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地坛的笔记(9)

>我来写笔记

按有用程度 按页码先后 最新笔记

  • 安宁

    安宁 (去探索,去发现,去到达)

    一个人,出生了,这就不再是一个可以辩论的问题,而只是上帝交给他的一个事实;上帝在交给我们这件事实的时候,已经顺便保证了它的结果。所以,死是一件不必急于求成的事,死是一个必然会降临的节日。 别忘了,人真正的名字是欲望。

    2013-09-01 13:57   1人喜欢

  • 哆啦爱梦

    哆啦爱梦

      有一天,在某一处山洼里,势必会跑上来一个欢蹦的孩子,抱着他的玩具。   当然,那不是我。   但是,那不是我吗?   宇宙以其不息的欲望将一个歌舞炼为永恒。这欲望有怎样一个人间的姓名,大可忽略不计。

    2015-01-14 14:44

  • 安宁

    安宁 (去探索,去发现,去到达)

    不要熄灭破墙而出的欲望,否则鼾声又起。 但要接受墙。

    2013-09-01 13:54

  • 安宁

    安宁 (去探索,去发现,去到达)

    真实有时候是一个传说甚至一个谣言,有时候是一种猜测,有时候是一片梦想,它们在灵魂里鬼斧神工的雕筑我的印象。 而且它们在雕筑我的印象时,顺便雕筑了我。否则我的真实又是什么呢?能是什么呢?就是这些印象。这些印象的累积和编织,那便是我了。

    2013-09-01 13:49

  • 佩奇

    佩奇 (躲过的辛苦总有一天会回来。)

    有过一个著名的悖论: 下面这句话是对的 上面这句话是错的 现在又有了另一个毫不逊色的悖论: 我是我的印象的一部分 而我的全部印象才是我

    2011-02-24 11:44

  • 佩奇

    佩奇 (躲过的辛苦总有一天会回来。)

    那夜的箫声和老人,多年在我心上,但猜不透其引领指向何处。仅仅让我活下去似乎用不着这样神秘。直到有一天我又跟那墙说话,才听出那夜箫声是唱着“接受”,接受天命的限制。(达摩的面壁是不是这样呢?)接受残缺。接受苦难。接受墙的存在。哭和喊都是要逃离它,怒和骂都是要逃离它,恭维和跪拜还是想逃离它。我常常去跟那墙谈话,对,说出声,默想不能逃离它时就出声地责问,也出声地请求、商量,所谓软硬兼施。但毫无作用..

    2011-02-24 11:33

  • 佩奇

    佩奇 (躲过的辛苦总有一天会回来。)

    要是有些事我没说,地坛,你别以为是我忘了,我什么也没忘,但是有些事只适合收藏。不能说,也不能像,却又不能忘。它们不能变成寓言,它们无法变成寓言,一旦变成语言就不再是它们了。它们是一片朦胧的温馨与寂寥,是一片成熟的希望与绝望,他们的领地只有两处:心与坟墓。比如说邮票,有些事用于寄信的,有些仅仅是为了收藏。

    2011-02-24 11:26   1人喜欢

  • 佩奇

    佩奇 (躲过的辛苦总有一天会回来。)

    就命运而言,休论公道。

    2011-02-24 11:25

  • 佩奇

    佩奇 (躲过的辛苦总有一天会回来。)

    死是一件不必急于求成的事,死是一个必然会降临的节日。

    2011-02-24 10:28

笔记是你写在书页留白边上的内容;是你阅读中的批注、摘抄及随感。

笔记必须是自己所写,不欢迎转载。摘抄原文的部分应该进行特殊标明。

我与地坛

>我与地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