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的没有人吐槽么?那我来了!

奇女 评论 清明上河图密码5 3 2018-06-08 23:07:29
mwei
mwei 2018-06-10 08:41:52

确实,我也是这种感觉,觉得这是最差的一部了。看的都不想看了。

SHACJW
SHACJW 2018-06-11 00:11:21

说的挺有道理

年少傅粉
年少傅粉 2018-06-11 19:43:59

我觉得这是冶文彪老师的一次大胆尝试,没人规定推理小说到底怎么写。“嘿!我就作死一次看看这样写效果怎么样”应该是这种感觉,虽然就结果来看,不能令更多人满意罢了。

peter fighter
peter fighter 2018-06-12 23:16:54

我也觉得不能看下去了,每一个故事,都是用同样的结构,同样的方式,真有点审美疲劳了,亏的等了一年啊!

C.reeP
C.reeP 2018-06-16 16:30:50

确实有点疲劳,但是这种叙事模式似乎也只能这样写。很多问题都没解决。如果第6部能把所有疑问都圆过来真是神作。如果不能,真的是……

supergao101
supergao101 2018-06-19 14:27:54

引子缺少异象确实...还是异象开头的引子有看头...

修炼修炼188
修炼修炼188 2018-06-24 06:42:14

确实是这样的,我也觉得是系列里最差的一部……

走路的虫子
走路的虫子 (无所限、无所住,自由随心) 2018-06-24 12:27:50

我和你观点恰恰相反,我觉得第五部是清明系列目前最好的一部,绝对是一部经典杰作。

我估计,我们看这个系列的出发点不一样。你只把它当一般的悬疑推理故事来看。但作者的用心更深远,这部系列作品的价值远远超出了解谜破案的类型层面。

好,我就来逐条反驳你的看法——


你:那悬了四本书的悬念呢?不好意思还是不告诉你!—— 等等,那个悬念是什么来着?太久了我都不记得了。

答:第五部并没有偏离主悬念,整部铺垫,最终还是归结到了梅船和紫衣客。电影讲究人物弧线,其实小说情节设计更需要这种弧线张力。清明系列是一个无比庞大的布局。它需要的悬疑张力远远超过绝大多数同类小说,绝不是一句“紧扣主线”就能完成。
何况作者在讲述一个王朝的命运,朝野上下全都卷入其中,就像那句话,雪崩的时候没有一片雪是无辜的。这话的道理谁都能明白,但真正宏大又细致地用小说展示出来的,目前为止,我只看到清明系列做到了。你如果能举出其他的例子,我服你。

你:冶老师厉害的地方,就是每个人都有不同的故事,每个人都用不同的性格特征,关于案件,每个人都有不同的心路历程和反应……可是!他还是能做出千人一面,脸谱化的效果出来!

答:所谓脸谱化,是指人物没有内在灵魂,没有自我个性。行动不是出于内生性动力,只是作者的提线木偶。
不是你说脸谱就脸谱,这里有个评测标准:两个人物互换之后,完全不影响故事发展。
你确定这一部六十四个人物,任何一个和另一个互换位置后,他们个人的选择、命运和故事走向完全不受影响?如果有,请举例。
我看到的和你完全不同,面对同一个王小槐,这六十四个人反应完全不一样。这需要多高深的功力才能达到?



你:所有的人都有一个童年阴影,不能一样了……

答:原生家庭对一个人的心理影响有多大,你应该不会不知道。我和你的评价完全相反,对此我是满怀敬意。因为从来没有哪部小说有这么巨大的耐心和深情,去一个一个讲述各种各样的心理成长历程。这得要多大的胸怀和悲悯?这种讲述最大的价值在,读后你会发现,世上没有谁是彻头彻尾天生的恶。

何况这部小说里也并不是全都有童年阴影,随手举一个反例:游丸子。

你:所有人都因那个童年的故事定了性格,以后人设都不会变化,不带拐弯。

答:你真的没看到变化?小说第一个人物王盉,童年又笨又苦闷,到乡里靠勤奋第一个站住脚,终于赢得尊重,性格慢慢变得宽松友善。临老却受到王小槐羞辱,激出怨气,随后又产生悔意。
整部小说里几乎每个人物都在努力生长,曲线变化,你真的没看到这些?


你:所有的人到最后都会犯了贪欲,而且心怀愧疚或者侥幸;

答:所有人?你真的看了这部小说?
只拿第一篇八个人来说,王盉是因为被羞辱,他弟弟王盅是因为妻子阿枣眼睛被射坏、刘呵呵是为阿婂报仇、王理是因为父亲被王小槐羞辱、王荡是为娘和妻出气。只有王盆和王盥两个人是出于贪欲,其中王盥还参杂报复王盆的念头,这报复心才促成他答应认王小槐为父。
短短一篇,不到五万字,描写了这么丰富的人性,你只看到贪欲。这是作者的错?


你:所有的王家人都遵循正房欺负侧房的规律,

答:正房偏房是中国古代最基本的不平等,这是常识好不好?你非要让作者颠覆历史?

你:所有的士官一开始都刚正不阿立志报效国家,最后都对现实妥协;

答:还是那句话,你真的看了这小说?里面一共写了16个官吏,开始称得上刚正不阿的,只有那个县尉,因为痛骂过蔡京,被折磨成鬼。其他有几个则是开始有些抱负,想有一番作为,却渐渐被同化。即便如此,几个人的出发点和经历也各不相同。
你所说的只是大趋势,这个趋势难道写得违背了真实?


你:所有的宦官对原生家庭多有抱怨,对自己的未来充满野心;

答:只问你,你如果被阉割卖进皇宫,还会对原生家庭毫无怨言,甚至心怀感激?
里面写了大小七个太监,你确定都是野心家?没看到里面有懦弱的自保、有失落的迁怒、小心的求稳?

