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读《当下的力量》解评记——01畅销的由来

布莱克J 评论 当下的力量(珍藏版) 5 2018-05-06 15:03:06
布莱克J
布莱克J 2018-05-12 08:14:59

02、隐藏的潜在力量
原著序言,作者对自己作品如此豪称:【或许,像《当下的力量》这样的书十年甚至几十年才能产生一本。它不仅仅是一本书,在这本书中还有活生生的能量,当你读这本书时你可能会感受到这种能量】
敢于如此标榜与美誉自己作品的人很少,事实确实也如他所言,该书在国内的某些文化圈层中是占有一席之地的,在豆瓣的评价分数高达8.7以上。
是什么样的力量促使作者可以如此的不谦虚?除了该书本身具有的优质思想外,正如作者全书所传达的一个思想,即“当下的力量”,作为这种力量的原创者,他说出这样的话就不足为奇了。
大多数的人通常是缺乏这样的勇气,不能,更不敢,把自己优势的一面豪情的展现出来,除了客观的实力因素外,中国传统文化的内敛与自谦,也是一种“束缚”这种力量的内在原因。
不可否认,当今的文化潮流正在逐步与全世界交融,奔放、自我、展现、外向型的文化被更多的人们所接受,这种变化尤其表现在越来越小的,张扬的年轻人身上。
我们与其说这是文化互补的影响,不如说是一种文化自信的表现。
每个人都有自我潜藏的力量,或许时机不到,或许环境不适合,没有爆发出的力量终究是存在着的。知名作家张德芬在为该书做推荐导读时就说:(引用)“问题出在我们无法控制自己的思维,反倒成为思维的奴隶,成为自己‘强迫性思维’的受害者”。
张德芬还说:(引用)“我们的大脑创造了一个虚假的自我——小我,来让自己有真实感。而正因为小我是如此的不真实,所以它不停地在外面的世界寻求认同,追求物质世界的满足来壮大声势”。
这种说法也颇像叔本华的哲学观:“扰乱人们的不是客观事物,而是对客观事物的见解”。
序言中,中外两位作家的不同论述,都在潜移默化的前置了一个隐藏问题,即隐藏的潜在力量。为后面的进一步论述,已然在读者脑海中灌输了潜意识,即每个人的力量源泉,不是来源于外界,而是来源于自身。
这也符合内因决定外因的主流马哲教育,不仅如此,张德芬还在导读中铺垫引导,展示了自己的ABC理论,即:
(引用)A是引发你情绪的事件,B是你的信念或你对事情的诠释,c 就是结果,即你的负面情绪。通常,当人们不喜欢C的时候,都会去找A的碴儿,尤其是与创造A有关的人。所以我们每天疲于奔命,一直在处理、阻止、缓和、沟通、协调A以及与A相关的人、事、物。可是我们不知道,B是你唯一可以完全掌控和改变的因素,而且引发C的不是A,而是B。同样一件事,几家欢乐几家愁。为什么? 就是对事情的诠释角度不同罢了。与其去改变外在的人、事、物,不如改变我们自己的内心来得省事省力。而你会发现,当你转变了内心的状态之后,环境也会随之转变,这就是所谓的“境由心转”!
由此我们细心就会发现,《当下的力量》并不是什么武功秘籍,更不会通过寻找外界的宝藏补充自己的力量。而是力量就在我们自身,潜藏于我们每一个人。

