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里行记的笔记(10)

按有用程度 按页码先后 最新笔记

  • coolyh

    在农村社会,过旧历年是一件大事,大家老老实实杷“生活”担子放下来,舒舒服服过一阵子再说的。一九三九年残冬,我和珂云从江西吉安往赣州,到赣州那天,已是“岁不尽三日”了,住在陶陶招待所,真是举目无亲,我把屯溪的经历告诉了珂云,我们要赶到赣州过年,就因为那是比较大的城市,或许可以好一点的。那知除夕中午,一位我们所认识的复旦学生张君请了我们吃了一顿午饭,他就不理会我们的遭遇了。(他是想不到客中除夕的情...

    2021-03-20 21:09:29   1人喜欢

  • coolyh

    鹅湖斜塔,抗战初期,虽已残破,还是存在的。这一斜塔,行人可以沿斜行而上;我借月光,走到三楼只得住步了。到了抗战后期,这座斜塔,便坍毀了。据传塔基下为石廊,廊中有石柜,柜中有铜盒,盒中有金盒,金盒中乃是大义禅师的“舍利子”。“舍利子”乃是高僧火化后爆出来的精灵。可是,石廊犹在,其他都不见了。 又传,鹅湖书院四贤祠后院中,有“白夫人狐仙之墓”,这位狐夫人,她本来是要来迷惑朱熹这位道学大师,使之失性;...

    2021-03-20 20:58:06

  • 外叔里嫩

    “长江流域的文明,原是河流文化的最高成就,比之尼罗河、恒河及两河流域的文化,有过无不及;今后半个世纪,可能是密西西比河文化与长江流域文化争辉的世代。” 反观最近的贸易战及将来的G2预期,曹氏在50年代写的文字,预言欤?文化自信欤?

    2019-05-16 20:47:59

  • 外叔里嫩

    曹氏引沈三白《浮生六记》云: 苏小墓在西泠桥侧,土人指示,初仅半丘黄土而已。乾隆庚子,圣驾南巡,曾一询及。甲辰春,复举南巡盛典,则苏小墓已石筑其坟,作八角形,上立一碑,大书曰“钱塘苏小小之墓”。从此吊古骚人,不须徘徊探访矣。 可见地方官应对上级关心之事,古今一例。可为一笑。

    2019-05-06 19:37:31

  • 外叔里嫩

    大余的历史悠久,除有出土秦代的兵器外,与名人的交集也不少。曹先生写到: 我们心里总以为从前人到广东福建做生意,一定乘上海船。哪知并不如此,古代太湖流域大城市商人(如苏、松、泰、杭、嘉、湖)走湖广的,也有坐海船的,大多数还是从运河入长江,到了小孤山,进湖口,穿过鄱阳湖,到了南昌,溯赣江而上,到了南安(古南安,今大庾),登陆过了梅岭,从南雄下船,经韶关到广州的。沈三白所写的,就是这么一条路程;乾隆年...

    2019-04-14 21:18:25

  • 外叔里嫩

    黄楚九本是眼科医生,他这一手本领还不错,却是以“艾罗补脑汁”起家,后来开了中法、中西两家药房。洋人把我们身体主宰从“心”搬到“脑”,因此,现代化的补药,他说要补脑。楚九找了一位西医朋友,开了一张带磷质的补剂方子,加上一些可口的果汁,让小姐、少爷、老爷、太太们爱吃。他定了一个药名,叫作“补脑汁”,他知道那是崇洋时代,中国医生的方子是不会有人信任的,一定找一个洋人;他就照了一张犹太朋友照片,印在上...

    2019-04-09 19:43:45

  • 外叔里嫩

    曹先生认为,“人群”的活动比“英雄”的活动重要的多,历史并不是“英雄”的家传,“人物”只是推动历史的动力之一。这就很历史唯物主义了。他在文中认为,就已有的中国通史来说,最有成就的是钱穆、吕思勉两位,但是钱穆偏偏要抛开唯物史观的观点,不重视经济决定社会变动的力量,所以不免钻牛角尖。 曹先生还鄙薄了一下日本人的中国研究,认为不如欧美人,如斯文赫定,斯坦因等。

    2019-04-01 21:32:35

  • 外叔里嫩

    徐霞客,顾亭林,顾祖禹 顾祖禹的《读史方舆纪要》,是从曹先生这篇文章才知道的。

    2019-04-01 21:06:52

  • 外叔里嫩

    这一篇主要是写,学问不能只在书斋中做,学问要从万里路中得来。

    2019-04-01 21:02:37

  • 外叔里嫩

    曹先生这一篇讲的是人生无常,皆是命运,非人力所能主宰。 有一位高中同学,十多年前偶然听人说起,原来早在当年其读大学时,从上铺摔下死了。曾经知道姓名,高考一别,多年未得来往,已忘其姓名,只隐约记得长相,乍得消息,已是阴阳两隔。 前几年QQ群还热闹时,听闻99级某某又得病死了。97级几位同学聚会,开车回来途中车祸,同车几位一并没了。这几位倒不熟悉,闻之亦不胜感慨。 有一位熟人,曾经马上就要进入核心的五环之内...

    2019-03-31 22:30:24

笔记是你写在书页留白边上的内容;是你阅读中的批注、摘抄及随感。

笔记必须是自己所写,不欢迎转载。摘抄原文的部分应该进行特殊标明。

万里行记

>万里行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