你:所有的商人都是白手起家,然后特别喜欢和别人立约;

答:只举一个反栗子,小说的核心人物王豪是靠老丈人才发的家。当然,你可能没看到。
至于立约,稍微读点历史就会知道,宋代最重法律,打官司只看契约。

你:所有被默默喜欢的女人都穿青布的杉子,都是腼腆端庄清新不做作的样子;

答:青布衫是当时民间的常服,那时候服饰颜色有严格限制,紫和红不许穿,剩下的主要三色是黄、绿、蓝,你让普通妇女穿什么?
另外,给你引两段反栗——

“那天,阿元穿了件新裁的绿衫子,端着一盆衣裳,经过他时,瞅着他竟咯咯笑起来。”

“阿枣忽又笑起来,随即竟扯开了他的衣带。他忙伸手去阻,却被阿枣一把打开,手背生疼。”

你:所有人到了汴京都走过了那几条街,并吃了点东西(其实我真的不在乎你们吃了什么);

答:你到一个著名城市,不去逛街不吃东西?你不在乎,我很在乎。这些饮食细节上才能看到是宋代,而不是汉朝或明朝。更不是那种胡编乱造的伪历史文。

更重要的是,你没发现,小说里每一次写到吃,都是根据人物的经济能力、性格特征而选择不同档次类型的吃食。是的,每一次!
除了《红楼梦》,还有几个作家能这么精细和认真?
不服,你可以举反例。

你反复说人物性格,性格正是从这些你不关心的细节里体现。

你:陆青感化这个感化那个,就不能感化一下那个王小槐么?还帮他,觉得他做得对?

答:你真的没看到陆青的苦心,更没看出这部小说的胸怀和初衷。引原文,你再仔细体会一下——

“陆青对这孩童原本并无多少好感,但听他昨夜接连被人谋害八回,再看到他眼中泪珠,顿时想起自己幼年,心中不禁恻然。自己当年能撒手放怀,王小槐却决不肯甘休。这仇意先害的便是他,仇中激仇,只会让他一生难宁,甚而活不到成年。”

你:我认为唯一一个有悬念的,就是那个焦尸案,它会引起我的好奇,猜尸体是谁。可是,他最后没告诉你……

答:你没看出来那尸体是谁?
没看出那尸首是谁,当然体会不到里面的悲剧力量,更看不到作者的苦心精妙设计。难怪你对这一部评价这么低。
我不点破,你如果有心,再去细读一遍。

总之,我坚定认为,清明五作为单部小说,真的是一部杰作。
看到很多人给差评,实在忍不住,在下面写了一篇长评,感兴趣的可以去看看。
提前预警,这篇评论非常非常长,而且当时情绪不稳定,语气比较恶劣。

https://www.douban.com/doubanapp/dispatch?uri=/review/9449626/&dt_dapp=1

奇女
奇女 (不想做吃货的作者不是好采购) 2018-06-24 22:23:23
我和你观点恰恰相反,我觉得第五部是清明系列目前最好的一部,绝对是一部经典杰作。 我估计... 我和你观点恰恰相反,我觉得第五部是清明系列目前最好的一部,绝对是一部经典杰作。 我估计,我们看这个系列的出发点不一样。你只把它当一般的悬疑推理故事来看。但作者的用心更深远,这部系列作品的价值远远超出了解谜破案的类型层面。 好,我就来逐条反驳你的看法—— 你:那悬了四本书的悬念呢?不好意思还是不告诉你!—— 等等,那个悬念是什么来着?太久了我都不记得了。 答:第五部并没有偏离主悬念,整部铺垫,最终还是归结到了梅船和紫衣客。电影讲究人物弧线,其实小说情节设计更需要这种弧线张力。清明系列是一个无比庞大的布局。它需要的悬疑张力远远超过绝大多数同类小说,绝不是一句“紧扣主线”就能完成。 何况作者在讲述一个王朝的命运,朝野上下全都卷入其中,就像那句话,雪崩的时候没有一片雪是无辜的。这话的道理谁都能明白,但真正宏大又细致地用小说展示出来的,目前为止,我只看到清明系列做到了。你如果能举出其他的例子,我服你。 你:冶老师厉害的地方,就是每个人都有不同的故事,每个人都用不同的性格特征,关于案件,每个人都有不同的心路历程和反应……可是!他还是能做出千人一面,脸谱化的效果出来! 答:所谓脸谱化,是指人物没有内在灵魂,没有自我个性。行动不是出于内生性动力,只是作者的提线木偶。 不是你说脸谱就脸谱,这里有个评测标准:两个人物互换之后,完全不影响故事发展。 你确定这一部六十四个人物,任何一个和另一个互换位置后,他们个人的选择、命运和故事走向完全不受影响?如果有,请举例。 我看到的和你完全不同,面对同一个王小槐,这六十四个人反应完全不一样。这需要多高深的功力才能达到? 你:所有的人都有一个童年阴影,不能一样了…… 答:原生家庭对一个人的心理影响有多大,你应该不会不知道。我和你的评价完全相反,对此我是满怀敬意。因为从来没有哪部小说有这么巨大的耐心和深情,去一个一个讲述各种各样的心理成长历程。这得要多大的胸怀和悲悯?这种讲述最大的价值在,读后你会发现,世上没有谁是彻头彻尾天生的恶。 何况这部小说里也并不是全都有童年阴影,随手举一个反例:游丸子。 你:所有人都因那个童年的故事定了性格,以后人设都不会变化,不带拐弯。 答:你真的没看到变化?小说第一个人物王盉,童年又笨又苦闷,到乡里靠勤奋第一个站住脚,终于赢得尊重,性格慢慢变得宽松友善。临老却受到王小槐羞辱,激出怨气,随后又产生悔意。 整部小说里几乎每个人物都在努力生长,曲线变化,你真的没看到这些? 你:所有的人到最后都会犯了贪欲,而且心怀愧疚或者侥幸; 答:所有人?你真的看了这部小说? 只拿第一篇八个人来说,王盉是因为被羞辱,他弟弟王盅是因为妻子阿枣眼睛被射坏、刘呵呵是为阿婂报仇、王理是因为父亲被王小槐羞辱、王荡是为娘和妻出气。只有王盆和王盥两个人是出于贪欲,其中王盥还参杂报复王盆的念头,这报复心才促成他答应认王小槐为父。 短短一篇,不到五万字,描写了这么丰富的人性,你只看到贪欲。这是作者的错? 你:所有的王家人都遵循正房欺负侧房的规律, 答:正房偏房是中国古代最基本的不平等,这是常识好不好?你非要让作者颠覆历史? 你:所有的士官一开始都刚正不阿立志报效国家,最后都对现实妥协; 答:还是那句话,你真的看了这小说?里面一共写了16个官吏,开始称得上刚正不阿的,只有那个县尉,因为痛骂过蔡京,被折磨成鬼。其他有几个则是开始有些抱负,想有一番作为,却渐渐被同化。即便如此,几个人的出发点和经历也各不相同。 你所说的只是大趋势,这个趋势难道写得违背了真实? 你:所有的宦官对原生家庭多有抱怨,对自己的未来充满野心; 答:只问你,你如果被阉割卖进皇宫,还会对原生家庭毫无怨言,甚至心怀感激? 里面写了大小七个太监,你确定都是野心家?没看到里面有懦弱的自保、有失落的迁怒、小心的求稳? 你:所有的商人都是白手起家,然后特别喜欢和别人立约; 答:只举一个反栗子,小说的核心人物王豪是靠老丈人才发的家。当然,你可能没看到。 至于立约,稍微读点历史就会知道,宋代最重法律,打官司只看契约。 你:所有被默默喜欢的女人都穿青布的杉子,都是腼腆端庄清新不做作的样子; 答:青布衫是当时民间的常服,那时候服饰颜色有严格限制,紫和红不许穿,剩下的主要三色是黄、绿、蓝,你让普通妇女穿什么? 另外,给你引两段反栗—— “那天,阿元穿了件新裁的绿衫子,端着一盆衣裳,经过他时,瞅着他竟咯咯笑起来。” “阿枣忽又笑起来,随即竟扯开了他的衣带。他忙伸手去阻,却被阿枣一把打开,手背生疼。” 你:所有人到了汴京都走过了那几条街,并吃了点东西(其实我真的不在乎你们吃了什么); 答:你到一个著名城市,不去逛街不吃东西?你不在乎,我很在乎。这些饮食细节上才能看到是宋代,而不是汉朝或明朝。更不是那种胡编乱造的伪历史文。 更重要的是,你没发现,小说里每一次写到吃,都是根据人物的经济能力、性格特征而选择不同档次类型的吃食。是的,每一次! 除了《红楼梦》,还有几个作家能这么精细和认真? 不服,你可以举反例。 你反复说人物性格,性格正是从这些你不关心的细节里体现。 你:陆青感化这个感化那个,就不能感化一下那个王小槐么?还帮他,觉得他做得对? 答:你真的没看到陆青的苦心,更没看出这部小说的胸怀和初衷。引原文,你再仔细体会一下—— “陆青对这孩童原本并无多少好感,但听他昨夜接连被人谋害八回,再看到他眼中泪珠,顿时想起自己幼年,心中不禁恻然。自己当年能撒手放怀,王小槐却决不肯甘休。这仇意先害的便是他,仇中激仇,只会让他一生难宁,甚而活不到成年。” 你:我认为唯一一个有悬念的,就是那个焦尸案,它会引起我的好奇,猜尸体是谁。可是,他最后没告诉你…… 答:你没看出来那尸体是谁? 没看出那尸首是谁,当然体会不到里面的悲剧力量,更看不到作者的苦心精妙设计。难怪你对这一部评价这么低。 我不点破,你如果有心,再去细读一遍。 总之,我坚定认为,清明五作为单部小说,真的是一部杰作。 看到很多人给差评,实在忍不住,在下面写了一篇长评,感兴趣的可以去看看。 提前预警,这篇评论非常非常长,而且当时情绪不稳定,语气比较恶劣。 https://www.douban.com/doubanapp/dispatch?uri=/review/9449626/&dt_dapp=1 ... 走路的虫子