布莱克J
布莱克J 2018-05-12 08:15:16

03、什么在障碍大脑
书中用了“开悟”这个词,想极力表达人清澈明朗的心境,可以真正领悟与认识到自身与外界,虽然开悟这个词汇翻译的并不好。
开悟是什么?
这个佛教专用名词用在这里有些不伦不类,宗教里讲,一般只有达到四果阿罗汉以上的才可称为基本开悟。因此我在本节中将“开悟”替换为“障碍”。
书中大意为,障碍通常来源于人的思维干扰,是人的思维常带来自我障碍,通俗讲就是“胡思乱想”。人们往往努力的思维,不停的创造出一个又一个的自我幻想境地(幻境),创造出假设的、不存在的一个自我,来预设前后的可能性事务,并且这个假设的自我参与其中。
哲学家笛卡尔的名言:“我思故我在”。
就是将人的普通思维,作为真实自我的一种存在表现,但笛卡尔所说的“思”包含了常人的思考与胡思乱想,并没有从根本上说明,人的思维就是正确的。人有思维,动物也有,生命的存活都有相应的思维。
因此,误打误撞的思维,有时产生的是伟大的思想火花,有的只是一种自我陶醉的妄念而已。当然了,世上的人绝大多数没有爱因斯坦的大脑,更没有释迦牟尼、老子那样的思想力量。大多数的思维只能归类于习惯认知下的惯性考虑,不能称为真正的思维。
思维可以分裂成多个概念符号,有意象、标签、角度、冲突、和谐等因素。正常条件下的思维,按照正常逻辑规律进行;如果遇到麻烦事,思维的局限性会大大影响人的具体活动。受思维“缺损”的影响,很多人会变得冲动,不理智,紧张,乃至于癫狂、无所适从感。
所以说思维在障碍大脑。西方格言说:“人类一思考,上帝就发笑”说的大致也是这个意思。但是不思维可以解决问题吗?回答这个问题前首先要解决另一个问题,谁能做到完全的停止思考?
就像文艺青年流行的词汇:“放空大脑”。
书里描述的是,完全停止思考,常人一两分钟或许可以做到。但是,我可以负责任的说,除修行人外,常人一分钟都难做到。这种“一心不乱”的功夫有的人穷尽一生在追求,不信可以马上实验一下,闭眼……停止思考!
不要以为一个微小的念头都没有升起,也许你都没有在意,无数的念头已经划过大脑,不知从哪来,不知到哪去了。
我所说的思维障碍大脑其实并不精准,更准确的说法应该说是涣散的思维在障碍大脑。对比着力于当下的思维,专注于某件事务上的思维不在此列,这有别于注意力分散并且无所事事时的涣散思维。凡事不能极端的将一种说法不分前提条件的加以应用,应该说我们跳跃的思维,比如心猿意马的思维习惯,这种左右环顾的思维就是很大的障碍,这点我认同书里的说法。
既然涣散思维在障碍大脑,它会通过很多种具体形式对人造成影响,接下来的篇幅里,我会逐步讲述为什么是这样,这样的针对措施是什么。
当我抛出一个问题时,我总会去解决它。

布莱克J
布莱克J 2018-05-12 08:15:31

04、如何控制松散思维
许多人的大脑发生问题,在于听多了自己的闲言碎语,絮絮叨叨的坏脾气,啰啰嗦嗦的垃圾情绪,大脑自我输出,又自我承担伤害,形成一个闭合的环路。
书中的建议是:(引用)作为一个观察者,旁观者一样的倾听你脑袋中的声音,并且作为观察者临在。当倾听时,不去做任何评判,不对听到的声音做出赞美或谴责,因为这样做意味着同样的声音又会从后门趁虚而入。
当有了这种倾听自己的意识时,你不仅能认识到自己,而且意识到你在观察这种思维时,一个更加纯正的自我便出现了。
好比在梦中,能够意识到自己是在做梦,这非常难得。像个旁观者那样在梦中的虚拟境界中,还能纯正的引导自己做什么,如何做。这在佛教中被视为功夫更上一层楼的表现,不被外界干扰修行不错的一种表现。看破虚无,不被幻境所迷。
书中也讲到,当倾听的声音消失时,可以体验到一种思维空白,开始这种体验是短暂的,而后会逐步加深这种体验,多加练习后人会对平静的感觉加深,而且这种深度没有止境。
随着思维空白的状态,所有的情绪、身体,以及外部整个世界与之前的烦恼相比,都不重要了。
还有一种方法是,将注意力集中在当下的时刻,如某件事,全神贯注的创造出专注力,而后创造出思维的空白,这需要的是注意力高度集中,没有想其他事情的余地。
对比我了解的禅宗与净土宗的修行方法,我更赞成第二种方法,原因有二。
一是倾听自己声音的办法一般很难进行下去,无时无刻会被自己的习惯性思维带跑,没有长时间的练习很难做到,常常想捕捉思维,但成了思维的俘虏,等再想起来要做什么时,已经九天云外去了。
二是培养专注力,即工作、学习、生活中的注意力集中,在一定周期内全神贯注的在某件事务上面,不走神,不想其他,提高效率;还能培养思维的控制基础,一举多得。
对比佛门中的修行,什么是修禅?走路、穿衣、吃饭、干活等生活点滴无一不是禅,就是把注意力放在当下的点滴中,吃饭就是吃饭,走路就是走路,看书就是看书,没有一点心猿意马,扫地僧三十年一样可以扫出功夫;再如念佛,念到干干净净,心无杂念,眼观鼻,鼻观口,口观心,徐徐佛号出口入心,功夫成片。
如能做到以上方式之一种,可以从原有的思维桎梏中脱离出来,像大人看着顽皮孩子一样,控制自己的思维,从而进入控制情绪,控制自我,开始创造新的思维的基础。
以上这两种控制松散思维的方式并不是随意杜撰,第一种是书中介绍的,且自古就有类似的方式可以验证;第二种方式是书中没有而我推荐的,更适合我们当代人的习惯与生活。假如你认为第一种更适合你,不妨也可以参考第一种,但不论怎么说,方法只是一个理论范畴,真正的去实践才会明白这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

