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大公报》的原文摘录

  • 《大公报》工资不高,但上班时间也短,每晚工作约五小时。当时,我太太和女儿还没来香港,我住在宿舍,空闲时间很多,于是我进入学习英文的一个重要时期,利用这些空闲,到附近的湾仔公共图书馆借英文长篇小说来看。记得最清楚的是读陀斯妥也夫斯基那些大部头小说的英译本,每隔两三天读一部。此外,专卖英文书的曙光书店也在附近,我两三天就去光顾一趟。我渐渐习惯于读英文书,而少看中文和中译本,浸淫数年之后,阅读速度便愈来愈快,虽然阅读英文原著或英译本不会快过阅读中文原著,但已快过阅读中译本。除了阅读速度外,鉴赏力亦大大提高,渐渐具备了像阅读中文那样的判断力。 (查看原文)
    疯狂的石头 2020-11-27 21:01:57
    —— 引自章节:在《大公报》学做翻译 黄灿然
  • 文学翻译与新闻翻译是非常不同的。首先,翻译文学作品难度较高,句法较复杂,文字表达更精练,还要求尽量保留原作的语调和风格。碰巧我的文学翻译,又是特别高难度的诗歌和文学评论。大约从我进《大公报》到1997年,我译了20余万字的文学评论尤其是诗论,后来整理成《见证与愉悦——当代外国作家文选》,交由天津百花文艺出版社出版。另有五本诗歌翻译集,现刚整理了三本交给内地一家出版社,尚有两本未整理。 (查看原文)
    疯狂的石头 2020-11-27 21:01:57
    —— 引自章节:在《大公报》学做翻译 黄灿然
  • 说到词典,我曾在一篇文章中称它们是“我的衣食父母”,一点不假。公司的词典不说,我自己在家中就翻烂了几本词典:一本我开头提到的《新英汉词典》,两本《英华大词典》,三本《英汉大词典》。在公司,我主要使用《英汉大词典》,这是迄今最好的英汉词典。在家中做文学翻译,我还配以《英华大词典》和《牛津高阶英汉双解词典》(第四版)。《英汉大词典》虽然是一部伟大的词典,但并非尽善尽美,尚有不少习语和成语,它没有收进去,反而《英华》有。《牛津高阶》虽然规模不如《英华》,更远远不如《英汉》,但它是外国人编的,一些习语和成语,《英华》、《英汉》查不到,《牛津高阶》却有。我已弃用多年的《新英汉词典》,最近又出了一个“全新世纪版”,全面更新修订,并增加了两万余个词条,我刚买来,它的好处,尚待“验证”。 (查看原文)
    疯狂的石头 2020-11-27 21:01:57
    —— 引自章节:在《大公报》学做翻译 黄灿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