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闹了,费曼先生的笔记(121)

>我来写笔记

按有用程度 按页码先后 最新笔记

  • [已注销]

    [已注销]

    ·有些时候,我真搞不清楚人是怎么回事:他们都不是透过了解而学习,而是靠背诵死记或其他方法,因此知识的基础都很薄弱。 ·我爱死意大利话那种滚动的声音了,它让我觉得好像徜徉在风平浪静的大海上——我很喜欢沉浸在这美丽的意大利语音大海中。 ·事实上,这可以作为我一生的写照:我永远会一脚踏进某件事情中,看看到底能做到什么地步。......可是我真正热爱的是物理,我总是会回到物理的世界里去! ·“什么事都可能...   (1回应)

    2013-02-04 14:21   14人喜欢

  • [已注销]

    [已注销]

    面对谜题时,我有一股不服输的死劲。这是为什么后来我会想把玛雅象形文字翻译成现代文字或者是碰到保险箱就想办法打开它。记得在高中时,每天早上总有人拿些几何或高等数学的题目来考我,而我是不解开那些谜题便不罢休。通常我都要花上一二十分钟才找出答案;然后在同一天内其他人也会问我同样的问题,那时我却可以不加思索便告诉他们答案。因此我在替第一个人解题时花掉分钟,可是同时却有5个人以为我是超级天才! ...

    2012-10-20 14:08   7人喜欢

  • 天晓得

    天晓得 (好故事不该让人悲伤。)

    冯诺曼教会了我一个很有趣的想法:你不需要为身处的世界负任何责任。因此我就形成了强烈的“社会不负责任感”,从此成为一个快活逍遥的人。大家听好了,我的不负责任感全都是由于冯诺曼在我思想上撒下的种子而起的 像我那样仔细评核课本,相对于搜集很多漫不经心的报告来取平均值,是两种极端的作法。这让我想起一个很有名的老谜题:中国皇帝高高在上,平民百姓都无缘得见。好了,现在的问题是,皇帝的鼻子有多长?于是有人走...

    2013-09-14 15:34   6人喜欢

  • 雨宫萤

    雨宫萤 (あなたは 何色ですか)

    在京都的时候,我拼命学日文,比以前下了更多苦功,后来进步到可以搭出租车到处跑、办事情。那段期间,我跟一个日本人学日文,每天一个小时。有一天,他正在教我“看”这个字的日文。“好,”他说,“如果你想说‘我可以看看你的花园吗?’你应该怎么说?”我用刚刚学会的字造了一个句子。“不对,不对!”他说:“当你说:‘你想不想看看我的花园?’,你用的是第一个‘看’,可是当你想看看别人的花园时,你必须用另外那个‘看’...   (3回应)

    2013-01-13 09:08   2人喜欢

  • 技安

    技安

    我的结论是,世界上多的是这种爱自作聪明、其实却懵懂无知的人。 这件事让我充分了解,在现实世界中,进行改革创新是多么困难的一件事! 很多人常常觉得我是个骗子,但事实上我都很诚实,只不过,我常常诚实得没有人相信而已! 只要你有绝对的自信,只管装下去,绝对不会出什么问题。 基本原则是:那个男的想表现他的绅士风度。他不想给人不礼貌、粗鲁或吝啬的感觉。只要女的充分明白他的动机,她就可以牵着他的鼻子走...

    2014-06-22 12:23   2人喜欢

  • 横槊赋湿

    横槊赋湿 (譬如朝露,去日苦多。)

    是出于好玩,我把小费——两个 5分美元的硬币——放在两个玻璃杯里、把玻璃杯装满了水。用卡片覆盖在杯子上,然后把杯子翻过来放在桌上,把卡片抽走。由于我把杯子盖得很紧,空气进不去,因此一滴水也没漏出来。 我把小费分别放在两个杯子里,是因为我知道他们总是很忙,如果我把小费全放在一个杯子里,他们在收拾桌子时,匆忙中一定会把杯子拿起来,水全部流出,然后就此结束。现在的情况是,她拿起第一个杯子,发现有水之后,她..

    2013-07-17 11:12   2人喜欢

  • 横槊赋湿

    横槊赋湿 (譬如朝露,去日苦多。)

    于是班上所有同学都拿起曲线尺,依着不同角度转动,手上拿着铅笔,沿着曲线最低点比着切线的位置——当然,他们发现切线呈水平。他们都为这个“新发现”而兴奋莫名,其实他们应该一点也不意外,因为他们早已学过微积分,学过任何坐标图上曲线最低点的切线一定都是水平线(用数学的说法,最低点的微分都等于零);只不过他们没有把二加二摆在一起罢了,他们连自己究竟“知道”什么都不清楚! 有些时候,我真搞不清楚人是怎么回事..

    2013-07-17 11:11   2人喜欢

  • seasmiles

    seasmiles

    会中有一个社会学家写了一篇我们都要读的论文,他来开会之前就写好了、我一读他的文章,眼珠子都要掉下来了,我根本看不懂他在写些什么!我猜那是因为我没有读完书单上的书。我感到很不安,觉得自己“不够格”,但最后我跟自己说,“停下来,慢慢地把一句话读完,好好弄清楚到底它说的是什么鬼东西。” 于是我停下来——随便地停——仔细读那句话。记不清它的原文了,但跟这很接近:“社会区域的个体分子常常透过形象化的、符...

    2013-02-14 23:44   1人喜欢

  • 锦衣暮夜行

    锦衣暮夜行 (I'll laugh to the world)

    2017-03-10 14:29   1人喜欢

  • 冬月まつり

    冬月まつり (中科院近月轨道研究所主任)

    第一条守则,是不能欺骗自己——而你却是最容易被自己骗倒的人,因此必须格外小心。当你能做到不骗 自己之后,你很容易也能做到不欺骗其他科学家的地步了。在那以后,你就只需要遵守像传统所说的诚实 方式就可以了。 我还想再谈一点点东西,这对科学来说并不挺重要,却是我诚心相信的东西——那就是当你以科学家的身 份讲话时,千万不要欺骗大众。我不是指当你骗了你妻子或女朋友时应该怎么办,这时你的身份不是科学 家,而是个凡人,我们把...

    2014-02-28 21:20

<前页 1 2 3 4 5 6 7 8 9 ... 12 13 后页>

笔记是你写在书页留白边上的内容;是你阅读中的批注、摘抄及随感。

笔记必须是自己所写,不欢迎转载。摘抄原文的部分应该进行特殊标明。

别闹了,费曼先生

>别闹了,费曼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