布莱克J
布莱克J 2018-05-12 08:16:05

05、打破惯性思维的遗害
惯性思维可以分解为两方面理解,一、人80%以上的思维是重复的,形成默定的习惯,很难改变;二、人的思维大部分是无用的,甚至是有害的。
书中抛出一个问题:“我们为什么会对思维上瘾呢?”
答案是:人多少因为思维而产生自我。
就是说,(引用)人从思考的内容和活动中获取自我的感觉,因为你认为,如果你停止思维活动,你将不复存在。我们不妨把这个虚幻的自我称为“小我”。小我由思维活动组成,只有不断地进行思考它才能存活。
人本身是个异常精密复杂的仪器,我本身,包括了无数个我(暂时理解成多重性格人格也无妨),对于思维的“我”来说,只有在过去,以及未来,这个“小我”才会存在,如果没有过去和未来,这个“小我”并不存在。
换句话说就是,把自己置身于回忆之处:“我当时如果怎么样,会怎么样……那样就会更好……会更糟”;又或者是畅想未来:“某天,当这个,那个或其他的事情发生,会怎么样……就会很幸福……会后悔如何”。
这在俗话叫做,白日做梦;在佛家叫做妄念;在上课时叫走神;在恋爱时叫见异思迁;在生意中叫得陇望蜀;在道家叫修真;在我看来叫习惯成自然。
人什么最难打破,习惯最难打破!
当习惯了的事情习惯了的人,换一种试试看,顿时感觉很不自在,没有安全感可言,年龄越大的人这样的感觉越深,不是吗?
更莫提几十年下来的固有思维套路,就拿小问题来说:饿了吃西餐还是中餐?你脑海中第一期待什么食物,就现在想想看;渴了喝什么?热水还是凉水,马上想。
如果你想到了第一个结果刚要去做,马上又去想,诶呀,今天气温才10℃,还是不喝凉茶了,喝温白水吧,医生说我胃不好。这又比刚刚的思维前进了一步,有打破惯性思维的趋势,你又在想,喝水不能像以前大口吞咽了,小口细酌的好,这种思维就又先进了一步,开始突破惯性思维。
良好的控制与运用思维,意味着思维的方式会更为集中、更有效率。主要为实际的目的而运用思维,你会从不自主的自我对话中解放出来,享有内在的宁静。
当你利用你的思维时,尝试着抛弃旧的思维模式,尤其当你需要一个创造性的解决方案时,停止你的惯性思维,不要让经验取代当下的见解,那是一种懒惰,必须跳出原有的框架,重新收集、储藏和分析信息。
(引用)绝大部分人不具有创造性,不是因为他们不懂得如何去使用思维,而是他们不懂得如何停止思维。
惯性思维往往会跟随人的一生,很难推陈出新,可是依然有人在思维上做出了重大的突破,跳出了桎梏,发现一片崭新天地。有时打破惯性思维的遗害并不难,当人遭遇重大变故时往往会变,可我们不想要重大变故带来的惊慌,那就从小事情开始做起,点点滴滴,当你开始有了改变的意识时,哪怕从一杯水开始,都会不太一样。

布莱克J
布莱克J 2018-05-12 08:16:26

06、情绪与思维互害
……本质是什么?陷入情绪的时间比陷入思维的时间多。
这句话的主语填什么,我琢磨了半天,也许写成:“糟糕”比较妥当。
情绪主要体现在身体的反馈中,直观表现为身体的反应,其次表现为精神心理活动。
书中原文是:(引用)如果你不能感受到你的情绪,或是切断了与情绪的联系,那么你最终会在纯生理这一层面体验到它们,它们会以生理问题或疾病的形式出现。
比如,一个攻击性的想法或敌对的想法聚集人体内,被称为愤怒的能量。这时身体准备开始战斗。身体上和精神上受到威胁的想法促使身体紧张起来,这就是我们所谓的恐惧在身体上的反映。
咱华夏中医理论也有类似认为:怒伤肝、喜伤心、忧伤肺、思伤脾、恐伤肾,百病皆生于气。这其实都是情绪在作用人体的具体表现。
再从正常逻辑上讲,人的时间是额定的,同一时间给了情绪,受情绪控制的人难有思维;同理,更多给了思维的人(俗称冷静的人),情绪方面会大大减少。人和人的差异看起来很大,其内在因素往往很简单的道理。
既然情绪是思维变动在身体上的反映,但是有时这两者之间也会发生分歧,唯一的区别是,思维存在于你的大脑里,情绪却具有强烈的生理成分。这两者大都不是什么好事情,因为情绪的变化太过于迅速和无常,例如有喜极而泣、撕心裂肺、痛断肝肠,这是生理上的表象;还有心理上的,如走投无路、山穷水尽、逼上梁山等。
所以你可以在体内感觉到情绪的存在,但是可以适当的控制它。(引用)首先要允许情绪的存在,但却不要受它控制。细细观察这种情绪,作为一个观察者,如果你这样做,所有无意识的东西都将会被意识之光所照亮。
所以,观察我们的情绪像现察我们的思维一样重要吗?
答案是肯定的。
必须警惕一点!在思维与情绪之间有一个互助的循环,它们时常相互支援。思维模式常常推波助澜,会通过情绪的加速起到放大作用,使思维容易回到先前的惯性思维中去(参考前章节的惯性思维遗害)因为情绪的力量已经超越了正常思维,从而做出一些情绪化的不理智举动。而情绪的大幅度波动,又为原本的思维模式注入新的力量,断绝了可能产生新思维的希望。
鉴于此我们该如何做?有哪些方式?步骤和途径是什么?困难和障碍在哪?阶段性成果又是什么?(后面章节逐步去讲)
这一系列的问题都是我即时想出的,我想说,不是好的方法就适合所有的人,也不是一个人用一种办法就能解决所有的问题。我之良药,彼之毒药,这个基本的常识还是应该有的,否则佛陀也不会说四万八千法门,一句阿弥陀佛就都好了。
假传万卷书,真言一句话。情绪来源于思维的正反面,强制的压抑情绪终究是治标不治本,而调整思维的动向,这才是去除根结的所在。

