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行内陆亚洲的笔记(21)

>我来写笔记

按有用程度 按页码先后 最新笔记

  • ……啐!!!

    ……啐!!!

    今晚买了一些琉璃。倒不是因为价钱便宜或色泽不错,而是因为它产自巴达赫尚省伊什卡什姆(Ishkashim)附近的著名矿场,所以是货真价实的老一辈画家用来磨成蓝色颜料的矿石。琉璃是政府专卖,全部外销到柏林。 ——难道译者连“青金石”也没听说过?!   (1回应)

    2012-05-24 19:08

  • ……啐!!!

    ……啐!!!

    伊斯法罕的总督名叫川普拉斐尔(Trump-of-Raphael) ——笑死个人! 朗人有杂志叫《天使号角》=Sour-e Esrafil=Trump of Raphael,这TM可能是人名么!拜伦不太可能犯二到这程度吧?!

    2012-05-24 17:16

  • ……啐!!!

    ……啐!!!

    看来此pdf又是从超星或啥地方的电子书扒下来的。除了开头四五行全是乱码。偏巧这页内容是俺想看的Naqsh-e Rostam!回头又要找纸本看了。

    2012-05-24 17:06

  • ……啐!!!

    ……啐!!!

    翻一封信。前面还是“拜伦先生钧鉴”,后面也收在“顺颂时祺”上;可正文第一句就是“请恕我回信较迟,我实在是忘记了”。这个违和~~

    2012-05-24 17:02

  • ……啐!!!

    ……啐!!!

    参见朗佛(Bertold Lanfer)的《中伊辞典》(Sino-Iranica,1919 ,芝加哥),427页。——原注 ——看来台版里原注和加注是有区别的。但如果这样,加那条有关“新疆”的注,就更匪夷所思。劳费尔《中国伊朗编》,无论台湾未译还是译成那样,都可以接受;但桂师大照搬过来又不另注,则是无可救药的懒惰。

    2012-05-24 16:53

  • ……啐!!!

    ……啐!!!

    是描绘阿尔达希尔与敌人亚达伦五世(Ardarun V)交战的情形。亚达伦是安息王朝的最后一位国王。 ——难道1930年代的英文书也在外国人名方面犯印刷错误?或者作者非要拽,不写古典时代传下来的Artabanus,非要写伊朗式的Ardavan,最后闹笑话了吧~~这书里英文错有几处,但不知道是原本错,台版错,还是桂师大版才出的问题。

    2012-05-24 16:48

  • ……啐!!!

    ……啐!!!

    沙马拉(Samarra):即今天俄罗斯境内的古比雪夫(Kuibyshev),是窝瓦河畔最大的城市之一。 ——槽点两处。第一,不知台湾版是哪年翻译,难道是1991年苏联解体以前?人家早改名回到“萨马拉”二十多年了。第二,你在无论哪里出版的中文地图上找找,看伏尔加河旁边有没有条旁的河,叫“窝瓦”。   (2回应)

    2012-05-24 15:55

  • ……啐!!!

    ……啐!!!

    不知道原作者是不是就这么写的……所有的”阿术拉“,都被译成了”慕哈兰节“。无语………………   (1回应)

    2012-05-24 15:52

  • ……啐!!!

    ……啐!!!

    于是我让他喝了点汤和阿华田 ——好吧。看在作者是英国人的份上,“阿华田”是可能的。不过他在阿富汗赫拉特怎么搞到,或者调制这玩意儿?尤其是麦芽精哪里来?   (12回应)

    2012-05-24 15:20

  • ……啐!!!

    ……啐!!!

    注释正文作“中国新疆地区”。注文如下: 包括环绕塔克拉玛干沙漠的地区,以昆仑山和天山为南北界。 ——不知道这条注对台湾读者有没有要紧,对我们完全没必要。看来是英文直翻,而且原文估计连Sinkiang都不是,而是Chinese Turkestan。

    2012-05-24 15:00

<前页 1 2 3 后页>

笔记是你写在书页留白边上的内容;是你阅读中的批注、摘抄及随感。

笔记必须是自己所写,不欢迎转载。摘抄原文的部分应该进行特殊标明。

穿行内陆亚洲

>穿行内陆亚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