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谢大家帮忙纠错

Zentaur 评论 荷马的竞赛 5 2018-04-10 15:39:52
难得随便兜兜
难得随便兜兜 2018-04-11 13:09:17

这本书已经不是靠读者纠错能挽回的了……劣迹斑斑简直罄竹难书,译者真的太过分了。

就《教科书》的问题,请问
柏拉图几十部对话,都是学院里的教学用书,按译者的意思,全都该叫《教科书》;
亚里士多德的著作大都是他的讲义,苗力田的译著改叫《亚里士多德教科书全集》?
有人问你“开什么车?”你回答:“代步车。”
感冒了吃什么药?医生处方统一都是"感冒药"。
你们哲学课用哪些教材?答:《教科书》
我们历史课又用哪些著作当教材?答:《教科书》

阿尔西达马斯用于教修辞学的书有一个好听的名字,缪斯宫。
即使只是一本教科书,他的书名也不叫《教科书》

Zentaur
Zentaur (alles klar) 2018-04-11 18:07:27

尼采在第三节说:在这里我们把"缪斯的学园"(Μουσειον)视为固定铸就的和自明的头衔,视为统称书籍中的一个门类的头衔,我们大概会称这样的门类为“教科书”(81-82页)。后面他讲的Μουσειον就是特指阿尔西达马斯的这本教科书。所以,我在尼采论证完之后,将Μουσειον译为“教科书”。

注释确实需要修订,谢谢

难得随便兜兜
难得随便兜兜 2018-04-12 23:25:43

教科书打“双引号”——“教科书”这种表述完全没问题,就是不能用“书名号”——《教科书》。

注释问题,
请把尼采自己的注释,以及《尼采全集》编者加的注释还回来(虽然这两种原注已经被弄得面目全非,但尚存蛛丝马迹,比如出现的一些18xx年的著作或一些冷门典籍,应该就是)。
把译者的“注水”抽干净,尤其是这种搞笑的注释:诸王,国王的复数;希罗多德,古希腊史家;《伊里亚特》,荷马的著作【对,就是“伊里”,全书仅两处,一看上下文就是复制黏贴的】;赫利孔山,赫西俄德儿时放牧的地方【对,“儿时”,笑死了,不过往后翻几页会发现,在这条重复出现的注释中,诗人“长大了”】赫利孔山,青年赫西俄德放牧的地方。还有重复尼采正文内容的注释,好几处就是把正文的语序调换一下。

更别提书中机器人般的中文表达和猜谜语般的德语翻译了。

而且,“无处不在的译者注”还说:xx是译者曾在国内刊物上发表过的内容(这一点有可能误导了本书的编辑,对于发表过的内容掉以轻心了),这些厉害的刊物有:《中X美学研究》、《外X美学》、《同X大学XXXX》。

读了“译者前言”的开头,应该说,译者完全不了解尼采的古典语文学研究经历。
看了尼采论文前的“译者按”,可以说,译者并没有读懂尼采的这篇论文。
再一瞅“译后记”,我想说,原来这就是译者大言不惭的:“翻译著作无非就是诚意”啊!

Zentaur
Zentaur (alles klar) 2018-04-13 06:28:07

1,发表过的文章或译文如果集结成册,当然要标明首发的出处,这是基本的,您见过不标出处的书吗(如果不是首发的话)?
2,各篇文章翻译时间不统一,出现重复注释的问题,当时校稿没有注意到,文责确实在我。
3,两处错注,“所有脚注由译者所加”出现过多,文责在我。
4,如果您觉得译文不满意,请对照德文。如果您觉得您对尼采早期的荷马研究更了解,请写篇文章说服我。
5, 尼采原文没有注释。没看明白您说的尼采注释是什么意思

