挺失望的

[已注销] 评论 西塞罗曰 3 2018-05-12 23:40:40
Paulusliuxun
Paulusliuxun (Si sapis, sis apis) 2018-05-13 02:52:30

感谢这位书友对本书作出中肯的评价。首先作者对本书的定位是一部中阶拉丁语语法读本,拉丁语字母及发音通过后序中二维码视频链接便可直观地学习。学过任何一门外语的学友应该都明白使用该外语术语并站在该外语的语境角度考查外语本身的语法问题的必要性,加之拉丁语语法术语流通久远,当代外语中的很多术语既然都借鉴自拉丁语,为什么拉丁语语法书的术语却偏偏不选择使用本语言呢?“使用英语语法术语远比拉丁语术语实用”一说作者并不持积极态度。本书中的术语尽可能参考拉丁语语法传统术语,非传统语法范畴的术语则转而参考英语语法术语。书中28条正文部分关于”喉音(gutturales)“”的翻译是参考了拉丁语传统语法,按照当代语音学的观点,这里的"喉音"当作“软腭音(velares)”,该问题已经在该条注释部分说明:“严格意义上当称作软腭音(vēlārēs),但本书无意从语音学上作深入讨论,故从简视为喉音。”所以并没有出现书友所言“强行迁就拉丁语语法术语”的问题。

本书编撰过程中作者参考了拉、英、意、中近70本语法书,并通过自己的消化打磨把作者认为对中国学生而言重要的语法信息列于书中,所有参考书皆列于附录“参考书目”,主要参考书目则在书名后加上星号,自然Allen & Greenough编著的"New Latin Grammar"亦是本书的重要参考资料。由于国内已经出版数类详细介绍词法的语法书,比如书友所言Allen & Greenough的中译本,故正如作者在序言中所言,本书仅扼要介绍拉丁语的词法,其中包含有作者认为对中国学生而言最重要且实用的词法内容,略去了作者认为不必要对初中阶拉丁语学友讲授的内容。本书的编排体例和Allen & Greenough相比差别甚大,书友使用“网络版复制”一词并不恰当。

如前所述,本书仅是中型的拉丁语语法参考书,限于中型语法书的篇幅限制,本书的确只能包含五百来句例句,其中西塞罗的句子占的比例最大,而语法规则也是基于西塞罗的文献总结而来(grammatica Ciceroniana),有别于通俗拉丁语(sermo vulgaris)语法,故如是题名。

编撰此书时,作者的初衷是想让读者通过三语例句对照系统性地学习拉丁语的语法,的确疏漏了精细给出作品来源,感谢学友如此中肯的建议。

如前所言,作者参考了多部语法教材,而关于条件句部分例句的确多引自Gildersleeve的“Latin Grammar”,但条件句部分的编排参考Iosephus M. Mir主编的“Via Omnibus Aperta, Vol I, Summa Grammaticae Latinae”和Pavanetto编写的“Elementa Linguae Latinae et Grammaticae Latinae”,学友可能没有注意到,或者“似乎”没有注意到。

英语词源学是一个单独的科目,其所涉及语言之多,历史跨度之广作者不是不知,然而英语中有近60%的单词直接或间接来自拉丁语,拉丁语单词的前缀和后缀对于英语单词也有深远的影响,作者在序言中就已经明确说明:“第三部分系统介绍拉丁语的构词法,深入解读拉丁语前缀和后缀的意义及复合词的构成,从操作性角度向读者解密拉丁语单词的构建方式及英语派生词的意义。”所以本书仅从操作性和实用性角度出发通过系统讲解拉丁语构词法引申出对英语词汇的认识,并且书中罗列了拉丁语词缀在英语中的对应形式,读者可以将两门语言词汇交叉学习。

再次感谢书友对本书细致的评价,你们的建议是让拙著趋于优秀的动力,作者也定会更加勤勉精进,修其身而善其业,不负诸位学友所望!

Ps.书友提到Allen & Greenough的New Latin Grammar时注明1903年版,而作者所参考的文本却是2006年版,不知道书友为何如此强调1903年的那版?

逆蝶
逆蝶 (业余手绘学习中) 2018-05-13 07:08:16

"我不知道這樣批評會不會被作者和作者的粉絲攻擊…也可能是我自己之前的預期過高了。"好恐怖哦,因为有了这句话不管作者说什么你都会觉得自己被攻击了吧?