布莱克J
布莱克J 2018-05-12 08:16:44

07、善用情绪化思维
在原文书第一章第四节中,引用了不少佛门的语调,不知是作者的疏于说明,还是译者的认知有限。很多内容我并不认同原著(或翻译)的说法:“只要你认同思维,痛苦就不可避免。”这种说法不是很恰当的。
书中归纳为:爱、喜悦、平和。这三点是脱离于情绪之外,也是脱离于思维之外的。言外之意,这三点是可以避免情绪(苦痛)的根源,关于这一点,作者本身并没有做出好的阐述。从而使我认为太空洞,有鸡汤的味道,接下来我重新阐述该理论的正确理解方式。
用一句佛家偈语来说就是:“人生在世如身处荆棘林中,心不动则人不妄动,不动则不伤;如心动则人妄动,则伤其身痛其骨,于是体会到世间诸般痛苦”。
这是耳熟能详的经典名句,但是对于大多数人来讲,心不可能不动,心也无法由自己做主。我的情绪美丽,我的情绪沮丧,我的情绪痛苦,等等丰富感受交织,这才是五颜六色的生活,才是酸甜苦辣的人生。
因此,我不赞成书中有些理想化的教条,如教会一个人如何理解情绪,如何消除情绪之类,甚至鼓励大家开悟,成为佛一样的觉悟者。这有点过于美好了,毕竟大多数人在短期内是不可能做到的。
大多数人都是普普通通的个体,没有一点思辨的基础,又没有佛道之类修行体验的指引,强行去做就是欲盖弥彰,反而容易引起强烈的反弹。严重的甚至排斥这些优良的理论,从而走向极端,走火入魔。
心理上的调整,以及情绪上的调整,很难一蹴而就,大多是潜移默化中的变更。从孩子一样的蹒跚学步,到正常的不摔跤,然后疾走,再到学会奔跑,最后才能学会跨栏比赛,这必须有一个过程。
所以这就是我为什么排斥一些看似伟光正的理论,用大道理去说教,要知道有个词叫做“善巧方便”,用适宜的环境、适当的方式,在适当的时间,以适合的角度去化解一些不好的事情,这是智慧,更需要耐心。
可以用很俗气的一些办法作开始,有时就是最好的办法。比如我提倡要带有情绪的做事,带有情绪的待人接物,这个情绪当然是正面的情绪,积极的情绪,美好的情绪。
譬如,今天心情爽朗愉快,我们工作的效率会很高,恋爱也更甜蜜,吃饭也更香甜,假使遇到一些小麻烦或小烦恼也会很快调整过来。在如此正面的情绪下,思维也不会受到冲击而变得不稳定,要知道虽然情绪与思维可能互害,但是凡事有阴阳之两面,现实中想要良性循环,可以暂借好的情绪发挥思维的作用。这未尝不可。
另外还有个关键点,极度的消极情绪会影响思维,同样,极度喜悦或亢奋的情绪,一样会影响思维,这样的例子现实中比比皆是,不要乐极生悲。
总结来说,想要消除极端的情绪,先从平缓的情绪做起,平缓的情绪最好是积极的情绪,有了情绪可逐步消除,并不刻意一刀斩断,基础打好了以后才能做到不被情绪所害。
即儒家的中庸之道,易学的中正之道,能理解会应用,作为华夏文化的传承者,其实是很幸福的。

