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失的女人 (原载《鲤·匿名作家》)

索马里 评论 失踪的孩子 5 2018-06-28 09:12:15
深海小豚鼠
深海小豚鼠 2018-07-02 08:03:06

沙发

维罗纳的能指
维罗纳的能指 2018-07-03 01:10:31

先小声地为尼诺辩解一句,谁让莱农长时间那么爱他呢?让我印象深刻的是15里面,莱农说道“我们度过美妙的白天,享受冬季的海边,投身于吃喝、高雅的谈话和性的愉悦中,这种体验在我和弗朗科之间是从未有过的,跟彼得罗就更少了。”这种爱的激情或者说爱的喜悦,让我去查了下圭多对尼诺的评价的原文,法语版是"il est ondoyant……Sarratore est d'une intelligence sans traditions……"即是说他是变化无常的,他作为知识分子是没有传统的,接下来圭多还说到尼诺倾向于取悦领导者而非为理念战斗,他会成为一个有用的政客。
尼诺自然没有像艾罗塔家族一样的传统,也可以说是没有根基(甚或是负担),但是这一点不一定是遭到批评的;因为这种意义上根基毕竟并不同于一个知识分子内在的根基,这种轻浮还不算得上是学术上的轻浮

索马里
索马里 2018-07-03 09:48:17
先小声地为尼诺辩解一句,谁让莱农长时间那么爱他呢?让我印象深刻的是15里面,莱农说道“我... 先小声地为尼诺辩解一句,谁让莱农长时间那么爱他呢?让我印象深刻的是15里面,莱农说道“我们度过美妙的白天,享受冬季的海边,投身于吃喝、高雅的谈话和性的愉悦中,这种体验在我和弗朗科之间是从未有过的,跟彼得罗就更少了。”这种爱的激情或者说爱的喜悦,让我去查了下圭多对尼诺的评价的原文,法语版是"il est ondoyant……Sarratore est d'une intelligence sans traditions……"即是说他是变化无常的,他作为知识分子是没有传统的,接下来圭多还说到尼诺倾向于取悦领导者而非为理念战斗,他会成为一个有用的政客。 尼诺自然没有像艾罗塔家族一样的传统,也可以说是没有根基(甚或是负担),但是这一点不一定是遭到批评的;因为这种意义上根基毕竟并不同于一个知识分子内在的根基,这种轻浮还不算得上是学术上的轻浮 ... 维罗纳的能指

哇,没想到在这里碰到你。其实阿黛尔对尼诺的指责He has the worst kind of meanness, that of superficiality,“轻浮”(superficiallity)这些——莱农听到的时候其实是无法反驳的,后来她其实在一件件事上发现了这种轻浮,尼诺的取悦人格(简单的取悦-捕获-抛弃 模式),正是这种人格本质的轻浮(与此相比,学术的轻浮与否不是最严重的指责,彼得罗的学术虽然有根基但似乎也好不到哪儿去不是吗)。种种自私和连贯的背弃行为中,尼诺其实是没有一个真正稳定的结构。我想,在小说里所有的人物中,尼诺的形象,到最后其实是最令人失望的,不是吗?

维罗纳的能指
维罗纳的能指 2018-07-03 16:31:44

哇哦,其实我一直非常关注这部小说,四处向周围人大力推荐,硕士论文还引用了它~从第一个非常打动我的时刻开始,就是第一部结尾处莱农说“我从小都紧盯着她——她走路的方式,她的身体,就是为了躲过我目前对我的影响。我错了,莉拉还是留在了那里,她受制于那个世界的生活方式,我认为自己已经获得了最好的安置。”莱农对莉拉的认同是为了逃离母亲让我觉得非常真实且普遍~
你说的“He has the worst kind of meanness, that of superficiality”,这段是出自第几章?我应该还没有看到。还有玛利亚罗莎那句是出自哪一段?
我非常同意说尼诺其实是没有一个真正稳定的结构,他和父亲的矛盾关系其实就决定了这一点,就像他父亲本身就是个十分轻浮的人一样,他的所作所为就像是一个在他父亲之上的反思的空间,想拉开一段距离但似乎最后还是回到了原点,某种对他的“认同”上面,毕竟这也发生在一个寻找“新的主人”的时代,而结果是自然没有找到。

Olivia
Olivia (清橄榄油) 2018-07-10 14:29:16

写得太棒了。关于“根”“本源”,18岁的时候,我决定逃离,远离家乡,远离家人,想飞;但是人到中年,慢慢发现,其实回归是一条可以选择,甚至更容易获得幸福的路,也许多年之后,落叶归根是最好的安息。

小明灯仁波切
小明灯仁波切 2018-08-09 19:49:25

感谢编辑!