首先,谢谢你的回复,很心态平和的反驳我的观点。
但是我觉得亲你针对我的评论,有种避重就轻的感觉,而且并没有抓住我吐槽的重点,其实很多时候,我们的观点并不相悖,只是我和你关注的重点不同。
首先,请注意我一开始就说了,我只说忍不住吐槽的部分,我不说,不代表不好,我说的都是这里我认为需要吐槽的地方。所以你说这部书煞费苦心,揭露人性,精准重现宋代的情景等等,所以这是一部杰作,都不反对,我在这里关注的是观感。之后我会说明。
第二,第一句之后我马上说了。“下面我先要皮一下。” 然后我就用了很多“所有人” “所有人”的句式,你针对我这个句式几乎每一句都举出了反例,你是对的,但是你没有发现这是我吐槽的感觉,不是说你能举出反例,我的那种千篇一律的感觉就没有了,就好像,我说“满山的叶子都黄了”你不能找出一片还没有变黄的绿叶子,去说我的感觉是不对的。首先,这是个吐槽,是统一感觉的描述,是那种没完没了的一样格式的故事的观感的无力感。第二,我后面马上说我要严肃说一说的时候,我假设了“就算上面这些都不是问题“,把我之前的“皮”否定了,而我之后大段的论述,关于大量的叙述句子,大量的侧面描写,语气都是一样等等吐槽,你都没有反驳,感觉在避重就轻。关于脸谱化,我的意思是说,不同的故事,用同一个结构语气说出来,每个人都苦大仇深的时候,每个人就都没有了特点了。而你的意思还是放在了故事上,说这些故事的情节不能互换——当然不能互换,一个是张三的故事,一个是李四的故事,当然不能互换啊,但是也没有解决我说的问题。
第三,关于紫衣客等的悬念,我说:“那悬了四本书的悬念呢?不好意思还是不告诉你!—— 等等,那个悬念是什么来着?太久了我都不记得了。”
你回复我说这部书没有偏离主悬念。可是,你哪句话看出来我说了偏离主悬念了?我说”没有告诉你” 他告诉我们了吗?我说我不记得那是什么悬念了,因为这本书已经等了一年,要复习复习才记得前面关于这个悬念的情节,很正常吧?我看不出你的反驳,和我的吐槽有什么直接关系,我吐槽的就是我吐槽的,没有潜在意思。
第三,就是我觉得我们的观点其实并没有冲突的问题了。
你说:老师很用心的在根据人物的身份地位写他们吃什么,我不能反驳,甚至是同意这一点。可是我真的不在乎他们吃了什么啊,因为我最后才发现,这和谜底没有关系。但这和你的观点没有相悖吧?我强调的是观感,你强调的是作者的苦心,我们本来出发点就不同。这个问题其实反应在很多你的反驳上 面。你说我不知道焦尸是谁,这又是一句强扣在我头上的帽子,我说的焦尸最有悬念,引起了我的兴趣,让我在猜,然后他最后没有解画。我没有说我不知道是谁所以说差评,我的意思是,结构应该是提出谜题,然后给出线索,制造悬念,然后最后解谜的结构,但是这个结构没有最后一步,令人观看的感觉不好了,你又扯了一遍悲剧,人性,和我说完全不是一件事。
最后,我真的不知道怎么反驳你说的“我吐槽为什么陆青还要帮王小槐” 的那一条,你把我吐槽的那句作者的原文又抄了一遍,然后让我好好体会一下……这也叫反驳?(笑了)好,我好好体会一下……
从我的文章题目可以看出来,我写这篇吐槽的时候,其实有很多对这个书很好的评价了,说得非常的全面,比如宋代的背景细节,比如人性的揭露,比如严谨的构成,比如作者的苦心……你这么喜欢这部书,肯定还能说出很多别的意思,所以我一开头就给各位打了预防针,说我没有提到的部分,不是代表不好的。而作者把那些这本书很好的部分,也是我没有提到的部分又说了一次,用以来反驳我,我觉得是偏离了重点了。
而我的重点,是观感,我的崩溃和不解,我对于没有解谜的酣畅淋漓的感觉的差评,等等,我的结论也是,五部里面观感最差,不是人性揭露最差,不是北宋细节最差。希望亲你能理解。