布莱克J
布莱克J 2018-05-12 08:17:47

微信公众号首发:千寻听;read_TXT

布莱克J
布莱克J 2018-05-19 17:06:29

08、痛苦源于思维想象

首先,想象很难存在于当下,当下大多是潜意识与习惯在支配着我们,而过去是种回忆,未来是种畅想,想象便存活于过去与未来。想象也许有快乐,但必定伴随着痛苦。

快乐自不必说,重点说痛苦究竟为何源于思维想象。

书中原文说:【人类的很大一部分痛苦是没有必要的。只要让未被觉察的思维控制着你的生活,痛苦就会自然而然地产生。】

人的大脑不仅负担输出思维,更重要的功能便是储存,正因如此,在时间的累积过程中,往日的各种剧情都会被大脑所记忆,完全不会被更改,更不会被颠覆,以至于你认为早忘却的事情,不经意的一个刺激便又会回到眼前。记忆这种东西永远不会消失,佛家称这为“阿赖耶识”即永远不会消失的种子。

种子的发芽需要阳光、水份、空气、土壤等一系列环境要求,快乐的种子如此,痛苦的种子也是如此。

这太常见了,每逢佳节倍思亲,窗外鞭炮响起张灯结彩,我们想起的是家庭亲人团聚;看到舌尖上的中国,自然唤起了嘴巴里各种味道的回忆;看到《前任3》时脑子里出现了一个曾经的他或她,泪水止不住的流出来;见到车祸场面,突然担心高速路上外出的家人。例子很多,此刻你是否已开始了思维想象。

控制自己不去想象不就可以了吗?

如果你真能做到控制思维想象,真是要恭喜了,别自欺欺人就好。

即使可以做到,不经意的外界刺激下,谁还能心中不起波澜?我是个凡人,你也是个凡人,大家都是凡人,不要用那种修行定功很强的人做特例,我们其实都做不到。

有两点建议不妨参考:

一、被动的方式化解,心甘情愿的接受。

【永远对当下说“是”。有什么比对已然存在的东西进行内在的抗拒更徒劳、更疯狂的吗? 向“是”臣服,对生活说“是的”,看看生活是如何为你服务而不是与你为敌的。】

二、主动的方式化解,让自己充实起来。

让光明填满黑暗,让自己的注意力放在有意义的事情上面。不要给虚无的大脑以空闲,也就是我说过的集中注意力,当下的、眼前的事情去努力完善,大脑就不会被没有价值的事情带跑到过去或未来。

我赞同书中的这句话:“把你先前在时间内流连并短暂地访问当下时刻的做法改为关注当下时刻,只在必要时简单地回顾过去和展望未来。”

痛苦源于思维想象,想象到的确定的历史没用,只会凭空添加痛苦;想象未来那种不确定性同样痛苦,不仅毫无意义还占据了你大量的时间,精力放在过往不如放在当下。

眼前要珍惜的人,眼下要做的事,这是人最重要的时刻,而思维想象容易引发你的情绪且可能产生痛苦。这原本就是一个真相。

布莱克J
布莱克J 2018-05-19 17:06:47

09、淡化不愉快的痛苦

首先要承认每个人都有不愉快,甚至是痛苦的,这种感受会时常伴随着人直至寿命的终结,这都源于过去的痛苦残留。这种累积起来的负面的东西,要么处于活跃状态,要么处于沉睡状态。

开心的人,大多时候痛苦残留都处于休眠状态,但对于一个时常郁郁寡欢的人来说,他的痛苦可能一直处于活跃状态。尤其在被一处场景、一个念头、或听到的一句话而激活这座火山,于是不愉快产生了,又没有很好的制止它的喷发,于是痛苦越来越强大,直至吞噬了整个人的情绪,乃至思维。

就好比现实中,某个特别和蔼的人,一天突然爆发了很大的脾气,这也许并不是当时的刺激给予的,而是长期积累的愤怒、烦躁、忧郁、沮丧等情绪,在外界足够催化时点燃了导火索。假如这个和蔼性格的人之前没有这种阴性的积累,他很难将这种负面力量凝聚起来。

从这点上分析,我们可以找到第一个淡化痛苦的方法,即小的不愉快不能搁置不理,要用之前的方法,使之逐渐消失在婴儿时期。(参看前章痛苦源于思维想象)任何时期都害怕积累,害怕惯性的力量。世界上再厉害的大坝都需要放水调节,何况人的承受,虽然这并不是根治的办法,仅当权宜之计用之。

书中有句语录有些点破真相:【痛苦之身害怕被你发现。它的生存取决于你对它无意识的认同,以及你面对内在痛苦时,那种无意识的害怕。】

我之所以标题不敢叫根治不愉快的痛苦,就是因为痛苦是自我映射出来的一种意识,并且这种意识不受思维的控制,所以只能淡化。

我不想借用书中常用的词语“临在”(Presence)来表述,这个词翻译的很不好,不符合汉语的使用习惯。更准确的理解翻译应该是“本心”,即用本心去关照你不愉快的痛苦。

