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花浅草的笔记(4)

按有用程度 按页码先后 最新笔记

  • 夜琪 (跑起来的凉快,这个时代不会明白)

    《阿尔巴特街的儿女们》的作者雷巴柯夫说,狂欢节日很快会过去,苏联人要面对一个困难时期,这是对于那种以为政治上层建筑一经变革,社会生活各方面便会立即面貌全新的思维模式的适时的纠正;这种思维定势在某些社会,是极其自然的,而在惯于渐进的发达国家的人们,则多半不会这么想。因为在前者,新的当权者总要表示“与民更始”,并做出若干许诺,而以为时机已到的某些趋附之徒,也会做廉价的鼓吹,或出于真心,或出于假意,...

    2011-06-24 14:17:53

  • 夜琪 (跑起来的凉快,这个时代不会明白)

    在权力者自矜盛德,多数人耽于升平的时候,忽发危言,自是不合时宜,被认作荒鸡夜啼。当多数人忽而头脑发热,忽而心灰意冷时,力排短视之众议的清醒之见,也会使人扫兴,或竟目为异己。然而知识分子所以为知识分子,贵在见人之所未见,发人之所未发,有所超前,否则随俗同流,趋时阿世,真的又有什么用处?

    2011-06-24 14:07:36

  • 夜琪 (跑起来的凉快,这个时代不会明白)

    “任何人都没有权利查禁读者想看的东西,”亚马多说“我反对任何形式、任何地方的查禁……有些人甚至以人民的名义来查禁;我非常了解人民,我知道什么是人民,那些滥用人民名义的人,实际上是出于个人的利益。”

    2011-06-24 14:04:43

  • 夜琪 (跑起来的凉快,这个时代不会明白)

    惟报道真新闻的报纸才是真报纸,并不是用新闻纸印刷,拿到报亭发行的都是真报纸。

    2011-06-24 14:02:32

笔记是你写在书页留白边上的内容;是你阅读中的批注、摘抄及随感。

笔记必须是自己所写,不欢迎转载。摘抄原文的部分应该进行特殊标明。

乱花浅草

>乱花浅草