劳儿的劫持的笔记(11)

>我来写笔记

按有用程度 按页码先后 最新笔记

  • 滨枝夕夏

    滨枝夕夏

    2017-09-26 19:26

  • 滨枝夕夏

    滨枝夕夏

    “我从来没有这样等待过一个什么都不会发生的一天。” “我们走向某些东西。即使什么都不发生我们也是朝着某个目标前进。”

    2017-09-25 23:31

  • 滨枝夕夏

    滨枝夕夏

    一个并不存在而又确实在那儿的词,在语言的转角处等着你,向你挑战,它从来没有被用来从它那千疮百孔的王国中提起、显露出来,在这一王国中消逝着劳儿·V·斯坦茵的电影里的大海、沙子、永恒的舞会。

    2017-09-24 22:33

  • 滨枝夕夏

    滨枝夕夏

    劳儿没有在这个时刻所敞开的未知中走得更远。对这一未知,她不拥有哪怕是想象的任何记忆,她一无所有。但是她相信,她应该深入进去,这是她应该做的,一劳永逸地做,为了她的头脑和她的身体,为了她们那混为一体的因为缺少一个词而无以言状的唯一的大悲和大喜。

    2017-09-24 22:30

  • 滨枝夕夏

    滨枝夕夏

    初生的思想和再生的思想,单调平常,一成不变地蜂拥而至,在一个边际空阔的可支配空间中形成了生命和气息,而其中的一个,唯一的一个,随着时间到来,最后有些比其他的思想更可读、可视,有些比其他的思想更催促着劳儿最终抓住它。

    2017-09-24 22:17

  • 滨枝夕夏

    滨枝夕夏

    在世界的这个地方,人们以为她经历过自己逝去的痛苦,而这一所谓的痛苦渐渐地从她的记忆里物质地消失了。为什么是这个地方而不是其他地方?无论劳儿去哪一个地点,她都像是第一次去。与记忆的不变距离她不再具有:它就在那儿,她的出现使城市变得纯粹、辨识不出。

    2017-09-24 22:13

  • 滨枝夕夏

    滨枝夕夏

    她相信自己融入到一个性质不定的身份之中,可以有无限不同的名称来界定这身份的性质,但它的可见性取决于她。 她故乡的城市,这个城市她了如指掌,却不拥有任何东西,任何在她眼里表明认识这一城市的标志。

    2017-09-24 22:11

  • 滨枝夕夏

    滨枝夕夏

    看起来,劳儿所拥有的痛苦的机会越来越少了,好像是痛苦没有在她身上找到钻入的地方,好像她忘记了爱之痛的古老代数。

    2017-09-24 22:08

  • 滨枝夕夏

    滨枝夕夏

    人们说,劳儿的衰竭那时带有痛苦的迹象。可是一种无名的痛苦又怎么可以言说呢?

    2017-09-24 22:07

  • 滨枝夕夏

    滨枝夕夏

    带着快乐且耀目的悲观厌世,轻如一粒灰尘的慵散,不易察觉的微笑?看来,唯一使她挺身而立的,是一种发自身心的果敢。但这果敢也是优雅的,和她本人一样。两种优雅在草地上并行,使她们无论走到哪里都不再相离相分。

    2017-09-24 21:53

<前页 1 2 后页>

笔记是你写在书页留白边上的内容;是你阅读中的批注、摘抄及随感。

笔记必须是自己所写,不欢迎转载。摘抄原文的部分应该进行特殊标明。

劳儿的劫持

>劳儿的劫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