毁了一篇经典

难得随便兜兜 评论 荷马的竞赛 1 2018-04-16 17:07:30
Zentaur
Zentaur (alles klar) 2018-04-17 15:41:15

1,第66页的West.,是Westermann的缩写,并不是您说的“英国古典学家West”。
2,我全书中是把“Ostrakismos”译为“陶片放逐法”,您在哪里看到我译成”贝壳放逐法“了?我只在一个脚注里提到“陶片放逐法”又译为“贝壳放逐法”。
3,“托名普鲁塔克的《七位智者的宴会》”确实比“普鲁塔克的伪作《七位智者的宴会》”的表述要好也准确,我当时纠结于“伪普鲁塔克的《七位智者的宴会》”和“普鲁塔克的伪《七位智者的宴会》”,没有想到合适的译法。
4,bricht我译为“通报”,您认为要译成“在文中提到”。
5,Daemon之所以译为“邪魔”,而不是“守护神、精灵”,是因为这里指酒神的同伴“西勒尼”,他指出了人生是无意义的,对人而言最好的东西就是死去。而尼采后来也曾说过查拉图斯特拉是“狄奥尼索斯式的恶魔”。
6,“der epische zyklus”国内之前有译为“英雄诗系”、“诗史集成“,我译成“史诗时代”确实不太妥。
7,您非要把扉页上的“助理研究员”理解成“教授”吗?
8,如果您坚信尼采的学术生涯的起点可以推到中学和大学时期,也认为他这一时期的文章很有价值,那么非常欢迎您把他这一时期的文稿翻译出来。

修少
修少 2018-04-19 13:55:30

期待 中文再版。。。此书,真的反应尼采的元初,而转向就发生在这个原初时期中,从最初的时候,看清了学院学术,从而从学院的古典文献学转向为哲学。。。后来的尼采,所做的一切,就是充分利用深厚的古文献学术功底,在哲学领域像一个勇猛的斗士进行不同层面的出击。

难得随便兜兜
难得随便兜兜 2018-04-24 17:08:49
1,第66页的West.,是Westermann的缩写,并不是您说的“英国古典学家West”。 2,我全书中是... 1,第66页的West.,是Westermann的缩写,并不是您说的“英国古典学家West”。 2,我全书中是把“Ostrakismos”译为“陶片放逐法”,您在哪里看到我译成”贝壳放逐法“了?我只在一个脚注里提到“陶片放逐法”又译为“贝壳放逐法”。 3,“托名普鲁塔克的《七位智者的宴会》”确实比“普鲁塔克的伪作《七位智者的宴会》”的表述要好也准确,我当时纠结于“伪普鲁塔克的《七位智者的宴会》”和“普鲁塔克的伪《七位智者的宴会》”,没有想到合适的译法。 4,bricht我译为“通报”,您认为要译成“在文中提到”。 5,Daemon之所以译为“邪魔”,而不是“守护神、精灵”,是因为这里指酒神的同伴“西勒尼”,他指出了人生是无意义的,对人而言最好的东西就是死去。而尼采后来也曾说过查拉图斯特拉是“狄奥尼索斯式的恶魔”。 6,“der epische zyklus”国内之前有译为“英雄诗系”、“诗史集成“,我译成“史诗时代”确实不太妥。 7,您非要把扉页上的“助理研究员”理解成“教授”吗? 8,如果您坚信尼采的学术生涯的起点可以推到中学和大学时期,也认为他这一时期的文章很有价值,那么非常欢迎您把他这一时期的文稿翻译出来。 ... Zentaur

1、页66的West.压根不是Westermann,Westermann的所写是Westerm.,译者放着正文前的缩略语表不看的。

回应发了那么久也不来更正一下,真是自信满满。

自信地讲着不着边际的神话故事,比如页174,脚注1,埃阿斯的故事,那搞笑的措辞:埃阿斯“保护尸体不被侵犯”、“雅典娜令埃阿斯迷失理智”、埃阿斯“不甘受辱、自杀身亡”。这是那个版本的文字?

