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萨福”:一个欧美文学传统的生成的笔记(55)

>我来写笔记

按有用程度 按页码先后 最新笔记

  • 猫栗子二

    猫栗子二 (天起涼風,日影飛去)

    loeb 31 15 在我看来,他的享受好似天神 无论他是何人,坐在 你的对面,听你娓娓而谈 你言语温柔,笑声甜蜜 啊那是让我的心飘摇不定 当我看到你,哪怕只有 一刹那,我已经 不能言语 舌头断裂,血管奔流着 细小的火焰 黑暗蒙住了我的双眼, 耳鼓狂敲 冷汗涔涔而下 我颤栗,脸色比春草惨绿 我虽生犹死,至少在我看来—— 死亡正在步步紧逼 但我必须忍受 因为(无) 既然贫无..

    2013-05-19 12:22   3人喜欢

  • ccw

    ccw

    81 站起来,看着我,如果你爱我, 给我看到你的双眼 —— 里面的神光。 (娄伯,138) 而你从未爱过我, 你从没有 —— 望住我的眼睛。

    2012-04-27 11:13   3人喜欢

  • 李可笑

    李可笑 (各人投其好,各自不相干)

    死去的时候,你将躺在那里,无人 记得,也无人渴望——因为你不曾分享 匹瑞亚的蔷薇,即使在冥府 你也寂寞无闻,在暗淡的影子当中 摸索行路——轻飘飘地,被一口气吹熄。 匹瑞亚在希腊北部,是一个多山得区域,相传为缪斯女神的出生地。匹瑞亚的蔷薇象征了缪斯女神的成就——音乐、舞蹈、诗歌、学问、文化。

    2013-07-25 17:34   2人喜欢

  • ccw

    ccw

    —— 有些话,我想要对你说,但是羞涩, 阻止了我...... —— 假如你的念头正当美好, 假如你不会口吐恶言, 那么羞耻何必使你双目低垂? 你的话语自会优雅和善...... “羞涩”的原文是aidōs,它不是一般所谓的“廉耻之心”,而是两个人在相互接触时对彼此之间的界线产生的敏感,一种礼敬之意的电流。客人在主人面前,青年人给老人让路的时候,情人相对,都会体验到这种心思(卡尔森,第376~377页...

    2012-04-26 23:27   1人喜欢

  • Bleu

    Bleu

    女子的头饰在古希腊服饰文化中具有特殊的意义,良家妇女在公众场合出现的时候是必须戴头饰的。 古希腊语中最经常用来谈到头饰的词汇意为发带,也可意为堡垒或瓶塞。一只盖好的瓶子一座堡垒森严的城池,一个带有头饰的女子,都不致被尘土侵入,也不致流失。 换句话说,这三者都不会有泄露的危险,然而,流亡意谓着个人生活的混乱无序,也意味着由服饰所象征的文明生活受到了威胁,一切都在泄露的边缘。

    2016-02-25 19:36

  • 王看山

    王看山 (O brave new world)

    此处为田晓菲谈翻译的缘起。周作人初译萨福乃”二手翻译“,但仍能感到古希腊的热烈的情感与对人的颂扬。至于田晓菲的重译,更像是一种”使命感“的传递——本来周氏的萨福作品译文的覆盖面就小,于是,在一些敏锐而具有一定技能的受众心中,那种带有理想主义色彩的使命感便更加强烈,激励他们去翻译介绍那个迷人的时代和诗人。 这可能会引人嗤笑(田晓菲本人现在也可能很难再有当初年轻时”热情“,只能微笑回望了),但确实是一...

    2015-09-13 15:59

  • 王看山

    王看山 (O brave new world)

    勒斯波思人(Lesbian),因为萨福的缘故,成了女同性恋者的固定名称......然而,其室则迩,其人则远。萨福终究飘摇不定,刚刚只在我们伸出的双手之外。 须知萨福的诗歌和我们的《诗经》相似,在阐释方面充满疑难,学者们常常不得不根据上下文进行”填空“,而我们可以想见,这种补缺行为是如何参与了诗歌意义的创造,尤为重要的,是学者们在补缺时采用的选择本身会被萨福神话(及学者本人的意识形态)所支配,从而丧失确定性和权..

    2015-09-13 15:23

  • 王看山

    王看山 (O brave new world)

    波德莱尔《恶之花》 勒斯波思,在那令人窒息的夜色里, 少女们在镜子前睁大空眸, 在贫瘠不育的欢乐中相互拥抱成熟的肢体, 品尝那些发育饱满的果实, 在勒斯波思,在令人窒息的夜色里 爱情 嘲笑天堂,也同样嘲笑地狱! 是与非的律条,于我等何有哉?

    2015-09-13 15:08

  • 王看山

    王看山 (O brave new world)

    如果没有萨福的诗,“萨福”也就根本不会存在。 在我们的时代,每提到萨福,就会想到同性之爱。但我们应该知道,“萨福”虽然是“激情“的象征,这份激情的对象,却不一定都是女性;因为萨福诗歌本身的模糊性,每个不同的时代都可以按照自己时代的偏见,嵌入一个不同的性别。 萨福的爱情、死亡,都是后人的构建,有的时候是从文本出发的个人诠释,有的是带有主观色彩时代偏见的重新演绎,问题不再是”萨福是什么样?“,而成为...

    2015-09-13 14:44

  • 王看山

    王看山 (O brave new world)

    作为“见证”,它们是完全没有价值的。它们的价值,在于供我们了解古希腊罗马时的(男性)作家如何重构萨福。 阿西奈俄斯(Athenaeus)《学者晚宴》、希罗多德(Herodotus)《史记》都爱写萨福的兄弟。奥维德的《哀愁诗》里的一句“勒斯波思的萨福,除了如何去爱之外,还教会了女孩子们什么?”被后人揪住不放,按照字面,辅以某些无名芦纸文本,就把萨福定义为一个“女教师”,然后是德国学者塑造的“贞洁的女教师”,等等。 ...

    2015-09-13 14:35

<前页 1 2 3 4 5 6 后页>

笔记是你写在书页留白边上的内容;是你阅读中的批注、摘抄及随感。

笔记必须是自己所写,不欢迎转载。摘抄原文的部分应该进行特殊标明。

“萨福”:一个欧美文学传统的生成

>“萨福”:一个欧美文学传统的生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