难得随便兜兜
难得随便兜兜 2018-04-13 13:10:01

1、抱歉我没表达清楚,意思是,发表过的内容都有如此多无法想象的错误,真是叹为观止。

4、把“诗系”,译作“史诗时代”(多处),可能是译者不熟;将“悲怆”,译作“激情”(前言页3脚注1),也许是译者眼花;那么“教育制度”,译成“神学教育”(页181),大概是连字典都懒得查了?
说译者不了解尼采的古典学研究,原因在于:译者前言【尼采的学术生涯无疑是从荷马研究开始的】,简直张口就来。我列一排名单来回应译者,尼采在普夫塔写过有关古风诗人、李维、哥特古诗等多个领域的论文,以及忒奥戈尼斯(毕业论文);在莱比锡,则对《苏达辞书》、《名哲言行录》、《亚里士多德书目》等史料来源进行过细致的考证;最后才是巴塞尔时期的荷马研究。
说译者没读懂尼采的这篇论文,原因在于:页32-33译者按【尼采不仅论证了“…”这份佚名文章源于阿尔西达玛斯】,我用书中译者的“翻译用语”来回击这句话,“手抄稿的发起人通告了杰出的独裁者哈德良曾……”。嗯,公元前四世纪的作品里连“哈德良”都出来了啊。译者在书中“关公战秦琼”的情况比比皆是。
5、尼采不可能没有注释,“行文夹注”了解一下?

Zentaur
Zentaur (alles klar) 2018-04-13 14:03:39

1,应该把尼采就职巴塞尔大学古典学教授,视为他的学术生涯的起点,如果您一定要把这起点推到尼采中学和大学时期,那我无话可说。
2,关于“哈德良”的原话应该是:“论文起草人讲述说,最为杰出的独裁者哈德良曾向皮提亚询问荷马及其出生地……“尼采接着说,”那么这位起草人是否同时是竞赛故事的发明者呢?“他后面的论证就是围绕着这个问题展开。他认为抄本起草人只是做了摘抄的工作,荷马与赫西俄德竞赛的故事应该源于阿尔西达马斯的的修辞学教科书,只不过抄本是个残篇,因为起草人的摘抄工作有遗漏和错误。论文起草人,指的是弗洛伦萨论文起草人,并不是阿尔西达马斯。

Zentaur
Zentaur (alles klar) 2018-04-13 14:59:33

3,Pathos在德语里是高昂,激情,有贬意,您把它认成英文pathos了吧
4,当时之所以把Bildungsanstalten译成神学研究所,而不是教育机构,是因为当时考虑到尼采之所以讲希腊教育是最高级的,是因为他把宗教、神话等都涵盖在内,当然,现在我也认为这样的翻译不太妥,可能还是译成”教育机构“好一点。

难得随便兜兜
难得随便兜兜 2018-04-13 19:28:10

4、如果考虑到尼采曾开设过一门课,名为:“论我们教育制度的未来”,那在那个语境中就理应译作“先进的教育制度”而不是什么“最高级的神学研究所/教育机构”
3、典型的望文生义。首先,了解这个标题下的核心内容——知识在某种程度上的无用,追求真理过程的毁灭性——就不会把pathos译作“激情”;其次,在英美学者的研究著作中,尼采这个标题的英译版本,对应的就是pathos
2、嗯,那是否应该更严谨地表述为:这份佚名文章中关于“竞赛”的内容源自阿尔西达玛斯。
1、强词夺理。好吧,译者的学术生涯才刚刚起步……

Zentaur
Zentaur (alles klar) 2018-04-13 21:48:41

1,看到英文把“教育机构Bildungsanstalten”译为“educational institutions”,您就要把它译为教育制度吗?请看英文对“educational institutions”的解释:An educational institution is a place where people of different ages gain an education

2,英文把Das Pathos译成the pathos,因为这个词源于希腊语πᾰ́θος,本身除了有悲伤的意思以外,还指任何强烈的情感,激情(any strong feeling, passion),尼采确实对理性和真理有批判,但他同时也认为人对真理的追求是一种的激情,哪怕是贬义的。

其他的没必要再继续讨论了。谢谢你指出注释上的问题。

吉娜苏摩
吉娜苏摩 (清新空气 自由呼吸) 2018-04-19 13:44:22

赞兜兜的认真及克制。能在豆瓣看到这样的交流,是读者的福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