走路的虫子
走路的虫子 (无所限、无所住,自由随心) 2018-06-25 00:13:34

我是基于两点才来反驳:首先还是坚定认为清明五是系列最佳;其次是知道你认真读了它,对作者也很认可。

我们的争执点其实主要集中在“雷同”这个词上。
这一部形式上的雷同导致了你的观感极差,但我却被这“雷同”震撼到了。

作者完全可以照着前四部的多线叙事,玩出各种花样。他却没偷懒走老路。这一部采用的这种结构其实是最难的一条路。

同样的形式要变六十四种花样,这里面的难度不可想象。就我读过的小说里,没有先例。

问题关键在于,它的完成度怎么样?
你的观感是非常差,我却越读越兴奋,一个又一个不同性格、处境和动机的人卷入谋杀行列,圈层不断扩大、逐级上升,尤其到最后,只能用震撼来形容。
关于这部小说的各种好,我的感受全写在下面单独的长评里了,这里就不再多讲了。

当然,观感这东西,萝卜青菜各有所爱,强求不来。
但我有一个观点,不知道你认不认可:喜好肯定没有优劣,喜欢什么,不喜欢什么,是每个人的自由。但欣赏和评价一件东西,眼光肯定有高低。
就像贝多芬和广场舞那些神曲比,喜不喜欢,和听不听得懂,是两回事。

今天看到甘肃那个女学生跳楼的事件,有一条评论说:杀害她的,不只是那个非礼她的班主任,学校和社会上各层人物,还有围观叫好的那些人,都是凶手,这是一场联合谋杀。
看到这条评论,我马上想起了清明五,这不正是清明五要表达的?
而且,清明五所描绘的社会辐射面,远比这个事件复杂和广大。

你看到的是一个又一个雷同的人,共同完成了一件无聊的事。我看到的却是无数形形色色的人,共同上演的一场北宋末世大戏。

最可贵的是,作者没有宣扬仇恨,而是希望用悲悯来化解乱世人心密布的冤孽。

小说里了因禅师那句话真好啊:

“岂因秋风吹复落,便任枯叶满阶庭?”

奇女
奇女 (不想做吃货的作者不是好采购) 2018-06-25 15:20:53
我是基于两点才来反驳:首先还是坚定认为清明五是系列最佳;其次是知道你认真读了它,对作者... 我是基于两点才来反驳:首先还是坚定认为清明五是系列最佳;其次是知道你认真读了它,对作者也很认可。 我们的争执点其实主要集中在“雷同”这个词上。 这一部形式上的雷同导致了你的观感极差,但我却被这“雷同”震撼到了。 作者完全可以照着前四部的多线叙事,玩出各种花样。他却没偷懒走老路。这一部采用的这种结构其实是最难的一条路。 同样的形式要变六十四种花样,这里面的难度不可想象。就我读过的小说里,没有先例。 问题关键在于,它的完成度怎么样? 你的观感是非常差,我却越读越兴奋,一个又一个不同性格、处境和动机的人卷入谋杀行列,圈层不断扩大、逐级上升,尤其到最后,只能用震撼来形容。 关于这部小说的各种好,我的感受全写在下面单独的长评里了,这里就不再多讲了。 当然,观感这东西,萝卜青菜各有所爱,强求不来。 但我有一个观点,不知道你认不认可:喜好肯定没有优劣,喜欢什么,不喜欢什么,是每个人的自由。但欣赏和评价一件东西,眼光肯定有高低。 就像贝多芬和广场舞那些神曲比,喜不喜欢,和听不听得懂,是两回事。 今天看到甘肃那个女学生跳楼的事件,有一条评论说:杀害她的,不只是那个非礼她的班主任,学校和社会上各层人物,还有围观叫好的那些人,都是凶手,这是一场联合谋杀。 看到这条评论,我马上想起了清明五,这不正是清明五要表达的? 而且,清明五所描绘的社会辐射面,远比这个事件复杂和广大。 你看到的是一个又一个雷同的人,共同完成了一件无聊的事。我看到的却是无数形形色色的人,共同上演的一场北宋末世大戏。 最可贵的是,作者没有宣扬仇恨,而是希望用悲悯来化解乱世人心密布的冤孽。 小说里了因禅师那句话真好啊: “岂因秋风吹复落,便任枯叶满阶庭?” ... 走路的虫子

首先,我谢谢你提出萝卜青菜各有所爱这个点,所我们真的是重点不同,希望你真的了解到了。
哈,我覺得你真的很可爱,每次都是把我没有说过的话先强扣到我头上,然后再对我没有表达过的东西进行反驳。然后还扯到我的欣赏水平高低来了,所以我是广场舞,你是贝多芬?不好这样黑宝宝哦,我只是吐槽了贝多芬的问题,没有装高级在一个劲儿的膜拜贝多芬伟大的地方而已,这样就暗示我LOW的话,其实你那么礼貌的外表下……mmmm。_ 你真的读了我的吐槽么?我说了那么硬伤你不一个个反驳,反而还是揪着你之前的点不停的说……我原文一开头就说了,好的大家都说了,我不说不代表不好,我不想再重复一遍了。
下面逐条讨论:
你觉得我们的分歧是在雷同与否?我不觉得,我一直说结构,不同的故事用同一个结构同一个与其说出来让人崩溃,你却一直在抠我说这么多故事个个不同作者很厉害,让你看得很HIGH,所以呢?你说骡子我说马,你根本没有针对我的吐槽,而是把我承认了的部分(我在原文里承认了每个故事都不同)强调你很喜欢,你喜欢没有问题啊,但是别扯我欣赏水平成么?
第二你说:“你看到的是一个又一个雷同的人,共同完成了一件无聊的事。我看到的却是无数形形色色的人,共同上演的一场北宋末世大戏。”
亲,我哪句话让你以为我看到一个由一个雷同的人了? 我说了那些人都雷同了么?我说“版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作者:奇女(来自豆瓣)
来源:https://book.douban.com/review/9421451/


冶老师厉害的地方,就是每个人都有不同的故事,每个人都用不同的性格特征,关于案件,每个人都有不同的心路历程和反应……” 这叫我看他们都雷同?
我说他们无聊了么?我说:“我并没有特别希望找到杀王小槐的凶手啊。” 因为这个结构给读者没有带入感,我没说他们做的事情无聊啊,这些人的经历过往个个都是生死荣辱级别的,我哪有哪个胆子说“无聊”,
所以,亲,你不要回我了,我真的理解你,你觉得这书很高级,我同意还不行么?只是这书对很多读者来说(看我的其他评论),读完是需要一些意志力的,OK?

