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路 短评

  • 3 Sarcophagus 2016-04-27

    学术性、可读性、八卦性俱佳的被低估好书。结构精彩,胜出湘湖悲歌;叙事功力绝不逊于史景迁。微观史学、地方精英范式、社会网络分析、空间范畴四种特点共同推动中国革命的研究范式创新。中译文字不错,史料还原很好(亲见作者惠寄译者全部原始素材),一些人名囿于时代有误。

  • 3 嗨呆客headache 2010-12-06

    保研时试卷有问衙前农民运动事,是为全院人全体空置不知之处。尽管顺利通过,自己一直视为遗憾。今日算是懂得一些了。且当年出题人正是浙北人士,哎....

  • 1 benshuier 2016-03-29

    本书以20世纪20年代的浙江籍政治精英沈定一(玄庐)为切入点,通过描述其在三个不同场域(上海、杭州、衙前)的活动,将空间视角带入历史分析中,剖析他复杂的个人身份和社会网络。革命者的选择与命运,在他的笔下像侦探推理小说一般展开。作者在开头就以倒叙的手法,在丰富的史料基础上,运用适度的想像,为读者展现了沈定一被暗杀的情景。是谁杀了沈定一?又为什么要杀他?这些悬念一下子就抓住了读者的心。作者并不是要找出那个暗杀的真凶(尽管他用一种别具一格的推理手法分析了几种可能性),而是要通过沈定一的传奇经历,揭示日常生活中的细小抉择对历史形成的巨大作用。“革命并不是主要只依靠非个人的社会、经济力量或意识形态斗争就能解释的过程。相反,革命是男人和女人们的故事。这些处于不同的社会关系和推进力中的人们,常常是别无选择

  • 1 大梦难觉 2016-02-26

    沈定一究竟是谁? 宪政民主主义的开路者,敏感的平等主义者,充满正义感的社会运动家,乡村自治的倡导者,早期的共产主义者,共产党的叛徒,西山派国民党人,充满权力欲和控制欲的领导者?本书从一个中层领导人的政治轨迹,展现出云波诡谲的政治动向,而沈定一众多模棱两可的身份特征,正反映出混沌不清的中国现代化的道路。这条道路走到今天,既没有完成,也因为“合法性”之争的暗流涌动而似乎重临困局。(另外书中揭示出的地方自治与依附政治之间的问题也值得深思。)

  • 0 小车 2010-12-01

    1、循名不责实是国人的心理习惯(也许是人类的共同心理),所以无可避免误解与冲突。2、五四的宽容、实验精神止于其政治上的不断失败,对秩序的崇敬是不断败退、而不是一夕崩溃。3、对立形成后,无道理可讲……

  • 0 2014-02-27

    : K827.6/3131

  • 0 平生 2013-10-21

    学术书这么好看!20年代是个大时代,沈也是一个复杂的大人物,值得再分析。@翻墙陈 ,你的菜。

  • 0 罗热 2016-07-07

    可惜呀,我已经没有读《九个世纪的悲歌》时候的感情了。

  • 0 akid 2010-11-30

    史料的组织方法和阐述的方式

  • 0 俄狄浦斯 2010-11-12

    很好看,写得像推理小说一样。内容上一方面考察了革命时代的中国政治人物社会身份的形成与社会关系网络和区域空间之间的互动,提醒作为观察者的我们要注意社会身份与实际行为之间的差距。另一方面,则将个体的政治选择置于特殊的历史语境之中,从而考察了其特殊的动机,因而在一定程度上消解了历史解释中的大问题的核心意义,也为更加细致的阐释革命时代的中国历史提供了可能性。

  • 0 风清扬 2011-08-21

    视角独特,另辟蹊径~

  • 0 阴郁的小孩 2009-03-29

    不知有多少大好青年倒在这条血路上。

  • 0 纯子 2013-03-28

    好爱!简直是针对史料缺乏困境的拯救之作!

  • 0 亚来 2011-02-15

    “个体身份的形成不仅取决于主体的选择,还是历史和社会赐予的结果,一个人极少能摆脱身份选择和赐予的影响。”作者重点以沈的社会关系、革命进程及区域网络进行剖析,在方法论上,与近期所看许倬云的方法论有近似之处;同时本书不做定论,叙述整体更显通达流畅。

  • 0 梦十夜 2009-05-20

    你是这时节生的, 我也是这时节生的, 携手人间看菊来。

  • 0 [已注销] 2012-02-20

    『身份的含义比其现实的威胁似乎更重要』,又及推理小说式写法着实精彩

  • 0 风景破坏者 2014-04-17

    论文的味道扑面而来,有点受不了

  • 0 全都是风 2013-11-22

    突然觉得他们好多人写得都好讲究啊~ 以及从不排他到排他的革命这个观察也很有趣,比网络有趣~

  • 0 红莲 2010-08-16

    历史研究中的关系学应用

  • 0 眉间尺 2012-09-08

    我得承认,对这个领域,我不大感兴趣。但无论如何,只有兼听,才能明事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