好多脚注里的故事都是似曾相识,没法细读,漏洞百出。讲故事可以,请严格地“引经据典”,这是学术著作,不是儿童读物。

自信到在书中乱教古希腊语了,页125,脚注6,译者连,字母“iota”、“重音符”、“元音省略”都傻傻分不清,真是无比尴尬......

译者不仅对古希腊文的符号表现出无知,对汉语亦然,如:页122的外文书名,书名不翻译就算了,还给外文书名打了中文的“书名号”:《de dict. solit》......
结合之前“教科书”和《教科书》的情况,再看看书中的标点符号:顿号、逗号、破折号各种乱用。

至于
8、尼采的学术起点,不是我说了算的,而是普遍公认的,只不过译者死不承认罢了。

我自知无力翻译这些文稿,但希望译者别再染指。

修少
修少 2018-04-24 17:12:24
1、页66的West.压根不是Westermann,Westermann的所写是Westerm.,译者放着正文前的缩略语表... 1、页66的West.压根不是Westermann,Westermann的所写是Westerm.,译者放着正文前的缩略语表不看的。 回应发了那么久也不来更正一下,真是自信满满。 自信地讲着不着边际的神话故事,比如页174,脚注1,埃阿斯的故事,那搞笑的措辞:埃阿斯“保护尸体不被侵犯”、“雅典娜令埃阿斯迷失理智”、埃阿斯“不甘受辱、自杀身亡”。这是那个版本的文字? 好多脚注里的故事都是似曾相识,没法细读,漏洞百出。讲故事可以,请严格地“引经据典”,这是学术著作,不是儿童读物。 自信到在书中乱教古希腊语了,页125,脚注6,译者连,字母“iota”、“重音符”、“元音省略”都傻傻分不清,真是无比尴尬...... 译者不仅对古希腊文的符号表现出无知,对汉语亦然,如:页122的外文书名,书名不翻译就算了,还给外文书名打了中文的“书名号”:《de dict. solit》...... 结合之前“教科书”和《教科书》的情况,再看看书中的标点符号:顿号、逗号、破折号各种乱用。 至于 8、尼采的学术起点,不是我说了算的,而是普遍公认的,只不过译者死不承认罢了。 我自知无力翻译这些文稿,但希望译者别再染指。 ... 难得随便兜兜

有比没有好。。。哈哈。。。。对我这种 德语不知,古希腊语不懂的来说。。。但是你的“评阅”不比“翻译”的功劳小。。。起码,读者阅读时,会保持更多的警惕性。

Zentaur
Zentaur (alles klar) 2018-04-25 12:14:40

1 West. 和Westerm..都是Anton Westermann的缩写,您看看英国古典学家West是什么年代的人吧。而且66页的West.后面有一点,您没注意吗?
2 我之所以说荷马研究是尼采的学术起点,理由有二:1、他在《荷马与古典语文学》中提出了语文学要有哲学倾向的主张,2、他论证了荷马与赫西俄德的竞赛源于阿尔西达马斯的修辞学教学残篇。尼采早期通过他的荷马研究提出了相对独立的学术主张和学术观点,这是无可否认的。我不知道他中学时期的毕业文章和大学期间的论文与前人的研究相比有什么特殊贡献?当然,如果只聚焦尼采自身,这一时期的文稿也有一定意义。

修少
修少 2018-04-25 12:25:37
1 West. 和Westerm..都是Anton Westermann的缩写,您看看英国古典学家West是什么年代的人吧。... 1 West. 和Westerm..都是Anton Westermann的缩写,您看看英国古典学家West是什么年代的人吧。而且66页的West.后面有一点,您没注意吗? 2 我之所以说荷马研究是尼采的学术起点,理由有二:1、他在《荷马与古典语文学》中提出了语文学要有哲学倾向的主张,2、他论证了荷马与赫西俄德的竞赛源于阿尔西达马斯的修辞学教学残篇。尼采早期通过他的荷马研究提出了相对独立的学术主张和学术观点,这是无可否认的。我不知道他中学时期的毕业文章和大学期间的论文与前人的研究相比有什么特殊贡献?当然,如果只聚焦尼采自身,这一时期的文稿也有一定意义。 ... Zentaur