走路的虫子
走路的虫子 (无所限、无所住,自由随心) 2018-06-25 17:34:28

抱歉,我觉得还是有必要再回复一下。
我那个贝多芬和广场舞的话确实不应该说。轻易给别人的欣赏力下断言,确实很无礼,这里跟你说声对不起。

不过我觉得有些地方还是应该再辩一辩。
我之所以认为我们的分歧在雷同,还是从你的吐槽来的。
你用了一连串的“所有都”,我接收到的信息就是千篇一律没分别,所以我把你的观感就总结为雷同。我不知道你把这种千篇一律叫什么。

你说我回避了你的真正的吐槽点,我回去重读了一下,你在一连串“所有都”后,探讨千人一面、脸谱化的原因:

“如果以上所有的所有,都不算什么,那么还有一个终极的问题:因为他们出场都是冶老师用一样的语气叙述的!这就像是一个新闻主播,用最官方的语气,用最事不关己的方式,平铺直叙地读出了六十多个写好的故事,我们是在读小说,不是听报告!如果一个人懦弱隐忍,另一个人张扬跋扈,内心独白说自己的经历和心路的时候,都是一样的语气,对人谦和,也是侧面说出来,对人狠,也是侧面说出来,凭什么会觉得这是两个人物呢?”

这应该是你说的我回避的重要糟点吧?
那我就来正面反驳你。

首先,每一个成熟的作者都有自己稳定的语言风格。三国是三国的文风,红楼是红楼的文风。所以,好的作家,我们只看一小段,就能认出是谁的文笔。平庸的作者,就没有这种辨识度。现代以来,最有辨识度的,可能是鲁迅和张爱玲吧。尤其张爱玲,她写的每个人物,不论哪种性格性别,都有鲜明的张氏印记,别人模仿不来。
清明系列其实也已经有了稳定的独家文风,照作者自己讲,是从宋代散文、诗词和话本里揣摩出来的一种文风,确实和他上一部《人皮论语》的汉代风区别很大。在这种文笔下,人物自然都有鲜明的清明风。
这可能是你说的“一样的语气”的原因之一吧?
文风一致,不但不是缺点,反而是一个作者成熟的标志。
我们要看的是统一文风下,是不是描绘出了足够的丰富性。
反正,我没看到你说的千人一面。
我看到的是各式各样的人物、心态和命运,他们共同交织成一个丰富广阔的宋代农业社会全景图。

其次,作者通篇用的都是POV视角。
这种写法不像常规的写法,不是靠外部的言行来描写,而是走进人物内心,通过心理活动来描写性格。它的劣势是外部形象特征会弱化,优势是描写的世界不是作者单一的视角,而是各种各样不同视角交叉组合出来,更多元立体丰富。

判断一个作者POV写法的高低,标准不是传统那种外部言行的鲜明度,而是人物内心世界是不是统一、心理前后反应是不是合逻辑、是不是丰富深入、是不是有各自不同的世界观、价值观?

如果写出来的两个人物,面对同一件事,感受、判断和反应区别不大,那说明作者进入人物内心失败。
清明五如果真如你所说的千人一面,那这六十四个人面对王小槐的态度就应该没有区别。

事实是怎么样的呢?
虽然里面人人都要杀王小槐,但人人原因不一样、动机不一样、情绪不一样,事后的态度也不一样。
这是什么情况?电影里一个演员分饰两角,如果演出了鲜明差异,我们都要赞那个演员演技好。清明五里,等于作者分身六十四次,灵魂附体到每个人物身上。一人分饰六十四角,而且做到了人人不同!