八宝菜
八宝菜 2018-08-24 10:01:00

我看到“没有根基的聪明”,内心一震,想到了自己有多么的卑微、谄媚。最怕也最期望能在别人的文字中读到自己的影子。但是我敢肯定,谁也逃不出这段文字:我的整个生命,只是一场为了提升社会地位的斗争。

Allen
Allen (不言不语都是好风景。) 2018-08-29 17:21:32

莉拉一直是心中解不开的结,她拥有着无与伦比的聪明和美丽,甚至在中年后时间在她身上留下岁月的痕迹,可她的魅力仍然锐不可当,任何异性都会被他吸引,任何同性都会暗地里拿她作为标尺。和这样的人做朋友,该如何不被其光环影响坚定自己的人生呢?

武小寒
武小寒 2018-10-02 14:14:39
哇,没想到在这里碰到你。其实阿黛尔对尼诺的指责He has the worst kind of meanness, that o... 哇,没想到在这里碰到你。其实阿黛尔对尼诺的指责He has the worst kind of meanness, that of superficiality,“轻浮”(superficiallity)这些——莱农听到的时候其实是无法反驳的,后来她其实在一件件事上发现了这种轻浮,尼诺的取悦人格(简单的取悦-捕获-抛弃 模式),正是这种人格本质的轻浮(与此相比,学术的轻浮与否不是最严重的指责,彼得罗的学术虽然有根基但似乎也好不到哪儿去不是吗)。种种自私和连贯的背弃行为中,尼诺其实是没有一个真正稳定的结构。我想,在小说里所有的人物中,尼诺的形象,到最后其实是最令人失望的,不是吗? ... 索马里

看到有你们对这部作品的关注与喜欢真是太开心了,最近刚刚读了那不勒斯四部曲的前三部,就剩一部了,感觉既期待又不舍。费兰特的描写是那么真实,埃莱娜和莉拉的形象都让我为之着迷,当然我更喜欢利拉不受束缚的性格,和她的天赋义凛,却惋惜她没有走出去,如果她有机会像埃莱娜一样走出去会有什么样的结局。而让我最佩服的一个人物是埃莱娜的母亲,她的一生是没有遗憾的,对家人的付出是她一生的主题。我相信在她年轻的时候也是一个像埃莱娜一样勇于追求新生活的女子,可是生活的困境让她身体变得丑陋,性格变得刻薄,但并没有打垮她。对于埃莱娜,我不敢评价,因为总能找到自己相似的,不想公诸于世的一面,我想我是想成为利拉的埃莱娜。

狠爱御姐
狠爱御姐 2018-12-03 15:10:58

真的不明白为什么说尼诺没有根基。
那么什么是根基?
如果按照阿黛尔的说法,根基只能理解为渊源的家庭背景。
只有这样才能说尼诺没有根基。不过这样就太俗套了。

如果理解为知识、性格。
尼诺内心阴沉,外表热忱,他利用所有能利用的一切,达成他的目的,最终他得到了他想要的成功。
怎么就没有根基了?

