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娜与列文:命途中的羁旅人,精神上的同路者

怀璧不予 评论 安娜·卡列尼娜(上下) 4 2018-04-25 18:25:12

这篇书评可能有关键情节透露

Balladinthesky
Balladinthesky 2018-04-26 23:21:28

托对安娜的态度大概存在着矛盾。一方面是男权者的观点。社会流行的观念。女人应该做一个女人,应该明白她在家庭中的地位,对男人的依附,如果有这一点,她有情人也没什么大不了的,虽然受到谴责,却仍可安闲地生活。一方面是你所写的精神同路人的观点。安娜之所以让人爱,让人同情,是因为她身上有着生命力的东西,她去追求作为一个人(一个女人)可以去追求的东西,而不是自觉成为社会模版的复制品(卡列宁应该社会模版的标准,也是完美的复制品)。她之不幸在于她只能寄托于爱情的追求,列文则有更宽的路。大学老师曾讲过,托氏作品开放式结尾的高妙。作品象征着人生,开放式结尾也意味着人生的未完成。作为一个女人,没有经历爱情的安娜是一个未完成的人,作为一个男人,列文的事业和精神追求都皆(曾)处于未完成的状态。只是对于安娜来说,那个未完成中的集合中可选择的元素太少了,她的悲剧在于她去追求完成,她的魅力和打动人之处也在于此。沃伦斯基虽然吸引各种女性,自己也喜欢有魅力的女性,但他的悲剧有点和安娜类似,他追求的东西远不能满足他的期望,或者作为一个人的规定。他去完成那个未完成的自我的途径是靠”征服“外在的目标。让女人爱上他,或者他爱上女人。可是这样的关系让他没有办法和对象融合,也没办法和自我融合。他在赛马中失败了,会杀了心爱的马。人到中午,可以赤裸裸地想,他骑马没有取胜和他和安娜的爱情没有走到终点之间的联系。所以,安娜的爱情在他那里也不会取得想要的结果。——有时间,得重读读,好好想想这些。Than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