译者自评之一——写给哲学学者和学生,从最明了的文献说起

明明如月 评论 九章集 5 2018-05-15 10:22:48
明明如月
明明如月 2018-05-22 10:02:44

在其他地方看到的短评,称“being”译成“存在”,“看不懂”,因为“国际公认古希腊哲学的中国第一权威陈康先生,谆谆将’being‘翻译为’是‘ ”,如此便是三联版译者“自认为水平高于陈康先生”,所以令他“很失望”。这是买了书的专业人士,不敢让他失望,所以答复一下:请翻目录找《关于术语体系的说明》,再查脚注37,以及该页正文。不妨看完再探讨。

“being”是初入哲学门到研究一辈子哲学都讨论不尽的词,我们不敢怠慢。三联版中译本中,凡它出现的地方,均括号注出原文——它是唯一享受如此待遇的词,可见我们对其的慎重。在我看来,吃透一个词最好的办法是观察、归纳它在所有语境中的所指。事实上,我们也无法做到逢“being”就统一为“存在”。像“living being”,放在句子里实在是译作“生灵”、“活物”入耳一点,英译者有时也替换着用living soul,animate。还有“come into being”,“well-being”,在不甚强调的语境中译作“形成”、“好生活”或“良善生活”似乎更贴切。好在括号注出原文,用心的读者把所有这些地方联系起来,就不至于错失这个重要概念了。如我在《阅读麦肯那》一文提到,翻译,尤其是哲学翻译,不是替代品,而是铺路石。

其次,澄清三个常识。一是有关学理。即便是第一权威,也不至于句句是超越时空不受任何条件局限的真理。我在三联版《九章集》还评了钱穆、苗力田等人,也评了普罗提诺研究领域的权威阿姆斯特朗、迪伦,碰巧了还评评《圣经》翻译,我以为这是向前辈大师最真诚的致敬方式。
二是有关古希腊哲学。晚期希腊哲学对很多概念的理解,不同于古典希腊哲学,甚至相反。精通柏拉图、亚里士多德,并不等于精通普罗提诺。
三是有关语言学和翻译学。东西方语言大到思维范式,小到每一个概念的界定,都不存在完全对等物。加之,几千来各自语言的流变,情况更加复杂。我个人看到别人对某个概念的处理与我不一样,第一反应从来不是失望,而是饶有兴趣想听听其理由。

明明如月
明明如月 2018-05-30 15:39:06

关于being在该书的译法,亦可参考《希腊哲学史》第四卷第1150页的讨论,其处理办法,我个人也认为很有道理。只是该段结尾两句,顺便纠正一下:1)普罗提诺本人没有用“hypostasis”指称“One,nous,psyche”,是波菲利这么用的;2)《希腊哲学史》把“One,Nous,Psyche”译作“原则”、“原初本体”、“太初原理”有道理的,三联版《九章集》译作“本原”,思路也类似,但其依据不是hypostasis,而是普罗提诺把这几个东西称作“arche”,英语词就是principle,这个词就是根由,本原但意思。

Wahrheit
Wahrheit (制定计划 无脑执行) 2018-07-13 21:30:49

to on 译为 存在或是 都可以啊~

明明如月
明明如月 2018-07-25 12:53:56

说的是啊。具体到本书的选择,书中也交代了。有感而发,其实感慨最大的还是那种唯权威是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