[已注销]
[已注销] 2018-05-13 18:51:24

非常感謝作者的認真回復!如果在有拉丁語語法術語的同時,也給出英文術語,那樣就好了。您另外提到的兩本語法書我沒有見過,可以介紹一下嗎?據說New Latin Grammar的1903年版更好,我沒有2006年版,網上的也只有1903的電子化版本。另外,如果可以加上語法點索引,那麼對讀者來說會更加方便!

Paulusliuxun
Paulusliuxun (Si sapis, sis apis) 2018-05-13 22:31:39
非常感謝作者的認真回復!如果在有拉丁語語法術語的同時,也給出英文術語,那樣就好了。您另... 非常感謝作者的認真回復!如果在有拉丁語語法術語的同時,也給出英文術語,那樣就好了。您另外提到的兩本語法書我沒有見過,可以介紹一下嗎?據說New Latin Grammar的1903年版更好,我沒有2006年版,網上的也只有1903的電子化版本。另外,如果可以加上語法點索引,那麼對讀者來說會更加方便! ... [已注销]

再次感谢这位书友的建议。我提到两本语法书——Cletus Pavanetto. Elementa Linguae et Grammaticae Latinae, Roma: LAS, 2009.和 Iosephus M. Mir & Conradus Calvano. Via Omnibus Aperta, Vol. I, Summa Grammaticae Latinae, Romae: Herder, 1993.——是欧洲当代著名的拉丁语学者(Latinistae)用拉丁语编著的拉丁语语法参考书,体例完整,内容实用。Allen And Greenough’s New Latin Grammar 2006年版在正规网店可以购到,希望学友多多支持正版图书。拙著在附录部分已附有简要语法点索引,作者也同意学友的建议,有必要对索引进行扩充,使其更方面读者查阅学习。Plurimas gratias rursus tibi ago propter humanitatem benevolentiamque tuam!

深海小豚鼠
深海小豚鼠 2018-06-13 07:11:59

👍

河妹纸
河妹纸 2018-07-04 08:11:26
非常感謝作者的認真回復!如果在有拉丁語語法術語的同時,也給出英文術語,那樣就好了。您另... 非常感謝作者的認真回復!如果在有拉丁語語法術語的同時,也給出英文術語,那樣就好了。您另外提到的兩本語法書我沒有見過,可以介紹一下嗎?據說New Latin Grammar的1903年版更好,我沒有2006年版,網上的也只有1903的電子化版本。另外,如果可以加上語法點索引,那麼對讀者來說會更加方便! ... [已注销]

Allen & Greenough早就死了,1903年之后的版本都是单纯再版,2006版与之并无不同

Lunae
Lunae 2018-07-06 00:50:42

赞同,喉音完全是所谓“传统语法”对语言的错误认识所致,不应保留。另外加一点:is/ea/id不是什么弱指示代词,而是anaphora,指示代词虽有anaphora的用法,但并不等于anaphora(这是我在亚马逊上看到的书的第53页的样图,略感失望,因而未购此书,所以也无法对其他部分进行评价)。就是现代英美的拉丁语入门教材也很明显地忽略了现代结构主义语言学成果。若一味追求“传统”,很容易陷入就像中国中小学英语教学中规定性语法的误区。

Paulusliuxun
Paulusliuxun (Si sapis, sis apis) 2018-07-17 17:49:46
赞同,喉音完全是所谓“传统语法”对语言的错误认识所致,不应保留。另外加一点:is/ea/id不... 赞同,喉音完全是所谓“传统语法”对语言的错误认识所致,不应保留。另外加一点:is/ea/id不是什么弱指示代词,而是anaphora,指示代词虽有anaphora的用法,但并不等于anaphora(这是我在亚马逊上看到的书的第53页的样图,略感失望,因而未购此书,所以也无法对其他部分进行评价)。就是现代英美的拉丁语入门教材也很明显地忽略了现代结构主义语言学成果。若一味追求“传统”,很容易陷入就像中国中小学英语教学中规定性语法的误区。 ... Lunae

