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与科学:贡布里希谈话录和回忆录的笔记(10)

>我来写笔记

按有用程度 按页码先后 最新笔记

  • 予秋

    予秋

    240我们内置只适合于特定的比例,是不是?我们天生只能用特定的方式知觉特定的比例。。小人国,大人国。 287我的自由存在于自己为每一个创作所规定的狭窄范围的活动之中。更有甚者,如果我把自己的行动范围缩得越窄小,为自己周围设置的障碍越多,我的自由就越大,且更有意义。任何减少限制性的东西都会削弱力量:一个人强加给自己的限制越大,就越能从精神的桎梏中解脱出来。 这是各类创作的道路, 如想达到完美的顶峰, 必须...

    2017-01-09 17:09

  • 予秋

    予秋

    49学者是很孤独的人,他们需要鼓励,需要和人谈他们的项目。 59艺术意味着技巧,而科学意味着知识。 62超越前人的愿望总是存在的,但并非任何社会都存在,有的社会是非常保守的。(生态) 124如果你从来不读书,运气就永远不会让你碰上。 140一件伟大的艺术作品,并非因为它有如此多的意义才伟大,而是因为它美才伟大。 146如果不把一般的问题放在心上,你就没法提出新的有趣的问题。 152逃离效应,某人在做某事,结果使得一...

    2017-01-09 13:58

  • 小茶汤

    小茶汤

    对话

    2014-03-06 12:53

  • 左旋_AllenX

    左旋_AllenX (“今天的我们,究竟是谁?”)

    我从波普尔那里学到很多东西。最宝贵的是:人们只能从试错中寻求真理。波普尔是位很博学的人。有人曾经问他:“你的专业是什么?”他答道:“我的专业就是学会不做专家。”[my specialty is to learn how not to be a specialist.]

    2011-03-12 22:13

  • 左旋_AllenX

    左旋_AllenX (“今天的我们,究竟是谁?”)

    人们生来具有一些比较粗糙的范畴,这些范畴使人们能够比较各种经验,并完善他们的这种比较。当然,人们比较的不是那些成分,而是对那些成分的反应。能引起人们产生相似反应的成分,便被作为相似的一类归在一起,形成了秩序的基石。

    2011-03-12 22:11

  • 左旋_AllenX

    左旋_AllenX (“今天的我们,究竟是谁?”)

    ——(问贡布里希)……你的前言从来没有提到过历史方法的规则,除了我们已经谈到过的像从波普尔哪里得来的一般原理之外。我们能否说你没有方法? ——我不想要一种方法,我只需要常识[common sense]!这是我唯一的方法。 …… 当然有方法,这就是寻找,人们所谓的“研究”,就是寻找证据,寻找答案。

    2011-03-12 22:08

  • 左旋_AllenX

    左旋_AllenX (“今天的我们,究竟是谁?”)

    贡:对,在一种系统中,在我们的系统中肯定有杂音。 P. Levinson:这一点是正确的。哪怕是当我们试图引进某种东西来减少杂音时也是如此;因为所引进的东西本身就含有杂音的成分。

    2011-03-12 22:06

  • 左旋_AllenX

    左旋_AllenX (“今天的我们,究竟是谁?”)

    历史很像瑞士奶酪,充满了孔隙。

    2011-03-12 22:06

  • 左旋_AllenX

    左旋_AllenX (“今天的我们,究竟是谁?”)

    Peter Burte:……但是,可以说,和15世纪的佛罗伦萨相比,20世纪的英国可能没有一种十分显著的文化模式。【注:即文化模式是多样的】 贡布里希:你难道不认为,这是由于视野的不同,由于我们更接近我们自己的时代吗?我们能明显地感到当代的多样性,是因为我们对14世纪那些没有写作也没有告诉我们什么的人了解甚少。

    2011-03-12 22:01

  • 左旋_AllenX

    左旋_AllenX (“今天的我们,究竟是谁?”)

    (贡布里希的)“颠扑不破的见解”[ the chastening insight ]——没有一种文化可以被整体的绘制出来,同时该文化的任何成分也都不能孤立地去理解。

    2011-03-12 21:59

笔记是你写在书页留白边上的内容;是你阅读中的批注、摘抄及随感。

笔记必须是自己所写,不欢迎转载。摘抄原文的部分应该进行特殊标明。

艺术与科学:贡布里希谈话录和回忆录

>艺术与科学:贡布里希谈话录和回忆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