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失所望,与陈维纲先生版本天壤之别

康师傅 评论 我与你 2 2018-06-05 22:40:30
dpp
dpp 2018-07-04 22:15:14

先为译文给您带来了不佳的阅读体验说声抱歉!

接下来回应您的质疑:个人认为,做翻译、尤其是这类社科经典的翻译,首先应用简单易懂的话准确传递原文的意思,俗称“说人话”,其次是尽可能地在文体上与原文保持一致。马丁·布伯的原文多为短句,用词简单,之所以艰深难懂,是因为其思想和语汇的抽象性。所以很抱歉,最后我的译文可能不是您想要的那种辞藻华丽、意境深远的作品。

简单分析一下您所举的第一例。这两句话德文原文:“Das Grundwort Ich-Du kann nur mit dem ganzen Wesen gesprochen werden. Das Grundwort Ich-Es kann nie mit dem ganzen Wesen gesprochen werden.” 这里的“Wesen”是哲学术语,意为“本质”,加上前头的限定语“ganz”,字面意思为“全部本质”。英文版将“ganze[s] Wesen” 译作了“whole being”,故有了陈译的“纯全之在”。但实际上,这里布伯想表达的意思与存在无关,存在在德语中另有哲学术语“sein”。当然“全部本质”依然令人费解,个人认为布伯一可能想说“我-你”只能全心全意地被说出,“我-它”无法全心全意被说出,二可能想说“我-你”是本质关系,而“我-它”只是边缘关系,翻译时其实有些难以取舍,译文中所言,实非最佳。

分析此例,只是试向您证明,经二手转译可能增加理解错误。诚如您所言,我在“译序”中“委婉”地指出了这一点,这是因为作为译者不便评论同行,尤其是前辈。不瞒您说,在校正译文时,我同时参考了陈译和英文版,几乎逐字逐句比对意思。可以再“委婉”地说一句,陈译和我的译文,不仅如您所言在“意蕴有天壤之别”,在内容上也有天壤之别,就是两本不同的书。

当然,译文难免附着译者的理解,我的译文可能也并不准确。如您有意,欢迎继续留言探讨!

康师傅
康师傅 (一只流浪狗) 2018-07-04 22:56:17

谢谢您的回复。评论中可能有因为我的理解有限带来的偏差,先行致歉。您的举例中体现的专业态度,让我对前面的评论感到有些惭愧。

但我还是要说,我相信您确实字斟句酌,但最后的译本读起来,确实有很多不尽如人意之处。后来我买了您在序中提到的杨教授的译本,读起来觉得通俗、流畅。他的序显示在翻译中也下了大功夫。您不妨也浏览下做个比较。

翻译不易,向每一位认真的译者致敬。期待您更多更好的译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