雾里鸡
雾里鸡 2018-12-09 01:26:13
真的不明白为什么说尼诺没有根基。 那么什么是根基? 如果按照阿黛尔的说法,根基只能理解为... 真的不明白为什么说尼诺没有根基。 那么什么是根基? 如果按照阿黛尔的说法,根基只能理解为渊源的家庭背景。 只有这样才能说尼诺没有根基。不过这样就太俗套了。 如果理解为知识、性格。 尼诺内心阴沉,外表热忱,他利用所有能利用的一切,达成他的目的,最终他得到了他想要的成功。 怎么就没有根基了? ... 狠爱御姐

他没有理想、一直坚持的东西,或者说他的理想、一直坚持的东西只是为了他自己。他没有信仰,或者说他的信仰随时都可以变。 他只爱他自己。 这样的人在人品上是有问题的,是不可靠的。

雾里鸡
雾里鸡 2018-12-09 01:30:58
真的不明白为什么说尼诺没有根基。 那么什么是根基? 如果按照阿黛尔的说法,根基只能理解为... 真的不明白为什么说尼诺没有根基。 那么什么是根基? 如果按照阿黛尔的说法,根基只能理解为渊源的家庭背景。 只有这样才能说尼诺没有根基。不过这样就太俗套了。 如果理解为知识、性格。 尼诺内心阴沉,外表热忱,他利用所有能利用的一切,达成他的目的,最终他得到了他想要的成功。 怎么就没有根基了? ... 狠爱御姐

相比之下,帕斯卡莱就有根基

伊丽莎白斯
伊丽莎白斯 (人间失格) 2018-12-14 17:18:58

尼诺是一个没有坚定理想和自持的机会主义者和利己主义者。如果用君主论的标准去审视就是个合格的政治家~~~不过现在想想他有没有根基这个问题好像又没啥意义了。。。子非鱼安知鱼之乐,每个人的价值观不同,追求不同,爱情也好,事业也好,得到的失去的,愿打愿挨~我就暂且去享受文字之美了。

Martino
Martino 2019-01-22 09:36:13

求问 英文版本哪里看啊

小鱼脆饼
小鱼脆饼 (appreciate) 2019-01-26 11:37:46

不赞成这篇对莉拉和尼诺的解读。

因为作者从莱农的角度写,所以读者看到的是莱农感受到的世界,而非真相。最后,莱农也放下了对莉拉的崇拜,也与尼诺和解,反而一部分读者被局限在莱农某个人生阶段的看法中了。

在这样一部小说中,说莉拉一直在自己的出发点,保持优越,简直是对莉拉的侮辱。她是一个天才,但她不是一个天才的刻板印象或者偶像,她玩弄人心改变环境,但同时也在被境遇重新塑造。虽然没有明确直白地写出内心感受,但是她有她的成长、挣扎、痛苦、变形。

尼诺的聪明是没有根基。但是说他是莱农的自恋镜像就很奇怪了。尼诺其实跟莉拉很像,他们在异性眼中有特别的魅力,可以让人在某一个阶段无怨无悔沦陷。莱农从来没有这种魅力。尼诺的聪明没有根基,是指他没有信仰,为人世故,他利用很多人,尤其是女人,但是他对莉拉、对妻子、对莱农、对女儿,都是有付出自己真情实感的,不能因为他的风流世故,就否认他的真实情感存在。莉拉也是,没有信仰的,太敏感太聪明,会触碰到界限消融的存在。她和尼诺在某些方面一样,她太尖锐,尼诺太轻浮,都没有办法构建世俗的稳定的亲密关系,本来恩佐可以帮她,但是蒂娜的失踪太重了,恩佐也扛不住。尼诺的男性魅力和渣,莉拉的聪明敏感都是很与生俱来的东西,他们利用这些特质获利,但是同样也尝试过努力抑制天性。那些与天性有关的挣扎和混沌,才是让这部小说区别于其他小说的原因。

🐣韩小雨
🐣韩小雨 2019-01-27 09:41:30

所谓的尼诺根基与否 我认为是基于他是否笃定于他的成就,莱农直到晚年才获得这种笃定,在她一次次怀疑自己是否真的有创作能力,怀疑自己的能力的时候,并且不断的去学习他人,学习莉拉,学习阿黛尔。尼诺的没有根基并非来源于怀疑自己的能力,而是即使有能力,他渴望被看到,那么如何被看到并且往上爬,他依然需要去攀附去借助别人的力量。我认为的有根基是,是否还会去在意,并且需要别人的认同,而尼诺和莱农都很在意,尤其在尼诺选择不发布莱农的文章时候,都凸显了他的在意。相对比之下,阿黛尔可以给莱农的小说提出批评,并且后来又收回批评承认她,她的思想意识由自我控制并且很笃定,这就是有根基。阿黛尔的家庭,就意味着她可以去指责别人是否有根基。这里面莉娜其实是最有趣的人,因为她既有智慧,却又不去炫耀(除了在莱农面前,而后期她连在莱农面前也不愿意了,她甘愿去陪衬,甚至陪衬恩佐,去帮助他学习。)她是否介意往上爬,她介意,但又并非为了自己。她从自我意识地学习,到去反抗性的学习,莉拉甚至脱离了根基的限定,她只是她。

