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九七三年的弹子球的笔记(88)

按有用程度 按页码先后 最新笔记

  • 田纳西威廉斯这样写道:过去和现实在已一目了然,而未来则是“或许”。 然而当我们回头看自己走过来的暗路时,所看到的仍似乎只是依稀莫辩的“或许”。我们所能明确认知的仅仅是现在这一瞬间,而这也只是与我们擦肩而过。

    2012-08-22 14:39:22   4人喜欢

  • lakeblur (wish you were here)

    弹子球研究专著《奖分》的序言中这样写道: 除了换成数值的自尊心,从弹子球机中你几乎一无所得,而失去的却不可胜数。至少失去了时间——失去了足以建造所有历届总统铜像(当然是说如果你有意建造理查德·M·尼克松铜像的话)的铜板都换不来的宝贵时间。 在你坐在弹子球机前持续消耗孤独的时间过程中,也许有人阅读普鲁斯特,抑或有人一边观看车内电影《勇敢跟踪》一边同女友沉浸在性爱抚的快感中。而他们很可能成为洞察时代的作...

    2013-09-06 00:16:10   2人喜欢

  • 海盗的天空 (成长。)

    一个季节开门离去,另一个季节从另一门进来。人们有时慌慌张张地打开门,叫道喂,等等,有句话忘记说了,然而那里一个人也没有。关门。房间里另一个季节已在椅子上坐下,擦火柴点燃香烟。他开口道,如果有话忘说了,我来听好了,碰巧也可能把话捎过去。不不,可以了,人们说,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惟独风声涌满四周。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一个季节死去而已。

    2012-09-16 15:25:18   3人喜欢

  • 野长长夏

    马倦、剑折、盔甲生锈之时,我躺在长满狗尾草的草原上静听风声好了。

    2017-09-05 18:24:16   1人喜欢

  • 橘川 (吸狗体质)

    有多种多样的憧憬,有多种多样的愁苦,有多种多样的誓言,而最终无不烟消云散。 回首望去,广阔的墓地上,死植根于各自的地面。鼠时而拉起女孩的手,漫无目的地在故作庄重的灵园沙子路上走动。曾负有各所不一的姓名、年华以及各所不一的过往生涯的死,恰如植物园的灌木丛,以相等的间距无限铺展开去。它们没有随风摇曳的叶片低吟,没有清香,也没有理应伸向黑暗的触角,看上去仿佛是时光不再的树木。情思也好,作为其载体的语言...

    2013-04-20 17:19:43   1人喜欢

  • 铃木仁子 (找到出发点,就能解决一切。)

    1 不下三百种的附和方法。 2 再也没有比石子打在深井水面时的那一声令我心怀释然的了。 3 事物必须兼具进口与出口,此外别无选择。 4 重来、重来、重来.......甚至使人觉得弹子球游戏存在本身即是为了某种永恒性。 5 时而有几道不大的感情浪头突如其来地拍打他的胸际,这时鼠便合起眼睛,紧紧关闭心扉,静等浪头退去。 6 是啊,根本没必要糟蹋猫爪。..............世上还真有很多很多这种无端的恶意,我理解不了,你也理解不了...

    2012-11-23 22:11:57   1人喜欢

  • May喺大晴天 (太阳的光打败了乌云啊)

    第二天一早就下冷雨。细雨,可还是透过雨衣弄湿了我的毛衣。我拿的大号手提箱也好,她拿的旅行衣箱和挎包也好,全淋得黑乎乎的。出租车司机没好气地说别把行李放在车座上。车内空气给空调和烟味弄得令人窒息,收音机正大声吼着一支老情歌,老得跟跳跃式方向指示器差不多。树叶脱尽的杂木宛如海底珊瑚在路两侧展开湿漉漉的枝条。

    2012-09-25 12:33:00   1人喜欢

  • “在哪里再会吧。”我说。 “再会。”一个说。 “再会!”另一个说。 声音如空谷足音在我心中久久回荡。 车门“啪嗒”一声关上,双胞胎从车窗里招手。一切周而复始.......我一个人沿原路走回,在秋光流溢的房间里听双胞胎留下的《胶底鞋》,煮咖啡,一整天望着窗外飘逝的十一月的这个星期日,这个一切都清澄得近乎透明的静静的十一月的星期日。

    2012-08-22 14:45:35   1人喜欢

  • 2022-12-20 21:39:49

  • Karita Janssen (性格向内,能力向外。)

    无论我的脸还是我的心,都不过是对任何人都无意义可言的尸骸罢了。我的心同某人的心相擦而过。啊,我说。噢,对方应道。如此而已。谁也不举手。谁都不再回头。

    2021-12-08 15:41:02

<前页 1 2 3 4 5 6 7 8 9 后页>

笔记是你写在书页留白边上的内容;是你阅读中的批注、摘抄及随感。

笔记必须是自己所写,不欢迎转载。摘抄原文的部分应该进行特殊标明。

一九七三年的弹子球

>一九七三年的弹子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