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日集的笔记(8)

>我来写笔记

按有用程度 按页码先后 最新笔记

  • Sophie

    Sophie

    我有时遇到同样的女性的,优美而大胆的女人,她们做过同样勇敢的事,或者更为勇敢因为更复杂地困难,我常觉得我的心在她们前面像一只香炉似的摆着,发出爱与崇拜之永久的香烟。 我梦想一个世界,在那里女人的精神是比火更强的烈焰,在那里羞耻化为勇气而仍是羞耻,在那里女人仍异于男子与我所欲毁灭的世界并无不同,在那里女人具有自己显示之美,如古代传说所讲的那样动人,但在那里富于为人类服务而自己牺牲的热情,远超出于旧...

    2011-07-02 23:11   2人喜欢

  • 剥洋葱蒜

    剥洋葱蒜 (梦里彩云疑冉冉,愁边春水故粼粼)

    迅翁《女吊》同引王思任报仇雪耻之语。感到一种莫名的悲哀。文学不是革命,文学也是反抗。知堂啊知堂,三米墙头骑不得,十字街头安所归?

    2017-03-18 16:43

  • 北窓

    北窓 (Ah!ほのかな予感から始まり、)

    《忒罗亚的妇女》 ……这篇悲剧,如穆雷教授所说,可以算是欧洲文学中对于人类的哀怜的精神之初次的表现。我们看《忒罗亚的妇女》,很奇怪的其中并无什么激烈的态度,更没有报复的思想。“这只是世界的一个大委屈的呼号,为最悲剧的诗人制成音乐,变为美的东西而已。”然而它的影响决不很小,因为“哀怜是一种反叛的感情”,他的手是抗拒强者,社会的势力,传统的规定与公认的神的。许多宗教和政治上的反抗与殉难都是本与这个精神...

    2011-10-22 22:27

  • 北窓

    北窓 (Ah!ほのかな予感から始まり、)

    《大黑狼的故事序》 ……文学本来是不革命,便是民间文学也是如此,我们如要替他辩护,文学至少也总不就是革命。革命假如是雅片,文学好比是“亚支奶”罢?正如有钱有势的人大胆地抽大烟一样,有血气的青年对于现代感到不满,也就挺身而起,冒危险,拚性命,去实行革命,决不坐在家里叹息诅咒,聊以出他胸头的一口闷气。只有那些骨瘦如柴,手无缚鸡之力的乏汉,瘫痪似地坐在书桌前面,把他满腔的鸟气吐在格子纸上,免得日后成鼓胀...

    2011-10-22 22:20

  • 清明在躬

    清明在躬

    世间常说什么中学为体西学为用,什么东方文明高于西方文明,我总不能了解,我想文明总之是一个,因为人性只是一个,不过因为嗜好有所偏至,所以现出好些大同小异的文化,结果还总是表示人性的同一趋向。譬如故部丘教授讲希腊人的特性,引以色列腓尼基二民族相比较,其实以色列的人的精神和腓尼基人的物质生活与希腊之生活的艺术何尝不是同道,同时求生意志的一种实现方法呢?我想世界也只有一个学问,一个艺术,但也因闻道有先后之...

    2011-02-04 22:38

  • 清明在躬

    清明在躬

    《传道书》中含有更深的智慧,这真是愁思之书,并非厌世的,乃是厌世与乐天之一种微妙的平衡,在我们要去适宜的把握住人生全体的时候,古希伯来人的先世的凶悍已经消灭,部落的一神教的狂热正已圆熟而成为宽广的慈悲。

    2011-02-04 15:15

  • 清明在躬

    清明在躬

    绝顶的明白也未必一定可以佩服,照吕南的名言说来,看得真切须是看得朦胧,艺术如是表现,但是明白不成什么东西。艺术家之极端的明白未必由于能照及他的心的深渊的伟力,但是单由于并无深渊可照的缘故,这至好也是那虚无之中心,须得包围起来才能造出美或深来,明白之极度与美之极度一致。我们初次与至上的艺术品相接时的印象都是晦冥。但这是与西班牙教堂相似的一种晦冥,我们看着的时候逐渐光明,直至那兼顾的构造都显现了,它的...

    2011-02-04 15:00

  • 清明在躬

    清明在躬

    小品文不专说理叙事而以抒情分子为主的,有人称他为“絮语”过的那种散文上,我想必须有涩味与简单味,这才耐读,所以他的文词还的变化一点,以口语为基本,在加上欧化语,古文、方言等分子,杂糅调和,适宜地或吝啬的安排起来,有知识与趣味的两重的统制,才可以造出有雅致的俗语文来。

    2011-02-04 00:15

笔记是你写在书页留白边上的内容;是你阅读中的批注、摘抄及随感。

笔记必须是自己所写,不欢迎转载。摘抄原文的部分应该进行特殊标明。

永日集

>永日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