儒释道都在讲一个“心”字,用“心”就可以解决很多问题。儒家讲仁义之心;道家讲超脱之心;佛家讲不动之心。

既然痛苦来源于自身的意识思维,愉悦也来自于自身的意识思维,那么解铃还须系铃人,归根结底,不能依靠外在的刺激让你成就最终的愉快,还是需要自己的“本心”。

民俗有这么个故事:

一位老太太有两个女儿,大女儿卖草帽,二女儿卖雨伞,老太太成天愁眉苦脸的。一位邻居问她:“老人家,你每天都在为什么而愁苦呢?”老太太说:“唉,一至下雨天,我担心大女儿的遮阳草帽卖不出去;等天晴了,我又担心二女儿的雨伞卖不出去,你说我能不发愁吗?如果你是老太太的邻居,你会怎么开导她呢?

不客气的讲,大多人的痛苦与不愉快都是自找的。

最后书里总结:【将注意力集中在你内心的感受上,了解到这就是痛苦之身并接受它的存在,别去想它,别让你的感受变成大脑和思维,不要去判断或分析它,别在其中寻找你自己的身份认同,保持临在(本心),维续观察你的内在,不仅要觉知到你情绪上的痛苦,更要觉察那个沉默的观察者。这就是当下的力量,这就是你自己有意识的那种临在(本心)的力量。】

华夏的文化讲求化解,而非消杀。痛苦可以用淡化、柔和、消解的方式去降低,这是我赞成的方式。而书中一蹴而就的思想我并不提倡,实际没有人能真正做到。

在解决问题的思想根源上就产生的分歧,这该是东西方文化、我与原作者最大的不同了吧。

布莱克J
布莱克J 2018-05-19 17:07:07

10、恐惧的真相

恐惧这个词可包含多重意思:不安、忧烦、焦虑、紧张、压力、畏缩、恐怖等。我认为恐惧既来源于“曾经发生的事”,又来源于“当下正在发生的事”,并且存在于“未来发生的事”。这与书中观点“可能发生的事”略有不同。

原著作者对恐惧的理解沿用了他之前的思路,即思维的前置与后置,预先将思维中的“小我”置身于可能的故事情景中,从而产生了恐惧。

但是这里可能出现一个疏漏,人们面对恐惧时,一种为自身设身处地的面对恐惧,另一种是因为他人、他事可能面对厄运事情的恐惧。这是不一样的,恐惧的由来不一样,那么解决恐惧的方式当然不会完全相同。

书中给出的方法也是之前的方式,即运用“当下的力量”不要被思维所控制你的“本心”,即使你外表看起来非常自信。由于造成恐惧的原因有许多种,害怕失去、害怕失败、害怕受伤害等。其实,所有的恐惧都是源自于思维对死亡、毁灭的理解。

对于思维来说,死亡无处不在。在这种思维认识的状态下,对死亡的恐惧是根本性的恐惧,是一切恐惧的源泉。由于恐惧是思维对死亡的预判而引起的,如果你认同自己的思维观点,当出现思维错误的时候,你这种以思维为基础的自我感觉就会受到死亡的严重威胁。所以自身的思维不能失败,失败就等于死亡。

这种分析不仅是对自身,也是对自身之外所关心的人与事同样适用。此处的“死亡”也不能做狭义理解,可广义理解为受伤、残害等。

【所以任何被思维控制的人,就是与真正力量脱节的人,时时刻刻都会有恐惧相随。能够超越思维的人几乎数量极少,所以你可以推测,你遇到的或认识的每一个人几乎都生活在恐惧的状态下,只是恐惧的程度不同而已。我们在恐惧的两极之间徘徊,一端是焦虑和害怕,另一端是隐约的不安和威胁感。只有当情况变得严重时,大部分人才能意识到这点。】

书中很好的解释了恐惧,但是“真正的力量”又难以把握,该理论如何转化为实际应用呢?

