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者有心 短评

  • 1 梁啟超 2015-10-09

    现在是没有像李皖这样的乐评人了,他对于音乐艺术中外歌手的娓娓道来、音乐与时代社会的双向审视,人文思想的梳理解读,真是听者有心,写来更有意!而今我们也再难在《读书》上看到写摇滚的文章了吧。。。90年代确是昨日不辞而别了

  • 1 蓑笠翁 2006-11-27

    1992-1995,是中国音乐史上的奇迹时期,崔健张楚窦唯何勇们赶在大众文化对人们音乐鉴赏能力的摧残前面,进行了一次令人震撼的集体爆发,威力之猛,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然后,他们象商量好了一样,开始沉默,沉默......这一沉默居然已经超过了10年.李皖恰好在那个时期用他那充满激情的笔墨记录下了这一伟大的时刻.

  • 1 朱偉麒 2010-09-14

    李皖的乐评因是刊载于《读书》之上,而引发过文艺界的惊讶,这本《听者有心》便是当时专栏的合集。当年以文化的角度来分析音乐的文字,今天再读,似乎成为一种考察20世纪90年代社会变更的文艺参照文本。书是1997年出的,再看尤有意义,或许是因为今天,更为浮躁?李皖未必是一个出色的乐评者,然而却相当的出名,这一切都源于他为《读书》杂志撰写了相当数量的音乐评论。这是一种泛文学化的乐评,似乎不是在说一种音乐,而更像是描述一种状态。对于我个人来说,这本小集子里面曾经有那么几篇激越了我的心情,在某些时刻,把我带去一个被人不断缅怀的诗意年代。

  • 1 tuoba 2013-01-11

    记得第一次看李皖的专栏“听者有心”是98年,那是《读书》上为数不多我能读得懂的文章,《五月的鲜花》等文让我印象深刻,这个小集子是我在三联济南分店买的最早的书之一,那时三联书店济南分店在文化东路和山大路交界路口的地下一层,后来它从文东搬到泉城路,又搬到泉乐坊,如今又要搬出泉乐坊,怕是再难见到了。

  • 0 Yu-chia 2009-01-04

    可怜的文字如此浅薄,但却让我快乐而骄傲。

  • 0 树上的男爵 2008-12-10

    喜欢他的音乐评论文字

  • 0 哟き酱 2012-04-30

    "你现在,是怎样的心情呢?是欢喜悲伤,还是一点点不知名的愁?如果是,请进来我世界.稍做停留.在这里,有人陪你欢喜悲伤陪你愁."

  • 0 苏小仙lam3 2012-05-24

    精致古旧的小书

  • 0 Alec 2012-09-04

    李皖似乎对音乐有一种使命感,因此让他的文字里多了一份严肃,这种严肃使他的态度与看法不会手下留情,好与坏分得尤为清晰,不过毕竟世界之大,每个人接触音乐的途径与选择都不一样,不应当如此绝对的做出评价,听歌对于我是一种很私人的行为,无需太多使命般的欣赏。但总该有人做着这样的工作,敬佩

  • 0 CD 2005-08-04

    开本显小气了。

  • 0 游伟 2010-07-14

    零零碎碎翻着看,这本书中的文字并没有李老师后面的文章那么圆熟,但是对我这样的曾经的摇滚爱好者,读起来还是觉得很舒服。

  • 0 巴里表弟 2014-02-06

    这也算乐评的话 每周广播电视节目报简直是出色的剧评影评乐评集了

  • 0 小马很驴 2008-11-02

    2007-05-18 购于孔网

  • 0 糖糖candynight 2012-04-12

    我想我可能真的是个穿越来的人,里面说的那些唱片我都觉得好熟悉。

  • 0 雷甲 2012-04-17

    有甚说甚,我实在是欣赏不了早期很多歌曲

  • 0 Tony 2008-11-29

    该是一年前读过的小书

  • 0 nick 2010-03-09

    20世纪的乐评回忆,在当时看来堪称意识超前

  • 0 冇有 2010-08-16

    读不下去

  • 0 tintin7 2012-04-10

    要不是三联活动,我想我是不会买这本纸张微黄略带霉味的小书。李皖提到的张楚彻底地翻开我的回忆,“我目光慈祥,心不再想,这里面的东西慢慢死亡。我闭紧嘴唇,开始歌唱,这歌声无聊,可是辉煌。”12岁的我完全沉浸在他的世界里,然而随着贝司的断弦,我也从那个世界中脱离了。现在谁还记得张楚呢?

为什么被折叠? 有一些短评被折叠了
评论被折叠,是因为发布这条评论的帐号行为异常。评论仍可以被展开阅读,对发布人的账号不造成其他影响。如果认为有问题,可以联系豆瓣读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