当然,欢迎你反驳,指出里面哪个人物和哪个人世界观重合了、心理反应雷同了。

冒犯你的地方,再抱歉一次。
能和你辩论,很有幸。

linn
linn (煮字疗饥,三尺讲台渡生涯) 2018-06-26 12:27:20

看到现在 我和你有同样但想法,我买的是书……好沉好厚,感觉全是人物内心描写

杰
(得知一切都应我去承受) 2018-06-28 17:46:25

这怎么还是人物介绍啊。偷笑并握爪。

深海小豚鼠
深海小豚鼠 2018-06-29 01:20:32

楼上留言真长

奇女
奇女 (不想做吃货的作者不是好采购) 2018-07-05 11:57:50
抱歉,我觉得还是有必要再回复一下。 我那个贝多芬和广场舞的话确实不应该说。轻易给别人的欣... 抱歉,我觉得还是有必要再回复一下。 我那个贝多芬和广场舞的话确实不应该说。轻易给别人的欣赏力下断言,确实很无礼,这里跟你说声对不起。 不过我觉得有些地方还是应该再辩一辩。 我之所以认为我们的分歧在雷同,还是从你的吐槽来的。 你用了一连串的“所有都”,我接收到的信息就是千篇一律没分别,所以我把你的观感就总结为雷同。我不知道你把这种千篇一律叫什么。 你说我回避了你的真正的吐槽点,我回去重读了一下,你在一连串“所有都”后,探讨千人一面、脸谱化的原因: “如果以上所有的所有,都不算什么,那么还有一个终极的问题:因为他们出场都是冶老师用一样的语气叙述的!这就像是一个新闻主播,用最官方的语气,用最事不关己的方式,平铺直叙地读出了六十多个写好的故事,我们是在读小说,不是听报告!如果一个人懦弱隐忍,另一个人张扬跋扈,内心独白说自己的经历和心路的时候,都是一样的语气,对人谦和,也是侧面说出来,对人狠,也是侧面说出来,凭什么会觉得这是两个人物呢?” 这应该是你说的我回避的重要糟点吧? 那我就来正面反驳你。 首先,每一个成熟的作者都有自己稳定的语言风格。三国是三国的文风,红楼是红楼的文风。所以,好的作家,我们只看一小段,就能认出是谁的文笔。平庸的作者,就没有这种辨识度。现代以来,最有辨识度的,可能是鲁迅和张爱玲吧。尤其张爱玲,她写的每个人物,不论哪种性格性别,都有鲜明的张氏印记,别人模仿不来。 清明系列其实也已经有了稳定的独家文风,照作者自己讲,是从宋代散文、诗词和话本里揣摩出来的一种文风,确实和他上一部《人皮论语》的汉代风区别很大。在这种文笔下,人物自然都有鲜明的清明风。 这可能是你说的“一样的语气”的原因之一吧? 文风一致,不但不是缺点,反而是一个作者成熟的标志。 我们要看的是统一文风下,是不是描绘出了足够的丰富性。 反正,我没看到你说的千人一面。 我看到的是各式各样的人物、心态和命运,他们共同交织成一个丰富广阔的宋代农业社会全景图。 其次,作者通篇用的都是POV视角。 这种写法不像常规的写法,不是靠外部的言行来描写,而是走进人物内心,通过心理活动来描写性格。它的劣势是外部形象特征会弱化,优势是描写的世界不是作者单一的视角,而是各种各样不同视角交叉组合出来,更多元立体丰富。 判断一个作者POV写法的高低,标准不是传统那种外部言行的鲜明度,而是人物内心世界是不是统一、心理前后反应是不是合逻辑、是不是丰富深入、是不是有各自不同的世界观、价值观? 如果写出来的两个人物,面对同一件事,感受、判断和反应区别不大,那说明作者进入人物内心失败。 清明五如果真如你所说的千人一面,那这六十四个人面对王小槐的态度就应该没有区别。 事实是怎么样的呢? 虽然里面人人都要杀王小槐,但人人原因不一样、动机不一样、情绪不一样,事后的态度也不一样。 这是什么情况?电影里一个演员分饰两角,如果演出了鲜明差异,我们都要赞那个演员演技好。清明五里,等于作者分身六十四次,灵魂附体到每个人物身上。一人分饰六十四角,而且做到了人人不同! 当然,欢迎你反驳,指出里面哪个人物和哪个人世界观重合了、心理反应雷同了。 冒犯你的地方,再抱歉一次。 能和你辩论,很有幸。 ... 走路的虫子

旅游回来了,不想再长篇大论的辩论,因为我们都是喜欢这部书才去真金白银的买来看得。我的立场我说得很清楚了,这里简单说下,希望不会写太多字。
成熟的作者有自己的语言特色,没有问题,但是这里95%以上都是叙述,没有正面描写,观感不好,没得辩,不能说有特色就是好,有特色但读起来觉得需要很大意志力才能读下去的文字,也不能叫成熟,成型了也需要改进,要不然大家都找一个特色,就都成你举例的那些文坛巨匠了?
所谓POV,你可以看看冰与火之歌,什么叫交叉视角。你每一个人物都只有自己的内心,很少有不同人物的交叉描写,冰与火之歌也是一个个POV,但是在琼恩的POV里我们能看出提利昂的伟大,在珊莎的POV我们看出瑟曦的胆怯,每个人物都是从内心和外部不停的打造,才变得鲜活,只有自己内心的人物不立体,所以没有记忆点。
对,我的嘈点还是雷同,不是你说的什么情绪反应不一样的雷同,是一进商场全是长裤的雷同,没有裙子没有短裤没有衬衫没有内衣没有鞋子……64 家全是裤子……翻多少花样也是观感不好(看了你的评论哦,BTW我没有咬牙切齿)。还有,64条裤子翻64个这种花样,不是不偷懒没走老路,在我看来,恰恰是懒……
最后奉劝一句,不要再提,或者不要再在这里提书多有内涵作者多有巧思了,这我都同意。作者希望走出一种特别的结构与方法,用了很多时间心血,揭露了大宋多少人心和市井实境,谁都看得出来,但是效果不是很好,谁也心知肚明,给高分的,给低分的,只是重点不同而已,如果一再强调书的内涵,如果说不好就是没有看懂,其实反而招黑。现在作者最好的做法就是躺平任嘲,反而会得到更多叫好,更多的尊敬。谢谢老师。
好像还是写多了?

走路的虫子
走路的虫子 (无所限、无所住,自由随心) 2018-07-06 21:47:02

首先,对你的见识和辩才表示佩服。
跟你这样的对手辩论很过瘾,点赞握手。
作者本人太低调,写完一本才在微博上露个头互动几句。有人吐槽,也应该有人来反吐槽。从当年作者在天涯默默无闻发帖起,我就开始跟读,算得上是看着他的文字一步步成长起来的,哈哈!所以,我还是有一定发言权。
关于你最新说的三条,我还是不认同。

一,你说一家店只卖裤子是偷懒,这个肯定不能接受。你就算没去过裤子专卖店,肯定去过其他专卖店。专卖专卖,卖的就是一个专字。比那种大杂汇肯定要专精一些。当然,客流可能相对要小一些。清明五就遇到了这个问题。
说到清明五形式的重复,我想到一个更接近的比喻。如果前四部都是大宴,各种菜式汇聚,第五部就像火锅。一堆人围着一口锅,菜的花样很多,但吃法只有一个字:涮。
当然,你嫌火锅吃法太单调,不爱吃,这没毛病。

接下来再说清明五的叙述和描写。
你说作者用同一种语气,没有正面描写,所有人都像一个人。
我估计,你可能更关注情节发展,细节上没太留意。但这套清明系列最强的地方就在细节描写。人物性格也都在这些细节上才能体会出来。
这一阵,我又重读清明五,不是从头到尾,是随手翻。细读里面的文字,更坚定了自己的判断。这书太值得细品了。

关于文字和叙述,空说没用,这里随便拿一段来分析一下。不争论文字风格,只说叙事技巧。技巧肯定是有高低。
就说王盆和王盥元宵节那场冲突吧。王盆是个无赖,王盥被他欺负惯了。