这个问题其实有些复杂,不好解释,越是宽泛的问题越不容易让大多数人抓住重点,只说说我的理解吧:

《般若波罗蜜多心经》曰:“心无挂碍,无挂碍故,无有恐怖,远离颠倒梦想,究竟涅盘”。

取一层意思就是:心里了无牵挂,没有拘束与安放之处,好比空气一样的似有似无,没有过去与未来的分别,哪里还有恐惧?用很俗的角度理解,将自我置身事外,依靠着“本心”去做对的事情,已然忘我的存在了,那么因我而起的恐惧当然也就不存在了。

大无畏的人不是疯子就是勇士,并不是他们不知道恐惧,而是已经把“自身”抛弃,将自己置身于世外,这种心理现象很有实用价值,面对恐惧时往往一句“和他们拼了!”就是一种置于死地而后生的心态,就是一种“无我”的心态在支撑着没有了恐惧。

更深一层是,“无我”之外也敢于牺牲我之外重要的“人与物”,这是另一个范畴了,但是恐惧的真相已经包含了这种情况,别无其他。

布莱克J
布莱克J 2018-05-19 17:07:23

11、追求什么样的力量

已经存在力量感的人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该是一种充实与喜悦的感觉吧,每时每刻他们都会感觉自己没有虚度光阴,在创造价值,是领域中的佼佼者,自信心丝毫不缺,是这个世界上独一无二的人。

这似乎在所谓的成功人士中存在的比例最大,因为他们眼下已经达成了曾经期许的目标,已经拥有了高人一头的资本,他们有值得骄傲的地方,也有拿得出手的成绩单,这是让大多数人都钦佩与羡慕的。

这种一览众山小的感觉很棒,非常能够满足人的心理需求,也总是能激发人冲向更高大的目标,一座又一座的高峰去征服。

反之。

是一种深深的缺乏感、空洞感、或不完整感,这种感觉就是心中不安、无价值感,或感觉自己离优秀很远。这种感觉之下,人虽然会自我安慰,也会萎靡不振,时间久了就逐渐接受这个自己不愿意接受的局面。至多从其他方面去弥补那种缺失的感觉,重塑抓来的自信在人群中行走,不至于落荒而逃。

不管是以上哪种情况,人都会去追求一种自我的满足感,寻找可以被认可的地方,最大限度的取得存在于世间的价值。乃至于群聚般的共同创造出辉煌,共谋共享一份事业的荣耀,这原本是积极的一种心理动机,也是我认为人作为高等级生物有别于其他的一种努力进取的好的一面。

但是,以上这两种,均有一个共通之处,那就是看的见的荣耀光环。

我,还有你,还有他,拼命追求财富、成功、权力、名望、物质,或者一种成就,这样我们能自我感觉更好一些,感觉更圆满一点。

这些荣耀需要不断地被补充壮大,我们还需要财产、工作、社会地位、荣誉、知识、外表、特殊技能、人际关系、家族传承、宗教信仰、种族、尊敬等其他表现来充实自己,或充实属于自己的团体。

除了这些外在的呢?

内在的如学识、价值观、情操、技艺、善恶、理想、思想境界等等,这些属于人的隐藏属性,难以通过直观的方式表现出来,主体不愿意显露的内在价值,外界几乎是无法判断出价值几何。更何况有些内在的层次,是需要相同层次才能辨别其价值,而越是高层次的内涵,越是金字塔般的构造,高处本就人少,知音的认同更为稀少。

内在的东西难以被外界知悉,人们之所以看重外表,无外乎财富地位与声誉名望等等,更直观更容易被大众理解,哪怕内在是永久性的持有,外在只是暂时性的收存。

不仅是感官上的效益对比,外在的还可以量化成数字分毫的价值折算,而内在很难捕捉的到,更重要的是内在提升的难度大于外在,且不是所有人都可以获得。

《当下的力量》毫无疑问是鼓励内在的力量,这就是它与成功学,励志学最根本的区别——追求内心的力量。

几乎世界上所有的哲学、宗教、党派,都是更注重内在的精神力量,团结成员也好,招募信众也罢,这完全不是外在价值可以比拟的。曾有个老板向我吐诉,我们辛辛苦苦一年赚不了一个亿,而某某寺院一个月不到,海内外的善款就捐赠了一个多亿。我笑笑告诉他,这完全不是一个层面的比较,精神的力量远大于物质。

就在当下,国内一线乃至二线城市的白领、金领级别的人,包括部分衣食无忧的中产阶级,在物质生活到达阶层的天花板后,更加风靡精神化追求。从前些年的文玩字画手串收藏之类,到如今的瑜伽班打坐班读书班灵修班,无一不是追求更高层面的滋养。不排除有小部分的附庸风雅在跟风,但是从一个侧面也反映出了国内物质生活到达一个高度后,精神层面的缺失也在加快弥补。

在此我大胆预言,至多五年,出艮入离。我们国家的文化输出会跟上贸易输出的步伐,文化方面,尤其是传统文化方面的全面复兴,将会伴随着规律与大潮随之而来。对比现在的快餐文化、流量文化、刺激文化、低俗文化,如吸烟一般,如饮鸩一般,未来将缩小生存空间,国家的上层建筑,会更加注重精神领域的建设。