http://www.nietzschesource.org/#eKGWB 最近把 尼采文档网站中,尼采早年的书信,便读了一下。觉得对尼采有了进一步的了解。尼采从13~14年开始学习全面系统地 古希腊和古罗马文献,还有教授们尽心指导,好比现代社会的少年大学生,并且非常非常专业,非常非常专注。。。。所以,感觉尼采真的没那么简单。。。尼采对 古希腊和古罗马,从古文献学起家,最早考虑从文献学、语文学考虑问题,后来才趋向哲学考虑,开始没有像后来的哲学家那么急功近利。。。

难得随便兜兜
难得随便兜兜 2018-04-25 21:51:42
1 West. 和Westerm..都是Anton Westermann的缩写,您看看英国古典学家West是什么年代的人吧。... 1 West. 和Westerm..都是Anton Westermann的缩写,您看看英国古典学家West是什么年代的人吧。而且66页的West.后面有一点,您没注意吗? 2 我之所以说荷马研究是尼采的学术起点,理由有二:1、他在《荷马与古典语文学》中提出了语文学要有哲学倾向的主张,2、他论证了荷马与赫西俄德的竞赛源于阿尔西达马斯的修辞学教学残篇。尼采早期通过他的荷马研究提出了相对独立的学术主张和学术观点,这是无可否认的。我不知道他中学时期的毕业文章和大学期间的论文与前人的研究相比有什么特殊贡献?当然,如果只聚焦尼采自身,这一时期的文稿也有一定意义。 ... Zentaur

1、猜到译者会质疑两人的年代,译者查了年代,却没有查两人的作品:

West, M.L. 1967. "The Contest of Homer and Hesiod", The Classical Quarterly New Series 17
这是West对该文本的校勘。

再请看看OCD,我直接给出网址,贴出关键信息吧,OCD的这个词条似乎还是WEST写的:

【 Certamen Homeri et Hesiodi Martin Litchfield West 】

http://classics.oxfordre.com/view/10.1093/acrefore/9780199381135.001.0001/acrefore-9780199381135-e-1491?print=pdf

而Anton Westermann呢?译者给一个?半个也行

所以我推测,这是《尼采全集》的编者所加的注。

难得随便兜兜
难得随便兜兜 2018-04-25 21:56:13
有比没有好。。。哈哈。。。。对我这种 德语不知,古希腊语不懂的来说。。。但是你的“评阅”... 有比没有好。。。哈哈。。。。对我这种 德语不知,古希腊语不懂的来说。。。但是你的“评阅”不比“翻译”的功劳小。。。起码,读者阅读时,会保持更多的警惕性。 ... 修少

你说的也对,有总比没好,哈哈。

Zentaur
Zentaur (alles klar) 2018-04-26 19:56:26

此外,Westermann也是出版社,这里我只能确定West.是Westermann的缩写,不能确定是指Anton Westermann,还是指Westermann出版社。找到的资料里两种说法都有。其中一种说法提到:Certamen Homeri et Hesiodi 收在Anton Westermann主编的“Biographi” 里。而 Biographi (Braunschweig 1845)这本书同样也是Westermann出版社出版的。

难得随便兜兜
难得随便兜兜 2018-04-27 01:32:17
真会开脑洞,麻烦了解一下MusA版的编者注在哪里。 West的确.是Westermann的缩写 https://book... 真会开脑洞,麻烦了解一下MusA版的编者注在哪里。 West的确.是Westermann的缩写 https://books.google.com/books?id=6ceHyCWzSt4C&pg=PA41&lpg=PA41&dq=die+Certamen+Homeri+et+Hesiodi++Westermann&source=bl&ots=zalQ_oTPWp&sig=shmgw8GWrmuJ559NBBIV_n27C_M&hl=en&sa=X&ved=0ahUKEwiQv-exzdfaAhUL2GMKHa0OCtsQ6AEIMjAB#v=onepage&q=die%20Certamen%20Homeri%20et%20Hesiodi%20%20Westermann&f=false https://books.google.com/books?id=ZzNiAgAAQBAJ&pg=PT43&lpg=PT43&dq=die+Certamen+Homeri+et+Hesiodi++Westermann&source=bl&ots=yEf0RX9sge&sig=ufjPXdYNJ-PxSDYJm9W1Yqs2DJU&hl=en&sa=X&ved=0ahUKEwiOhtKFztfaAhUB2GMKHYGEBYI4ChDoAQgtMAE#v=onepage&q=die%20Certamen%20Homeri%20et%20Hesiodi%20%20Westermann&f=false ... Zentaur

