德评价体系本身就是教化统治的重要工具,而法律体系就是其补充。既然只是工具,没有绝对客观的标准,那么前者能否在司法中发挥积极作用,“疑罪从有”能否符合司法正义,我觉得还很难说。统治环境良好的情况下,朝廷陷害忠良的事情已不少见;统治环境崩坏的情况下,民间颠倒黑白天理难寻的事情更是普遍。看过十年文革一些地方的惨剧,会发现道德评价体系这一工具在权力的面前敝屣。
至于如今的法律体系,虽然也是一种统治工具,虽然也有程序正义侵蚀实质正义的问题,但是我觉得进步和改良应该遵循扬弃的道路,不能否定它的进步。而道德的滑坡,从来不是法律进步造成的。与法律同样作为一种统治工具,道德体系的紊乱,道德观念的滑坡,道德行为的失范,一定是统治体系自身造成的。

carbohydrate
carbohydrate 2018-02-12 15:09:45

膜拜两位

管多儿
管多儿 (猫了个咪的~) 2018-02-12 16:29:10

评论得太深刻了,看不懂

晓星沉
晓星沉 (满目山河空念远,落花风雨更伤春) 2018-02-15 10:25:06
1、看了《叫魂》以及孔飞力教授的另一本小册子《中国现代国家的起源》,结合自己其它的阅读和... 1、看了《叫魂》以及孔飞力教授的另一本小册子《中国现代国家的起源》,结合自己其它的阅读和思考,觉得社会变革的现实进程绝非人力可改变,核心利益群体的识见、智慧和领导力,决定了他们是否能继续待在社会阶层的顶端。他们如果没有认识到,或者没有意愿,或者没有能力改变天平的配重,那天平就会借助其它力量实现改变,他们也会被取而代之。社会潮流,浩浩汤汤,顺之则昌,逆之则亡,诚非虚言。 2、理性与科学是帮助人类开辟未知之路的路灯与剑戟。但人们需明白,路灯只能照亮眼前,剑戟只能扫清数步,而未知之路没有尽头。另,与科学相比,历史走回头路是很自然,也很常见的。因为推翻物理定律只需要一次成功的实验,且绝不会有人凭借被推翻的物理定律造机器,但要无数人头脑中的旧观念改换成新思想,要让无数人手中的体制私利变成梦幻泡影,一定是艰难的,且他们都会转头回去拥抱那些令其身心舒适的观念和私利。 3、叫魂应该也是一种有出处的说法,虽然不尽符合soulstealers的愿意,但是种种偷魂索魂的妖术行为中,不可避免有画符念咒的场景。既然画符念咒往往是偷魂索魂妖术行为中必不可少的环节,那用叫魂来形容这些特殊的画符念咒行为,进而指代偷魂和索魂,我觉得在中文语境里的含义差别不大,而且比直接用偷魂和索魂两个词翻译更郎朗上口,更有画面感,也更有趣味。 4、古代的法律体系和道德评价体系都是统治阶层统治术的一部分,所谓道之以政,齐之以刑。道之以德,齐之以礼。道德评价体系本身就是教化统治的重要工具,而法律体系就是其补充。既然只是工具,没有绝对客观的标准,那么前者能否在司法中发挥积极作用,“疑罪从有”能否符合司法正义,我觉得还很难说。统治环境良好的情况下,朝廷陷害忠良的事情已不少见;统治环境崩坏的情况下,民间颠倒黑白天理难寻的事情更是普遍。看过十年文革一些地方的惨剧,会发现道德评价体系这一工具在权力的面前敝屣。 至于如今的法律体系,虽然也是一种统治工具,虽然也有程序正义侵蚀实质正义的问题,但是我觉得进步和改良应该遵循扬弃的道路,不能否定它的进步。而道德的滑坡,从来不是法律进步造成的。与法律同样作为一种统治工具,道德体系的紊乱,道德观念的滑坡,道德行为的失范,一定是统治体系自身造成的。 ... 青琅轩

马博士一出手,真是茅塞顿开,尤其第一段的见解很中要害。我忽略了这一点,有能力顺应变革,那么可以继续高座其位,没有这个意识,那么被取代也是早晚的事,我们历史上还从来不乏这样的例子。意识形态的事情,有的时候看起来很薄弱,但又是绵绵不尽

做人的根本,是不触法律底限,做人的高度,是道德遵从。律法在变迁,道德也没固定教法。所以,做人和做好人,也是难以定夺。比如人之势利,或者宽厚,都是个人的活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