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青蛙

无蕊 评论 蛙鸣十三省 5 2018-03-14 12:36:08
无蕊
无蕊 2018-03-16 08:54:28

[下扬州]


  江流这么宽阔,黄鹤楼那么小
  天宝二十六年那么远
  就是一幅画也必然布满三月不散的烟花雾气。
  已经记不得当时说些什么了
  酒喝得龟山蛇山都在摇动,粼粼江波如同银饼上
  撒下芝麻。
  为什么要去扬州?为什么前往朝廷
  得走一条弯弯曲曲的幽径?
  江户大开,纳入众多宁静的帆影。
  夕照双鬓,捋短髭有美学意义。
  数只江鸥,嘎嘎飞近,听出它们在空中
  也有蹒跚步履。江湖深远
  布衣从容,此后许多年,松子
  才会落到头上。

无蕊
无蕊 2018-03-16 09:23:19

  [喜鹊]
  
   某年某月,因生计关系郑燮的家乡去。那儿的工厂围墙内有一巨大高压电线架,上有大喜鹊窝,一对喜鹊每日清晨即站在自己家门前啼叫。
  
  在哪个地方都可以睡上一觉,醒来照例听不到
  童年的一声鸟啼。
  工业时代把人们都唤出门,三五成群
  扛着蛇皮袋,拖着行李箱来到异地的工厂。
  
  工厂已经老了,而生产线上的工人
  似乎永远只有二十几岁。
  他们是灰喜鹊,是飞鸟也是留鸟
  而我是冬天在大地上捡拾枯枝的鸟人。
  
  鸟人,我这样骂我自己,在中国大地奔走
  飞来飞去,始终留意着落叶乔木和电线杆上的
  乌黑鸟巢。它也是一个家。
  我爹娘住的破败瓦房,是我远在湖北的家。
  
  瑟缩着,颤抖着,在中年的夜里愧疚着
  为没能建设好我的语言国家,没能减少父母的牵挂。
  这一行行建筑材料甚至不能用来安放好
  我自己的身躯。它们断裂
  
  掉在这里。
  但我仍要说,我是我父母的喜鹊,是我们国家忠诚的
  义务宣传员。他们也是。
  他们来了,三五成群走进工厂大门,他们在打卡。
  
  他们打出的时间正是中国的早晨八点半,或八点
  他们贫寒地分布在所有可能的岗位上。他们是最有希望
  带来好消息的人。他们是中国的喜鹊
  但他们是中国的忧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