索马里
索马里 2019-01-28 09:58:13
所谓的尼诺根基与否 我认为是基于他是否笃定于他的成就,莱农直到晚年才获得这种笃定,在她一... 所谓的尼诺根基与否 我认为是基于他是否笃定于他的成就,莱农直到晚年才获得这种笃定,在她一次次怀疑自己是否真的有创作能力,怀疑自己的能力的时候,并且不断的去学习他人,学习莉拉,学习阿黛尔。尼诺的没有根基并非来源于怀疑自己的能力,而是即使有能力,他渴望被看到,那么如何被看到并且往上爬,他依然需要去攀附去借助别人的力量。我认为的有根基是,是否还会去在意,并且需要别人的认同,而尼诺和莱农都很在意,尤其在尼诺选择不发布莱农的文章时候,都凸显了他的在意。相对比之下,阿黛尔可以给莱农的小说提出批评,并且后来又收回批评承认她,她的思想意识由自我控制并且很笃定,这就是有根基。阿黛尔的家庭,就意味着她可以去指责别人是否有根基。这里面莉娜其实是最有趣的人,因为她既有智慧,却又不去炫耀(除了在莱农面前,而后期她连在莱农面前也不愿意了,她甘愿去陪衬,甚至陪衬恩佐,去帮助他学习。)她是否介意往上爬,她介意,但又并非为了自己。她从自我意识地学习,到去反抗性的学习,莉拉甚至脱离了根基的限定,她只是她。 ... 🐣韩小雨

我觉得你对“根基”的解读非常棒,尤其是阿黛尔的这个形象。但莱农被激怒也恰恰是因为阿黛尔点明了她缺乏根基(不可靠),有点像之前莉拉对阶级斗争那段的对照(下面的人想要上去,上面的人却不想下来),对根基和权力的追求,虽然可能 不“体面”,要经受这样的羞辱,但如果这是让自己不断获得的力量的方式的话,也无可厚非(阶层斗争也是同理)

Vital
Vital 2019-02-20 04:28:55

看书的时候觉得尼诺是迷恋能力的那种人,甚至体现在他感情上,爱上莉拉,再到后来的莱农,都是从她们展现出才能和优越开始的,对方的不确定会激发他的征服欲占有欲,他需要从感情对象中汲取营养,却不能构建健康的关系,做不了连理枝,只是一种漂亮的寄生植物,所以圭多说他是没有根基的聪明,说他政见摇摆的时候觉得深以为然,真是一以贯之的形象,从高中时期老师权威的女儿开始一路走来都是哪块地肥栽哪.... 我怀疑那种取悦人的魅力是他爹基因和耳濡目染的究极进化版,硬件也是鸟枪换炮。

None_L
None_L 2019-03-04 08:56:20

我觉得尼诺没有根基是在人格里的缺乏属于自己的态度。比如他在所有女人中唯独害怕莉拉,因为莉拉她的所有言行不是一本书一篇文章所产生的结果,而是她自己极具天赋思考学出来的成果。但尼诺不是,尼诺小时候就会看很多非小说的书,覆盖面非常广,他在这些书里寻找自己的立场,他也乐意表示出自己涉猎广泛的魅力,所以与除莉拉其他人在一起的原因除了能聊的来更主要的是她们欣赏认同臣服于他的无所不知的魅力,但莉拉是用很不纯正的意大利语就让尼诺感受到了自己对于深度的匮乏,所以他也渴求莉拉就像他不断的翻阅数不清的那些书一样。尼诺不是一点一点"加厚"自己的思想,而是一片一片攫取可供谈论的观点,他的思考是一种隐藏的被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