照一般爽文直写法,王盆肯定第一个冲过去抢到元宵。
稍微强一点的写法,为加点戏,可能还要把王盥拿的铜盆抢走。再加点小冲突,王盥不让,被王盆一脚踹开。
但这么一个小情节,冶文彪加了四次转折。
一转:王盥不但不让,反而对抗王盆;
二转:王盥居然抢到桶里的长勺,左手矛,右手盾,在兵器上占领绝对优势。这段对打写得太逗了。
三转:王盆输急眼,拎起元宵桶去泼,结果泼到自己父亲身上。
四转:王盆被毒打,趴在冰里,先想到不是疼冷和怨恨,居然是自己身上那件袍子。
这段第一遍读的时候,印象就特别深,拷贝过来重温一下——

“王盆最心疼的是自己身上那件银线梅纹青锦长袄。那是一个正室子弟穿剩下,赏给他的,是他穿过的最金贵的一件衣裳,在日光底下闪闪耀目,同房堂弟们哪个不馋羡?可拷打完后,那袄子锦面裂了几十道口子,里头填的丝絮全都散露出来。他趴在地上,如同一只剃乱了毛在寒风里哀咩的瘦羊。”

短短一个小冲突,能转折四次,最后一转尤其厉害,简直是神转,一笔勾出王盆可恨可笑里面的可怜,还顺带写出正室子弟和侧室子弟的反差。

你说的只有一种语气、没有正面描写,不知道这种结论是从那儿来的?
我猜有一种可能是,你对这些细节不感兴趣。如果是这样,那真没有可辩的了。
因为清明系列最有味道的地方就在这些细节,人物的性格全都藏在这些细节里。粗看一遍,很难体会到。看不到这些细节,当然就看不到人物性格的细微特点。

再比如这部里最感人的那段,刘呵呵看到阿棉墙上粘的那些干花,他偷偷拿了一朵回去:

“这一摇动,花瓣又散落了三片,枯茎上只剩最后一瓣。他不敢再粘,用袖子抹尽泪水,小心护着那枝残花,埋着头,离了那院子。回到家里,他腾空盐瓶,将那花枝插在里头,供在桌上,呆望着那枯茎独瓣,又忍不住呜呜哭起来。”

昨天又读到这段,虽然知道作者最擅长写细节,但发现“腾空盐瓶”这四个字,还是惊了一下。
这种情绪下,作者居然还没忘记刘呵呵的家境,一个普通农家,肯定没有花瓶,那枝干花对刘呵呵来说,又无比珍贵。四个字,看着好像多余没必要,但刘呵呵的家境心境,全都在这腾空的盐瓶里。

再举一个栗子,那个周万舟,被上司拿那朵老牡丹戏弄前,周万舟惴惴不安的是,同僚给那些妓女都赏了五两银子,他身上却只有一块四两多的碎银。这种又要面子又穷窘的心情,估计很多人都体会过。但很少有小说写到过。

这两天重新翻看清明五的时候,新发现了一堆这样的细节。
现在真的很难找到对细节这么用心讲究的作者了。这种文字,得有匹配的用心读者,才能读得出来。
但在这个快餐年代,清明五这种功夫花得是不是有点不值?

aisnowxue
aisnowxue 2018-07-11 16:14:05

看到90页决定弃书,可是又想来看一下你们的书评,看下到底好不好看。表示评论确实两极分化,但我目前的感受和你的是一致的。

注注
注注 2018-07-11 18:27:20

前面“走路的虫子”和“奇女”两位的辩论很精彩,这本书作者也承认是迄今为止清明系列中观感最两极分化的一本。我个人不把清明系列当成推理小说看,或者更准确地说,首要看重书中描写的北宋社会、世道人心、细节逻辑,其次是文字表达,再次才是悬疑和推理。如同观赏《清明上河图》原作那样,虽然它是一卷传世名作,大体上早已看熟了,但值得反复从画中咀嚼的还是大宋汴京的市井生活和人物形象。

元宵打架事件中几件道具:铜盆、铁勺、瓷碗、元宵桶、锦袍均不可缺少,尤其那件锦袍,简直是神来之笔。王盆一跪破“盆”破摔、贻害终生,其实王盥也被责打了一顿,在我看来两顿打并不雷同,却都符合各自身份和行为逻辑:)

腾空盐瓶我却看漏了,谢谢楼上虫子🐛小哥,这绝不是作者随手拈来,在中等人家空置的插花容器不难寻,穷困之家就是得把盐倒出来……。说句跑题的话,猜一猜北宋时期中原一带农家会用什么粗瓷器?冶文彪多次写到过瓷器,《清明上河图》中也画出了N多件瓷器,它们都来自什么窑口?私心以为冶先生多梳理一下宋代用瓷,以此嵌入情节可能会增加小说的光彩。