至于本节的题目,追求什么样的力量?见仁见智好了。

布莱克J
布莱克J 2018-05-19 17:07:49

12、真正的“我”在哪里

哲学中关于“我”有多种理论:小我、自我、本我、超我、真我等等。作为普通人没有必要深究那些理论,我们需要一个直观了当的理解。为了方便应用和说明,也为了与原书配合,因此本节只取用“小我”与“本我”代称两种基本划分。

“小我”指思维下的自己,根据习惯与欲望决定自己的言行。

“本我”指本心意识下的自己,是真实内心的一种纯净映射。

某年山村,夜深人静时,我耳朵听不到一丝的声音,安静的像置身宇宙中,似乎只能听到自己血液流动的声音。眼前一片墨黑,完全看不到一丝光线,感觉不到丁点的微光。

朋友,试过这种感觉吗?那一刻真的非常美妙,非常神奇的体验,这种体验在大城市很难做到,即使隔音隔光再好,也难有那种宁静。心静如水,平缓舒适,鼻子里略带泥土味道的田园气息,那一刻我已经忘了我是谁,我在哪,我要做什么。那时我有很缥缈的感觉,似另一个我在感知,我挺直腰板端坐在炕上,享受了很久,那一晚睡的格外香。

我们时常会有这样的感受:

真实下的我(本我)

面具下的我(小我)

在外面,我们面对同事、朋友、客户等大多数人,不得不根据现实规则用小我去应对,那样的“小我”往往更受欢迎,更合群,做起事情得心应手。有时甚至面对家人和亲近的人,也有部分“小我”的存在。

但是当一个人独处时,独坐在驾驶位上,独自房间放松时刻,或当着最信任人的面前,我们的表情、语气、姿势、态度、声调完全就像换了一个人,这里更多是“本我”在出现。是这样吗?

书中给出的标题是:“别在思维中寻找你自己”,鉴于外国人的语法习惯方式,我用了《真正的“我”在哪里》这个标题。

成年人的世界里,再率真坦白的人,有意无意的,都会创建自己的“人设”,支配这个“人设”去参与这个世界的诸般活动,而我们“本我”的自己,像幕后的操控者,吊起无数线条让台前的“小我”木偶般运动。我这么比喻虽然有些冷酷,但你不会不承认这没道理吧。

用思维判断我该怎么做,什么时候做,做到什么程度,思维的目的是趋利避害,拿捏把握。必然会使用装饰的颜色,禁止自己不化妆就出门,越是有经验的人,越是社会上摸爬滚打的人,越是年龄大的人,外界越难看出这个人的“本我”是什么,不是吗?

外界如何认识我们自己,暂且不论,这不是本节讨论的问题。

到底哪个是真正的“我”,这才是接下来要说的重点。

【小我的需求是无止境的,它感到自己很脆弱,容易受到威胁,所以它一直生活在一种恐惧和缺乏的状态中。一旦你了解了这一点,你就不需要探索它所有的表现形式,也没必要将它转化成复杂的个人问题。】

【因此,一旦你认识到小我的根本原因是思维认同(当然还包括情感认同),你就可以逐步走出这个阴影了。】

我记得有这么一个朋友,在人前慷慨激昂,精力充沛,信心满满,永远一副神采奕奕的样子;但是在私下相处时,他的怯懦,他的沮丧,他的逃避,完全一副心虚的样子,判若两人。这就是把“小我”当成了主角。

“小我”的强大不仅让自己很累,外界也排斥虚伪塑造的人,更喜欢率真坦白的人。由于“小我”是思维塑造的人物,时间长了总有各种纰漏与瑕疵出现,尤其面对不同的人群需要不断调整思维策略,何其辛苦。

再说到思维认同与情感认同方面,“物以类聚、人以群分”本质上就是一种“小我”之间的互相匹配,相互加油鼓励的状态。你欢迎我的“人设”,我也支持你的“人设”。这样“小我”的朋友之间也许就终其一生,冷暖自知。

如果你是对另一种“本我”更喜欢的人,不妨可以这样:

你可以进入“本我”的状态,你可以允许思维的存在,但不陷入思维的诱导之中。如果大脑思维想重新塑造你自己,这就是一种小我的思维,如果用“本我”的意识告诉自己的思维,拒绝“小我”。要调整到与“本我”相符合,这基本上就会远离“小我”的存在。

需要提醒一点,不要把耍性格当成“本我”,不要把没规矩的直人直语当成“本我”,更不要被自己包装后的面具表现成“本我”。毕竟思维后的谋略是另一个精装版的“小我”了,以后有缘再讲。

常听到一个词,叫“不忘初心”,我权且也可以把这理解为“不忘本心”,原始的一颗心,纯净的一颗心,天然的一颗心。

写以上文字时,我的“本我”告诉我,不戴任何有色眼镜看待本我与小我,也不做任何引导与评价,人都有选择如何生活的权利,想怎么活谁也管不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