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成两半的子爵 短评

  • 79 最后的中洲旅人 2013-11-14

    卡尔维诺在最后也提到,小说为了区分这两半子爵最直观的办法只能是将其分为彻底的善和绝对的恶。善恶的两半都给世人带来了或灾难或麻烦,而完整的子爵最终收获了爱和心灵的宁静,这就让人想起《变形记》中的“异化”了。此外木匠和医生这组对比也颇为有趣,他们是完整的,但面对着两半“不完整”的影响下却对自己的职业产生截然不同的心境和理解,这种反差甚至包括了那个所谓“局外人”的叙述者我——《当追求完整的世界和追求完整的我年纪都还小的时候》。卡尔维诺用孩子的视角及天才般的隐喻告诫世人要追随自己不受社会影响的完整人性,即便那一半可能并不如你所愿。这本书只有短短90页,可能却达到了那些900页的所谓长河名著都难以企及的高度。

  • 43 女巫 2012-07-03

    一本拆成三本了,现在读的感觉是译本没什么变化,这本只有100页,一句话总结:多花了那么多钱就是买个硬壳

  • 37 陆钓雪杜诗镜铨 2015-09-08

    每个现代人都是被分成两半的子爵,是赋有靡菲斯特的浮士德,是歌德本人,甚至是后现代被分成碎片的人,但是,这又何伤乎?这才是人性开始。开篇时完整的梅达尔多,是无定型的,没有个性也没有面容;结尾时重归完整的梅达尔多被着墨不多,但小卡说仅仅一个完整的子爵不足以使全世界变得完整,看来子爵是归家了。而用来缓和寓言之冷淡的我的生活,就像《老人与海》里的孩子一样才刚刚开始,一切都是未知。在反者道之动的分裂状态,恶的子爵以为上天不公,将一切劈成两半,将自己固步自封。可是好的子爵呢?道德中心主义地令人产生恶心感,迂腐可笑的说教简直还不如一开始那“愚蠢的完整”。但人正是这样同自己厮打,两只手上都握着利剑。分裂的时代让人与自然断裂,可是和合终有其可能性的趋向所在,一个人充分认识实在状况后,甘心情愿地走向自己创造的路

  • 32 商夏 2016-07-04

    世界上两个造物的每一次相遇都是一场相互撕咬。

  • 20 珺泽June 2013-10-30

    如何调服分裂的内心? 如何面对混沌的世界?即便把自己切成纯粹的两半,也无法做到纯粹。唯有接受自己的分裂和不完美,倒才能在世间生存,对自己和他人体谅。

  • 9 Sarcophagus 2017-03-15

    不经分裂的完整是苍白的,重归和谐的完整是无聊的。木匠有罪,大夫无根。麻风病人和胡格诺教徒与两个分裂的子爵交叉映射。后附60年后记极棒但误置,读完后著《树上的男爵》和《不存在的骑士》再读就好。所有冒号分号问号感叹号误作半角格式,逗号句号引号等正常,非常难受。

  • 11 檀柒 2015-04-19

    “有时一个人自认不完整,只是他还年轻。” 呀呀喜欢死了,怎么没人把这部拍成动画片呢,一定特别特别好看。

  • 10 祥林嫂 2015-11-04

    我们的祖先系列都挺好看的,要把剩下那本也看了。这个跟一个童话故事一样。我唯一担心的是,子爵的第三条腿是否functional。噗

  • 10 梦断代码 2016-10-06

    一个关于人的缺陷的故事。因为明白和承受着自己的缺陷,所以愿意向往完整并且尽力细心呵护;因为日夜感受着身为缺陷者所不同的体验,所以要破坏完整并且能够以最精准的方式。缺陷是如此沉重。他也深知每逢天气变化时,巨大伤疤还会带来疼痛。"有时一个人自认不完整,只是他还年轻。"或者换句话说,人生而最初拥有的麻木的完整,需要通过失去和再次补完,才能复归完整。人间可能有这样的定律。 书中其他的方面不表。然而,小说在主题方面的发展并不深入,因而也未至于动人。 物语系列也是一个关于缺陷的故事,在那里西尾维新把它称作青春的结束。

  • 9 袁牧 2013-06-29

    寓言中除分成两半的子爵外,还有很多处于对立状态的形象,麻风病群体如在西奈山下放纵享乐的以色列人,具备痛苦和狂喜交织的酒神精神,丢失了经书的胡格诺教徒,坚持无理由的宗教伦理和普遍的道德主义。小说结构也很对称。也许后来效法的人太多,反倒主题感觉并不是惊艳。留着今后验证。

  • 5 ☮yingsu 2012-10-21

    我们的感情变得灰暗麻木,因为我们处于在同样不近人情的邪恶与道德之间而感到茫然失措

  • 3 Good Joe🌈 2013-02-03

    卡尔维诺脑子里都在想些什么

  • 2 韧勉 2012-12-29

    感觉卡尔维诺早期的作品还是偏于黑暗系,灵感的光辉还没有升起,只是微微地透着亮光~

  • 3 成知默 2012-05-03

    我们每个人都是残缺不全的,每个人都在寻找更完整的自我

  • 5 慕月薇涵 2015-05-21

    绝壁的一流小说。全篇没有一句废话,精湛的结构+技巧讲述魔幻现实主义其实是活生生的现实,我们都能从那里读出自己。

  • 3 Erin_陈佳倩 2012-07-08

    “除此之外,我们没有别的语言可以交谈。世界上两个造物的每一次相遇都是一场相互撕咬。”

  • 3 熊大茸 2014-09-14

    三部曲中最简单的一部,情节紧凑主体明晰,绝对的邪恶和绝对的道德都让人难以忍受。

  • 0 Amberose 2018-06-26

    既荒诞又幽默

  • 2 非__想 2012-06-10

    卡尔维诺的成人童话,话说他的风格本来就是在看似幼稚随性的笔锋中透露幽默智慧,两半的子爵的创作初衷是是支撑这部中篇小说的核心,整体构架单薄了些,借题发挥的空间还很大。对万物的二元角度理解更趋向于完整。偏见即是用半只眼看半个他人,无法避免。两半也是一种孤独感的塑造形式,内在的孤独渴望完整,在某种意义上也是一种自我的完整。推荐-

  • 1 好运遥遥刘 2012-08-30

    卡尔维诺才是最会写故事的人!!!没有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