就通识语法(grammatica generalis)而言,处的时代以及站的角度不同,往往总结的语法规律也略有差异。诚如书中注释所言——喉音(gutturales)的翻译是参考了拉丁语传统语法,按照当代语音学的观点,这里的"喉音"当作“软腭音(velares)”。在书中保留“喉音”的术语是尊重古代语法学家的看法,虽然此看法按照当代语音学的观点是欠妥的,但有其历史意义。此外is/ea/id就操作性而言的确在指示意义上比hic/ille要弱,欧美大部分教材也是如是教授的,当然站在现在结构主义语言学的观点看来也可以称之为“重复指示词”(见由法国引进的《拉丁语3000词》)。追求传统,是尊重古代拉丁语语法学家的研究成果,即便站在今人的语法观而言某些定义欠妥,但其历史价值也不容忽视,宁言“容易陷入就像英国中小学母语教学中规定性的语法认识”,而不要“陷入就像中国中小学英语教学中规定性语法的误区”。

Lunae
Lunae 2018-07-17 18:57:02
就通识语法(grammatica generalis)而言,处的时代以及站的角度不同,往往总结的语法规律也... 就通识语法(grammatica generalis)而言,处的时代以及站的角度不同,往往总结的语法规律也略有差异。诚如书中注释所言——喉音(gutturales)的翻译是参考了拉丁语传统语法,按照当代语音学的观点,这里的"喉音"当作“软腭音(velares)”。在书中保留“喉音”的术语是尊重古代语法学家的看法,虽然此看法按照当代语音学的观点是欠妥的,但有其历史意义。此外is/ea/id就操作性而言的确在指示意义上比hic/ille要弱,欧美大部分教材也是如是教授的,当然站在现在结构主义语言学的观点看来也可以称之为“重复指示词”(见由法国引进的《拉丁语3000词》)。追求传统,是尊重古代拉丁语语法学家的研究成果,即便站在今人的语法观而言某些定义欠妥,但其历史价值也不容忽视,宁言“容易陷入就像英国中小学母语教学中规定性的语法认识”,而不要“陷入就像中国中小学英语教学中规定性语法的误区”。 ... Paulusliuxun

所谓“欧美大部分教材”中的语法规则大多数不是根据语料库分析而得来的结论,其可靠性值得怀疑。回到正题,你混淆了前指代词(anaphoric)与指示代词(demonstrative pronoun)的区别,is/ea/id根本没有指示用法(demonstrative/deictic use)。(Oxford Latin Syntax Volume 1: The Simple Clause, p.1093-1100.) 所以is/ea/id不能称其为“弱指示代词”。

河妹纸
河妹纸 2018-07-25 09:02:26
所谓“欧美大部分教材”中的语法规则大多数不是根据语料库分析而得来的结论,其可靠性值得怀... 所谓“欧美大部分教材”中的语法规则大多数不是根据语料库分析而得来的结论,其可靠性值得怀疑。回到正题,你混淆了前指代词(anaphoric)与指示代词(demonstrative pronoun)的区别,is/ea/id根本没有指示用法(demonstrative/deictic use)。(Oxford Latin Syntax Volume 1: The Simple Clause, p.1093-1100.) 所以is/ea/id不能称其为“弱指示代词”。 ... Lunae

Anaphoric是个用法,不是词性。is/ea/id当然是指示代词(还可以作限定词),使用时既可以前指也可以后指(kataphoric)。你基本概念没搞懂,引用的文献也没读明白,就不要出来好为人师了吧。

Lunae
Lunae 2018-07-25 09:06:55
Anaphoric是个用法,不是词性。is/ea/id当然是指示代词(还可以作限定词),使用时既可以前指... Anaphoric是个用法,不是词性。is/ea/id当然是指示代词(还可以作限定词),使用时既可以前指也可以后指(kataphoric)。你基本概念没搞懂,引用的文献也没读明白,就不要出来好为人师了吧。 ... 河妹纸

is/ea/id是anaphoric pronoun,其用法为anaphoric use,cataphoric use;demonstrative pronoun如hic,iste,ille,其用法为deictic use(也就是demonstrative use),anaphoric use,cataphoric use,exophoric use。

Lunae
Lunae 2018-07-25 09:19:08
Anaphoric是个用法,不是词性。is/ea/id当然是指示代词(还可以作限定词),使用时既可以前指... Anaphoric是个用法,不是词性。is/ea/id当然是指示代词(还可以作限定词),使用时既可以前指也可以后指(kataphoric)。你基本概念没搞懂,引用的文献也没读明白,就不要出来好为人师了吧。 ... 河妹纸

汉语把有指代作用的名词叫做代词而不像日语叫做代名词,同理,把拥有前指作用(anaphoric use)的名词叫做前指代词又有何不可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