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日木屐》的原文摘录

  • 枇杷果熟了,百合花已经散谢。白昼蚊鸣的林木荫处,据说能改变其次颜色的盛开的紫阳花也早已枯萎了。梅雨过去,盂兰节的演出到了最后的节目《千秋乐》。人人都要去避暑去了,返里归乡。接着,炎暑的明朗的寂寞占领了都会。 (查看原文)
    鶴景 1赞 2014-01-09 11:13:09
    —— 引自第73页
  • 虫笼、绘画团扇、蚊帐、青色竹帘、风铃、苇棚、灯笼,如盆景般小巧玲珑的器物和装饰品,哪个国家能看到呢?平素觉得单调而缺乏色彩的白木造的房屋个整个居室,反而因此使人感到无可言状的明快和轻松。最能显示出日本女人和周围环境和谐一致而极富刺激的瞬间,也是夏天的傍晚。勒着细软的伊达腰带,穿着洁净的浴衣,单膝着地而坐,出浴后略施淡妆,除了夏天的傍晚,何时才有呢? (查看原文)
    安公子 2012-07-14 17:31:28
    —— 引自第79页
  • 只要能给我的境遇一大打击的事物不来到我的身上,那么,我的感觉、趣味和思想就会使我逐渐变得固陋偏狭,随之而被完全排除出这个世界。我时时试图努力加以反省。同时,甚至对于自身选定的归宿究竟如何,干脆放置不管,而把自身当作他人一样,对于无可把握的终局甚至感到一种具有讽刺意味的好奇。 (查看原文)
    久奈多夫礼 2012-08-10 18:14:05
    —— 引自第10页
  • 我喜欢杂草。我像喜欢紫堇、蒲公英等春草以及桔梗、女郎花等秋草一样地喜欢杂草。我喜欢闲地上繁茂的杂草,屋顶上长出来的杂草,道路、沟沿旁边的杂草。闲地就是杂草的花园。“蚊帐钩草”的穗子如绸缎般细巧而美丽,比“狗尾草”的穗子更柔软;“赤豆饭草”薄红的花朵很温暖;“车前草”的花瓣清爽、苍白;“蘩缕”花比沙子更加细小、银白。 (查看原文)
    鶴景 2014-01-09 10:54:05
    —— 引自第45页
  • 淫祠 走后街,穿小巷。在我如此喜欢趿着晴日木屐咯吱咯吱走过的横街上,必定有淫祠。淫祠自古至今从不受政府的庇护,不闻不问任其弃置倒还不错,弄不好动辄就被拆掉。尽管如此,淫祠在东京市内还是多得数不胜数。我喜欢淫祠。单就为里街的风景增添某种情趣这一点上说,淫祠远比铜像具有更高的审美价值。本所[1]深川的小河桥头,麻布芝边陡峭的坡下,还有繁华街的仓库间,或者那些众多寺院的小巷角落,站立着小小的祠堂和淋雨的地藏石像,至今还必然供着许愿的绘马[2]、奉纳的毛巾,有时还供着线香等物。现代教育尽管竭力使日本人重新变得狡猾起来,但至今还无法夺取一部分愚昧之民心。路旁的淫祠里为破损的地藏菩萨的脖颈上挂上围嘴儿的人们,也许把女儿卖了作艺妓,也许变成了义贼,也许梦见侥幸发了横财或中了头彩。然而,他们不懂得使用文明的武器,不懂得将别人的隐私投书于报纸以达到复仇的目的,也不懂得借正义、人道等名称诈取钱财,迫害人命。 淫祠在预卜吉凶和显灵之余,大抵均以荒唐无稽之事使其伴有一种滑稽的趣味。圣天神供着油炸馒头,大黑神供着分叉萝卜,五谷祠供着油炸豆腐,这都是人人皆知的。芝日荫町有供着青花鱼的五谷祠,驹込有供着砂锅的砂锅地藏。因头疼前来许愿、病愈后为还愿把砂锅放在地藏菩萨的头上。听说御厩河岸的榧寺有治虫牙显效的吃糖地藏,金龙山境内有供盐的盐地藏,小石川富坂源觉寺的阎魔前供着蒟蒻,大久保百人町的鬼王神因治愈湿疮而供着回礼的豆腐;向岛弘福寺的石婆婆神,据说为祈祷小孩的百日咳而供着煎豆。 这些天真无邪而带有卑贱性的愚民的习惯,给我的心灵以无限的宽慰,就像在祭神的锣鼓中猛然看到舞踊,或者从供奉的绘马上看到灯谜般稚拙的绘画一样。不但稀奇可笑,正是在不成理由、不可议论的荒唐怪诞之处,仔细想来,往往会产生一种悲惋而奇妙的心情。 (查看原文)
    恭介 2020-08-28 12:10:20
    —— 引自第14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