奇女
奇女 (不想做吃货的作者不是好采购) 2018-07-12 11:01:21
首先,对你的见识和辩才表示佩服。 跟你这样的对手辩论很过瘾,点赞握手。 作者本人太低调,... 首先,对你的见识和辩才表示佩服。 跟你这样的对手辩论很过瘾,点赞握手。 作者本人太低调,写完一本才在微博上露个头互动几句。有人吐槽,也应该有人来反吐槽。从当年作者在天涯默默无闻发帖起,我就开始跟读,算得上是看着他的文字一步步成长起来的,哈哈!所以,我还是有一定发言权。 关于你最新说的三条,我还是不认同。 一,你说一家店只卖裤子是偷懒,这个肯定不能接受。你就算没去过裤子专卖店,肯定去过其他专卖店。专卖专卖,卖的就是一个专字。比那种大杂汇肯定要专精一些。当然,客流可能相对要小一些。清明五就遇到了这个问题。 说到清明五形式的重复,我想到一个更接近的比喻。如果前四部都是大宴,各种菜式汇聚,第五部就像火锅。一堆人围着一口锅,菜的花样很多,但吃法只有一个字:涮。 当然,你嫌火锅吃法太单调,不爱吃,这没毛病。 接下来再说清明五的叙述和描写。 你说作者用同一种语气,没有正面描写,所有人都像一个人。 我估计,你可能更关注情节发展,细节上没太留意。但这套清明系列最强的地方就在细节描写。人物性格也都在这些细节上才能体会出来。 这一阵,我又重读清明五,不是从头到尾,是随手翻。细读里面的文字,更坚定了自己的判断。这书太值得细品了。 关于文字和叙述,空说没用,这里随便拿一段来分析一下。不争论文字风格,只说叙事技巧。技巧肯定是有高低。 就说王盆和王盥元宵节那场冲突吧。王盆是个无赖,王盥被他欺负惯了。 照一般爽文直写法,王盆肯定第一个冲过去抢到元宵。 稍微强一点的写法,为加点戏,可能还要把王盥拿的铜盆抢走。再加点小冲突,王盥不让,被王盆一脚踹开。 但这么一个小情节,冶文彪加了四次转折。 一转:王盥不但不让,反而对抗王盆; 二转:王盥居然抢到桶里的长勺,左手矛,右手盾,在兵器上占领绝对优势。这段对打写得太逗了。 三转:王盆输急眼,拎起元宵桶去泼,结果泼到自己父亲身上。 四转:王盆被毒打,趴在冰里,先想到不是疼冷和怨恨,居然是自己身上那件袍子。 这段第一遍读的时候,印象就特别深,拷贝过来重温一下—— “王盆最心疼的是自己身上那件银线梅纹青锦长袄。那是一个正室子弟穿剩下,赏给他的,是他穿过的最金贵的一件衣裳,在日光底下闪闪耀目,同房堂弟们哪个不馋羡?可拷打完后,那袄子锦面裂了几十道口子,里头填的丝絮全都散露出来。他趴在地上,如同一只剃乱了毛在寒风里哀咩的瘦羊。” 短短一个小冲突,能转折四次,最后一转尤其厉害,简直是神转,一笔勾出王盆可恨可笑里面的可怜,还顺带写出正室子弟和侧室子弟的反差。 你说的只有一种语气、没有正面描写,不知道这种结论是从那儿来的? 我猜有一种可能是,你对这些细节不感兴趣。如果是这样,那真没有可辩的了。 因为清明系列最有味道的地方就在这些细节,人物的性格全都藏在这些细节里。粗看一遍,很难体会到。看不到这些细节,当然就看不到人物性格的细微特点。 再比如这部里最感人的那段,刘呵呵看到阿棉墙上粘的那些干花,他偷偷拿了一朵回去: “这一摇动,花瓣又散落了三片,枯茎上只剩最后一瓣。他不敢再粘,用袖子抹尽泪水,小心护着那枝残花,埋着头,离了那院子。回到家里,他腾空盐瓶,将那花枝插在里头,供在桌上,呆望着那枯茎独瓣,又忍不住呜呜哭起来。” 昨天又读到这段,虽然知道作者最擅长写细节,但发现“腾空盐瓶”这四个字,还是惊了一下。 这种情绪下,作者居然还没忘记刘呵呵的家境,一个普通农家,肯定没有花瓶,那枝干花对刘呵呵来说,又无比珍贵。四个字,看着好像多余没必要,但刘呵呵的家境心境,全都在这腾空的盐瓶里。 再举一个栗子,那个周万舟,被上司拿那朵老牡丹戏弄前,周万舟惴惴不安的是,同僚给那些妓女都赏了五两银子,他身上却只有一块四两多的碎银。这种又要面子又穷窘的心情,估计很多人都体会过。但很少有小说写到过。 这两天重新翻看清明五的时候,新发现了一堆这样的细节。 现在真的很难找到对细节这么用心讲究的作者了。这种文字,得有匹配的用心读者,才能读得出来。 但在这个快餐年代,清明五这种功夫花得是不是有点不值? ... 走路的虫子

真是……这世间本没有路,走的人多了就成了路。而我们的观点没有针锋相对,本来只是各说各话,而我们互相回复多了,就变成了辩论。我真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亲,你看看你的第一个回复,占最大篇幅的反驳我“所有人”句式的那些例子,和你最后一次回复我,占最大篇幅的关于很多细节的那些例子,除了内容不同,有本质的区别么?我不想回你了,我说结构你就跟我说内容,而关于,内容我说了很多次我觉得内容都不一样都很用心,我都快成祥林嫂了。细节好,好是好,你用64人同样的篇幅结构,同样详细的细节程度,同样细腻的合适的用心良苦的不管你说是什么样的叙述(叙述和描写的区别请参考原文),就是观感不好,就是谁也记不住啊,就是会审美疲劳啊(天哪为什么我会那么罗嗦)
还有,关于裤子专卖店,你这样说很牵强,因为你是在预设一个逛街的人只需要裤子,而且需要检阅64 条裤子才能满足他找裤子的要求!而这个预设在这里不适用。一个读者,尤其是看了前四部的读者,根本都会和我一样,没有预期这本书是这样的结构,然后一点点看下去,才发现这…… 毕竟前四部不管优劣,人物都有主次分别,也就是说,一个普通消费者,逛街时应该预期能看到衣服裤子鞋子内衣首饰等等的。而不是发现逛了几条街全是不一样的裤子!虽然每条裤子的设计都非常的用心。而我们,收获了很多的裤子,却是光着膀子的……
火锅,就是一个偷懒的食用方式,读者希望一个满汉全席,所有的菜品烹饪方式都不一样,你店家(作者)就给你上一个味道的底料汤,然后所有的菜品完全不用烹饪,直接上来让客人自己煮(套进同一个结构),不是懒是什么?我很喜欢火锅,麻辣的最好,过瘾,但是这个大部头,不能说是每一口都是不一样的感觉了,应该说是吃了64次麻辣火锅,就是我这样的麻辣火锅爱好者,到了也受不了啊。
你再暗示我的欣赏水平低,不好好读,其实也没有用的,你说细节好,情节好,我翻开书也能举出不止64个例子来,可我们根本说的不是一回事儿啊~~~


火火来学习
火火来学习 2018-07-14 02:37:49

确实,这本书读来的疲累感并不来自于人物的类型化,而是叙述模式的单一。总之读这本书少了前几本的畅快,支撑我读下去的唯一悬念是这帮子人和紫衣客之间的关系。被楼主一说,深有同感。

洛渃泺
洛渃泺 2018-07-31 17:21:33

看到逼死节妇那段我就觉得这熊孩子打死都不算多……

刘雪峰
刘雪峰 2018-08-19 23:59:26

不要争了,往后看!

烧烧鸡翼
烧烧鸡翼 2018-08-21 21:18:58

同意楼主!结构有点过于重复和单调,细节都很多导致阅读很需要耐性,前面实在感受不到和前作的相关性,都快忘了主线是怎么说的。嗯,只能看下一部了。

Helix
Helix 2018-08-31 15:27:00

就像看了十多篇故事会档次的短篇故事,全都是家庭琐事,看了8个人的已经受不了了。。。

刘雪峰
刘雪峰 2018-09-14 20:31:14

你看的是推理,往后看下一部可能有叙诡,可能有反转,可能有......

飞飞草
飞飞草 2018-09-23 00:13:48

同意!明人不说暗话,我读到一半就弃书了。我已经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在读它了……原谅我吧,我慢慢迷失了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