我承认我看译者的这本奇书几乎只能【全程脑洞】,而且我说了我【据此推测】是编者注。

译者既然认为不是编者注,那就请给出具体可信的信息,而不是贴一堆乱码,再很不要脸地说【麻烦了解一下】,麻烦点不开好吗?麻烦能给出关键信息吗?麻烦有点总结归纳的能力吗?

译者好像不久前才信誓旦旦地说【尼采没有注释】,若如译者所言,这个注释就只能是“编者注”,如果现在译者又认为这不是“编者注”了,那么必然就是“尼采的注释”了。“啪啪啪”译者请自己打脸吧。

至于West到底是哪个词的缩写,全书无一处说明。
译者如此确信【West.和Westerm..都是Anton Westermann的缩写】
请问,依据是啥?译者的依据拿出来。我的依据就是本书的【缩略表】

怎想译者突然又变卦了,【我只能确定West.是Westermann的缩写】可以【是指Westermann出版社】
??【Anton】呢??“啪啪啪”译者麻烦请继续自己打脸吧。

我还没继续提出,页66West后面36,75两个数字的问题呢
页66【……(威斯特曼(West.),36,75)】(这奇葩的“括号”用法,简直了“([])”了解一下?)。
那么下面两个格式又作何解释?
页41【……(威斯特曼,《传记(Biogr)》,第26页)】(又是奇葩的“括号”用法,竟然把外文书名整到中文“书名号”内)
页100【……(威斯特曼《传记》,第42页)】
《传记》=Biogr.=Biographi,66页为何没有?
还有数字,第xx页是否原文作“p.xx”?而,页66则没有“p.”

噢对了,译者之前提出要注意这个【.】,现在咋不提了呀。

快看页35,Westerm后面的【.】呢?【.】呢?【.】呢?【.】呢?【.】呢?【.】呢?【.】呢?【.】呢?【.】呢?【.】呢?【.】呢?【.】呢?【.】呢?
给译者补上十三个,请拿好。

所以,现在的事实是:
书中没有,译者也没有,提供West就是Westermann的可靠证据(至于Aton我就先算了)

麻烦译者不要再继续只停留在语言上的狡辩了好吗?
反驳要有证据,懂吗?论证要有依据,懂吗?说话要有根据,懂吗?
而不是一句【我可以肯定】就能说服人的,请问译者就是这么学的哲学?还是这么教的哲学?
译者咋不说【我可以发誓】呀?搞笑死了。

恳请译者给一个确切的结论吧。

不然我继续“推测”West就是West。为不是什么《传记》编者或出版社。


我的确脑洞很大,我依据这本被译者翻烂的作品中的蛛丝马迹的推测,不得不开脑洞,
我读了译者的杰作,脑洞没法不大呀。
当然,这些还不是得益于译者的漏洞百出么。


其实尼采的这篇论文不也是脑洞巨大?他的那些推测都是在他去世后,由考古发现的文献所证实的。
就这层意义来讲,脑洞碾压漏洞(事实就是如此)。

专政对象蘑菇酱
专政对象蘑菇酱 2018-04-30 21:57:31

“托名普鲁塔克”的意思是后人伪作,伪托普鲁塔克。“普鲁塔克的伪作”则会有歧义,固然可以用于表述署名普鲁塔克,是伪书,但也可能被理解为是普鲁塔克写了一本书,伪托为某本古传旧书(例如王肃的伪《古文尚书》这种表达法)。至于“伪普鲁塔克的《七位智者的宴会》”和“普鲁塔克的伪《七位智者的宴会》”,不是中文应有的表达法。这个是硬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