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萨福”:一个欧美文学传统的生成的书评 (13)

马达+s+狐猴 2009-04-14 22:09:15

文學文本與文化符號對接的奧妙

通过翻译家跨越三个世纪的努力,我们伸手,穿越像城砖一般的汉字,去探摸远在天边的欧洲文化的“天路历程”,这一两年总算是进入了密林中那令人欣喜的深处,看到了丰茂而神奇的境界。先是,哈佛的文学博士兼耶鲁的法学博士冯象所著的《玻璃岛——阿瑟与我三千年》出版(三联书...  (展开)
sundew 2006-04-13 17:52:23

时间,一支无限延伸的柔软的箭

公元前的古希腊。勒斯波思岛的萨福轻举竖琴,一边弹播,一边歌唱。她的诗歌把时间的飞矢拉得无限之长,它甚至蜿蜒掉头回到两千六百年前。萨福是人类的少女,永褒青春的活力,她的诗歌里流淌着古希腊的精致和优雅,透露出夏日里蓬松秀发的清凉和甜蜜。酒神的狂喜一经她的吟唱便...  (展开)
icancu 2007-08-14 13:24:40

蔷薇指的缪斯

“人都说九个缪斯——你再数一数; 请看第十位:勒斯波思岛的萨福。” ——柏位图 在欧美文学传统里,如果荷马是父,那么萨福就是母。这已是世间无以复加的荣耀,而在想象的域界里,缪福实则成了第十位缪斯:人们从芦纸残简拼构出她的一切,正如人们...  (展开)
冬至 2010-03-16 09:14:28

芦苇残片中的诗意

这篇书评可能有关键情节透露

很早就知道,古希腊有个和荷马并提的女人,也读到很些人为她写诗,奥维德、里尔克、尤瑟纳尔、海子还有身边的诗友的,但我很少读到萨福的作品。有印象,在某个选集里有两首,但翻译很差,诗句没有共鸣,所以没有太大兴趣细读。 田晓菲编译的这本书,个人很喜欢。 一是...  (展开)
【读品】 2010-01-27 21:34:36

击节:一轮柔紫色的,希腊月亮(【读品】91辑)

击节:一轮柔紫色的,希腊月亮 在公元前六世纪的希腊,空气中充满文学和艺术的甜美气息,一个叫Sappho的女诗人,曾让那片已经不同凡响的星空变得更加与众不同。萨福、女性和诗,以一种绚烂而传奇的方式交织在一起。 “就像长着粉红纤指的月亮,在黄昏时升起,使她 周围的群星...  (展开)
一個人的卡拉 2008-06-25 23:37:45

“萨福”:一个欧美文学传统的生成

这篇书评可能有关键情节透露

  萨福是残缺,是沉默发出的回声。是沟壑,是迷。是一个永久的象征。   我低下头向她俯视,只看见自己的倒影。   波纹扭曲了它,凝视的目光改变了它。我们伸出双手,只触摸到一个永远正在消失的面容。   “关于萨福”是一页空白。因为那就是我们对她所确知的全部。 ...  (展开)
Mona 2012-05-26 10:57:52

你可以摇撼我的心

那些残诗里虽然还留存着女诗人的味道, 可那些片段仍然无法完整呈现女诗人的容貌。 依稀觉得她美丽如她的文字,她智慧如她的诗文。 她如众神般被祭祀在高高的庙堂。 她如爱人般被追捧。 她如传说般被颂传。 “好似山风 摇撼一棵橡树, 爱情摇撼我的心。” “我不能企望 用自...  (展开)
Wenqian Li 2010-02-12 20:39:32

萨福的竖琴

我对你们,美丽的人啊,永不会变心 ——[古希腊]萨福 在当代社会,诗歌及诗人处于一种十分尴尬的地位。一方面,庞大的诗人群坚守着最后的领地,于困顿之中进行着他们顽强而孤独的书写;另一方面,却是诗歌阅读者的整体性匮乏,由此造成了诗歌发表与诗集出版的空前紧缩—...  (展开)
远子 2012-08-04 21:58:49

萨福萨福

在屋子里读利奥波德的《沙乡年鉴》,突然有了一股强烈的冲动想要去看看树林。我的目光落到了地图上的奥林匹克森林公园。“森林”两个字让我陷入幻想之中。我想带本书一起去,我闭着眼睛从书堆里随手抽了一本,结果抽到了萨福的诗。嗯,不错。 一个多小时后,我从地铁里爬了出来...  (展开)
东方暮 2010-06-14 14:32:56

摘抄

萨福是个女人。在现代,女人的诗最容易打动人,引起我们的共鸣。但在那个纸草书的年代,好像不是如此。听说柏拉图的枕下有一卷萨福的诗,我确实吃了一惊。 田女士是个才女。这本诗集翻译得也非常好。好像有句话说,女人最能理解女人。这也许可以解释为什么田女士的译文读来比...  (展开)
夏时至 2011-08-06 20:52:33

厄洛斯:闪光的门扉

芦纸,碎瓷,后世的想象,萨福从来是残本。 在这本书里,田晓菲用□□□示意诗的残缺;作为译者,她自述这并非浪漫高深,而是“带一丝微笑,把它当成一种精致的游戏”。这样的说法确实有趣,我们甚至不妨这样想:以文字形式流传的诗是公共文本,而其残缺,却成了每个读者的私...  (展开)
coka 2011-05-09 12:54:14

掰直的人生

这篇书评可能有关键情节透露

故事是这样子的 人民教师萨福,美艳不可方物的御姐一枚。作为一个娘T,可谓是所向披靡,战果遍布于她的女弟子之中。 然而御姐被一个英俊潇洒的小伙子掰直了,本来算是个值得欣喜的事儿,御姐还生了个女儿,不过这小伙子不仅是个无房无车,而且还到处沾花惹草,玩完御姐就想撒丫...  (展开)
谢天开 2008-05-02 21:55:46

没有被弑杀的萨福

没有被弑杀的萨福 ——《“萨福”——一个欧美文学传统的生成》读后 影响的焦虑,欧美文学历来有弑父杀母的传统。 萨福在欧美文学史上是一个神话,一个不死的神话。对于文学的后来者,没有影响的焦虑,只有不断地“被篡夺,被发明,被模拟,被重写...  (展开)

订阅“萨福”:一个欧美文学传统的生成的书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