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光中散文的笔记(12)

>我来写笔记

按有用程度 按页码先后 最新笔记

  • [已注销]

    [已注销]

    那年的秋季特别长。 日子就像这样过去。晴天之后仍然是晴天之后仍然是完整无憾饱满得不能再饱满的晴天,敲上去会敲出音乐来的稀金属的晴天。就这样微酩地饮着清醒的秋季,好怎么不好,就是太寂寞了。在西密歇根大学,开了三门课,我有足够的时间看书,写信。但更多的时间,我用来幻想,而且回忆,回忆在有一个岛上做过的有意义和无意义的事情,一直到半夜,到半夜以后。有些事情,曾经恨过的,再恨一次;曾经恋过的,再恋一次;...

    2012-08-17 12:10   8人喜欢

  • [已注销]

    [已注销]

    现在覆叠着将来。他走过神学院走过蜡像馆走过郁金香泣血的方场,但大半的时间,他走在梦里走在国内走在记忆的街上。这种完整而纯粹的寂寞,是享受,还是忍受,他无法分辨。冰箱充实的时候,他往往一星期不讲一句话。信箱空洞的时候,他似乎被整个世界所遗弃,且怀疑自己的存在。 …… 她来后。她来后。她来后。他的生命似乎是一场永远的期待,期待一个奇迹,期待一个蜃楼变成一座俨然的大殿堂。期待是一种半清醒半疯狂的燃烧,...

    2012-08-17 12:01   4人喜欢

  • 茑

    (人淡如菊)

    德文本来就不是一种柔驯的语言,而用来争辩的时候,便更显得矛头逼人了。德国人自己也感觉德文太刚,歌德就道:“外国人听德文,当然更辛劳了。法国文豪伏尔泰往腓特烈大帝宫中做客,曾想学说德语,却几近给呛住了。他说希望德国人多一点脑筋,少一点辅音。” 跟法文比拟,德文的辅音当然是太多了。例如"黑"吧,英文叫black,头尾都是爆发式的所谓塞音,听来有点坚强。西班牙文叫negra,用大启齿的元音扫尾就缓和很多。法文叫no...

    2017-12-16 11:54   2人喜欢

  • 六张桌

    六张桌 (起居无时,惟适之安)

    尽管译者的名气难比作家,而地位又不及学者,还要面对这么多委屈和难题,翻译仍然是最从容、最精细、最亲切的读书之道……在翻译一部名著的几个月甚至几年之间,幸福的译者得以与一个宏美的灵魂朝夕相对,按其脉搏,听其心跳,亲炙其阔论高谈,真正是一大特权。

    2012-04-13 09:37   1人喜欢

  • 🍞

    🍞

    秋,确是奇妙的季节。每个人都幻觉自己像两万英尺高的卷云那么轻,一大张卷云卷起来称一称也不过几磅。 又像空气那么透明,连忧愁也是薄薄的,用裁纸刀这么裁就裁开了。 公路,像一条有魔术的白地毡,在车头前面不断舒展,同时在车尾不断卷起。 舞了一天夜的斑斓树叶,都悬在空际,浴在阳光金黄的好脾气中。 我们踏着千叶万叶已腐的、将腐的,干脆欲裂的秋季向更深处走去,听非常过瘾也非常伤心的枯枝在我们体重下折断的声音。 ...

    2021-04-02 22:47

  • 🍞

    🍞

    中西部的秋季,是一场弥月不熄的野火,从浅黄到血红到暗赭到郁沉沉的浓栗,从爱荷华一直烧到俄亥俄,夜以继日、日以继夜地维持好几十郡的灿烂。 云罗张在特别洁净的蓝虚蓝无上,白得特别惹眼谁要用剪刀去剪,一定装满好几箩筐。 那年的秋季特别长,像一段维形的永恒。我几乎以为,站在四围的秋色里,那种圆溜溜的成熟感,会永远悬在那里,不坠下来。 每到黄昏,太阳也垂垂落向南瓜田里,红澄澄的,一只熟得不能再熟下去的,特大...

    2021-04-02 22:45

  • 🍞

    🍞

    一张比一张离你远。一张比一张荒凉。检阅荒凉的岁月,九张床。 对于宋玉,风有雌雄之分。对于我,风只分长短。譬如说,桃花扇底的风是短的。西雅图的风是长的。 六年前,一个留学生的寂寞也从此开始,检阅上次回乡的岁月,发现有些往事,千里外,看得分外清晰。发现一个人,一个千瓣的心灵,很难绝对生活在此时此刻。 耳在枕上,床在楼上,红砖的楼房在广阔的中西部大平原上。 今人不见古时月,今月曾经照古人。投倒影在李白樽...

    2021-02-28 13:51

  • 依水

    依水 (空气清香如水,阳光充实如梦。)

    学者作家之流,在今日所谓的学府文坛,已经不可能像古人那样“日不窥园、足不由户”了。先是长途电话越洋跨洲,继而传真信函即发即至,鞭长无所不及,令人难逃於天地之间。在截止日期的阴影下,惶惶然、惴惴然,你果然寝食难安,写起论文来了,一面写着或是按着,一面期待喜获知音的快意,其实在虚荣的深处,尽是被人挑剔、甚至惨遭围剿的隐忧,恐怖之状常在梦里停格。 現今被微信和工作綁架的我們,不也是如此嗎?難得從疫情的...

    2020-03-08 22:20

  • 日照大江流

    日照大江流

    “黄昏也说它冷了。于是有更多的鸥飞过来加班,穿梭不停,像真的要把瞑色织成更浓更密的什么似的。不再浮光耀金,落日的海葬仪式已近尾声,西南方兀自牵着几束马尾,愈曳愈长愈淡薄。收回渺渺之目,这才发现原是庞然而踞的大陆,已经夷然而偃,愈漂愈远,再也追不上来了。红帽子,黄烟囱,这艘三昃乳白渡轮,正踏着万顷波纹,施施驶出浮标夹道的水巷,向汪洋。” “仍有十几只鸥,追随船尾翻滚的白浪,有时急骤地俯冲,争啄水中的...

    2019-11-04 11:04

  • 依水

    依水 (空气清香如水,阳光充实如梦。)

    對於自古英雄,馬不但是胯下的坐騎,還是人格的延伸,英雄形象的裝飾。項羽而無烏騅[zhuī] ,關羽而無赤兔,都不可思議。“所向無空闊,真堪托死生”,簡直超乎鞍轡之外,進乎玄想的境地了。 余秋雨賣了一臺破車,在一番“英雄氣短、馬瘦毛長”之後,有了此番感悟,也真可謂是別樣的收穫了。所以啊、好的文章與觀點,都不是靠冥想出來的,自得親身經歷,待到“老來閱盡榮枯事,萬變惟應一笑酬”,那時寫出來的文字、說出來的話...

    2018-11-03 08:59

<前页 1 2 后页>

笔记是你写在书页留白边上的内容;是你阅读中的批注、摘抄及随感。

笔记必须是自己所写,不欢迎转载。摘抄原文的部分应该进行特殊标明。

余光中散文

>余光中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